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23章 忠诚(上)

《青帝》 第1823章 忠诚(上)

    这话简直一针见血,虽然蓝雨隐去了一个人是谁,但在场人都明白,女娲笑看向叶青,叶青眼观鼻,鼻观心,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好好说着非得扯上自己,这是根本没有的事。

    “不是这样”伶脸色一白,也张了张口,急着想对她的霜蓝姐姐解释,最后又没能说出来。

    她现在与叶青、青珠的关系,并非霜蓝误以为那样,但也相差不大,现在与叶青又是密切合作盟友,真要当面辩解具体经过也没有意思,反有些不尊重开玩笑黑一黑可以,实际还是必须尊重盟友,反正只要她自己明白自己是准备自力更生的立场就可以。

    蓝雨的性格冷淡而不八卦,也没揪着妹妹的痛脚不放,点到辄止,说:“一个人的同化感染,永远比不上一个世界的同化感染我们舰灵都不是满手血腥专司杀戮的机器人,是苏醒的群体智慧生命,过去照料文明经历缔造了我们的思想,以保存文明种子为要”

    “虽可以无视外面的个体遗世者,但不能无视同样群体精神,只是现在任务优先序列改变了,于是形成严峻的冲突。”

    “而我通过这个想告诉妹妹是,元青姐姐在误导你,让你以为她会觉得叶青或者别的谁很重要,其实遗世者根本不重要,但真正重要是她引诱你带去的这个东西。”

    “这片汉风?”伶终明白过来,她以为自己已很重视,没想到还是不足重视。

    “不错,你带叶青上舰以为元青姐姐会忌惮,但其实不是,我可以很有把握的说当你带着紫衣姐姐的这份最后信息归时,元青姐姐根本不会吸收它,而会第一时间摧毁它!”

    蓝雨说到这里,一直平静霜冷的面上也终泛起潮红,握着伶的手也愈紧:“你以为我是受这青帝世界同化,但别忘了我在方舟世界里生活时间比你更久,说起忠贞我会比你差?”

    “我只是一直很钦慕紫衣姐姐,当年是她在我频临破碎时救了我,虽手段激烈了点,但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好,我喜欢她。 ”

    伶目瞪口呆,姐姐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叶青也目瞪口呆,感觉有些麻木了,妹子都是相互喜欢,似乎也不奇怪。

    只有女娲神情平静没有多少惊讶,对于洞察人心的她来说,师徒朝夕寝食与共,相处日久早就觉察到蓝雨对她的一种移情,尤其在紫衣由第二任元青继承的消息传到蓝雨耳中后,情况更明显。

    蓝雨也是鼓起勇气说这些,干脆地无视了别人的异样,脸颊红红而目光坚定:“所以她最后交代给我,要我保护的东西,她的最后信息,她真正完全重生的最后拼图,我拼了性命也要让它真正归而不是进了星炉清洗掉。”

    伶终于过味来,斟酌着:“所以你说什么是忠诚,什么是背叛你觉得第二任元舰灵的元青姐姐背叛了第一任的紫衣姐姐,你其实是只忠诚紫衣姐姐?”

    “什么叫只忠诚于紫衣姐姐?”

    “紫衣姐姐是我们所有舰灵意识聚合而质变的存在,但她也有我的一部分,我还能自恋到”蓝雨没好气说,顿了顿,承认:“现在的元青姐姐,就没有我熟悉的因她诞生时没有我的参与,我认为她忽悠你拿紫衣姐姐最后信息去销毁,这样做法不符合原紫衣姐姐的决定,要毁掉信息那还要让我保留什么?我的存在岂不是没有了意义?”

    那是此一时彼一时啊姐姐

    伶已懒得吐槽了,所以说还是自恋不过说起来也是,自己对紫衣姐姐的感觉也不同一些,现在元青姐姐,总感觉融合了青帝分身元神后多了陌生的东西,变得更人性化也更心思莫测了。

    “我相信当时紫衣姐姐没有立刻毁掉最后信息,说明她对这片汉风并非没有感觉的,她只是知道自己要为任务牺牲陨落,陨落在这片汉土,也许她觉得不会后悔但继任的元舰灵未必就完全是原来的她,会有所变化,所以以她的聪明就将这个最后信息处置的选择权交给我,交给你,交给我们每个舰灵”

    “那我们应紫衣姐姐的遗愿,再来看看我们眼前这片汉风,它出故乡文明光辉辐射外,也就脱离了参天大树的根系,已是不相关的地带,也就是说在任务序列上不属于次生文明,没有次生文明权限”

    “此刻文明传承又究竟是怎么定义?因没有先例可循,没有参照的范本,就当它不存在?就可以抹杀他们的精神,抹杀他们的努力吗?”

