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27章 失败

《青帝》 第1827章 失败

    “夫君准备很充分”恨云说,观察星核之力传导,此时即便叶青精神离开,传国玉玺这镇运之宝作天平支点,仍是一端通联星核之力,一端通联世界本源,维持着这种平衡。

    “难道是这个东西?世界本源对星核会感兴趣?”

    听到妹妹这样异想天开的猜测,惊雨眉微挑,不大确定,世界认知距离她们这样地仙还是太远,难以了解,不过她对相许白一生的夫君很了解:“世界归世界,夫君现在又不是天命之子,但想来不会无用功,东海水晶宫是暂借,用完就得让我们带去还给祖父,这样耗费人情借调一次,这实验有什么好处难道夫君本身也为了这星核?”

    龙女姐妹面面相觑,都有一种惊骇猜想,且非常贴合她们所了解的夫君心思,在方舟大远征计划紧锣密鼓筹备到这时,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东风就是资源!

    “新五脉需要能让舰队突破方舟炮群封锁的大量资源,于是不止向青帝求援、对五莲骗资源,夫君自己也在为远征资源准备,夫君一贯自力更生,自是对传闻星核里蕴藏的能源动心不已,哪怕能多开利用些妹妹你也知道他胆子一向很大,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干。”惊雨说着,不知想到什么,白玉脸颊微红。

    “嘻,姐姐害羞了有什么好害羞啊,嗯,夫君确实是敢想敢干,我们不是听祖父说过古老历史了,烛龙原就是初代龙神转生的三世龙神,为了一颗过路彗星而追出天外,花了七十万年水磨工夫只在表面蚀刻水晶宫,以调用出一丝力量,就已经半步圣人。”

    “在投靠五莲世界前,曾在虚空中与青珠零号舰斗得不分胜负,让圣人都忌惮,不敢过于强逼。”

    妹妹恨云美眸涟涟,闪动对力量和自有向往,她的性格其实和叶青最似,所以看上去每次都要吵闹,实际很会设身处地,眼光精准,想的比姐姐更野:“这还只是表面一丝力量调用,夫君会想着多开些,甚至想着,如果全部调用星核,又是如何强大?”

    惊雨听得这样说,反小脸煞白,有些担心:“不会吧,这样力量不是个人能承担。”

    “不用担心啦,我们也就猜猜,估计不大可能成功烛龙也就和零号舰斗一斗,如果能这样容易全调用,当年烛龙也能利用这星核,不会见到方舟就吃瘪,肯定有什么是我们无法具备的条件。”

    小小龙女判断着,毫不为夫君可能失败而难过,反机智想着头可以好好安慰一番受到挫折的男人,不过一想到芊芊妹妹也在,要安慰也是她已安慰好了,又有些丧气。 看

    随着叶青一点点说下去,芊芊脸上惊讶渐渐变成了笑意,稍紧张后完全释然了,她总是信任自家道侣,最后嘴角微弯提醒一句:“越级上报啊,夫君你做下这禁忌事情,不怕帝君认为你要反过来压在她身上么?”

    “所以要封闭实验,借暗面时间流差,一会收场就没有痕迹,天地泛意识还沉睡着,本身都稀里糊涂,只要不是现场抓包,过后帝君老人家询问天机也问不出什么来。”叶青自信满满说着,握着芊芊的手紧了紧,习惯在本命道侣面前强化自己参天大树形象,让她放心不用害怕任何外来风雨。

    芊芊眨眨眼睛,又眨眨眼睛,嘴角流露出笑弧。

    这个男子真是和青鸾说的一样,胆大包天,什么都敢干,不过自己并不生气,大约是过去****夜夜这样禁忌事情做得多了,已习惯了夫君的肆意妄为,每每想到这是自己亲手挑选培育种子,她看向夫君的目光里反有了一种宠溺,而现在又多了些不自觉的信赖。

