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20章 遗世者(下)

《青帝》 第1820章 遗世者(下)

    不过话说来,也不知道上辈子五莲世界形成优势后变成怎么样,吞并五脉世界的话,人道破碎,五脉瓦解,道门必孤掌难鸣,但五莲、祥云、九窍等诸圣争位相持无法清洗那些炮灰真仙,晋升不了,无论暗帝崛起大革命,还是祥云引发一盘散沙的混乱长夜,能打得过突袭降临方舟?真就不信了。

    也许上个世界,五莲也是为人嫁衣,按照伶的说法,变成了灰灰,两个世界都变成了一片废墟,成为别的世界的陨石来源。

    留意到叶青走神,伶拉了拉他的衣袖:“哎,我们私下里说说,叶君你既能写出一本似是而非的三国封神演义,偶尔会传出些奇怪的词句,这在仙道世界里其实并不罕见,只说明你某种传承印象比较深刻,不过你有没有记得自己第一世在别的世界里印象?”

    “我对信风发誓,没有这种事。”叶青面不改色。

    “真的?我是说做梦什么,梦到城市特别繁华,车水马龙,人气旺盛的那种?也没有?”

    舰灵少女不大相信了,这一刻小心翼翼试探,因元青姐姐判定这本……未必就是叶青写的。

    正常一本小说演化也确实很难说明一个世界竟能将它的每一部典籍、文章、法统都具现,就算是叶青写的,也必须有人在幕后支持,筹备百万年封土体系背后的水很深,五脉天仙都集体参与,很难确定疑点到谁,叶青这厮和天仙的关系不大亲近,连原本支持青脉都隐约疏离了,和青帝都是渐渐走向分道扬镳,黄帝、赤帝、黑帝之流更是嫌隙很深……不过元青姐姐就笃定了是谁,似乎知道些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信息,不由让伶觉得有些隐忧,试图在叶青这里寻找到蛛丝马迹。

    “我身正道直,每晚一睡睡到自然醒,从不做梦。”

    叶青看了一眼身边少女悻悻的表情,心中一笑,不动声色,觉得自己重生的秘密与之不大相符合:“所以就算是你假设苏醒者,我醒来就是在这世界里,请问这又如何解释?”

    “说不准……已不是第一世?啊,我明白了,你辗转太多次已耗光了气运,遗忘了大部分记忆,只剩下潜意识的印象,之所以辗转可能是因你没有留下后裔……”

    伶微妙看了一眼叶青,似乎有点同情:“你在故乡世界没有结婚,是单身?”

    叶青:“……”

    差点就破功了,没想到在这异域,还会遭遇舰灵少女对单身狗进行暴击!

    伶瞅了瞅他,思索着继续:“恩泽评价是后世施与,但羁绊是传承之中,人道根本就是生生不息,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嗣得道抬举祖先,可能是没有后人血脉羁绊,同时没有名气,没有人攀附上来认祖认宗……血脉和文化上传承一个条件都没有满足,在人道来说就是没留下足够恩泽的信息让后世族人追念……请你节哀。”

    叶青皱眉:“我为什么要悲哀?”

    伶小心观察这个临时盟友的表现,看不出异常,她觉得叶青要么只是元青判断的台面上傀儡,要么是真是忘记了大部分前尘往事的遗世者,所以礼貌尽量避免用孤身野鬼这种词,毕竟对方虽不是公民,也可能是有些历史缘分的人道前辈:“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说,我看到你,对照数据库里的遗世者认知就好像在博物馆里看到古人类的标本一样……北京猿人什么活生生出现在面前的神奇,嗯,你不明白?总之就是面目奇古,不似活人,羁绊很浅,可以不怎么在意的意思。”

    叶青一脸囧囧,冷笑:“你才不是活人。”

    “好啦好啦,我本来就是舰灵苏醒,所以我们半径八两,彼此彼此,这没有嘲讽的意思。”

    很会察言观色的舰灵少女神情柔缓说,这时就无视叶青一脸囧囧的表情,她肚子里暗笑让你非要逼着我说!现在生气了吧!

