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24章 忠诚(下)

《青帝》 第1824章 忠诚(下)

    伶沉吟,根据自己的印象:“会弥合,而且基本还是服从任务为主,只是现在没有这时间,元青姐姐越捂着盖子不想内争,最后结果越是未必如她所愿”

    “在她来说大约也是公允判断,形成内耗不利于战事,而且又有我带星核归方舟争夺成道天公民权限的事,出现理念之争会对我有利。”

    “所以她才想方设法诱骗我带紫衣姐姐最后一点信息去,因为她也是紫衣姐姐的重生继承,虽部分情感不同但也大致能猜出前生反应,而最后信息恰是会在神识云网里公布出来,立刻会哗然,如果有人因此改变立场推举我,对元青姐姐来说就是很不利了。”

    叶青听得颇为心动,感觉这些舰灵少女内部真是太纯粹直接,完全不同于人类社会的各种信息封锁,这时才看到她们出身人工智能的痕迹,不放心试探问:“有没有避免办法?”

    两个舰灵少女面面相觑。

    没有人告诉过她们还会有这种情况怎么处理,在故乡创造舰灵少女的道天公民也不是全知全能,在这茫茫虚空中也同样有出乎设计预料的事件类似这样巧合而危险矛盾的域外偶遇。

    明明都是忠诚方舟,忠诚道天,相互也真诚以待,照样会产生内讧,这是舰灵少女对于这一事件认识不同而导致。

    对叶青的疑问,此时的蓝雨只能摇:“没有遭遇域外文明同化种子的先例,无法参照任务序列,必是各有见解,总体上来说应是赞同元青姐姐的主流不然也不会形成她这一次的决断,但如伶说那样,也会有小部分异议,因我们不会因个人得失就不做应做的事。”

    立志要成为道天公民的伶关于这一点也是坦率承认:“所以对于这个青帝世界怎么样处置的背后,都是基于我们眼中的道天公民应是什么样处置为出点。”

    “这就是我和元青姐姐认知分歧。正常来说应有至少一位道天公民在方舟里做主,而无需让舰灵少女作出决定但实际现在道天公民不在,而我们谁都没做过道天公民,我们也不知道。”

    叶青摊手,感慨:“可惜我也没做过,否则能告诉你们了。”

    伶噗哧笑出声来,不想理会这惫懒的家伙,你一个遗世者,丢进历史垃圾堆的古文物也想做道天公民?

    不过这话太伤人心,善良的舰灵少女不会说出来。

    蓝雨也是忍着笑意不出声,要真是有现成道天公民,早就直接统治方舟了,元青姐姐和伶妹妹也根本不会相争,就算星核任务归能晋升一个新公民,对方舟其实也是一件好事,而非现在福祸相依局面。

    叶青大笑起来,女娲也失笑不已,两个舰灵少女相视一眼,眸子里笑意,都更深浓起来,带着一点点默契的狡黠。

    她们说到这里,虽表现出来的仍然相互观感和认知差异,一个是继承青伶情感记忆而受个体影响,一个生活在这片汉风世界而受群体影响,且对叶青这个临时盟友观感都不同,但都基本是在对元青立场上取得了一致

    于是会面就在友好气氛中结束,伶告辞离去,蓝雨殿里,叶青和女娲落在她后面慢慢走着,相互交流。

    女娲有些叹息:“没想到她们方舟内部也是设计复杂的一套体系,挺像是她们刚刚契合解封的双螺旋,必须两面都一致认同才能解封,诸多意外巧合造成了姐妹阋墙的内部冲突局面,叶君觉得谁的赢面更大?”

    “说不上来,不过有一点我能确定。”

    叶青目光落在前面不远的蓝衣少女窈窕背影上,顿了顿,神情微妙:“方舟的赢面更大,正常来说是这样。”

    “哦?”

    女娲蹙眉,想了想:“叶君这视角是根本没有将她们分割开来?”

    “不错,娲皇你洞悉你这小弟子的心思,但可能忽略了一点,她们单个状态时的思想,和她们聚集起来思想是不同你看仅仅两个舰灵少女合作,一见面虽看似敌对,但解封信息时毫无迟疑,最后在我们面前看似争执激烈,但是主席一分析,她们说辞完全一致的相辅相成,完全都迎合我的利益,就连黑我时也黑的很有战术配合次序,真是可怕的一种配合默契,我已经嗅到了大坑的气息。”

    叶青手指点了点自己的鼻子,很有信心地说:“别小看我的敏锐,坑人的人最警惕的就是被人坑,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我迄今为止还能保有着无一败绩的成绩,全凭这样最坏情况假设的小心谨慎,一开始几乎是对整个世界都抱着巨大的疏离感。”

