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13章 恐怖的增长

《青帝》 第1813章 恐怖的增长

    不远,少阴姑娘到分配给自己的寝殿,就有天女迎上来,她终不是真丫鬟,而是享有礼遇的前道君,有些烦躁挥退了侍奉的天女,孤身一人在梳妆镜前坐了会,这少女绷紧的肩,才放下来,松了口气,神情有些疲惫

    “魔镜魔镜,谁是最英明女人呢?”

    这面普通的镜子自不会答,少女也不需要答,仅仅出于习惯排解一些情绪,不知为什么,在恢复女身,找入龙庭前的自己,她越来越不想伪装自己天性,但还是给卷入了这样卧底,之前种种嬉笑和作态,还有对叶青卧底的称赞,对比自己过去的失败,都不过是向叶青传递一种信息,她不会是靠谱卧底,关键的事请不要为难她。

    叶青那个聪明家伙一下听明白了,就直接告辞,真是不讲情面的男人。

    红云送走青鸾,来就看到女儿在殿内等着她,神情有些倔强委屈的样子,红云就不由叹一口气。

    她刚想说什么,女儿就上来握住她的手:“对不起。”

    小凤凰法相在虚空中升起,一声轻鸣,本命道侣相互感应,大凤凰法相也升起来,在她腹中一颗青珠静静躺着。

    外人看不到这一幕,本命道侣之间无可隐瞒,而且刚好红云仙天共鸣一端似乎出现能级反映,凤凰腹中的青色的珠子就明显动了动,红云和琼阳母女这刻灵池共鸣分享感知,一下感觉到了。

    红云连忙松开女儿的小手,但已是神情尴尬,明眸如水,朱唇微张,吐气如兰,白皙的脸上有些红霞:“琼儿,你都看到了?”

    “母亲,这是”琼阳盯着那颗青色珠子,摸摸母亲光滑平坦小腹,感觉不出什么。

    “傻丫头乱摸什么,这是契约,埋在仙天灵池里。”红云脸色红红按住琼阳的小手,不让她乱动。

    其实共鸣的深入是灵气,其余都是模糊,她也不知道叶青最近具体做了什么,只知道叶青抵达天仙后,进步并没有缓慢,力量越来越强大,甚至单方面对两人的共鸣造成影响,近来时不时就有些反应,让她有着难以言述的尴尬和羞恼,自觉要瞒不住女儿,才这次借着青鸾在时顺便说出来,也给叶青栽一个黑锅。

    琼阳情绪闷闷,有些自己独占的母亲,被人偷走一部分的感觉,但也知道现在不是妒忌时,她更关切这事对母亲的影响,不由严肃:“母亲仙天灵池怎一直和叶青仙天灵池相通?他在强抽气运啊!”

    “这事情,说来话长”

    红云牵着她的手坐下来,战事繁忙到现在才告一段落,母女也好久没有这样谈心,这时气氛不错,就干脆一并说出来:“琼儿你知道,母亲新五脉盟主位置其实很不稳。 ”

    “嗯。”琼阳点。

    红云轻轻说:“作后起者本来就没有多少选择余地,内部来说,你两位师叔,黄云和白云在内部斗争上并不可靠,我独身压不住青珠和黑莲,抽取一半上交作保护费,这已是所能做出最好选择了”

    琼阳仔细听着,眼神也柔和下来,她已明白母亲做了很多很多事,都是为母女的安全,母女之间本来就是要相互理解体谅,更别说是本命道侣了。

    一番深谈,红云没有透露自己与叶青比赛谁先登顶的事,有点不好意思说,还有不愿意让女儿对叶青加深敌意,以后如果没意外的话,无论谁登顶,都必然要踢掉不可靠的青珠。

    新五脉和五脉合作,斗而不破,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那作长期盟友还是缓和关系为好,于交谈之中时不时就为叶青说些话。

    这让小琼阳都有些妒忌了,最后忍不住抱怨:“母亲不要我么?”

    “怎么会呢?”

