>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10章 少阴投靠(上)

《青帝》 第1810章 少阴投靠(上)

    新五脉聚在五莲大6九窍山不,现在是九窍平原上,已是快要天亮,黎明前最深的黑暗笼罩着,只有一座座仙天的灯火漂在半空中,迁徙萤火虫一样,又或者深海里的夜光鱼群,警觉防备着敌人的进犯,它们大部都还没有扎根地面。

    青光掠过这里时,也看到了灯火映照下的光秃秃大地,稀少翠色点缀,了无生机,天仙战争给这片区域带来了难以修复损伤,让她叹息一声,就掠向一座仙天有些事必须亲眼看看,才能更好把握人心,她现在就确定,这样干涸地盘自是不能长久留住红云。

    这次没有战事,亲自下降,就不用倚仗声势,作第二次来访低调些反更可信,青鸾悄无声息进了红云天,不过还是许多目光关注过来,毕竟是新五脉盟主,舞台焦点所在,红云一举一动都是放大在众仙眼里,议论:“是青鸾吧?”

    “又来了,难道强逼我们进攻五莲?”

    “谁说的准呢,不过最近五脉有种流言,说我们新五脉和方舟伶仙子勾搭上,想要”

    神识波动屏蔽在界膜,青鸾手一松,幽暗冰棺“嘭”砸在地面上,里面传出来少阴姑娘的闷哼:“青鸾!你敢报复老娘!”

    “你待怎样?要不是小琼阳也在,刚刚就直接干掉你这自恋蠢女人。”

    “我自恋?”少阴大怒。

    “魔镜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谁是世界上最英明道君哎,现在这个落魄的女人是谁?”青鸾哈哈笑着,不留情面地挖苦宿敌。

    她可是和帝君、芊芊都对校了信息,完美地接替之前芊芊伪装的她分身分身和本体之间,自然都是信息相通,这时小小欺负了少阴一下,又对着前面迎过来的女仙笑:“红云道友,人都给你带来了。”

    红云看了一眼冰棺里,有些不确定:“她们,三个人就都一直在里面?”

    “自然是,我们不会开启,以免有枝节和误会。”青鸾向红云表示自己对她的看重,为维护彼此关系连宿敌都可以放一放,好像刚刚折腾少阴姑娘的事情并不存在一样。

    她自己亲自以特使再度来到红云天,释放琼阳还给红云,这其实是对外面做戏,给人一种青帝和红云之间战略关系在磨合、加深的感觉。

    红云微笑,有点心疼女儿一直挤在里面了,还有叶裕也在,不知道有没有不雅,当下就挥手一道禁制,隔绝外面各种关注目光,这才命令少阴开启冰棺。

    禁制一开,少阴、琼阳和叶裕一起出来,全是衣裳凌乱,三人已经在里面挤了好久,琼阳总算透了一口气,两手紧紧捂着松脱的衣襟,当着母亲和客人的面,小凤凰的脸颊都煮红了,她都不敢看身旁的叶裕是什么表情,扭捏地牵住大凤凰的手:“母亲。”

    叶裕尴尬地掩住下袍,整理了衣冠,就肃容对着红云拜下:“幸不辱使命,公主平安归来。”

    “你们来就好,琼儿你得好好感谢叶裕。”红云对叶裕点,称赞的客气话也不必说,也是很满意每次这个准女婿对女儿的不遗余力维护,现在又一次的化险为夷,又忠诚又牢靠,只是对女儿似乎没有男女情愫

    即便有些担心这一对后续进展,做过光明圣女的大凤凰很清楚单方面一味奉献是不长久,女儿也是有同样的认识,人情债多到了还不起,几度流露出对叶裕以身相许的意思,每每临门一脚又害羞缩去,都没有下文。

    小儿女间的事情做母亲的不好干涉,不知道这次意外后有没有改观,有意打趣目光看着叶裕和琼阳,同时拉着两人的手说话,撮合的意思很明显。

    而少阴姑娘自己整理衣裳,笑吟吟地看着这家人团聚一幕,很是自在,但谁也不知道这刻孤零零前道君是什么心情,她心里面把叶青分身给诅咒了一万遍老娘豆腐都给吃光了。

    红云待几人整理好了衣裳,都没有仪态损失,这才挥手去掉禁制,就在这红云天的空旷平地上,当着外面附近许多来访的各脉仙人的面,向少阴望去:“少阴。”

    “少阴拜见盟主。”少阴姑娘伏身在地,干脆利落,丝毫没有前道君曲身于一位前亚圣石榴裙下的屈辱,那神情姿态,甚至自内心的恭顺,真是让谁见了都挑不出毛病。

    红云很头疼,在客人青鸾和属下面也不能显得太过苦恼,只淡淡:“你决定要投效我了?”

