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45章 盼王师(上)

《青帝》 第1845章 盼王师(上)

    这时叶青与红云仙天接驳,就传音对她:“狡猾。”

    红云“哼”一笑,别人不清楚,她怎会不知道青谨天的强大力量,手牵手更安全大凤凰心中小算盘打得,表面一本正经:“反正你都是挡箭牌,与其便宜青珠,还不如便宜我!”

    “盟主大人你这样陪绑上来就不怕?伶可是出卖了我本来就可能会惨,你上来增大目标,主炮第一下准轰击我们,大概会轰十万八千里,开场就出局,眼睁睁看着别人捷足先登,啧啧没必要这样一起输吧?”

    “你想吓我?哪有会轰出十万八千里,两座仙天捆绑,都共鸣着一起锚定住时空,你顶着过一轮,我顶着过一轮,配合默契点,方舟总不可能一直瞄着我们吧?”红云撇嘴说出自己打算。

    叶青侧目:“你催了一路的紧赶慢赶,这会倒不嫌慢了。”

    “临阵需静气,哪有这样急,其实我自己作盟主也是方舟后续几轮轰击的高危目标,多搭上你叶青一个,只是捆绑目标变大些,相对来说力量也更强,有利有弊全看个人选择。”

    红云脸上微微红,只说着:“哼哼,都是一条线上蚂蚱,作你拖慢我的补偿,能跃迁星君舰快分我两艘。”

    “给钱,临场涨价十倍,交钱十艘都能给你。”

    “哪有这样贵!要钱没有!那好,分我一艘总了行罢,不然我就要叫了”

    “你叫吧。”叶青恶狠狠。

    叶青和红云小动作,掩在与青珠的冲突事件下,天仙是感觉不出来,他们一个个都已到了自己老巢,居地壳深处防御最强的核心位置,除非方舟主炮一击轰散仙天星体,否则直径千里星体本身足保护道躯仙体不受伤害。

    到这种集团对撞没有花巧余地,所有人都在准备着硬抗,虽没有陨石,但每座仙天前面都有炮灰挡着,多少能分流些第主炮伤害!

    当其冲的仙天悲剧可能大些,一些天仙相对自信,已暗暗想着,叶青那种新晋真格天仙的道基不固,说不定会一炮歼星粉碎或青珠当场陷害叶青就是看准了这一点,再加上种种原因判断自己与叶青为方舟第一仇恨序列,因此想逼迫叶青做自己挡箭牌,结果棋差一招,给红云以盟主权限截了去。一

    第二下、第三下目标仙天也会惨,本体不死,损失仙天等是出局了,别的仙天冲的快点,运气好的话,应能接舷战而对登舰以后方案,都没有说清楚,完全靠随机应变了。

    其实拉开了仙天是各担风险,没有谁阵位能相互屏蔽,前一点后一点不见得多少差异,全看方舟火力焦点选择。

    有点拼人品的意思了。

    除了叶青、红云两人毫无侥幸而各有倚仗,剩下天仙敢冒险,都清楚高利益下的高风险,只是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未必是自己倒霉的自信,再者带了仙境、仙园在自己仙天前面,算是进一步降低风险

    上上下下心情,数过一万星群成散兵阵列撒开,成漫长球弧反裹向方舟,愈来愈近,只听得红云压阵:“不许减”

    在这样网络边缘,有两点孤立主流星光,暗帝和影龙两人是向导伶的手下,却不用担心接下来血火,有着然于外资格,此刻暗帝更有些目眩神迷看着远处一艘雪白的方舟,仿佛看到文明灯塔光辉,充盈内心革命理想,深吸一口气:“王师我来了。”

    伶置身于红云天,远远看了这一眼,随手个炮击标识给方舟

    信号瞬息在方舟里响应。

    依旧是一片深秋残景的世界,气氛肃杀,云网如云簇,串联所有舰灵元神,微调整个方舟世界里大大小小模组,激各种单元,而伶送来的炮击标识就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元青姐姐,伶妹妹提供的标识!”

    “咦,分出好几个了。”

    “都是重点的危险目标”

    听着云网里的这些,黑女子安坐在星炉前,她目光扫过敌人阵线里的几个点,权衡了下,挥手命令:“启用二号、三号,四号能量池预备。”

    “二号能量池注入副炮就绪。”

    “副炮随意射击对了,注意标记里暗帝”

    纯白光滑的舰舷表面裂开一个个孔隙,亮起晶光,水母蜷缩着毒须即将刺出,副炮的输出算不上顶尖,胜在绵绵不绝,最合防御战。

    杀机,千万根冰冷的钢针攒刺相对。

    万军待命。

    红云缓缓抬起手,朱唇微启,眸子稍转,似乎在等待。

    一阵让人窒息死亡冰寒攥住下面所有人的心脏,谁不知道柿子捡软的捏,敌舰主炮目标未可知,副炮密密麻麻火力网肯定冲着自己,而明知这点,没人敢逃,也无处可逃,只能睁大眼,亦或闭上眼,冲向万丈深渊。

    雪白方舟似展开了某种战争形态,深水里充气针棘刺豚,又或闪动耀斑恒星,一道道光弧闪耀形成朦胧表面,雷狱一样的能量积蓄,隐见得混沌开启,文明辉光透露出来,种种不可测的轨迹犹蓄势弹弓,带着一种优雅危险的张力。

    “威能如斯,璀璨如斯”

    暗帝叹息起来,这还只是外派方舟,微不足道一只爪牙,如果是道天本身会是如何盛景?

