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12章 少阴投靠(下)

《青帝》 第1812章 少阴投靠(下)

    转过重台叠廊,穿过了一处花园,就再没有了仙人,只有一些天女,琼阳板着脸将叶裕领进自己寝殿,少阴姑娘神情奇怪止步殿外,不确定自己要不要跟进去,琼阳:“看什么看,你也进来!”

    这话让少阴姑娘心里沉了一下,在新五脉盟主红云地盘上,琼阳是小公主,现在这里母圣以下就是她最大,别人都得给面子

    最主要还是重修只有地仙,打不过这对男女,不会是冰棺里戏弄这两人,要反过来报复自己吧?

    自己是从呢还是不从?

    她心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面上古井无波,眼观鼻,鼻观心:“是。”

    琼阳刚坐下来听见这话一怔,偷眼瞧了瞧叶裕,见他没有反驳,小凤凰不由芳心暗喜,看少阴的眼色也好了许多,轻哼:“你这样正经干什么?没有别的意思,你之前夺舍叶裕,我不大放心那个,要检查一下叶裕身体有没有遗症。”

    这下轮到叶裕吃惊了,不过对小凤凰经常想一出是一处也有了耐受,脸色囧囧:“怎么检查?”

    琼阳也怔住,对怎么检查?

    她刚刚说这话根本没过脑子,只想着这事情要自己亲自来,不能让母亲去检查,现在现这样也有问题,作处子有点羞涩起来,若无其事对少阴这罪魁祸点了点:“我问你”

    少阴看了一眼叶裕,转跟着琼阳去了幕后,两女在里面窃窃私语了会,叶裕在外面坐着喝茶水,仰无语。

    从不出错的金牌卧底感觉自己犯了个错,不应只在安全上考虑,就引入了少阴,虽过气前道君是翻不起浪,但狡猾少阴和天真小凤凰放在一起真没事?本来就是精灵的小姑娘,学好不易,学坏可是一下就会。

    不知道少阴和琼阳说了些什么,琼阳在幕后探出来,对叶青招招手:“你也进来”

    叶裕硬着头皮进去琼阳吻了他。

    唇齿相触的柔腻软滑,小凤凰明媚大眼睛羞怯阖上,似乎这样就看不见叶裕脸上的讶然,她元神一瞬水火共鸣,进入了身体,按照少阴指点在各处检查了一番,都是夺舍时魂魄容易损伤之处。

    半响,小凤凰睁开眼,轻啐一口,脸色红红出去。

    叶裕再后面喊了几声都没有喊住,大约只听她说“没事了,我去问母亲要些养神药”,才放下心,看向少阴:“你刚刚和她说了什么?”

    “就是一些过来人的事。”

    少阴姑娘转看了看这换上黑色莲袍的年轻道人,意味深长传音:“她其实真正想检查的是,我有没有在你身上留下暗手,我倒也想敢一啊。”

    叶裕:“”

    “嘻,看来不仅她在意你,你也有在意她,至少是分身这一部分情感上在意?我越来越好奇你们最后会是什么结局。”

    少阴姑娘在小凤凰的寝殿里转了几圈,注意到这里并没有叶裕长期居住留下的气息,目光稀奇盯着:“一个谎言开始,为了圆谎就只能撒更大的谎,最后难以为继,只会以一个悲剧,我原以为会跟我和龙神一样反目相杀下场,但现在看你这卧底有点奇葩?”

    “怎么奇葩了?”奇葩还是叶青流出的词。

    “你”少阴蹙眉,有些难以理解:“似乎不是依靠她来获取力量,没沾过她身子,不这样你怎么把握她的弱点和机会?听起来你们关系在两域对撞前就已稳固,你一次次陪伴她共经风雨患难,你在她身侧,到底干什么?”

    “提供一层信息不对称的便利作用,你可以将我看作洋流下深海,永远不会活跃爆光自己。”叶裕语气平静,对这件注定永远在幕后的卧底,他早已没有情绪:“少阴姑娘也曾擅长于此,可有教我?”

    少阴想了想,摇,神情微暗:“我没有可教你,我那一套已过时了你与我当年也有根本不同,我凡女出身,唯一长处就是色相,以此晋身龙神,一开始还是最低贱女奴,没有原始积累就必须不择手段,做许多违心的事情你的眼神没怎么可怜我?”

    “你需要别人可怜?”叶裕失笑,再怎样落魄也曾经登顶的人,为了服众甚至由阴转阳为男身,这等枭雄就算女身也是女皇,谁有资格可怜她?至少没登顶过的人,包括自己是没有资格。

    少阴微一笑,难得看叶青顺眼许多,神情平静:“自不需要可怜,那就是我的选择,你们男子第一竞争力,就是暴力,在社会里如果没有别的合法渠道,比如说你当年考取进士就只能屈身寻主,或****绿林起家”

    “不过又有几个,和你一样有这样才华?”

