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25章 大祭(上)

《青帝》 第1825章 大祭(上)

    随着前进,空气里灵力渐渐变得粘稠,禁制越来越深,就连芊芊也没来过这里,女娲神情讶异,她们都想到了一个可能,在叶青获得星核就筹划这些,而最近向着五莲骗来的资源,莫非也用在这里?

    几人转过幽暗隧道,隐隐见得尽处一线光亮,最后呈现在芊芊面前就是一个巨大的地下洞窟,球形的基本面貌,无数星点灯火在周洞壁上呈现连续环带,一层层自下而上叠到顶层,顶部就有个天井直通地面上。

    此刻,凡人看不见,但仙人都能看见,土黄色龙气垂坠降落,不过此龙气非是王朝之气,更多是龙族之气。

    “上面是龙芍仙境,借她的龙气掩护,只是第一层。”

    叶青说着,两颗星点在龙气中出现,一颗碧色水珠镶嵌在底部,展开一片碧波,中间隐有水殿龙宫这是龙族扎根在这世界生长,曾经参与缔造九州历史的传承气息。

    而又一颗白色星核镶嵌在天井上,显现倒立一片星空的原始龙宫,这是虚空灵族漂流的时光,彗星的白虹在幽暗中旋。

    一个象征地,一个象征天,似乎隔着七十万年时光一次对话,龙宫力量交互勾连,贯穿一道青白色的气柱,犹焰光耸立在这片幽暗洞窟,突破原本的禁制。

    “咦,芊芊妹妹,娲皇姐姐,你们也来了?”

    隐隐听到恨云的声音在天上白色龙宫里传来,然后是她姐姐惊雨的身影也在地上碧色龙宫里显出,这时都是化作修长美丽的龙身,眸子讶然望着进来三人。

    叶青挥手对姐妹说了几句,她们就没上来招呼,去控制着双龙宫。

    这时,周围视野变得明亮起来,女娲就看到周围那些点点星光都是无数的城池幻影,接着,一股淡青色,又有点昏暗的气息冲了上来,这是整片暗面下土的龙气浓缩,成天然的信息屏障。 要看

    “嗯,秋收祭,暗面的人道龙气这是第二层掩护。”叶青说。

    芊芊有些敏感意识到情况的非比寻常,什么样绝密实验需要这样多层掩护?这一刻她感觉到自己身体里力量也稍削弱,夫君握着她的手,本命道侣共鸣间排除了这影响。

    “夫君也控制不住了么?”

    “嗯,星核水晶宫还能控制,东海水晶宫只是借用,由此激的龙族龙气与王朝龙气还是有些隔阂,需要桥梁。”

    “呼”一下风起,一枚小小的镶金玉玺飞起到球形洞窟的中央,落在天地双龙宫竖立气柱的中间,玉玺本身就成为一座小小天坛,补全整个法阵布设的空缺核心,玉玺龙纹就活了起来,化一条青龙盘旋吞吐,睥睨天地,勾连整片大6人族龙气,君临双龙宫之上。

    瞬息间凝聚的气象已不止真龙,而宛当年初代龙神一丝气韵。

    某种模糊意志贯穿虚空,似乎在世界的最深处浮出,海洋底部一样幽宁,沉睡的样子,引的精神共鸣强烈到让人无法再看到物质,洞窟景象都在周围褪去,仙天的地层也消失,长风万里,青气吹吹,黑水叮咚,金青色圆球沉浸到黑水之下,哗一声轰鸣。

    “嗯?”

    刚刚离开的伶霍转身看去,见金青圆球依然在黑水上载沉载浮,刚刚感觉似乎是某种精神幻觉,让她觉得有些奇怪又眉微蹙,能让天仙都产生幻觉,这太不寻常了,传音:“叶君?”

    “哦,没事,我在借用秋收祭的龙气帮助龙女夫人祭炼仙境龙芍仙子自愿贡献她的仙境出来,我就勉为其难收下,哈哈”

    伶:“”

    真是恶劣的家伙,什么玩笑都开,她这样想着摇摇,大抵还是不相信叶青会欺负已同化成自己人的龙芍,但这世界龙气的事与她一个舰灵少女无关,就不再迟疑,转身离开。

    而现场目睹这些生的芊芊和女娲,屏息不出声。

    这一刻,叶青垂眸看去,星光在眼中明灭,灯火在千家万户展开,宛一种包容宇内,气吞八荒的器量。

    举手投足都有沛然巨力。

    但一动不动。

    他就是秋水时至、百川灌海时候最深沉海洋,任凭表面洋流冲突,都予以包容,没有丝毫力量外泄出,就连风暴都消弭在了海面上,但本身也是承纳海洋的海床海沟一样浑身承担着巨大灵压。

