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28章 询问

《青帝》 第1828章 询问

    青谨天火云仙境娲皇宫

    “你们尝试全面唤醒星核?烛龙会答应?那条老龙元神不是投靠新五脉红云,难道星核目前不是在她手里,而是在你手里?”

    “你真暗中投向红云?或和她战略合作,一起捆绑去算计五莲?甚至合作密切到连星核这至宝都可以借了?”

    获得消息,蓝雨大吃一惊,连问出不少问题。

    听了这话,诸人缄默,蓝雨看看叶青的表情,又看看师傅娲皇,还有芊芊,与她目光对上,某种本能默契就让蓝雨明白这是真,这个世界真太疯狂了,人果都是没有节操。

    叶青心忖这舰灵少女敏锐,真是干卧底料子,她紫衣姐姐没派遣错人,这时自是不会答,不动声色:“是我在问你,不是你问我,我唤醒星核不成功,是有什么问题?”

    “太疯狂了你”

    蓝雨深吸一口气,她忠于方舟与紫衣姐姐,也对这片汉风世界有情感,感觉不能再任由这位陛下任性:“别说你不可能唤醒,如果真的唤醒,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叶青抬起双手撒开:“整个星核,或整个世界嘭一下炸开?咦,你是认真?看来是我姿势不对,一会再试试对了,你刚刚一下知道了很多,那在方舟一役结束前你不能离开我仙天半步,我也不会让你再见到伶,免得你透过她绕过我屏障而偷传军情,可爱的卧底。”

    “不用这样吧”蓝雨瞪大了眼睛,求助看了看师傅娲皇。

    女娲对她轻轻摇,示意她别挣扎,想了想安慰:“师傅会陪你一起在这里。”

    蓝雨就没话说,只得乖乖垂下目光:“好吧,陛下你具体想知道什么?怎么唤醒星核增益世界,来对抗方舟?”

    “我没有逼你背叛方舟的意思,只是想知道我失败原因是什么,如果涉及到你们方舟害怕生的事情,而太勉强的话”叶青眉一挑,含蓄笑了笑,试探着投出第一个球。

    蓝雨:“”

    娲皇握了握小徒的手,维护着她,瞪了一眼叶青:“不要上来就欺负,她这身体怎么也算你的后嗣,还是宗亲之女。”

    这是提醒叶青,她已是国野体系同化的淑女,甚至正向贵女前进,对这片汉风感情也是真心,并非真卧底,对她还是要有些底线。

    叶青不好破坏自己推广这一套国野,表情郑重起来,对蓝雨说:“刚刚实验失败,有点情绪,随性了些,蓝雨请见谅。”

    “陛下言重了。”

    蓝雨侧身避开,尤其这时对自己是叶青后嗣说法,感觉脸上有点烫,脸颊红红想了想:“我说在前面,我对星核认知也有限,肯定比不上紫衣姐姐,普通舰灵和元舰灵数据库权限差距很大,如果我说了什么反在元青姐姐预算中,陛下别责怪我算计了你。”

    “这你放心,算计还是被算计,全看角力,我已有所提防,还想算计我就让她来试试。”

    芊芊听得抿嘴微笑,看了一眼蓝雨,目光催促。

    蓝雨一咬牙,有很大压力,最后还是开口她其实真想一个字都不说,但上次在时空隧道里和芊芊意外共鸣解封了紫衣姐姐的信息,某种直觉告诉这舰灵少女,自己不说,这个神秘莫测芊芊长公主也会用别的方式告诉她夫君,那还不如自己乖乖配合,真奇怪,她既相帮自己本命道侣,怎不明着帮呢?难道说

    舰灵少女是迅思量了遍,具体配合方式和配合程度上还是有自己的想法,这时看了一眼叶青后面安静跟着的两个龙族少女,她心中一动,说:“后面两个龙女,她们得离开,我信不过虚空灵族”

    “喂!你这女人!”恨云忿忿叫起来。一

    惊雨看蓝雨的目光也不友善了,任谁平白无故受到针对也是不高兴。

    但在叶青皱眉要说什么时,她们只听那舰灵少女又解释:“陛下你可以信任你的道侣,事后怎么告诉她们都没有关系,那是你的选择,不能是我口里说出来。”

    这话也没错,只是人家自己的选择而已,可这样一来,两个龙族少女也是有尊严,恨云瞪了这舰灵少女一眼,准备以后让她好看,惊雨拉了拉妹妹的手,对夫君屈膝一礼:“妾身与妹妹去还水晶宫给祖父。”

    说罢,这素来温婉的大龙女拒绝叶青的挽留,后退几步转身,纤细腰背挺直,雪白的脖子天鹅一样抬起。

    小小龙女则手指握拳,虚空对着叶青做一个暴力锤打,得到他无奈摊手反馈,才笑吟吟转身追上姐姐挽起她的手,叽叽咕咕说着,大抵是不和无知凡人少女见识。

    姐姐惊雨给妹妹逗得心情好起来,轻轻:“人家是舰灵方舟王师出身。”