    恐怕是,乎想象外,真想追随着方舟去看看

    朝闻道,夕死可矣!

    这样想着,心慕道天的道人有了决意,瞥见伶似客居红云仙天里,没有再留意监督自己样子,悄悄远离冲阵区域方舟特使,当自己是白痴,看不出来她的重种异常?

    之前压抑着不敢声言,现在就要让方舟王师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忠诚!

    带路党暗帝,投奔就在此时!

    与此同时,红云天与青谨天对接,开出隧道,飞过来一艘星君舰落向红云,她没想到叶青还真免费送自己一艘,心下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又狐疑舰上有没有问题,让琼阳登舰去检查。

    琼阳就带着叶裕上去检查一番,平日里小事大抵是叶裕在干活,她只负责陪叶裕聊天,这种干系到母女安全事也是认真去做,最后与叶裕确认一遍结果,在门口摆摆手,对母亲示意:“没异常。”

    红云的手这才挥下去,她只吐出了一个字

    “冲!”

    瞬息电光激活整片阵线,铁骑突出,刀枪鸣响,水坝崩破,洪流激涌,虎吞万里,但在虚空中都没有声音,反有种幽静。

    “射!”

    几乎同时,在冲锋者视野中,扑面而来是一张大网,水母毒刺触须一样的密密麻麻光柱遮蔽每一寸空间。

    两力量轰撞击在一起,迷雾一样遮蔽中线,听不到死亡惨叫,只有光穿透迷雾。

    “哈哈享受王师的力量吧,蝼蚁们!”

    先冲入方舟射界自都是炮灰真仙,很快就连地仙也冲入射界,暗帝神识在整片战场上,他仙境快脱离战场,滑过一个大曲线快投向方舟:“王师!我是带路,我是自己人,我举报举报你们派遣的特使伶仙子引狼入室,她不是好人”

    “暗帝你疯了!”影龙大惊。

    “我没疯,哈哈,你是投靠伶仙子这个叛徒,只是想借她便利与烛龙教掎角之势,这等汲汲营营的毫无追求,我是心向着王师”

    叶青叹了一口气,看向伶:“你有什么感觉?”

    伶沉默。

    又一方位,白云抽出长剑,冷笑一指:“既此贼不是伶仙子的人,那就好处理了”

    “等等!快看方舟”

    轰!

    暗帝仙境逃去的位置,突界膜塌陷,密密麻麻光束穿透,和雨点一样,来自方舟的这些副炮轰击,如毒刺,如枪林,如暴雨,一阵集火大下去,暗帝打蒙了,怎遭遇自己人攻击?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仙境禁制已嘎吱嘎吱崩解,失去禁制束缚空气轰一下涌到虚空,气球炸开一样,轰鸣声浪随着气流席卷到周围。

    最近影龙都避之不及,正惊疑这是情况,还听得暗帝似乎醒过来高喊:“王师听我说,我没骗你们,伶她真的不是好人,她是叛徒,她是带路党我也是带路党,不,我是下面青帝世界的带路党,她是方舟的带路党”

    似乎感觉这解释太复杂没有说服力,他又急促说着:“我没骗你们,我们才是自己人啊”

    众人:“”

    方舟舰舷背面,一些操控这个方向副炮的舰灵少女听见了传音,都是面面相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有个少女忍不住呸一声:“谁和你是自己人,你这土著也配?方舟是你说投靠就投靠,说上船就上船?”

    “什么心慕道天,不就是想着借我们家东风,鲤鱼跃龙门。”

    “原还看在带路党面子上敷衍一二,还当面挑拨我们姐妹,伶妹妹立场岂是外人能懂?她的密报里也说了,暗帝是毒蛇,最擅说谎,每一句都不可信农夫与蛇的故事,这种毒蛇不能留,元青姐姐你说是不是?”

    黑女子脸色薄霜,轻轻摇,她看了一眼周围舰灵少女目光,似打预防针一样地对她们:“有些东西,是不能取代,那些我们共经风雨如果有人想要插入我们中间,我要问问”

    “我们籍籍无名时,没有他。”

    “我们寂寞流浪时,没有他。”

    “我们节衣缩食时,没有他。”

    “我们浴血奋战时,没有他。”

    “现星核归在即,好事有他了”黑女子嘴角含一丝讽刺,淡淡:“你们答应么?”

    舰灵少女听到这里,一个个神情庄肃:“不!”

    附:想想这本已有几年了,完结在即,心中万千不舍!于我而言,这本凝聚了心血!很多友建议我多和粉丝沟通下,其实我是一个家里人,哎!完结后,我会经常在公众号出没,欢迎大家和我聊天!顺便通知下,完结当天,公众号上会做个活动,抽奖抽红包!至番外,你们投票吧,我先写大家最想看到!微信搜索荆柯守,木字旁的柯就行,然后添加,关注就行!感谢各位的支持!

    ◆最新本书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 云来.阁 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yunlaige◆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