    女娲也已意识到了情况有点不对,讶然看着他身上的力量不断飙升,不,不是飙升,而是不断深潜,潜龙于渊。

    芊芊更一直关注自家夫君的身体情况,这种跨族群的龙气,单凭玉玺的人族气运做枢纽是不够,它也只能仅仅作天平的一端。

    必然只有强大的本体才能压下反应而不外泄,因这种隐秘要求而不能调动仙朝主帝位格,只能调用五气灵池,使得祭祀核心支点的夫君身体负载会更大,她已有些猜到叶青想干什么或青鸾知道会大声抗议,不过这刻在这里的只有芊芊,她只握紧了叶青的手,灵池共鸣予以支持帮助,瞬息一种压力扑在她身上,其中痛苦连着道侣一起承担。

    女娲也觉察到到了她的行为,跟着照做,地仙身体一下颤栗着差点摔倒,几乎承受不住,直到已化入身体里的五色石骤放五色光芒,才稳定身子。

    “没事,不用担心。”

    叶青对她们笑了笑,以示安心,想松开她们的手,最后也没有阻止她们这一番心意,下颌示意那片洪流给她们看,转移两人的注意:“看那面。”

    芊芊深呼吸一口气,在这样潮水的压力下,以比叶青预料中更快恢复,终是多次下来习惯,现在呼吸喝水一般轻松,最多稍喝多了呛着的感觉而已,不过也装正常的样子,顺着夫君的心意,和女娲一样去关注她们的周围。

    气运的洪流化光明照透她们周围存在,包括她们衣裳、身体,还有洞窟本身,都变得琉璃一样透明,纯净光辉在周转往复,来起伏,这人间气运是如斯洪流,裹挟着似虚还真的力量,永无止息,在仙人亘古高悬的眼光看去宛潮生潮灭。

    而在人间,是一年秋收的盛大热情。

    纯白光球悬挂在高天,碧色光球倒影在水中,双龙宫在龙女驾驭下,宛日月的马车并行于天顶和海底。

    滚滚龙气,其实仔细看,会看见不计其数的星点在海天之间,每一颗都是小小的龙气,或是龙族龙气,或是人族龙气,稍有差别,又相互呼应,一时日月星汉相映交汇于这片气运海洋,让人不由觉得有趣

    但这一片越来越深凝的力量,随着叶青和他身后两个女子默默承担了,又以此为基础在冥冥沟通世界更深处的根源。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诚哉斯言。”

    叶青称赞这片龙气,想起以前听过七颗龙珠能召唤龙神的故事,其实原理没错,集腋成裘,众志成城,每一个人内心都藏着一颗隐性的龙珠幻影,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人气,量变质变是能创造奇迹。

    只是瀛洲岛国气狭心窄对于数目的认知太简单,以至于喜欢将问题简化,真正的大6气运规模是无数螺丝钉与齿轮、滚珠、转轴、模组等的契合,牵涉到无数的领域,要召唤龙神级别的力量七颗龙珠绝对不够的七颗不够,那么七万颗,七亿颗呢?

    “暗面人口已恢复到了七亿人,我也不便调用阳面龙气引起关注,所以在这里实验最好,我在暗帝前身人皇的故事里得到启”他声音幽幽说着,顿了顿,说出最后的关键词:“臣总理河山青谨上奏,大祭天地”

    话音一落,漆黑漩涡在空气中生出,将三人陡吸了进去。

    “哎夫君!”

    恨云在星核龙宫里急叫了一声,飞身下来查看情况,微怔,见叶青和芊芊、女娲三人身体立在原地,只是有些失神,晃手在眼睛前也没有反应。

    惊雨也踏波浮现,安抚着妹妹:“刚刚只是一个广域精神幻觉,他们的精神大约已到世界的更深处去了。”

    “更深处?难道是”恨云顿时记起刚刚夫君说的那句。

    祭祀!

    惊雨轻轻颔,有些羡慕而又奇怪:“就是那里,不过世界泛意识沉睡着,对谁都不会应,这分明是诸圣失位的空档期,对规则了解深刻的圣人和至境帝君都办不到的事情,夫君怎么办到?”

    恨云知道夫君没事就放下心,眼睛骨碌转了转,目光落在自己身在的这座星核龙宫夫君之前明明说是星核实验,怎和世界本源搭上勾了?

    “要有光。”

    光就生了出来,照彻幽暗虚空,而更远处还是混沌,虚空中的风吹开了混沌。

    灵行于水面。

    叶青牵着芊芊和女娲的手,左右一边一个刚刚好,携手漫步于这片精神海洋的海床上。

    这刻并非真实环境,看去,她们身体衣裳就都是秋后凋零的花瓣一片片褪去,只剩下雪白灵体,宛甜蜜成熟的果实等待采摘,女娲一只手掩着胸口,觉一种不透明的乳白色海水淹没她们胸口往上,没有春光泄露,有点遗憾。

    芊芊瞪了叶青一眼,注意都给周围环境吸引住:“这里是”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