    本命道侣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本来就是要相互包容和信赖。

    世界本源海,浅浅乳白色海水浸到两个女子灵体之上,叶青因要保持神魂共鸣才能夹带着她们进来,一直牵着她们的手,距离近在咫尺,呼吸间都能闻到她们吐息的温软芳香,虽提醒自己这只是精神错觉,但还是不免目光留意。

    乳白色的水波似温泉水的不透明,掩住大部春光,只隐隐见得饱满中间的缝隙,根据水面上的弧度判断,芊芊是与青鸾规模一样,温软圆润的完美,叶青对此已很熟悉了,她的身体几乎是与青鸾一个模板,双胞一样没有任何差别。

    而娲皇的就比较陌生,看得出来更饱满挺拔些,但娲皇一手掩胸,叶青就移开目光没多看。

    这一次星核实验失败信息反馈占据他大部思维,口中与芊芊她们介绍解释自己方案,看看有没有查漏补缺的启,心中则调动川林笔记进行复盘:“到底是哪里不对”

    这时,芊芊也悄悄伸手掩住胸,她这动作自不会是对夫君害羞,女娲有所觉看了她一眼,她就以一笑,女娲就当这个小妹妹在同性女人面前有些害羞,印象里有些女徒在一起沐浴时也有这样习惯,就笑着收目光。

    没有谁提出抗议,她们都清楚,现在沉思的叶青,正在盘算计算着。

    而芊芊又暗松一口气,心中清楚自己在女人面前不会害羞,她只是伸手遮掩一道青光,微不可查着青风与这片本源海的连接。

    片刻,还是没有反应沉睡世界泛意识,刚刚反应似乎昙花一现,又睡得沉沉,不给予任何反应。

    夫君整个方案,且不说他是怎么样‘自己’推演出来,在芊芊看来也觉得不错了,开启仙朝祭祀,以双龙气双龙宫为桥梁,桥接星核与世界本源,唤醒世界之心,以世界洪流体量规模来利用星核。

    女娲是在暗面圣人出身,诞生在这里,也差不多的判断:“世界泛意识第一反应也是震动苏醒,吸引我们的精神入内,这说明叶君推演至少有部分是没错,至少提供桥梁直接连通,世界本源也能感应到沉睡的星核力量,这样复杂苛刻的手段也只有叶君能做到了。”

    但世界泛意识又睡了去,实验不上不下在这中途宣告失败是怎么事?

    “是不感兴趣么?不感兴趣也不会刚刚这样反应强烈,但是似乎又不行,难道不能消化?”

    这个女仙觉得自己可能猜到了真相,非常简单残酷的真相:“而这东西在方舟就是作能源使用,岂不是说整个新世界都还比不上方舟强大?”

    芊芊目光一闪,轻轻摇,没说出理由。

    “没有这样夸张差距,我上一次去方舟里接帝君分身元神时。”叶青醒了过来说着,眼前似晃过那时星炉里出现的黑女子,雾气骤现苗条而美丽的身影,明知道是元舰灵对野生帝君分身元神的阴性改造,但美人出浴印象十分深刻而难忘,就好像今天在这世界本源池水里泡着的两个美人一样娇嫩,这样一想又摇摇甩开绯色绮念。

    “感觉起来方舟内部主场压制并没过我们九州,可能还逊色我们现在新世界,如果有两个圣人就能自保,三个就必胜利只是会付出两个陨落代价,不过方舟外部火力太强大了,主炮射程又远,还有元磁束缚和引力井,青珠进入方舟是紫衣特意放进去陷阱,我进入方舟是趁紫衣不在,元青还没出现前的力量空虚期所以我们得循着这样成功经验,借伶要携带星核归与元青相争的机会,跟着她一起进去。”

    “硬是要从外面攻打进去,怕是很难,非常难。”

    叶青解释自己的战略,说:“但这样有得有失,星核归方舟会增强它的实力,要是不设法做点手脚也就不是我了。”