    “而我们女子的第一竞争力,就是美丽,我这样绝色一旦毫无顾忌使用,在女子中就是碾压过去。”

    “当我没有别的路,只能当龙神女奴,我就放下了心结,决定再怎么低贱服侍他也比成妓女好些,那时我就已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又会得到什么,做出了必须的取舍。”

    “相比下,你就好多了,凭着自身奋斗完成原始积累,所以你分身转到这里当卧底就游刃有余,可以控制得住局面,任是风雨还是诱惑,都不负初心”

    “道友过誉了。”

    “你不懂我意思,我想说的是作女人来讲,其实这样一来,这小凤凰反一开始就失去了进入你内心机会,因她对这段风雨同舟的情感认知完全是一场幻觉,实际只是你陪她共度风雨,这风雨是她的,不是你的,你作司职分身不怕死,甚至风雨来的猛烈更好她并没有真陪你度过最艰难时光”

    “好了,如你所言,我只是一个分身,不想说这些。”

    叶裕神情严肃打断少阴的滔滔不绝,径转身离开,拒绝就这个话题深入下去,万一牵扯到真正陪自己渡过最艰难时光的女人也就是芊芊,就不好了,虽现在芊芊成天仙后已曝光了长公主,但不知为何,自己还是习惯拒绝多谈她,似乎这样就能避免二帝一妃的尴尬,和某些自己也不确定东西

    “你别这么小气嘛?还是不是男人”

    少阴姑娘追上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看着他严肃的脸色,一笑:“好了,不说就不说我们说正事。”

    叶裕转盯着,面无表情。

    少阴姑娘自觉伸手掩住口,心中笑意止不住,有些同情那只情窦初开小凤凰,不过她的立场就这一想,她是登顶的女人,虽也有些天性,但终不是凡女,不怎么在意新上司红云的家事,很快转开话题到自己更关注利益:“喂,红云家姑爷,这次我按照你的意思,恢复了少阴投效红云,那烛龙你还要我演么?”

    “红云会将她获得黑属资源分两份,给少阴和烛龙你说呢?”叶裕随手抛出一份诱饵:“虽说不涉及成圣的资粮那红云都没有多少。”

    “但对你现在来说,先扎实地仙,晋升天仙,才是你最要考虑的事罢?”

    “任凭你千种境界,万种道法,要是力量只在地仙,那就始终上不了台面这想必你也清楚的很。”

    少阴姑娘自是领会,点:“遵命,我为了拿到双份,定会将事情办妥当,学习大人的风采,演的天衣无缝你这里,有没有第三份额外赏赐?我什么都能做哦。”

    叶裕不理会她的胡说八道,淡淡:“你就是我送给红云的一个添头,用你前道君的名气抬高红云身价,而你也获得光明正大的合法身份,不是见不得人的暗子,这对你利益之大,甚至过了资源你还要什么赏赐?”

    少阴姑娘委委屈屈“哦”了一声,心中没有意外,她其实最满意的就是这点。

    没有这机会,她就是被追杀的前道君,根本获得不了资源,就算获得些,也是饥一顿饱一顿,现在虽寄人篱下,但已经洗白了。

    她自己也聪明知道自己定位,就这样。

    叶青让她以后继续维持星核水晶宫里的烛龙,在曾经前道君眼光看来,是用不存在的烛龙凝聚烛龙教,是为增加红云的羽翼,沉吟:“你对她们母女,也真是不错了,关键时,又可用烛龙号令烛龙教,反过来制衡红云很周到。”

    “这是随手的事,我们汉风有个春秋时期典故,叫增灶法,对关注红云的敌人来说,就看到一支大军行军途中在营地里遗留下来的煮饭火灶痕迹,每天都在增加数量,就会做出军队力量增强的误判。”

    叶裕拒绝承认自己对于红云母女用心,将自己的功劳都撇开,淡定:“很简单的一个增灶法,但很好用,不过关键是红云自身力量强不强,够不够让敌人忌惮,敢不敢去赌所以都是她自己的功劳。”

    “知道啦,低调的大人。”少阴姑娘笑着传音,看见前面有些天女望过来,就不再紧跟着叶青分身,落后几步,很快分手告别。

    叶裕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目光深思。

    没有告诉她,还有关键就是信息不对称做得好不好,相信她懂,现在立场就算不参合,也不会妨碍某些事。

    就为这点信息隔绝,叶裕虽最近身份越尴尬,明知道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又不能暴露自己金牌卧底而一走了之,那会坑死很多人,相比下还是忍痛熬一熬脚趾上的疼痛,一副没事的样子。

    “唉。”他叹了口气,转自己寝殿。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