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29章 她们的希望(上)

《青帝》 第1829章 她们的希望(上)

    这时叶青真的有点好奇风华绝代紫衣女子留给她妹妹的遗愿是什么,但按住好奇不生枝节,只说:“你继续说。”

    蓝雨已想清楚了,有些事她不会说,正伶妹妹在私谈里透露出她的一些缓和中立的情感和观点,但伶妹妹坚持方舟立场不会背叛,蓝雨现在有了自己一些情感和观点,同样不会背叛方舟,泄密出去。

    不过有些不关联,还是可以说说,当下斟酌:“星核的本质,其实是高层时空世界之心碎片,具备与它坠落下来时空能级,就虚空灵族或某些特殊陨石坠落下来,具备与坠落前时空同层能级一样。”

    “只有接近、同样甚至更高,才能完全激活它。”

    “下层时空的世界之心,就是不如星核?”叶青不由问,感觉矛盾,手里这枚小小星核,来头比整个青帝世界都大?

    那还要世界干什么,这小姑娘不会还在算计我?

    他这样想着,对无关紧要人的情感有限,这时心中有着一再受到糊弄的愠怒,笑容收敛,目光就变了。

    司掌仙朝亿万人,掌生杀予夺,自不是表面显出的温和。

    只一眼,蓝雨就惊骇后退半步,觉醒到自己终触怒了对方,虽有点心理准备,但在他目光下还是咽了咽口水,努力说实话:“那个世界之心,我不太懂,方舟里也没有这个,紫衣姐姐也没教过我,我只是普通舰灵。”

    叶青“哦”一声,似笑非笑:“看来我有点期待过多,你只是普通舰灵少女,什么都不知道,又或知道也不肯说,那”

    女娲刚刚一直在微笑听着两人说话,女徒不熟悉叶青,她熟悉叶青,这时觉察到雷霆震怒前兆,一根手指在袖子里摇了摇,叶青余光看见她动作,就住口停了停,注意到她传音对女徒说了几句。

    蓝雨看了眼师傅娲皇,又垂下,有些犹豫:“刚刚那句我没说谎,我普通舰灵所知确实不多不过如果一定要说,我成‘普通舰灵’前,其实原是诞生在某个世界里,我自己感觉,星核其实不如世界之心,哪怕是底层时空的世界之心也是完整,而星核是残缺,不完整世界之心就没有意义因无法生生不息,没有自力更生,面对虚空混沌的勇气和力量。”

    “哦?”

    叶青怔怔,感觉她说了真话,这下自己听迷糊了:“你,咳说太快,我不太明白你意思,能简洁点再说一遍?”

    “陛下”

    蓝雨更是有些退缩,分明感觉到对方情绪平静下来而透露出恶意,已把叶青当猛兽一样害怕。

    她就是不小心暴露出自己异常与秘密,小白鼠一样害怕给别人抓取做科研实验,可怜兮兮地不敢直视这个男人或者说不敢直视对方某种刺目紫光,她完全是出于对师傅的交互信任,硬着头皮:“我原本就是世界之心。”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叶青目瞪口呆看她,难不成随便抓一个舰灵少女,就是本世界boss这样存在等等,她又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舰灵,也就是说这经历不特殊,莫非是

    蓝雨以为这个男人还不信,反昂起,她豁出去了不再害怕,冲着对方大声:“我原本就是世界之心!”

    “世界泛意识解离,最小单位结晶,霜蓝世界孑遗种子本名霜蓝就是因霜蓝世界而命名,我不隐藏自己,好了,现在你都知道了,你要把我怎么样!”

    “蓝雨你这话说的,我又没想把你怎么样”

    叶青顿了顿,因女娲给了一个眼神,他也感觉到蓝雨似乎在害怕,奇怪有什么世界之心会害怕?

    正常来说,一个世界连虚空混沌都不怕,但霜蓝既说自己是孑遗种子,也不知道她经历过世界瓦解是怎么样恐怖,现在是什么状态,难怪神经兮兮,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又难怪上代元舰灵紫衣亲手摧毁霜蓝世界,又救霜蓝于衰亡之中,她就对紫衣忠心耿耿,这不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叶青不可能和一个紧张过度小姑娘计较,哪怕她自言是世界之心,但这模样实在不让人信服,于是缓和语气:“你是说,你们一船的舰灵,每个都是和你这样的出身来历?”

