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17章 所求

《青帝》 第1817章 所求

    红云不喜欢这样蒙蔽的感觉,似乎是当年光明圣女时,那人处心积虑的背叛一样难过,可她这次都已和共鸣了,如果还是这样结果,她就不知道自己还能付出什么来换得队友真心,她真的,不想再孤独一人战斗了。

    “请托是没有,红云你把我的能量想象得太夸张”叶青语气带着点笑意,还是一如既往轻松,似乎没有觉察到红云这刻反常:“你想,我也请不动黑莲和青珠,更请不动幽云背后五莲,是吧?”

    红云不由点,意识到对方远在千里外看不见,又神识淡淡传过去一个“嗯”字,简洁冷淡表示自己情绪。

    叶青一怔,有点感觉到什么笑起来。

    “你笑什么!”红云微恼,语气霜冷。

    “没事没事”

    叶青只是忽然现,大凤凰,还是有些和她女儿一样傲娇。

    换成别人大概会感觉到红云实在生气而疏离,但叶青对她母女很熟悉,这时反感触到红云一面,褪去暗火就似乎是冰冻蛰伏了一个冬天的溪水,在春风下初次暖地潺潺流淌,作第一个俯身在溪水畔饮水的旅客,不由也觉得荣幸,大约过了这个时间点,别人就是看不到这样可爱一面的红云。

    不过既队友在意这方面,叶青不说些真话就绕不过去她这一关,实说:“我推演了一下某些可能,在我这方面应对五莲招揽时,有意无意拖延到你接收少阴的时间节点,就形成烘托但也并不确定事情就会这样,还有一些可能和安排,牵涉到我的一些底牌,没尘埃落定前,我总不会都和你说,上次临走时你也说过,我们毕竟还是”

    红云听着已心情逐渐安静下来,这时脸色微红,暗啐这家伙竟拿她的修行邀约来堵住她的嘴,一点都不讲究,还有没有汉风里推崇的君子对淑女谦让?

    不过这事情已说明白了,再纠缠下去反不好意思,显得她很在意两人关系一样,连忙转到别的方面:“对这件事,你家帝君是什么反应?”

    “应该说我帝君。一看 ”叶青纠正了她的习惯说法。

    红云从善如流改了对青帝称呼,嘴角扯开弯弧,她知道这位战友心思,大抵是坚持着淡化青脉的小集体范畴,而以五脉大集体来匹配执掌九州的青帝真是忠诚让人羡慕。

    要不是火凤凰清楚自己新起家底子不够,她还真希望自己能流言中那样可以翻身驾驭叶青呸,不是翻身驾驭,是过,只为出一口气。

    大凤凰这样心思走神了一下,叶青声音已在那面铺陈了许多内容,大抵是些安抚,难为他说这样多,最后强调:“帝君那面照旧是支持你,不过远征方舟非同小可,冲破几乎必有的方舟连绵降弹雨幕,所需舰阵消耗很大。”

    “突入方舟,在方舟客场的消耗,更是巨大,关键时新五脉的人未必能靠得住,单凭帝君支持已不足了,毕竟帝君统一九州后逐渐受到制肘,反比不上五莲威福自用,在资源调集上面更是有差别。”

    “调动敌人阵营力量,为己所用?这还真是青帝道友的风格。”

    红云心想的是别的一方面,看来叶青没有对自己说谎最后一点紧张也随之冰融释消,沉吟问:“那你我的关系虽还未现,终给人预判到可能合流,我怎么应?”

    “简单,就说你对我帝君忠贞不二,没有红杏出墙可能”

    “喂!”红云气恼叫了一声,亏她还认真当对方是队友,就是这样调戏?

    神识通讯波动模糊一下,叶青在那面哈哈笑起来,没再逗她,正经:“反正敷衍就是,大家都还是相信凤凰品质高洁,不会轻易转投所以黑莲和青珠那两个蠢货的流言,道友不必过于心结。”

    “那还要你说?还有黑莲和青珠可不是蠢货,他只是对我太了解,没想到我会”红云哼一声,不好意思说下去了,她最近变化太大了,而且每次心路历程的转折点都是叶青参与,想起来还是有些耳热,难以启齿,就两人之间共鸣,有些事情能做,但不能说。

    叶青那面在等她说,结果她卡住了,一时间沉默,也不知道要不要接话,这似乎不大适合接话。

    于是对话变得安静下来,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大致来说,男女间纯粹友谊,其实是不存在,越优秀投契,就越是相互之间有着吸引,这是天地阴阳交泰的至理,尤其相处日久点点滴滴,又是常常神识共鸣,水滴石穿潜移默化自有着影响。

