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55章 融和(上)

《青帝》 第1855章 融和(上)

    到芊芊的小灵池里,她好笑发现少女抱膝蹲坐在灵水中,不透明青色水波淹没胸脯,闭着眼睛正在瞌睡,下巴一下一下点着胸口,俏丽小脸上还带着一丝挣扎就是那种熬夜了几日几夜工作,忍不住要睡去,又强打精神强撑,最后碰到浴池就睡倒在池水里模样</p>

    “刚刚竞速时还醒着和我们说话,你就有这么困?”</p>

    曹白静有些哑然失笑坐到这妹妹身侧,扶住她的身子,少女肌肤有着滑不留手的感觉,突碰触到火烫一样缩手:“咦这是”</p>

    隐青色的一线丽光,在芊芊雪玉胸前丝丝溢出,似乎某种东西,正在她身体里一点点解放出来。 </p>

    在两人身后不远一座灵池,蓝雨觉察到些转首,立刻震惊看到这一幕,她死死盯着芊芊胸口的那一丝丝青光,隐隐星星点点晶砂弥漫</p>

    “不可能这不可能!”</p>

    舰灵少女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崩碎了,如果这是那之前伶妹妹跑来拿走,是什么东西?</p>

    前线都传来消息,伶妹妹已成为道天公民,方舟检查源自高层道天体系,不可能在这点上失手</p>

    </p>

    冥冥渺渺,随风拂荡,不知所之,不知所往。</p>

    芊芊茫然过神来,就身处金桐殿的某个走廊里又做这个梦了。</p>

    身后传来轻微熟悉的一阵脚步声,有两个天女打着灯笼在前面,一个鸾服的女子抱着襁褓在身侧过去,口中轻声哼着一首摇篮曲,脸上洋溢着一种属于母亲的美丽光泽,她专注臂弯襁褓里的孩子,而对旁白衣少女视而不见。</p>

    这让芊芊情绪有些复杂,觉得对方变得有些熟悉又陌生,再低首看去襁褓里。</p>

    婴儿闭着眼睛,小手攀按母亲胸脯,胖乎乎的白嫩小手缠着一条红丝绦,流苏垂挂到婴儿洁白的额上,金色梧桐,青色凤凰,梧桐凤凰印没错了,她就是</p>

    “呼”</p>

    婴儿似乎做了个好梦,吧咂唇,鼻子里吹出一个气泡,气泡浮光倒影里映着自己雪白的单衣,空气里带起的流风丝毫没有吹动一丝衣角,似乎是不存在的人。</p>

    芊芊叹了口气,目光越过这一对母女而看周围。</p>

    熟悉而陌生的金桐殿,月光穿透她身体一缕缕照在走廊一侧的座钟上,嘀嗒,嘀嗒,嘀嗒</p>

    这钟。</p>

    芊芊皱了皱眉,她没见过这钟,不过机理和风格上有点猜想,大约是夫君手笔,稍有奇怪是,梦境外,夫君除了影响战争的火雷和火灵蒸汽机,很少做这些机械造物了。</p>

    吱呀。</p>

    抱着孩子的鸾服女子消失在殿门,灯光将母女身影投落在窗纸上,灯光在窗后吹熄了。</p>

    黑暗中猛一阵冲击,芊芊捂着突剧痛的额,蹲在窗棂下,窗外深幽夜空里的两颗银白月亮,正相互交融到一起。</p>

    时光的指针拨动,视野里景象迅速旋转,无数人物洪流一样,在这片走廊里流淌而过</p>

    “快点”</p>

    景象响应着少女的心意,她现在没时间耽搁在梦境场景中,她要尽快出去帮助夫君,在这样的心意下,梦境迅速跳跃到之后</p>

    似乎是又一些年,还是这走廊,粉雕玉琢小姑娘在夜半熄灭了书房灯,房休息时路过母妃的寝殿,她就推门进来看看。</p>

    床上的薄衾掀开一半,望着母亲沉睡的疲倦容颜,小姑娘目光灵动有些无奈,伸手给她盖好被子,这一种照顾的动作似乎是习惯。</p>

    小姑娘的身形纤细,容貌还有些没长开,脸颊带着一点婴儿肥,看起来普通平凡的很,不似她母亲那样清瘦美丽,天女姑姑说她是凤凰血统,没有父亲,她说不清楚自己像谁,在这小小年纪,眸子已和母亲一样纯青色,假格天仙气息充盈着她的身体。</p>

    青鸾是天仙,自是在沉睡中也能感觉到女儿的到来,睁开眼睛看着:“嗯?”</p>

    “母亲,外面打得怎么样了?”小姑娘的声音乖巧而聪慧。</p>

    “情况不太理想,方舟一出现就击杀了青珠圣人,俘获零号舰听说伶仙子也给方舟俘获同化,变成了跟在那个紫衣女子身后女仆,而青珠一死,世界青源就无主了,五气缺位一极,到今天连个替补都没有,哼哼这会才有人念起你,拐弯抹角问我有没有藏下你的分身,有无重修。”</p>