    “嗯,差不多是,有些是世界破碎时,凝聚最后力量留下孑遗,有些是世界晋升时,抛出更多的道种。”

    “我们原本是孤独懵懂一直坠落下去,就和蒲公英种子一样,看运气是否能生存下去,到尽处,如果也没能吸附足够陨石和土壤来重新点燃生机,那就是冷寂灭亡下场”

    “高层道天的种子还好些,一层层落下来机会很多,选择更多,而越是我们这种底层原生世界,兴起如云,衰落如雨,世界本身都没有多少退路,解离出我们,再继续掉下去就基本没有希望,成功复苏几率据说万不存一”

    “你们九州世界也是这样在底层时空重新复苏,我其实真羡慕这位姐姐,她一定非常坚强,到最后也不放弃希望。”

    叶青听得这话,心中一动,感觉似乎抓住什么,又找不出这话有什么问题,只是觉得与帝君的信念有些相似。

    “不过我们最后还是不同。”

    蓝雨目光幽幽,手指捋了捋丝,压力与恐惧随大喊泄,现在情绪变得舒缓下来,轻声:“凝化九州那位姐姐没有苏醒,几乎所有世界诞生都是这样,她们会随着新陨石加入而更模糊自我,在不确定性中消失了个体认知而我这样虽没有重新化世界的机缘,加入方舟得以苏醒,在许多姐妹们组成这一个大家庭学习了许多,紫衣姐姐曾说过,她要带我们故乡看看道天文明能给予我们新重,让我们继承信息演化一切,对我们来说能补上缺陷重新开始,成为一个新世界!”

    这舰灵少女说着,眼眶一红,泪水扑簌簌落下来:“她都答应过,要陪霜蓝去故乡看看,然后就为了任务,为了追踪星核最后位置的这里,为了你们这么个土著世界,就在这里陨落了”

    “她骗了我!说好一起,她自己就先走了,任务就这样重要?紫衣姐姐是这样,现在元青姐姐也是这样,伶妹妹也是这样!”

    叶青看着她,心里有种感觉更确定起来,这些世界碎片复苏舰灵少女,难怪一个个情感都不同于人,果是有某种缺陷么?

    再看看芊芊,也是似乎受到蓝雨情绪感染,眼眶红红样子,小丫头本性还是和小时那样纯朴善良。

    而女娲神情没有惊讶,或是早知道了。

    叶青不由叹了口气:“我现在明白为什么方舟是个奇迹造物,她搜集了多少你们这样咦,那伶也是和你一样?她既不是元舰灵,怎感觉和你们也不一样”

    “伶妹妹是属抛出的道种也就是流浪遗弃者,世界之心在晋升时,或失败,或成功,或本源内部离心,也会取舍,她情况比我们稍好,但被抛弃的下场都是很悲哀。”

    “打比方说,青汉建立,那原本文明呢?”

    “你们世界晋升,或会把原本文明当种子洒出去,而以青汉文明晋升。”

    “这就是抛出的道种也是流浪遗弃者。”

    叶青顿时觉得她们一个个都很苦,听得头都胀大了:“没想到,这真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之前我有误会,我道歉。”

    “哼!哪里当得起陛下道歉。”

    蓝雨嘴上强气着,但是脸上泪水出卖了她,她内心其实有点特别怕叶青,或者说是害怕他身上某件东西,说不出来是什么,但这一次偷偷告诉伶妹妹时,听她说都没有这样感觉,或因是自己弱,产生了幻觉。

    她这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有些想念在方舟里的安全感,既说出自己来历,剩下一些不太要紧的忆也可说说,基本不涉及方舟秘密。

    这样又聊了会,似乎看出来对方不会拿自己当小白鼠实验,大约是看在师傅的面子上,蓝雨想着,松了口气:“然后,然后那个,我自己觉得,星核本身也是一种和我们这样的种子,但她的元灵已消失。”

    “消失?”叶青沉吟,蓦想到一种:“植物人?”

    “植物人?”

    蓝雨听到这词,目光微妙看了一眼叶青:“这种说辞只在”

    芊芊就微笑:“上次听青脉道友说起过,这是失去意识后变成了植物一样,只有生存本能,没有意识,是不是这意思?”

    原来是青脉词汇

    蓝雨有些失望地收目光,点:“也可以说,星核就是成植物人一位姐姐,原本和我没苏醒前差不多,但她元灵死灭了,或者放弃离开了”

    叶青表情奇怪起来,感觉手里捏着的星核有点烫手:“那她还会来?”

    “不会,一旦离开,就是永远。”

    蓝雨还以为他不信自己,就进行着解释,说着这话题,表情就有些悲哀和惆怅。◆最新本书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 云来.阁 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yunlaige◆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