    叶青说黑莲和青珠两个是蠢货,就是这一刻红云会花落谁家的问题,谁要真敢染指,叶青顺着流言真会打死对方,虽现在他和红云并没有有外人流言中的关系。

    人心总是情随事迁,又不是真正道侣,这一对男女并非凡人,都是理智的天仙,心灵上经历很多风雨跌宕,行为能忍住这种临时共鸣的吸引,相互之间默契维持着战友的定位,这才是对于各人来说都最稳定少风险的选择。

    只要撑过这段密切合作就可以,又不是几千年几万年一直共鸣下去,一些情愫总会慢慢平息

    “那时红云母女,花落谁家?”

    叶青内心深处其实也不介意再打死敢伸手的人,又暗自清楚,小凤凰不用说,大凤凰的心路历程已走过来了,可能除了自己,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以及这样特殊时期插入她的生活。

    红云又不是谁的附庸,她是自主独立的性格,以凤凰性格,知道这位特殊朋友有这方面微妙心思,哪怕只是隐感觉到一丝,她大抵只会安安静静归到母女相依为命的生活,对她来说,这本来就是传统生命轨道,或哪一天转生成琼阳女儿就会真忘记这段情愫了吧?

    如果一直没有死,又或还是忘不了,那就安安静静放在心中,不是所有的感情都要实现,生命久的天仙都有这样对命运的觉悟,很少有人开三界后宫,哪怕圣人也没这资格,曾以为能狂妄一下的龙神死的很惨。

    大约只有传说中连续引领晋升两层时空的领袖,因两度患难,获得了越事件本身的信任,才不会受到反弹,但走到那一步或又有了更高追求,不在意这些。

    此时的叶青和红云,两人面临着远征方舟的资源筹备压力,都不愿去多想太过遥远的问题,两颗敏感心灵,似乎有着一种触探后不约而同收缩的默契,很快都转到别的话题上,说些有趣或无趣的事情,偶尔听得红云被逗得笑出声来,又忍住女儿还在旁听着,影响不好。

    直到如两人希望的那样,气氛似乎消弭无形,红云才主动切到之前话题,针对她这一次成各方势力争相迎娶焦点的事,请叶青帮她一起进行调整布局。

    客观理智重新开始对校统一说辞,以外人这时料想不到的默契和互信,联手对五莲拉拢的敷衍,原则上尽可能借用有利条件汲取资源,为远征方舟准备。

    讨论这些事情,红云现自己也染上了一些叶青心态,这时联手算计的乐趣又摇摇,将这种不真实的错觉甩出脑海,情绪渐渐平静。

    “红云红云?”叶青觉她走神了,疑惑叫醒。

    “啊”

    红云手指掠了掠丝,垂下眸眼,忆一下叶青刚刚说的内容,一字一句清晰印在心中,若无其事:“这方面联手算计五莲,黑莲和青珠也不会拆台,反而会帮衬着一起多算计点资源”

    “而名义上,是用这些资源丰满羽翼来谋求脱离五帝控制,某种程度来说也不是说谎,得一步步才能骗得五莲分批出钱出力。”

    “不错。”叶青点认同她的方案,圣人再家大业大也不会当冤大头,还是要有盈利可能才会投入,不会一下就都付款。

    只是两人都知道,最能骗人就是九真一假,新五脉表面也确实逐步脱离五脉控制的趋势,掩盖了潜水在红云身后叶青,以及潜水在叶青身后的青帝,最后拿到全款投资扯旗起兵的新五脉一下错位,调转矛头,转向方舟!

    “此次远征方舟,在新五脉内部,别的师弟妹我都可以说服。”

    “黑莲和青珠也不会反对,甚至青珠会拼命支持,这是它反攻方舟的唯一机会所在了。”

    “真要事成,就算五脉和五莲方面,被我们算计了大量资源,也不太可能拆台,因方舟就要到了,有人想试探下,当先锋,是很受欢迎。”

    “不过,要是不成呢?”

    “要是不成,你新五脉也获得了资源,巩固了地位。”叶青正容说着。

    红云不得不承认叶青说的对,但还是有着疑问,这时终忍不住说出来:“那你要的是什么?”

    “这是秘密!”叶青笑的说着,眸子却一片深沉。

    是啊,天仙有着上限,再修行都难寸进,所以要求得帝君(亚圣)和道君(圣人)的位格。

    自己五德相继,上限本是很高,只要不断积累,至少能抵达帝君的位格,那自己所求什么呢?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