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14章 乾坤独断

《青帝》 第1814章 乾坤独断

    五莲山

    话说五莲天自下降大地,成了连绵山脉,端是山高水清,层峦叠蟑,这且不说,自统一大6而来,只见灰白之气浓厚,席卷而来。一看

    其上又有红气,丝丝聚合,又化金色,丝丝汇聚,气象万千。

    这使此山,笼罩着热闹的气氛,在清洗完成,地仙终直接下接地气,参与凡间事务,别看人数少,效率不减反增。

    一方面是过去真仙不读乱治理,一方面是现在整个新世界和平趋向主流,真正高层博弈距下面远了。

    就一棵新栽树苗不再猛晃,而安安静静生长,顺应了新世界元气恢复需要,这一点,大6高层都有默契。

    这一日又是众仙云集圣山,议论纷纭,汇流整片大6气数反馈,各种改革刺激人道的调整措施还没有大规模实施,未免引气运震荡给进逼新五脉以可趁之机,所有改革都仅仅在城邦试点。

    但总来说,仙道似乎又重新对人道展示了善意的微笑,不过

    “那些凡人真不领情,还是战战兢兢,什么事都不敢做。”

    “呵呵,凡人虽蠢,但人道可不蠢,多少万年清洗下来,对仙道恐惧深入骨髓,改不了,也没必要改,不战战兢兢,张狂起来,我们也是看不下去。”

    “改什么?暗帝没能办到的事,我现在反自己动手革自己的命,要我说这什么人仙合流的青制,还是不靠谱,适合九州的钥匙,放到我五莲大6未必能开锁。”

    “你这是老眼光,你看,汇集而来气数虽多,多半灰白,红少,黄更少,不成能级啊,你看九州大6,整体一色黄,红都很少,而汇集到帝都,更是郁郁青气。 ”

    “这区别还是很大。”

    “而且现在是新世界,都一样,无分大6,天命虽沉睡但已能看出是五脉主流,只是谁来主导问题,再一个就是我原生的钥匙也毁掉了,过去人皇”

    “嘘,别提。”有地仙打断话,转口顺着说:“总之都是祥云的黑锅,过去就过去了,得向前看,新的情况,与我习惯的也不同了,方舟将临,再战损耗世界元气就是自取灭亡,必须坐下来谈判,共抗外敌。”

    “有些到早年仙道对外敌的情况,有三百万年没有这样了吧?”有年轻些的地仙不大确定望了望几个远古地仙,见是点确认,才继续:“所以这一领域斗而不破,我们反不如五脉默契对抗道门的经验丰富。”

    听到下面有些紧张和轻躁,就有天仙前辈插话:“所以圣人在招兵买马挖墙脚,设法收买心气不平一些对手,迅调整适应新的斗争,这终不过是方法,一二年时间也让我仙人掌握。”

    “方舟再快,还能明天就打下来不成?还有两片大6碰撞,谁也没这个力量加快或缩短,还要大半年时间,来得及。”

    周围几个地仙都躬身,口称师叔,又关心问:“破局钥匙在谁手里?”

    天仙指了指山外:“你猜。”

    “外人?是圣人最近招揽的叶青?”有地仙不确定问。

    “不,叶青根子扎在九州,大6没接壤前不会真正明确表态,他也怕五帝报复落得个人皇第二,反是新五脉”那天仙笑了笑,压低声音:“别乱传,这就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招揽叶青也不全是幌子,但反馈得半年后,最近真正要拉拢的是红云。”

    “对啊,这钥匙就在红云手里,就连青帝也必须对她示好生怕新五脉不安。”

    “可顺风仗打多了,还是有些根基不稳。”

    说话间,还是有些地仙心动,又有些可惜,新五脉扎在大6上钉子,根基稳固些就可相当于过去别家圣人,再不成也可跳槽,但现在磨合未完,没什么根基,且过去说不准还刚好赶上清洗时,只能暗通些消息当后路。

    祥云圣人虽陨落,但播撒的混乱流毒未散,反随着各方默契清洗引信任危机,谁家都在相互暗通消息,除少部秉性坚贞又或高层预备役的嫡系严词拒绝任何招揽,大部都是抱着法不责众的态度实际主动联系投降很少见,但为本阵营而拉拢别的阵营的不少。

    这样的一股竞相拉拢热潮,看起来都为本阵营,但实际上受到高层严厉禁止,哪有一个臣子整日里正事不干,光想着拉拢别家臣子跳槽过来,甚至相互窜货瓜分高层利益?

    只是屡禁不绝,因下面仙人,尤其五脉精英培养的仙人、五莲中坚地仙和少量清醒真仙,都清楚自己要什么,都在规则漏洞下取得自己利益,这时许多人心中冷笑:“你天仙忌惮我地仙船小好调头,要削减基数,让竞争位置门缝对天仙以下阖上?”