    “我只是想说,这叶青很不简单,按照法理来说,成天仙后,由于积蓄已厚,而且在世界内已经抵达某个上限,因此增长会放慢这是谁都会经过的过程。”

    “连圣人和道君,都是取得本源权限,上限才是天仙数倍甚至十倍。”

    “但天仙就有天花板,吸取不了多余力量,这是世界对仙人的本能限制要是无限吸取下去,世界岂不是变成了奶牛?”

    “但是现在由于契约,我能隐隐感受到,叶青的力量还在增长。”

    “”

    “这情况很可怕,我也不清楚具体原因是什么,但是我们必须和他搞好关系至少在我登顶前。”

    红云亲了亲她的脸颊,笑着安抚,待女儿情绪平缓下来,就送她出去,这样的信息冲击是需要些时间缓冲,不是一下子就能完全接受。

    望着女儿离去,大凤凰的脸色有些黯然,如果可以,她也想做一个女儿眼中能完全保护她的英雄母亲,就过去时一样,但现在新世界里局势复杂,新五脉名五脉成员,自立山头游离在外,而又面临给黄帝、赤帝等人驱使去与五莲对耗的危险。

    更糟糕的是,新五脉内部也没磨合完成,如果众仙都是真心推举她为领袖也好说,但作异族又是女人,她知道周围大部属下对她的看法是怎么样,自是无法真正相互信任。

    现在想,在叶青还执掌新五脉雏形而挑选扶持对象时,多半就已考虑到了她的这些根本缺陷,最后也没有意外,整个新五脉就仓促成型,内部充满紧张或没有方舟的话,在新世界内战夹缝中崛起,经过许多战争的锤炼,及多年和平磨合沉淀的缓冲,她会深入掌控这架战争机器,并且与属下建立起信任。

    但方舟当前,红云知道自己没有成长的时间,她起步太晚,面临局势太不可控,而又知道内幕太多。

    如果别无选择,她也只能冒险一搏,青珠和黑莲就是这样诱惑她来组建新五脉。

    然而叶青不知从哪家得到风声,紧跟着给出一个更缓和登顶路线,在实权背下的言语威力有时胜过刀剑,就包裹糖衣的炮弹一样****正中她的红心,就一下失去了这种冒险冲动。

    她不是一个人,还有相依为命的本命道侣曾经的母亲、现在的女儿琼阳,还有许多亲手培养起来忠心耿耿的师弟师妹要顾虑,即便知道叶青包裹糖衣下的炮弹,自己今后除非登顶,否则再也无法摆脱对方影响,也默默吃下。

    所幸叶青这人算是不错的人,偶有些尴尬,但从无明面折辱,让她能够确保自己的独立性,在女儿面前维持母亲的尊严,让女儿有种言传身教的传承,对一代代母女转生的凤凰来说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

    这个隐藏的心理条件,也是当年投效祥云道人的隐藏条件,大小凤凰母女都从不会在外人面前提起,免为居心叵测的人利用。

    只有非常深入熟悉她们母女日常相处的点点滴滴,或能体会出来,但让红云疑惑的是叶青和她接触不过短短半年,在交流时似是多年知交的故友,不仅仅是对她,甚至对女儿琼阳也十分了解,整套合作方案简直为她们母女量身打造,简直贴心得没有丝毫缝隙罅漏。

    这或是因叶青自己道侣芊芊是青鸾分身,也是凤凰,熟悉凤凰传统?

    聪明的火凤凰想来想去,似乎只有这个合理解释,反放心许多,毕竟作新世界稀有的凤凰一族,芊芊与自己不会相互坑害,叶青自是要爱屋及乌,不能让芊芊难堪。

    如果一开始,她还怀疑叶青会利用自己后就过河拆桥,现在随着各种关系联结起来,温水煮青蛙一样的合作深化,抗拒就少了许多。

    现在局面很清楚,青帝如果能登顶,自就是新旧五脉相互牵制。

    红云如果能登顶,也就是青帝和红云相互结盟。

    红云不由佩服起叶青磊落大气,更有些好奇传言多不可靠,号称算计多多的青脉前储君叶青,都这样大气,那更在之上号称天地至信的青帝,又是怎么样的风采和手段,让叶青都为之折服?