    “愿盟主收留妾身,妾身什么都能干。”少阴无辜眨眨眼睛,很清澈,很纯净。

    “停我不是龙神,没有什么折辱你的爱好,彼此过去也无仇怨,你别用对龙神那一套对付我。”红云连连摆手,顿了顿,见少阴半信半疑,她又解释一句:“我们凤凰虽是母女互为道侣,但那是二元转生的传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不然你以为刚脱离龙神囚笼,又跌进凤凰魔爪?以后你熟悉了就知道,快起来吧。”

    琼阳也怒瞪少阴,这女人说什么呢!

    “呃,抱歉。”少阴姑娘这才有些尴尬站起来,怒瞪了旁边憋笑的叶裕,都是这混蛋没说清楚让自己误以为要在红云门里生存,就得和叶青分身一样紧抱女主人大腿,他抱小公主,自己就去抱女皇,本想着压过他一头,没想到是拍到了马脚上。

    青鸾掩着口忍笑,看着红云,又看看少阴,她的脑海里已勾画出两女在画面太美,不忍直视。

    红云对少阴交代几句对她的安排,转对青鸾:“让道友见笑了。”

    “没事。”

    青鸾在雪白手腕上取下一对先天梧桐木磨制的珠串手链,分别送给琼阳和叶裕:“给你们的见面礼,没大用处,就是帝君给我做的,我带在身边百万年,准备以后有女儿时送给她,现在看到我族的晚辈,也感亲切,就送给你吧。”

    叶裕看见珠子上许多细密的木纹,不知道是在梧桐木的哪部分取材,还隐能嗅到女体的芳香,让人觉得恍惚熟悉。

    青鸾看了他一眼,装作不熟,礼仪上笑了笑,就去握住小凤凰的手。

    琼阳还是次接触除了母亲外的大凤凰,有些羡慕这位帝妃娘娘的气质,觉得同样是凤凰,这位可以与母圣气质不分轩轾,处事面面俱到,慵懒不拘小节又有一种大气沉静,相比下自己显得有些天真稚气,再看见叶裕木呆呆盯着珠串样子难道这家伙不是不喜欢异族,而是喜欢成熟的大凤凰?

    情之为物,最难捉摸,小凤凰这样一想就很气苦,拉了一下叶裕:“还不谢谢帝妃娘娘。”

    “哦,谢过帝妃娘娘赏赐。”叶裕跟着她行礼,很有些妇唱夫随。

    青鸾掩口直笑,很开心,谁也不知道她怎么这样开心,只当是青凤凰对晚辈的热情,只有她知道,自己终压过叶青一头,让他用晚辈礼节对自己行礼,虽只是个分身,但也可拿来取笑叶青。

    而红云也是甚喜,琼阳领着叶裕,两人一起谢过青鸾起身,隐就在外人长辈面前坐实了这对小儿女之间的关系,外面就不会流言少阴投效红云的闺阁秘闻有损新盟主尊严的事。

    一介女身又是异族的红云,原是新五脉临时过渡盟主也就罢了,谁都当她坐不稳几天,谁知逐渐坐稳了领袖位置,难免叫许多地仙、真仙背后说什么她是一路睡上登顶的闲话,而黑莲、青珠等别家天仙别有目的,也不会制止这种流言。

    红云自己强大,逐渐威福自用不在意这些,但琼阳作女儿自是要为母亲分忧。

    小凤凰目光扫视附近等候谒见的仙人表情,转对叶裕传音:“五帝已清洗了一半地仙、真仙,五莲更是将炮灰真仙都清洗光了,就剩我们新五脉这几场顺风仗损失太小,还有许多不知趣的真仙乃至地仙多嘴多舌,屡屡对外泄露情报,迟早也清洗干净。”

    “当如此。”叶裕一如既往站在她们母女的立场利益上。

    这面众人心思,尴尬就轻轻揭过,在外人看来都是言笑靥靥,气氛融洽真实,少阴对红云的低姿态归附,本身是一场仪式,意味着红云羽翼进一步丰满,对黑莲更具制衡,传出去后就引起一片哗然,许多仙人都是议论。

    “前道君啊!对咱们盟主屈膝投效。”

    “这前道君还是有点水分,看气息跌落到地仙,应是分身重修,远不如五莲收容的太真、上真两个前道君。”

    “那怎么能比,五莲是与五帝抗衡的老牌巨头。”

    大多数地仙还是清醒认识到差距,也有些地仙和许多真仙意态狂傲:“又如何,我们新五脉才成立几天?就烛龙、少阴归附,赢粮而影从,云集响应,这是天命”

    “嘘,低调,低调,那厢客人青鸾还在,咱别给红云盟主找麻烦。”

    “她们要进殿说话了看来还有别的事。”

    耳听着那些新五脉地仙的议论,青鸾不动声色,上前挽起红云的手,以帝妃之身与她并行,红云也微笑以对,这等是对外表示她其实屈居青帝下,俨就是一个新的帝妃了。

    实际真相如何,没人在乎。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