    “那,我整个世界的地仙真仙,都私下串连起来,而你天仙是各阵营支系相互斗争,就形成了数量不均衡与层级不均衡的再平衡。”

    “我们真正目的就是为了扩大地仙真仙一层的共识,以弥补之前遭遇了半数清洗的损失再怎么清洗,到地仙一层清洗一半是极限,两片大6联合起来地仙,照样补足了。”

    如果祥云还活着,多半也是还有分身活着,看到这一幕应会大笑,有些人死了、败了,但思想影响不会死,不会败,只要合适土壤环境就能茁壮成长,只是祥云自己享受不到这场扩散的利益了。

    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之心,这样的默契背景,中下层仙人交流更频繁,就算自己不暗通,对于别人暗通过来的消息也都仔细听听只是听听么,又没罪。

    这样普遍心态下,一股思潮串联全世界而逐渐交流,恰击碎了原先两片大6旧体系隔阂,埋葬了旧世界的许多过时认知,新世界在锤炼新的共识,预备新的能级!

    当实际上这样一来,情报泄露过几次,地仙也就得不到真正隐秘消息,地仙聪明机智,天仙只会比地仙更聪明机智,选择放出信息时都有带着试探,真正意图只有天仙才能领会,这就是一山更比一山高。

    “我都在拉拢对方阵营同层存在,圣人应做得也差不多,要是能拉拢到红云这级”

    “不过她是新五脉盟主,一方势力领袖身价太高,牵动太多,圣人也买不起吧?”有地仙疑惑着猜。

    论起这级规模,地仙眼光就局限,有点可笑了,而地仙乐此不疲,反正现在开会也闲着无聊,他只是来充数,清楚知道自己动摇不了圣人决定几乎到三百万年前圣心独裁时代了!

    圣山的会场也是分层设置,越往上越是高层,看似神识网信息乱窜,其实自有自己的规律,默契对下层仙人设立信息门槛,交流层次也在逐级上升,每一层都有自己的视角和认知,越往上层得到的信息就越隐秘而真实。

    很快就连幽云这样前亚圣也关注到拉拢红云这个话题,虽脱离祥云体系,但对那位美丽低调又强大的师姐还是了解,暗自冷笑有人还打她的主意,凤凰非良木不栖,两棵青树都在九州。

    但现在立场不同了,这道人还是只能耐心对便宜师兄解释:“谁买得起她了?青帝能买得起?我在新五脉内线得到的消息,暗帝都代表方舟登门拜访过红云,所以对她都是拉拢不是招揽,大家都在同一水平线上。”

    黄莲瞥了一眼便宜师弟,淡淡:“算不上同一水平线吧,红云隐都要成青帝第二妃子了,都说一山不容二虎,但这一公一母,又是青气赤气没有本源竞争,互结道侣不是没有可能啊?”

    听到这一公一母说法,太真和上真相视一眼,目光交换,不动声色作五莲大6上的外来户,天然就要受到欺负,不为正义与否,看不顺眼就要排挤,实际上也是资源竞争的必然,他可是净身出户,没红云那样带着仙天和势力这样嫁妆进门,自是要别的一些东西来维护竞争,比如九州的独特信息。

    两人继续观察五莲阵营的舆论,不过这些讨论只是一次意见的充分酵,并不真正决定,两人眼角的余光更多还是留意玉台上莲袍老人,所有信息汇合的根节点,真正的下棋者。

    随着五莲圣人统一大6,再没有了别家竞争,也没有谁可以跳槽到别的圣人麾下,真正完成了集权,虽由于体制的原因,汇集到五莲此处,只是淡青气,甚至带些金黄,但贵在源源不断。

    越来越深不可测的气相在五莲身上显出,每一日都在急蜕变,让太真和上真看了都是眼红他何曾这样风光过?

    但五莲在历史上就曾有过,而九州历史也只有死掉龙神曾有过,现九州最鼎盛的青帝,受到各脉制肘也没五莲这样乾坤独断。

    换句话说,两片大6之争,五脉强在整体规模上,五莲强在凝聚力上,单论凝聚五脉各支可以与五莲媲美,青脉甚至更过,但统和起来五脉就相互制肘,新五脉连磨合期都没过更远远不如。

    各有优劣长短,短期内谁也没把握压倒谁,再有中下层仙人厌战,各脉天仙自身小算盘的影响,才相互媾和。

    黑水洋就是棋盘上的楚河汉界,划出两片大6,青帝和五莲各执一边,是不再全线推进,改局部对抗,以打促和,各种方式增加自己在谈判中的筹码和分配,现在五脉主攻,新五脉的刀已顶在了五莲身上,无疑就有些吃亏。

    “咳老师,红云山封禁打开了,据传暗帝拜访红云,失魂落魄出去,看起来拉拢失败,红云应没给好脸色,甚至不知什么方法影响到了暗帝道基。”幽云禀了自己在新五脉旧部内线消息。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