    “又如何?现在不也是乖乖当汉女了,和她没仇没怨,凭什么针对我们,不就是看场上我们修为低,好欺负”小小龙女有着她自己一套力量法则的正义,某种程度上她一颗诚挚直率内心还真是能越过许多表象看到真实,就当年在诸多龙女姐妹中,她第一个看中一文不名的叶青。

    留下的几人气氛沉默,叶青盯着蓝雨,想判断出她的意图。

    而芊芊也真没想到蓝雨会赶人,心中微恼起来,起身也准备避嫌免得太显眼,或让夫君为难,聪明女人不会让自己男人有这选择的机会,更不会在别的女人面前泄露自己**:“说起来我也是虚空灵族,凤凰”

    师傅娲皇微笑着起身,挽住芊芊的手准备一起走。

    其实小小龙女的判断某一方面是正确,蓝雨可不敢得罪她们两个,有点歉意,没有等她们离开,就飞快对着叶青说着:“剩下这里的人,可以知道你是遗世者?”

    她不说则已,一说就让叶青神情微变,转看看芊芊女娲,不过对她们是不一样,遂不理会这舰灵少女小小一次试探,只是一笑:“那个遗世者,也是你们猜想罢了,我无所谓你们怎么样叫。”

    “不过我信任她们,就她们信任我一样,不必离开了。”

    男人需要表达信任和守护,这一来芊芊和女娲反不好走了,重新坐下来,嘴上不说话,但身体很诚实放松,显心中都很愉快。

    蓝雨神情就微讶,心中嘀咕着‘女人你叫虚荣’,不由重新评估一下自己师傅娲皇在叶青心里地位,还有神秘芊芊在叶青心里信任,沮丧现疏不间亲,这三个最大的嫌疑者,如果彼此相互包容守护,自己怎么试探都是没用,就无法完成紫衣姐姐的遗愿来探明汉风真正来源。

    当她明白这个可能,有些不甘叹了口气:“那我就简单说,陛下以仙朝祭祀唤醒世界之心,试图全面抽取星核的失败,这就是简单的工业体系,试图用规模来利用一种天外文明能源一样,缺了什么条件,陛下应也知道。”

    叶青听明白了,是什么条件都缺,装不明白皱眉:“说人话。”

    芊芊神情有些疑惑,带点好奇:“啊?”

    女娲一头雾水,催促目光看着自己小徒:“什么意思?”

    蓝雨真的是努力观察了,都觉察不出三人中哪个表现异常,就连平素熟悉的师傅在叶青身侧时也变得神神秘秘,她知道自己探明真相的想法无望,只能放弃试探小花招,轻咳一声:“徒儿意思是,这个世界整体能级不够。”

    叶青不信:“烛龙能级就够了?”

    “它是虚空灵族陛下也有凤凰道侣,当知道虚空灵族特性,让它们可以具备一丝高能和相应的知识体系。”

    “且就算这样,因条件简陋,烛龙也花了七万十年水磨工夫,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水滴石穿方式才在表面蚀刻出一套水晶宫法阵,非常粗浅利用。但这对现在的龙族来说,已经是可享受的镇运之宝。”

    “这也是我不太想让刚刚两个龙族姐姐知情的原因,她们或对陛下是忠贞不二,毋庸置疑她们对陛下难舍的情分羁绊,但谁知道她们祖父东海龙王会不会看出问题来,而向龙芍父亲伏龙,求证烛龙与星核有没有在红云手里?”

    蓝雨正色注视叶青,以外人的客观提醒其中风险:“陛下唤醒世界本源实验方案不可能自己凭空想出,因你没有其中一些关键认知,其中最重要的是对世界本源的认知,就算获得些,那也是烛龙”

    “或者说初代龙神,以某种合作或迫胁而说与陛下,陛下真觉得它说的是实话,没有留手?”

    “没有对儿子伏龙、侄子影龙离龙等布置暗手?”

    “万一烛龙出让星核并非献给陛下和红云,而抛出来当诱饵,一旦陛下真有解封的希望,那两支龙族必会为了巨大的利益合流,那就太强了。”

    “星核落在陛下手里,对付您的成本,或比红云低很多,不管你和红云间合作内容是什么,我可不想伶妹妹的星核归任务再出波折。”

    听到舰灵少女这样解释缘由,虽她误会了一些,没有想到烛龙早就死了,死在了与枕边人少阴的恩怨旧事上,而少阴完美伪装她过去道侣,叶青不会纠正这误区,但对蓝雨的观感也稍变好了些,因忠诚是没有原罪。

    哪怕蓝雨借惊雨和恨云来刺探什么,本身一点私心,但那私心也是对旧主紫衣的忠诚。

    而紫衣都已陨落了,叶青还能和一个死人不,死去元舰灵赌气?◆最新本书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 云来.阁 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yunlaige◆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