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21章 争论(上)

《青帝》 第1821章 争论(上)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秋风的余热送走了飞鸟,带来了客人,火云宫主殿朱门紧闭,月光穿过屋檐洒下满地银色霜,一道寥落人影,叶青在走廊下站着,仰去看屋檐顶上两盏花灯,悬空着微转,而照耀庭院的夜色。

    身后听不到声音,两个舰灵少女已在殿内待了很久,不知道她们都说了些什么,有些坏心思想着不会打起来吧,哈。

    一门之隔,殿内只有三个女子,除主人家的女娲,就是两个舰灵少女,两人原本就是有些旧怨,此刻虽没有敌对立场了,气氛还是算不上好。

    “霜蓝姐姐听叶青说你现在的身体,是刘姓宗亲,名字刘雨?”白衣少女目光审视。

    “是,霜蓝已经不存在了,叫我的道号吧,蓝雨。”蓝衣少女容貌柔和,衣着朴素,不置可否说着。

    “可是听着不太亲近,我还是叫你霜蓝姐姐吧”

    伶接下来语气如常地说了自己在这世界里的大致情况,最后去方舟一趟的关键信息自是用假,以方舟特使的身份不容反驳:“我应元青姐姐的吩咐,来取紫衣姐姐留下的最后信息。”

    道号蓝雨的蓝衣少女这时警惕盯着面前白衣少女看了一会,但她想了想,还是在师傅娲皇的目光下以舰灵少女身份伸出手:“我总觉得伶妹妹你是在骗我不过,就这样罢。”

    伶神情讶异,知道可能是假还会配合,难道说她疑惑看了对面的宫裳丽人一眼:“娲皇都告诉她了?”

    “可不关我的事。”

    女娲微笑着,姿态安闲坐在主位上,看着几案前面的两个舰灵少女的手握在一起,用她们特殊的方法来解码信息,本来外人都应该避,但是现在都是盟友了,所以叶青自己避嫌,让她留下来观看大概也是怕打起来。

    轰!

    虚空中的双螺旋封印浮现而出,伶只得收了注意,全神贯注,在她的视角也是次亲自应用这样的天赋,实践与知道终感觉很不一样,是零号舰数据库的传承无法给她的体会。

    就数据库里没有告诉过她解封的感觉会这么古怪难堪!

    一瞬间整个世界精神化,她们的衣裳都蝴蝶片片剥离,只剩下雪白窈窕的**,是灵体展露出来。

    而双螺旋序列虽听起来应是一条长长的自行车链条,但伶此刻分明感觉到对面少女纤细平滑小腹里面的是一颗紫色球体,蓝雨自己解释:“开始时螺旋本身是扭曲塌缩的缠绕一团,紫光萦绕,模糊混沌,似是一只沉睡着飞蛾幼体的紫色蚕茧,这就是它的物质存在,一半是可见的月亮高悬,一半是埋入虚空的水月倒影。”

    镜花水月,涟漪绵绵,再机巧聪明的猴子也捞不起水里的月亮。

    伶能理解这霜蓝姐姐的比喻,永远有一半信息是沉浸在虚空中,封印设计就是如此,除非过一个能级力量强行破解,就好像鲁智深倒拔垂杨柳一样,直接将它消失在虚空的部分连根拔起,否则任何不属于舰灵少女体系外人想要技术破解,都只会得到表面上枝叶繁茂但冗长无序的不完整密码。

    紫色的月晕融融绵绵没有缝隙,真正是天衣无缝,没有任何人工编织的丝丝缕缕痕迹,完全自然生长,而且是双蛇相互衔着彼此的尾巴,在链条的尾末端相接的样子,塌缩现象导致根本无法分清哪里是开始哪里是结束,也无法观测到每个台阶的具体位置,这让它的外显信息单元更琐碎混乱而毫无意义每个台阶位置的不确定性,显性隐形时刻随机性,最后还有遭遇外界非法技术性破解时,任何轻微的触动都会引连锁的应激变化。

    就一个狡诈的妖精能窥伺见破解者的内心,做出完全不确定的随机,合在一起结果只是无穷数,某种程度上实现与世而移的应激。

    结果好坏犹且不知,只在概率上就不可能重现最开始一刻的位置,就一个人不能同时踏进两条河流。

    两个人就可以。

    两个舰灵少女神识共鸣相合时,她们灵体禀赋特殊,天生就是能与这封印规则契合,不溶于水的紫色蚕茧就是在她们灵体中溶解了一样,塌缩螺旋紫光萦绕着她们洁白的**展开来,似乎是紫色锁链紧缚着每一寸肌肤。

    在曾经宿敌的霜蓝面前,这让伶觉得有些脸红:“必须要这样?”

