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19章 遗世者(上)

《青帝》 第1819章 遗世者(上)

    一门之隔屋檐下,阳光穿过屋檐照在白衣少女侧转的身体,这让舰灵少女在一贯端正中带着柔和,没有呆板:“……方舟来,见过了元青姐姐,嗯,你怎么没什么反应?”

    叶青过神来,说:“新上任元舰灵,你总要见一次,感觉比原本的紫衣姐姐怎么样?”

    这规避了伶与方舟联通的水深,见叶青不过问,伶也就默契放下,顺着话:“她也有些……变了,不过没有什么奇怪,我们都在变化,可惜是我这次还是没能说服她,可见她根本立场还是没变,冲突不可避免。”

    “这是自然,大家都很现实,说服要用力量,现在你、我都在借势,真实力量其实很有限。”

    “嗯,这也是我要成道天公民的原因,只有这样元舰灵的她才会听话……对了,元青姐姐还问起过霜蓝,就是给你俘虏了的卧底,我说霜蓝过得挺好,元青姐姐不以为然,也没说什么,但我觉得……”伶沉吟着,目光认真注视叶青双眼:“我想见见霜蓝。”

    叶青能感觉到她的坦诚,不动声色:“是你自己想见,还是元青想见?”

    “都想见,不过就我们都想带星核一样,目的不同。”伶对叶青眨眨眼睛,有些意味深长:“紫衣姐姐主元神陨落在这里时,她看到了这片暗面的汉风,当时的感觉是什么?”

    “而她最后信息无法传递出去,必然有人在这里为她保存,那人不是我,也就只有霜蓝,你明白我意思?在霜蓝手里封存的应是紫衣姐姐最后遗迹,元舰灵重生就融合了你们帝君分身,元青成了继任者,一切都在变化,紫衣姐姐的最后信息就没有什么用了。”

    叶青若有所思,沉吟:“但元青一定很想收信息以便处理,所以借你的手,而你不想让她收?”

    “我也想让她收,但不是现在给她,要在我和她博弈的最后时……”伶说着顿了顿,转首避开叶青目光,素白手指在胸口轻按:“你知道我的内心经历,我和青珠在时空隧道里的一段经历化隐藏钩子,最后关键时影响了我,虽不过沧海一粟的影响波动,但我也需要知道紫衣那段最后记忆情感是什么……会产生什么影响,一切都是为了我们这次合作成功……”

    叶青看着她,一笑:“行。”

    “谢谢你……”

    叶青摆手:“先急着谢,作等价交换,你也要告诉我你对这片暗面汉风复苏的观感。”

    “这很重要么?”伶有些疑惑,她现在只是个小角色而已。

    “对我来说很重要。”

    叶青才不会告诉她,自己通过女娲对霜蓝同化搜集了她的观感,又通过芊芊与霜蓝配合,获取了紫衣最后信息里的观感,现在就差伶了,这个一直沉默的盟友,这场大远征合作里所有人都轻忽一极,她不会是青珠等人眼里乖巧无害小白兔,而是隐藏在自己背后的大鳄鱼,这场大远征里所有信息汇总者……

    叶青是幕后策动人不假,但一直到目前,叶青所有的信息,伶都知道,而伶自己又去和方舟里的元青姐姐勾勾搭搭,等于说是掌握方舟那一半信息,而打着不背叛方舟的名义不透露,这不就是信息不对称?

    作坑王之王,叶青也习惯挖坑自己跳坑,再拉盟友跳坑,最后敌人跳坑,不会让别人把这一手用在自己身上,这时也不明说自己的防备着应手,而换个角度旁敲侧击:“就算你现在是个小角色,没人在意你的想法,但是等你成道天公民了,你的想法就很重要……我只是提前深入了解一下你,都是合作这么久了,彼此立场都共鸣了解过,一些观感还是可以说说吧?”

    伶很萌很萌地瞪大眼睛,看了叶青一会,见他坚定不动摇,她心中莫名涌起一阵烦躁,这让她想起了曾经一个人也这样坚定不动摇……将她锁入金丝笼子一百万年,这是关爱?

    或是,她过去也喜欢,只是现在不喜欢且敬而远之。

    不过自己要的东西握在叶青手里,而且也理智知道叶青不是青珠那样毫无底线,她还是要维持默契互信的关系,只能泄气说:“我……不知道。”

    “不知道?”