    叶青囧的是曾经单身狗遭遇超越时空的暴击……真是来自故乡的垂怜慈爱啊!对于伶的礼貌态度没生气,知道她的想法,淡定应:“不用试探我,元青告诉你的这点一面之词还不至于让我动怒,继续说下去。”

    “是,我的陛下。”

    伶笑吟吟揭过这一节,不过说是不在意,实际活生生可以交流的遗世者出现面前,伶作舰灵,就女仆一样还是要对主人家的历史文物保持些基本礼貌,既说开了,她也很有研究交流一番的兴趣!

    叶青也没有全信她刚刚的话,很快抓到她那一套说辞中的关键:“你们羁绊标准是怎么判定?”

    伶伸手在空气里轻轻拨弄出一条红线:“羁绊?羁绊是月老的红线一样,束缚也是牵引,有好有坏,对于遗世者有一些牵引和保障。”

    “虽你也可能得到了普遍范围的一次垂恩,但没有后人羁绊来牵引你,作散落的普通陨石本身是没有动力源,你就可能随着虚空之风飘荡,蒲公英一样遗落在下层时空的极遥远地方,别奇怪,别说这里只是道天文明光辉疆界外,就是更远几倍、几十倍的道天文明遗世者,我们以前除草时都偶然发现过,不然你以为下层时空这许多相互陌生的苏醒者,都是哪里来。”

    叶青沉吟:“按照你们的理论,都是不同高层时空世界坠落下来?”

    “嗯,都是陨石带来的他们,而遗忘了前尘,龙、凤凰……这类虚空灵族之所以能在无数世界传唱,是因她们具备特殊的横渡虚空天赋,或者说她们是世界生命进化到虚空的一种种族,但大部分世界内诞生的生命,还是没有虚空灵族这样的经久不衰传承,还是会不断遗忘过去,最后泯然凡尘,与土著无益。”伶用意味深长目光看着叶青,很是猜测好奇。

    “我就是你口中的土著。”

    叶青淡然说,没有任何认亲的企图,他上辈子倒霉到死,这辈子就绝了任何天上掉馅饼的妄想,根本不理会伶那一套说辞的真假几分,只观察她说这些话本身透露出的态度。

    “你还当我是在编故事?”伶微微一笑,丢出了杀手锏:“我有证据,元青姐姐告诉我一个特征,故乡世界曾经遗世者的陨石都有一种特殊标记,你想不想听?”

    叶青一怔,握紧了手,看着:“说。”

    “刚刚我说过,道天曾播撒一片纯白光辉于时光长河,表彰祖辈凡人曾经繁衍生息的贡献,正所谓功过后人评说,盖棺才能定论,但对没有了后代的遗世者,因没有后嗣专门祭祀而不足召唤,只能说是一次灵魂重凝的祝福,于是在那些陨石上就会留下一个白色标记……和你在虚空收获的白色陨石很像,但并非死物,里面是蕴藏沉睡生灵。”

    “这祝福在道天来说是微不足道,一般来说除留下特殊贡献的英杰,普通灵魂加成的不多,但在下层世界也是一笔大气运,越到底层时空能级落差,越显得一笔巨大财富,使得遗世者在下层新世界复苏时有着相对高的基础,相当于一次救赎升华的机会……出生就拥有大气运,天命之子叶君,你难道不是这样?”伶笑吟吟问。

    叶青这下无言以对了,也不能说出自己这辈子气运清零、一步步争位翻身成世界嫡子的事,或上辈子真的是遗世者?不过研究那个已没有意义:“随便你怎么猜,反正我是土著。”

    伶定定看了他一会儿,似乎在他眼神里看出坚持,轻轻:“我明白,还是这样好……昔日荣耀不足夸,今朝生活还是如若饮水,冷暖自知,是喝稀粥还是吃肉只有自己心中清楚,没得惹人嫌疑妒忌……更何况如果确证你的身份,对于元青姐姐,第一时间会处理掉你。”

    叶青皱眉:“为什么?如果……我是说按照你们观点,遗世者是不重要历史文物,处理干什么?”