    女娲神情柔缓下来,握住了他的手表示安慰,因作帝女觉察到族气双魂的异常以来,一直就知道他是穿越者或说苏醒者,曾经那个少年对这个世界唯一的情感锚点大约就只有相依为命的芊芊,或者勉强算上表姐曹白静,后来才有了更多人,更多事,最后成整个世界交付于他信任、而他也开始信任整个世界,这样的崛起历程就是一个信任加深过程。

    又听叶青有些自矜得意:“祸兮福之所倚,因对人性不报期待,我几乎对任何人说的话都不全盘相信,只有别人站在我坑里,还没有我站在别人坑里嗯,目前应该还没有。”

    “好了,我相信你,那么也就是说蓝雨在骗我?哦我明白了,她可能只是说部分真实信息,掩盖更重要信息,原来她还是站在方舟立场上。”

    女娲沉思着说,不得不承认自己虽洞彻人心,但舰灵少女这种不同于寻常的智慧生命,她还是有可能看走眼了,于是目光微嗔看去:“那你刚刚还装给她们黑的很愉快。”

    “给人黑习惯么且我真的很佩服很欣赏她们,那种最深沉的忠诚,海洋一样沉静在洋流冲突表象下,如果我不是青脉中人、还有自己也是影帝、最近切身体会对这方面敏感,恐怕也看不穿她们的演技。”

    叶青失笑,和她一起到殿内:“我们现在先褪去参合进去干涉人家内政的动机和利益,纯以第三者视角方舟集体目的就是抓住星核归的公民任务,在舰灵之中诞生一位道天公民,履行它的职责,你明白我意思么?”

    “只要诞生出道天公民,她们就赢了?”女娲问。

    叶青点:“是,这其中肯定有个关键的同化规则问题,她们谁也不说出来,元青,伶,她们既像是镜子的两面一样默契,那最后赢了的人会是什么情况?这些都不清楚,我也不知道我们青帝世界里有谁还有这方面的认知”

    嘭!嘭!嘭!

    三声敲门声,两人停下交流,听到芊芊声音在外面响起:“夫君,娲皇姐姐,我方便进来么?”

    叶青忍俊不禁,心想怎么叫不方便?

    娲皇雪白的俏脸上微红,去开门:“芊芊又开玩笑。”

    “嘻伶走了?”青衣少女跳进门来,张望殿内。

    “刚走,你找她有事?”叶青奇怪问。

    芊芊摇:“那太显眼了,她可能会注意”

    叶青更奇怪:“注意什么?”

    “没什么,夫君刚刚在说什么?”芊芊笑着打听。

    叶青对她是从来有求必应,就把刚刚许多分析敌情的话再说了一遍。

    这时叶青倒没有吹牛自己从不在别人坑里,但说到最后一句‘知道我们青帝世界里有谁还有这方面的认知经验’时,芊芊眨眨眼睛,又眨眨眼睛,看着自家夫君,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用什么表情。

    叶青随口:“我说的还算在理吧?”

    “嗯嗯。”芊芊低垂下,每一丝头都应和着主人的情绪而低垂着,她的心情很难过,因知道了太多,知道越多反而越是能看清楚唯一的一条路,她也不想,但是没有别的选择,这时眼眶微红,语气平常:“然后呢?”

    “然后我们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信息,在元青,还是伶,都迫切需要成道天公民,而道天公民在对外交涉中具备道天授予的完全权限,更可以处理下层时空的一切遗留,便宜行事,那时才可毫无顾忌摧毁一切,或创造一切,都会拥有整个道天世界的力量背,或去后就不用承担责任?”

    这一刻叶青就觉得,谁说舰灵少女们单纯无知?

    她们也是很机智,只是斗争的规则很不寻常,而对方舟忠诚出人意料而已要论起团结,别说五脉各支,就连青脉内部与她们相比,恐怕也有所不及。

    只是越强大英明的敌人,就越是糟糕的敌人,叶青看清楚了,脸色没有好转:“我们恐怕得以最坏情况也就是无论她们谁是最后胜利者,对汉风态度或有异,但对世界态度都是非常严峻这一情况来进行打算,不能去赌她们对我们的仁慈,将希望寄托在敌人身上,最后一定都会死的非常难看。”

    芊芊低着,神情微妙地放松下来,原来是她多虑了夫君依旧没有放弃小心谨慎和未雨绸缪,这就是自己的夫君,那样自己也可以放心的离开

    “啊,对了,芊芊你来得正好,我刚要做一个星核实验,如果成功的话,就可以彻底掀棋盘,没敢声张,是把握不是很大,没成功前也不好叫你们,不过你和娲皇恰逢其会在这里,不妨都来一起看看。”叶青微笑招呼着。

    “呃啊?”芊芊眨眨眼睛,手指按着胸口,压住隐隐青光,一双青眸里终有了一丝丝意外,在一种信任下,释然平息了心底惊讶不,她要收刚刚想法,这才是自己的夫君!

    永不放弃,奋进不息。

    女娲只是笑着应允,跟着叶青出去,都没有觉察到她的变化。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