    他没有说出更多关联到川林笔记的具体细节,在推演中,对星核利用,可能必须具备三个条件。

    自己川林笔记对星核解析,烛龙亚圣七十万年蚀刻龙宫对星核的解析,青汉仙朝人仙同朝,连接世界本源海最后一个最难也最关键。

    每代仙朝都拥有天人合一的意义和力量,第六仙朝的青汉根系深度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当叶青成真格天仙,开国之君主持下,等是新世界沉睡泛意识一点点苏醒活跃,又有恰到好处资源引到嘴边,就一头饥肠辘辘冬眠状态的熊,突有人拿着芳香蜂蜜在它鼻子下面诱惑,睡梦中都会下意识伸舌舔一舔。

    正常世界泛意识是沉静在虚空混沌中的存在,或没有紫衣女子那样智能,甚至只有一点主动性,但足以和紫衣女子调动全方舟本源力量一样,调动起新世界的本源力量,一口一口蚕食消化原生星核,怎么也应会在根子上强壮起来,增大自己远征方舟的成功率才是。

    不过这种事情谁都没做过,没有先例可参考,牵涉高层时空,缺乏信息太多,川林笔记也不知道还差了什么导致实验失败。

    突然之间,叶青想起一念,张口对着乳白色的水滴一口。

    只见虽吸了一口,但是空空,根本没有汲取到任何,顿时有所明悟:“这本源海,怕也不是真实。”

    “当年圣人或道君也只能接触这个罢。”

    “难怪,如果真可以接触,就可汲取和占有,就和我们对自己灵池一样,但是法则就是这样。”

    “除非远过多少倍的高位,要不,别人或别世界的灵池或灵海,既不能见,更不可接触。”

    叶青没有太多失望,只吁一口气,或早就知道会这样,只是有些事,不去作,就是不安心。

    “罢了,失败就算了,难得来这里一次,以后不清楚还有没有机会,我们趁着还有时间,再收集些信息,就等着出去吧。”

    又游了会,确定信息搜集得差不多了,世界本源还在沉睡,没有任何反应,叶青就松开了两女,安静等着外面惊雨和恨云的动作。

    按照约定的时间,双龙宫的共鸣解除,三人灵体就都模糊了瞬,精神一下脱离了这片海洋,到现实中。

    惊雨和恨云早已等待多时,见到他们睁开眼睛,惊雨就观察他们神情,恨云交星核时直接问:“怎么样,成功了?我没有感觉到它的能量有大规模激吸收有多少?”

    叶青收起星核,摆摆手:“没成功,连原因都找不到,这东西可能太高了,我们土著力有不逮。”

    恨云狐疑地瞪着看,确定他不是和自己开玩笑,也有点垂头丧气:“啊,没事,其实”

    旁边,芊芊自出来后就静静想着一些,这时抬看向众人,在叶青要宣布解散时,她就似若随意开口:“其实我们可以去问问蓝雨,或她肯说一点也未可知。”

    那个舰灵少女?

    叶青一怔,看向女娲。

    女娲明白意思,轻轻颔:“我虽能影响她,但不保证她会说我们需要的信息,叶君也判断过她对方舟的忠诚”

    “她认为这信息有助我们成功汲取星核力量,她一定会缄口不言,也就是说,就算她说出来,就是认为这些信息,无法让我们改变失败结果。”

    恨云刚刚高兴一点,又叹了口气,惊雨握了握妹妹的手,叶青皱眉思索。

    “其实听听失败原因也好?”芊芊说,目光就微带一丝笑意看向夫君,带着鼓励。

    叶青在她面前非常注重维持正面形象,要一棵参天大树荫蔽一棵小草那样,给她安全感,从不会表现迟疑、畏难、放弃的情绪,这时就毫不犹豫:“不错,听听失败原因也好,舰灵或有新的判断,她们有着高层时空的完整体系,这方面比我们不知高多少,但对这方面一片空白的我们来说,就算是失败,都是成功之母。”

    说罢而行,女娲看看这个男子坚毅背影,又看看神情柔婉、小媳妇一样跟在后面的芊芊,洞悉人心的娲皇殿下就一阵无语

    真是柔能克刚,一物降一物,活生生演绎什么叫“一个成功男人背后必站着个成功的女人”。◆最新本书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 云来.阁 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yunlaige◆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