    “遗世者的秘密,没有多大用处,但在清洗的时候足够碍眼……会让姐妹对这片汉风世界产生同情,她们不是专司杀戮的屠夫,不是每个姐姐都和聚合体元舰灵一样理智冷硬,一些可敬汉风英杰,清理时如果哪个姐妹心一软放走了几个,出现漏网之鱼了怎么办?”

    伶平静说着残酷的话,没有神情波动,那不是她的想法:“以我对元青姐姐立场的认知,是赤果果地清洗掉整个世界的所有目击者,寸草不留,不在家路上给故乡文明引来任何追踪隐患,你用黑暗森林信号广播威胁过紫衣姐姐一次,给她用时空能级阶梯打脸反驳来,不同层面世界就是蚂蚁威胁不了海里的巨鲸,但她还是以此对你提高警惕,继任第二代元青姐姐更要除你而后快,这是传统舰灵坚守的忠诚……和我这野丫头想法不一样。”

    “果然……你刚刚想坑我一次,亏你还是盟友呢!”

    叶青瞪了这小姑娘一眼,自零号舰数据库检测不出自己灵魂波动记录而不承认开始,就对方舟一系抱有很深戒心,这次更是庆幸自己没认老乡,说不准就给伶录影下来作把柄或者出卖给元青,这简直是老乡见老乡,背后捅一刀!

    “是你一定硬要逼着我说,反怪我了?我出口气不行么?”

    伶哼了声,也有些不好意思,转过首避开盟友指控的目光,口中:“不想和你说话了,带我去见霜蓝。”

    “她在娲皇那里,我带你去见她。”

    叶青在台阶上起身,拉着她也站起来,向外面走去,仙天花草树木映着少女的容颜如花娇艳,但出仙天后,在暗面世界里这样秋日晴空下,毫无遮掩灿烂阳光一时竟有些刺眼。

    恍惚刚才伶说的那句“我有证据”还在心中徘徊,她说的特殊白色标记的陨石,如果真的存在这样游荡过程,那等于说自己是给某个仙人……甚至是青脉仙人前辈在虚空中拾荒捡垃圾一样捡到?

    他或她是谁?知道自己么?

    一时感觉自己两辈子作穿越者和重生者,也有许多迷雾重重起来,难以确定某些事情,更不知道去问谁,看遍了青脉库藏并无这记录,或在别的脉?甚至在道门记录之中?

    片刻,叶青决定还是将这些小事藏在心中,等关键方舟一役归来,崛起再无人可挡的时翻翻各脉历史记录,有没有这样一颗陨石的收获记录,如果都没有记录才会是问题,说明有人隐藏了什么,如果有记录那就好办……

    而对身侧白衣少女伶的示好,叶青是清楚她想说明她和元青的不同,让自己能更坚定帮助她登位,所以也只姑且听之,并不真的全信。

    上辈子倒霉到底,这辈子是不大信天上掉馅饼这种好事,或者说,太多羁绊、情感、事业都在这里,他早已不在意这些前尘,而习惯了新世界里一个土著立场,并且清楚认识合作背后的力量平衡。

    即便伶仙子登位掌握方舟又如何?方舟再牛也是别人,与自己何干?

    仙道的世界终以仙道为第一暴力竞争,叶青自忖就目前来说本体力量不差,但资源和羽翼上差太多,除先前俘虏收服的龙芍等地仙、真仙层次,还有大司命少司命她们这样一路提携盟友,尚还没有地仙主动投靠,天仙更是一个都没有傍上来,只能自己培养。

    如果不是与红云结合暗中控股了新五脉,只凭青汉仙朝力量,叶青自忖自己连与五帝、五莲、方舟一起上桌博弈资格都没有……

    大多数天仙到这一步也就止步,话语权也就是寻求自保,非天仙智慧眼光不足,只是力量不足,枪杆子胜过笔杆子,这道理放在哪里都是一样。

    叶青不想退缩,作五德天仙,他不会止步在这里,重生这一辈子是机缘也是挑战,他要……掌握自己命运,无论方舟还是新世界都无法动摇,**自主的命运。

    这一下,就坚定了与两个龙女夫人将刚刚实验做下去决心,等星核送方舟就没机会再研究,过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