    聪明的大凤凰有着自知之明,清楚自己没有青珠的破局力量,或黑莲那样丰满的羽翼和掌控,有一个弱小女儿要保护,屡屡出现别人拿捏住她的这一命门,总的来说,目前她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势力领袖,颇有些羡慕青帝、五莲那样真正可以圣心独裁的强大。

    或两人也没有完全的圣心独裁,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生活在现实的世界里,谁也无法完全的自由,但相比下终是有着自身命运主导,也足现在的火凤凰心怀向往了。

    只是,在这盘棋内,叶青自己定位是怎么样?

    由于契约,深不见底而且还在增长的恐怖力量,使大凤凰心里一阵迷惑。

    琼阳去休息后,越想越心塞,习惯性找人排解,白天时还忍住了,到夜里时就喊了叶裕过来,将他当做家人一样,说了母圣情况,愤愤:“叶裕你说,叶青这混蛋怎么这样可恶呢!”

    叶裕:“”

    灯火摇曳着照亮小凤凰的脸颊,有些因生气而涨红,显得美丽,让人无法抱怨她什么,只能安慰着:“叶青确实混蛋,不过也是不好得罪的混蛋”

    “那还用你说。”

    琼阳撇嘴,她怎么会听不出母亲之前话里话外意思,都是让她不要招惹叶青,不过她又不笨,才不会去招惹那个危险家伙,只是鬈轻轻靠在叶裕肩上:“母亲现在都不是我一个人了,叶裕你还会是我一个人么?”

    “叶裕永远忠诚于琼阳公主殿下。”叶裕取了个巧,说着实话。

    琼阳对这种忠诚答案似乎有点不够满意,抬瞪了他一会,然后转过身去:“你去吧。”

    “是。”叶裕起身,恭谨告辞,离开。

    琼阳在后面隐小声脾气:“他还真走啊少阴办法一点都不管用!明天找她算账!”

    她以为叶裕已走远,又有隔绝,听不见,实际川林笔记都记录下来,叶裕也苦笑着摸摸鼻子,装没听见地走掉了,反正倒霉是少阴姑娘。

    月光寂寂照着庭院,秋风的凉意让人头脑清醒,年轻道人目光变得锐利起来,除去这些小事上的尴尬,大抵还是满意。

    红云趁此,对外对内宣传着少阴这一位前道君投靠,抬高自己威望,并且对青汉仙朝主君叶青示好,一副能在五帝和五莲两大巨头夹缝中突围成第三方势力的气相,这些虽只是增灶法,充数的增添,但是的确鼓动起整个新五脉的野心和气相,并且增强了整个新五脉的力量。

    而且,这红云的示好,也意味着叶青本体可以三面逢源,在五脉,新五脉,还有五莲方面都可投靠或者合作。

    新五脉力量其实不小了,就是时日太浅,根基不稳固,而已经相对稳固的青朝一旦加入,怕真能强强联合,有机会翻身,恐怕有些人会急了吧?

    “五莲用上真转修来压价,我也用红云示好筹码来抬价,配合着在五莲以及许多有心人面前演了一场戏,证明了与五莲谈判意图,然后就是飚进时候了。”

    不知不觉,自己分身鼹鼠的深入层次已由琼阳延伸到了她的母亲红云那里,前者小凤凰还可以说是被蒙蔽的间接队友,后者大凤凰干脆理智清醒的自愿队友,开始合作默契愉快的算计。

    叶裕不担心红云现自己卧底秘密,或者说这时就算现,她迫于形势也只能装作不知道。

    更何况一路风雨过来,也不是没有情份,除非哪一天自己承认卧底,否则以大凤凰羽翼茂密的高华光辉,对忠心自己的嫡系遮护,先入为主认知习惯,反让她灯下黑,永远无法将煌煌如日的仙朝主君与一个幽暗如夜的沉默跟班联系到一起。

    于是永远猜不到她迷惑隐藏锁钥条件的破解钥匙,其实都是她自己送给某个金牌卧底,这人身份一变,光明正大将钥匙轻轻插到她的锁孔中咔!

    清脆的声音,在命运长河里响起,仿佛凤凰的悲鸣,而没有人听见。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