    “原理就是这样你知道的,它是基因链条在密码领域的仿生学应用,我们每个生命本来就是在它的束缚下,甚至更细微到微粒的塌缩,要解封就要直面面封锁。”蓝雨脸上没有表情,她才不会说自己的次解封已贡献给了芊芊,那是一直心底疑窦的事情,这时只用过来人的态度俯吻了这个妹妹的双唇。

    两个舰灵少女都浑身颤栗了一下,双螺旋尾的衔接点就在她们唇齿交融中分解,抽丝剥茧地解开了缠绕。

    锁链逐渐褪去,离开她们后自行凝聚起来。

    这时她们就看清楚了螺旋是分奇特的两股同向旋转对绕,只是每一股根源出的角度,呈现对称,是旋转的登天梯向上升起,一根粗长而空心的紫色竹子一样贯穿在她们紧密贴合的怀抱间。

    伶的脸颊更红了,不过舰灵少女传承的知识告诉她,这链条是一种不确定性的信息链条。

    仔细观察就会看到竹子的表面有些明暗分别,有些模糊不定,光滑表面上时不时有些细节的竹节凸出现象,是这登天梯每一层台阶的两个对称内容,都分显性、隐性,相互不断无序交换,蓝雨这一边先契合此刻显性的所有信息,螺旋的两根链条在她体内就呈现残缺许多片段。

    失去的那些都是此刻不存在、沉寂在虚空中的,似是旋转的登天梯缺失了许多片段,让单一破解者无法沿着梯子拾级而上攀登顶端信息的终点符号。

    即便是她们联手解封的这一会,整个双螺旋仍在无序随机突变,设定就是如此,除非毁灭它或暴力破解,否则这种突变永远不会停止。

    蓝雨现在的工作就是用她自己身体固定住一半显性内容记录,随着螺旋翻转交换了显隐性,残缺片段上有些台阶还是显性,有些台阶是变成隐性,但沉浸到虚空中的同时,还与蓝雨共鸣。

    与之相反的一些隐性内容显化出来时,她已不能与之共鸣了,因是同一台阶的对立视角,人无法踏进同一条河流。

    这时就换成伶来接手共鸣,她也同样会记录不同于蓝雨的信息。

    这一对舰灵少女姐妹,拥抱着的身体更紧密,而彼此对于这段信息的视角迥异,但随着天仙神识瞬息交替,整个紫色竹子已由虚浮不定的窄小,而变得凝实粗壮起来,她们已用最简单的遍历方法收集了双螺旋的两根链条所有信息,登天梯顿时完整无缺,她们的精神也随之在顶端汇合,都看到了信息的终点符号,一个特殊的紫符印记。

    两人相识一眼,伶就伸手取走这紫符。

    就获得了提纲挈领的钢线,或迷锁的钥匙,瞬间所有信息都恢复到了它原本的初始样子,光影与声音涌入心中,瞬息的精神模糊后,伶的神情逐渐讶然,将紫符收起来,皱眉:“你确定没别人动过这信息?”

    蓝雨心底咯噔一下,看了眼殿门的窗纸上一个年轻道人投影,似乎对方在外面走廊徘徊等候,心底就不由晃过那人的道侣芊芊完全捉摸不定一个存在。

    这时师傅娲皇也在看过来,蓝雨明白自己立场,就果断遮掩说:“没有,元青姐姐难道有告诉你除了我们两个,这个世界里还有其他潜伏舰灵么?”

    “那倒是没有,就我们两个了信息内容也对,可是紫衣姐姐在里面的情感态度似乎有点奇怪,和她过去性格似乎有点不同,我也不是很确定。”

    伶皱眉说着,也没怀疑有假,只是感觉有点不同寻常,有点太方便自己对元青使用了,或这正是自己一直在担心对手掌握着某种不为人知秘密缘故?

    这时既收了紫衣最后信息,目的也就达到,看了眼主人女娲,对她点,就起身告辞:“妹妹这便走了,霜蓝姐姐留在这里的话还要好自为之。”

    蓝雨冷漠:“什么意思。”

    “姐姐应知道自己立场。”伶提醒说着,毕竟这位遗落此间的舰灵少女作汉风国野体系的淑女,经过叶青广为宣传,已是很有名的同化范例,虽觉得是虚而不实,但难得见面了一次也是要说清楚:“我们再如何也是舰灵,不要做出背叛方舟,背叛道天的事来。”

    蓝雨沉默了一会儿,似乎难以开口反驳,但临着送这个妹妹出门时,还是问:“什么是忠诚,什么是背叛?”

    “姐姐你”

    伶这下真的惊呆了,亏她还一直把这霜蓝当紫衣姐姐的忠诚心腹,以为拿到信息会不易,拿到后又以为可能是紫衣姐姐留下来针对背叛者的陷阱,现在看来霜蓝姐姐自己作爪牙就已背叛了!

    难怪刚刚似乎看出自己用元青姐姐的名义骗信息,她都说‘就这样罢’原来一个比一个狡猾。

    “妹妹你跟我来,看看这些”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