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46章 盼王师(下)

《青帝》 第1846章 盼王师(下)

    见下面同仇敌忾,黑女子淡淡说着:“其实这种求上船的还算好,说不准以后还有赶着上来认亲,姐妹都擦亮眼睛,这种贼骨头,我们不认!”

    虽不知道元青姐姐为什么强调这一句奇怪的话,但这对外排斥原本也是舰灵少女的想法,她们也就都赞同:“对,这里就是我们姐妹的方舟,没有别人的份,谁来也不认!”

    黑女子闻言,轻舒一口气伶妹妹,我先你一步了,很多事情都是先入为主,你休想再利用此界复苏汉风来分去人心!

    她接下来一句话定下了暗帝命运:“副炮输出分出百分之十,集火解决掉暗帝。”

    对元舰灵来说,原这种小事是不用这样反应,但她不过是将暗帝当一个疫苗道具,提前调动起舰灵少女同仇敌忾的排异机制,以产生对此病菌毒素的抗体,预防更危险可能,给任何居心叵测之徒泼一盆冷水。

    这里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射!”连绵光束宛毒刺一样,刺向暗帝所在空域,倒连累了影龙也跟着倒霉,集火的密度瞬息就越过了防御。

    不过影龙是天仙,驾驭仙天还厚实,拼着界膜千疮百孔,靠引力也能维持得住星体和大气层,副炮还无法一举摧毁仙天实体。

    而暗帝并非真格天仙,驾驭也不过小行星一样区区仙境,就在方舟集火中毫无悬念地破灭。

    轰!

    仙境地壳在副炮下,削去一层又一层的土石,几乎顷刻间就摧毁主要灵脉,对于缺乏引力的小行星来说,地脉一毁就几乎完蛋了,原地白光闪动一轮,道人惨叫一声,道躯都没能逃出来,只剩元神渡虚而出。

    它到这最后一刻连寄托为希望灯塔方舟也断绝希望,元神笼罩着黑气。

    “我只有我们世界卑劣,扼杀革命,原来道天方舟元舰灵也这德性,你们一个个都不是好东西太让我失望了,我就算形神俱灭,也要诅咒你们这些远征军,诅咒这方舟里所有舰灵,诅咒你们道天文明都不得好死!”

    “住口!”

    伶移动过去,伸手‘啪’捏碎了暗帝残存的元神灵体,结束对方一生,素手收拢散逸的黑气,轻轻:“如果你真是人皇遗志所化,而人皇有灵,就请释消这一切怨恨,世界已与你过去怨恨那一个不同了”

    虚空中,一点明光褪去黑气,化年轻英武的道人,身影极小一点,透明微不可见,对着这位舰灵少女一拜,在众人震惊目光里,看向叶青,神识微弱:“你注意”

    “你说什么?”叶青努力放大对方信息,应是某种交代,作晚辈听听也无妨。

    而那声音弱到不可闻,似能级瞬息衰减,稍瞬即逝,而这时虚空中吹来了一阵无形的风,叶青伸手想要挽住:“喂喂话说清楚再走,前辈!你这叫我怎么猜”

    那人就在虚空之风中模糊、淡去、融化,转眼间随风消逝,随着虚空之风消失在不知何处了。

    “真是他”

    红云和黑莲等早年出身的天仙,一个个都是脸色难以置信,看着不能称呼名字的道人出现又消失,仿若重生一样生命痕迹不过短短瞬息,白驹过隙一样滑过去了,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最后,黑莲只是叹息:“可他早已形神俱灭多少年了,五莲老师以圣人力量,抹去其人在时光长河里一切印记,除我们天仙根本不再有人记得他的存在,甚至我们也都忘记了他的真名,最后还能有这样一线残余,什么样执念可以越时光?”

    “谁知道,或是还存在,不知用什么办法重起,但这虚空之风一吹亿万里,以后就真的见不到了想想这人是曾经与五莲圣人齐名的早期行道者,或经历世界诞生而了解某些隐秘,只是在人心算计上输给了祥云。”

    红云也叹了一口气,想起祥云老师也已经陨落,这世界沉沉浮浮没有定数:“差一步,就是死,可惜了”

    她现在释然自己光明圣女的过去,再见曾经敌人也没什么触动,反是有些佩服,对方是真正留手差点算计了五莲圣人!

    若非两域相撞使得暗面大革命早产,本不会是暗帝这样早产儿提前诞生,甚至最后在不知情情况下连着妻儿灵魂都亲手牺牲掉,以至于革命信念都崩解。

    天意弄人,莫不如斯。

    而仅剩下一小团诅咒沾染在舰灵少女身上,随着她青光一扫,湮灭无存这场由三百万年前的渊源引,至两域冲撞时奋起暗面大革命,也在这里走到了尾声,画上句号。

    “刚刚那家伙不会耍我吧?”