    叶青感觉自己被她当白痴忽悠了,简直以为自己也当她是无害小白兔,想想青珠的悲剧还是前车之鉴,不由好气又好笑,用看淘气小姑娘目光看她:“你别和我说‘不知道’就是你的感觉。”

    “别这样看我,我真的不知道,没感觉……紫衣姐姐或元青姐姐,甚至霜蓝姐姐或都会有感觉,但她们是方舟里孕育苏醒,你可以当她们是养在深闺的大家闺秀,情感丰富,伤春悲秋,会受到种种规矩影响。”

    伶说到这里,脸上终流露出一点情绪,哼了声:“我只是个流浪在外的野丫头,缺乏教养,无知无识,连姐姐的话都不大爱听,你别以为自己是个区区遗世者就能让我……”

    “看来你也并非你说的那样‘无知无识’嘛。”叶青淡淡,目光有了意外发现的笑意。

    伶捂住了嘴,‘呃’了一声,糟糕。

    “那换个问题,遗世者是什么?”

    “哪有你这样问个没完?今天算了,我想起还有点事要忙……”伶烦躁摆手,准备要走。

    “站住!你还想不想要紫衣的最后遗留了?”叶青连忙说。

    伶转身看过来,怒盯着叶青:“你这是想干什么?威胁我?”

    “你别误会,我们是盟友,我没有逼迫你的意思,也不能因小失大损害我们之间的合作,只是等价交换,对不对?”

    “你不肯说出对这片汉风的观感,我这个区区遗世者只能换个问题,这对于你们舰灵来说似乎不是要紧东西,不然你也不会随意就说漏……对我来说,我很好奇很想知道。”叶青循循善诱地说,似是拿着棒棒糖诱拐小萝莉。

    伶想了想,在台阶上坐下来,阳光沐浴着少女的雪白衣裙与细瓷般精致面容,她拍拍手让叶青也坐在她身侧,然后说:“只是元青姐姐对我提及,我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也就是道听途说的事情,你确定要听?”

    “当故事听也无妨。”叶青自不会全盘接受别人的观点,尤其是要防着元舰灵算计自己。

    伶吓唬了一下叶青,作刚刚他欺负自己的小小报复,这时又一笑:“不过这件事,根据我在零号舰时就传承一些知识来看,元青姐姐说的很可能是真实……她告诉我说……嗯,你答应我听了不要生气,不要迁怒。”

    叶青奇怪看她:“为什么要生气,为什么要迁怒你?我答应你就是。”

    “好,那我说了……”

    伶哼了一声,神情严肃,两人并肩坐在屋檐下台阶上,阳光照着这对青年男女,没有暧昧,是一种无形博弈。

    “首先,我们的确怀疑你是遗世者。”

    “你应还记得时空能级分层的阶梯理论,不说说真理,至少在可观测的虚空范围,这一理论实测效果还没有遭遇任何理论颠覆性的挑战,也就是说它是目前已知最大相对真理。”伶手指轻点着天上的红日,似乎是在表示天无二日,转首打量叶青的表情。

    叶青只是点首,完全表现出土著听天一脸懵然。

    “噗哧……别装啦,你还和紫衣姐姐威胁过黑暗森林,无论是你自己做梦想到还是有人背后指使你说,你多少能理解些吧?”

    “说正题。”叶青不理会她的刺探。

    “这一次元青姐姐就告诉我,在故乡世界开启圣道之路以前,就已去世的早期子民,现在道天公民的祖先,给核心道天世界能级抛下,遗落到下层时空能级的附属世界,称遗世者,不属于公民……”

    她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叶青,似乎还想找到某种表情。

    但叶青面无表情,影帝的演技连圣人都算计了不知道几个,岂是她能看破。

    舰灵少女得不到可以确认的证据,只好遗憾的继续说着:“但作人道先烈也有着分享到道天光辉的机会。”

    “整个世界在那次最重要的蜕变时,曾对恒河沙数所有沉积灵魂进行一次补充,对世界来说因能级落差,需要付出是很少,落在下层时空就显得多,数目相当给你发一枚勋章,表彰你在道天世界历史上曾经有过的贡献价值。”

    “关于你身份的疑点,主要是在青帝世界所在的这个空域,这超出道天光辉范围太远,寻常根本不可能有你,元青姐姐觉得你可能是和方舟一样给虚空之风吹着漂流过来,可能已经历过许多世界,我们能在这里相逢真是一场难得的缘分。”

    叶青听着,先不说感想,肚子里已经是一阵腹诽,这真是一场孽缘……现在这个情况,要是没有方舟的核威慑,自己和帝君、红云对五莲阵营撕破脸战到底,打持久战就已经赢定了,最多时间早晚。

    可惜现在不得不妥协,还在和这舰灵少女交谈。

    ...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