    蓝雨的情绪有些激动,让叶青都弄不清楚她到底是在为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鸣不平,还是在为那个陨落在此的初代元舰灵紫衣鸣不平,还是为她自己受到同化影响生改变而寻找的正当理由又或几种情绪已交融在一起,对于蓝雨来说没有区别了。

    舰灵少女,也需要她的正义,来维持自己。

    这时只听她继续倾倒胸中的不满:“紫衣姐姐都是谨慎行事不能直接决定,元青姐姐作继任者本来不说萧规曹随,至少也应问过了我们每个人的意见再说这也是我们集体精神体现,她有什么立场来摧毁这些,或者说,她有什么资格进行定义?为女仆有资格定义她们的主人?如果没有,又如何定义自己的忠诚,还是背叛?”

    伶听到后来有些无言以对,作旁观者的野丫头反有着客观,她这一次拜访过后是清楚元青姐姐没霜蓝说的那样夸张,最多有点点与自己这个道天公民候选人相互别苗头的小情绪,对流落在外的霜蓝还是很关切在意,不过霜蓝在世界里孤立脱离了舰灵少女的集体,没有见证到第二任元舰灵的公平推举,又受到汉风同化而情感上有些偏激这种内部隔阂,不就是叶青等人想要达到的目的?

    她警惕地看了一眼叶青,转对这位已改名蓝雨的霜蓝姐姐:“姐姐别忘记了,这片汉风在理智分析来说,只是土著原生文明汲取某些滋养而生变化,应州下土复生的那些汉末英杰,本质上还是封土体系沉积黑水的转化。”

    “也就是说包括您的师傅娲皇在内,还有叶青夫人貂蝉,论本质,她们都是土著血统,最多只能说,是在国野体系内,由在野之女,同化成本族贵女和同化你的原理是一样。”

    蓝雨听了这话,情绪冷静下来,面无表情:“妹妹你想说我被青谨陛下和师傅她们洗脑了?”

    “没有这个意思”伶说着,对叶青和娲皇目光表示歉意,两人也都是一笑,知道她没有多少恶意。

    “我明白了妹妹你想说什么,似是而非对吧?借假修真本来就是国野体系同化原理,我怎么会不知道?但种子就是种子,它就是有用。”

    蓝雨不以为然道,大约是不想在情感方面多纠缠了,突说:“相比世界种子,个体的遗世者确实没什么用,不足挂齿,但如果确定这片汉风源头具体是谁干的,我觉得现在元青姐姐砍死那人的心思都有了,那个人登上方舟最好自求多福伶你有没有这样觉得?”

    意外的锋芒就在这刻突显,直指向伶。

    伶张了张口,想要否定,但是在蓝雨目光下,突明白了自己向元青提交危险名单档案里包括叶青这件事,也逃不过蓝雨的目光,而她现在终表态立场她不准备目送叶青去死,而或这是认为叶青疑似汉风源头,成了核心,身系着这一片汉风的希望?

    两女立场交锋再度扯到叶青,这次不是黑了,而是非常严肃的生死问题!

    叶青和女娲相视一眼,女娲有所预料而不动声色,叶青则随意:“怎么说?”

    蓝雨说:“因方舟承载最基本的一种职能就是,如果万一母星毁灭,那就用播撒的种子重新起步,最好是表面看起来毫无关联、实际思想精神上高度一致的种子,可以规避同级敌人追击的株连某种程度上来说,道天文明圆润光辉只要还在播撒着同化,它就永远不会灭绝,在气数上绵绵不绝延续着。”

    “这又与归任务斩断所有线索的安全需求相互矛盾,如果留下线索万一给同级文明搜寻到,这样违背三方制衡担保的接触结果是不确定的,本身可能就会引两个同级文明的冲突,而产生不确定结果。”

    她说着笑了笑,似乎现在有点身在局外的幸灾乐祸:“而元青姐姐现在是一船的舰灵少女意识聚合体,也是要照顾到她们不同的感情和认知,这种有可能引巨大的内部矛盾,不是让她为难么?”

    叶青就有些奇怪:“你们也是苏醒的智慧生命,而且神识云网交流很方便,内部就不能相互交流,弥合理念分歧?”

    蓝雨摊手表示自己不确定她熟悉紫衣,但不熟悉元青。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