    叶青还有些耿耿于怀人皇最后想要传达什么信息,这时望见伶清洗黑气这一幕,心中蓦微动:“暗帝终是死在了方舟下,而人皇遗志的复苏只有瞬息,那瞬息只接触过伶,要表达定与伶脱离不了关系,她或她们,还是有些戒备这些暗面?”

    关于暗帝挑动黑水的威胁,叶青记得还是自己提醒伶,这暗帝只是对伶一个试探,方舟并非完整世界而没有黑水沉积,那为何要怕暗帝上船而一意提前击杀?

    “除非方舟里还有些别的,而在伶身上有所关联?”

    现在信息有限,叶青所能想到的就是根据暗帝的能力来反推,此人除引动亡者黑水积怨,还能鼓动生灵内心怨恨,这样心中似乎模模糊糊感觉到些,随口问伶:“你现在还怨恨青珠么?”

    “怨恨青珠?一直都没有啊”

    伶奇怪看了叶青一眼,想说什么,突醒摇:“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作盟友我忠恳提醒你一句,你与其这样关心我的私事,还是多想想待会怎么冲过火线,元青姐姐多半会瞄准你。”

    “哦?不是你瞄准我?呵呵玩笑,玩笑,别生气我知道,我知道,你未曾负约,都是我们事先约好。”

    叶青这样说着,觉察到伶在借生气转移话题。

    想上一次乘虚突入曾现了方舟内部死区,太阳黑子一样低能区,方舟内部防御并不和外部那样强大,这种设计也许不是缺陷,而是她们主人,道天公民存在时,就在内部形成了强大。

    根据只言片语来判断,放任何低于道天时空环境,都是主场无敌。

    元舰灵或稍逊色,也相差不远。

    上次趁虚而入的成功不可复制,反过来元舰灵归后却能以限力量横扫,埋设种种陷阱来复制之前坑死青珠策略,在有了她和伶机动力量补充,细节的小弱点就没意义。

    就太阳黑子的存在遮掩不了太阳的光明,暗帝细小黑气缠绕对伶的天仙之身来说一触即消,都没有意义。

    但现在通过暗帝的尸体不,还有人皇遗志半句提醒作探路石,叶青基自己的经历深入挖掘下去,觉得自己可能现一个更大未知死区,关键是不错,他想起来了!

    “她们是集体。”

    他压抑着心中一种颤栗的兴奋,这本来就是之前和红云谈起过可能。

    当时只是分析一下元青与伶的内斗规则很难利用,此刻更深入感觉到某些,接触到舰灵少女这一特殊生命群体可能存在哪些恐惧,而经由她们恐惧而探寻她们漏洞,思维更冷静清晰。

    还想深入试探什么,但伶也似乎觉察到,果断离开了,她也不理会红云的招呼,一个人转去了青珠离开时也只字不提星核,她知道在一起进方舟时,叶青会给她,而元青姐姐的锁定瞄准或能对叶青造成一点麻烦,远不足以踢他出局,这好戏才刚刚开锣。

    “哎她去找青珠了?”

    红云需要关注方方面面,有些诧异伶的擅自举动,却无法左右,只能试探问:“你惹她生气了?”

    “盟友间的小矛盾么,这不是很正常?一会她可能会更生气。”

    叶青这样笑着说,眸子黑幽:“临时盟友到方舟里面,送伶登上了道天公民宝座,就差不多要分道扬镳,所以开始出现分歧也正常,真正不是盟友时,那才是矛盾爆,更生气也理所当然。”

    “又或作敌人完全不生气了,只想着杀死对方。”

    “哦?”

    红云察言观色,却摸不清楚叶青和伶之间真正关系,摇摇不再多想,看向她摆在前面的队伍。

    这时继第一层真仙、第二层地仙,第三层大批仙天也冲入了方舟射界,副炮火力时有穿过前面仙境、仙园、仙舰之间缝隙落下来,在仙天界膜上炸开,炮灰无法取代主力的意义,相应来说主力也会受到更多的针对。

    在真正的谋划者来说,第三层天仙也是炮灰,甚至连她自己,也做好炮灰的准备,所有成败和生死都褪去影响,只有冰冷数字在统帅的脑海里跳动着,此前诸多筹谋、纵横、力量撞击将命运的长河塌缩成一切关注焦点。

    已到了最后的刺刀见红,有进无退!

    这样的情形下,天仙都愈伸出拳,扑向方舟,以图捷足先登,在这样人人都求快时,叶青反放慢下来,收拳:“各个仙园和仙舰别冲得太前,停下任务,都退到界膜表层。”

    附:想想这本已有几年了,完结在即,心中万千不舍!于我而言,这本凝聚了心血!很多友建议我多和粉丝沟通下,其实我是一个家里人,哎!完结后,我会经常在公众号出没,欢迎大家和我聊天!顺便通知下,完结当天,公众号上会做个活动,抽奖抽红包!至番外,你们投票吧,我先写大家最想看到!微信搜索荆柯守,木字旁的柯就行,然后添加,关注就行!感谢各位的支持!

    ◆最新本书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 云来.阁 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yunlaige◆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