    “我不是她”小姑娘垂首轻喃说,每一根发丝都低垂着,她有些沮丧。</p>

    常常听母亲说起自己前世的前世青帝,那一位伟大的人,遗泽非凡,所以才能使自己迅速‘恢复’力量,但自己对她几乎没有记忆,据说是因之前一世是凡人身体,没有凤凰血脉代代传承。</p>

    在前世以凡人之身死,仅存元灵转生后已不是原来的青帝了,小姑娘偶尔会见到母亲望着她发呆似乎在透过她看到另一个人,就常常黯然自己不能为母亲分忧做点。</p>

    “对不起,母亲只是口顺了,没有拿你当她替代品的意思。”</p>

    青鸾照顾着女儿的自信心,心情有些复杂抚着她柔顺的黑发,不知道这样的结果是不是自己想要的,想起之前偷藏起来的道侣最后信息,这一刻有些举棋不定,尝试叫了声:“芊芊”</p>

    “哎?”小姑娘应声抬首。</p>

    青鸾看女儿这反应,心中更忧虑,小心问她打听:“你还记得这名字?”</p>

    “嗯,有时会梦见前世,一条弯弯的小河,奇奇怪怪机器,码头,会爆炸火雷,还有一个黑衣服的男人他。”小姑娘蹙眉想了想,她其实还是个情感单纯空白的小女孩,但又有着一个成熟女子完整记忆,未免就有些情感和理智上的落差,犹豫情怯问:“他还好么?”</p>

    “他前几年死了。”</p>

    “啊”小姑娘呆住,真没想到。</p>

    “那人叫叶青是吧?籍籍无名的小卒子,死在凡间抗魔潮战乱时,我都没时间理会起初芊芊元灵最后转托是让你也叫芊芊,但我想要一个纯净的女儿和道侣,可不想让你还与野小子有牵扯。”</p>

    青鸾有些歉意地看着小姑娘,不愿意在母女之间形成隔阂,于是又解释:“这叶青死时,我也不是有意没救,正好在外面征战,你曾经嫁给她的事又不能与别人透露,区区一个凡人也不好提到上面了,照顾不到不过也是我的错,我是心中觉得,死了也就死了,才这样没做安排保护,事情发生后只怕你埋怨我,才瞒了你几年你感到难过么?”</p>

    “难过么我不知道。”</p>

    小姑娘神情有一瞬的迷茫,心中失去了什么东西的空落落,又冷静下来,这刻变故冲击才显得她天仙元神的承受,思索着说:“前世芊芊的那些记忆都还在,只是情感上淡了,本来是想去看看他,答应过的事但人都不在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什么要拯救世界么?”</p>

    青鸾神情就一紧,抱住她:“别多想母亲只要你平安就好,目标什么不用急着找,以后等你长大了,慢慢会有。”</p>

    每一天都在写日记,记录道侣曾经为这世界做过的事,以及它又是怎么样崩解她原本诅咒这个世界,之前方舟出现时,她甚至想过勾连方舟毁灭世界为道侣复仇,真是愤怒到扭曲的心态。</p>

    但随着女儿的渐渐长大,她是这样可爱而正直。</p>

    日记中越来越多关于女儿的成长,于是母亲的心态也一点点舒缓下来,或这也是道侣想要的吧?</p>

    她知道自己一直想要个女儿,于是最后就给了自己一个女儿。</p>

    想念。</p>

    只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女儿踏上那样道路了。</p>

    这时微风涌动,小姑娘突觉察到什么,向着母亲身后某个方向看去。</p>

    一个白衣少女正安静站在窗口,她一直站在月光里,神情有些触动眼前一幕,也向小姑娘看去:“你”</p>

    窗户没有合上,帘幕飞舞着拂过几案上的书卷,月光撒下一片清霜,一览无余空空,小姑娘过去关了窗,她并没有真看见窗下的芊芊。</p>

    最后拉上窗帘时啪!</p>

    几案上一册青黑色的书卷给窗帘带过,掉落下来,小姑娘眼疾手快地捞住书卷,没有落在地上发出声音,经常看到母亲在这册书卷上写东西,似乎是日记本,只是一直不许她看。</p>

    这时不免好奇看了看封面,目光微讶我的名字?</p>

    冥冥相连的气息与她连接在一起,让她砰心跳加快,偷偷望了眼还在沉思的母亲,将书卷捏在手里,出去时轻阖上了门</p>

    芊芊跟着小姑娘出去,目光落在她手中,青黑色书卷虽上面是四个字,但梦境里这些年断断续续的观察,已经明白就是青泉书,稍有了许多不同。</p>

    还有已降临世界的方舟,没死的紫衣,最终没能摆脱方舟的伶,战死的青珠,遇刺而死的自己,早就陨落的青帝,籍籍无名的叶青这片梦境到这里,意味很明显了。</p>

    在时序而言,我们这世界,最早变化来自哪里?</p>

    是一个本来籍籍无名的人。</p>

    </p>

    微信搜索荆柯守,木字旁的柯就行,然后添加,关注就行!感谢各位的支持!</p>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