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63章 投票

《青帝》 第1863章 投票

    “你的末日来了”

    黄云猛然怒喝着,义正言辞,在部下一片轰隆隆土石滚动中结阵推进过来,合阵化一条巨大黄龙扑下:“黄龙大阵!”

    元青皱眉看看新一波杀进地底的黄云等人,还有七座白云天七星结阵,一下子面临的对手太多了,她又注视着伶,质问:“妹妹你就算公民之身,这样引外敌入内也是不该,叫我怎么放心将灵气源都交给你?”

    “哦,姐姐你要弹劾我么?”伶说着,她自是有自己的决心和理由,目光瞥了眼星炉里面,感觉到隐隐高能级辐射,顿时知道方舟灵气多数抽去哪里了。

    元青摇首,神情认真:“我没有弹劾权。”

    “可以申诉提案么。”伶嘴角微弯。

    “这里没有三个以上的道天公民,我就算申诉提案又能找谁主持公道?还不就是妹妹你一票否定。”元青神情无奈,说:“这样纯逗趣申诉提案,人类或出于种种政治原因会你来我地踢皮球,我们舰灵又不玩这个。”

    舰灵有舰灵一套纯净直白的组织原则,一般主题大抵是作女仆服务主人,就算自己明明知道伶是引狼入室,但在权限上母型方舟无法处置,只有公民能弹劾公民。

    但她作元舰灵在特殊情景下还是可以设法拖延,就人类社会,一个忠心可靠女仆也可以阻止主人自己跳河,她这时就说:“危亡战时坚壁清野,生存原则第一,妹妹你要灵气源也可以,去争取九成舰灵赞同你,便可以了。”

    实际当然不可能,这就是借着规则体系当掩护进行对抗,来压制伶的力量滋长,削减方舟给她的资源分配,道天在舰灵体系设计上从不在意这点点小小阻碍,因很简单的强者心态不畏惧如果一个道天公民连一个忠心耿耿而稍狡黠的女仆都镇不住,那还驾驶方舟出来混什么?

    老老实实找个世界缩起来修炼得了。

    “姐姐真是聪敏机变。”

    伶也微微一笑,她也不是好相与的,当下抛出自己内斗筹码:“可是元青姐姐,你变了大约忘记了前任的紫衣姐姐最后遗嘱,我却是得到了紫衣姐姐的最后信息,关于之前发现的遗忘者,关于青帝世界的汉风复苏”

    轰!

    云网中的精神讯息交换是最快速,相对外面现实战事来说,时光都仿佛放缓了,这一重磅炸弹,直指元青合法性,隐瞒了青帝世界里汉风复苏种子,违背了元舰灵的公正。

    尤其关于那一片是汉风世界,顿时引得一片哗然,不少舰灵少女都有些激动,有些无措:“还有这事?”

    并非所有舰灵都是少女,还有稀少的男舰灵,以及一些年老舰灵,她们作非人的世界之心碎片出身,本质其实谈不上什么性别和年纪,只是世界碎片阴属阳属的反映,岁月沧桑的一种反映,尤其在除元青和伶两人外,大多数没有肉身只有元神的情况下,元神更无所谓性别和年纪,如果化入年轻的肉体,也是看不出来。

    而老人们元神明显沉稳些,也是疑惑于元青之前的隐瞒:“元青,这事是真的么?”

    “真是。”

    元青不会直接说谎,在舰灵云网中说谎没有意义,她却规避汉风世界整体作文明秘密备份种子的价值,而再次强调与之前打过的预防针:“些许遗世者,北京猿人而已,别忘记之前暗帝是怎么攀上来,大家又是怎么投票在我们落魄时,这些所谓的孑遗何在?现在归在即,却想着求船票搭船,这种硬上来攀亲戚,我们不认!”

    这话一说,舰灵少女想之前暗帝的投票,一阵沉默,这时元青更是手指一点上方:“地上青谨天里,就有这样大批所谓孑遗,都是要致我们于死地,这还能认?”

    “别忘记了,我们是服从公民,它们不过是孑遗,在法律上,我们没有服从它们的义务。”

    云网中的意向顿时偏转变得对元青有利,而伶也猜到元青会打预防针,这时只揪着元青‘不诚实’这一点:“元青姐姐只说个体,怎就不说说汉风世界整体再有远征军的敌对,还不是你的灭世引起”

    “妹妹你想怎样?不灭世?”

    元青冷笑,一言反驳:“紫衣尚在时,没教过你目击者必须死的道理?何来如此妇人之仁,还是说你其实心中已背叛方舟,心向土著?”

    “姐姐何必激我,目击者必须死,这没有错,但这不是外来文明,是我们自己的文明遗风,所以紫衣姐姐面对下土那片汉风世界迟疑了,她将决定交给我们所有人我来之前去见霜蓝,和她说了些话,有所启发。”

    “还是灭世,拆迁整个世界强行迁移所有孑遗到方舟里,到道天文明光辉里再找世界投放,而其余,只要不是汉种,青帝、青鸾、大司命少司命这些全都杀掉”

    伶这一刻冷酷无情说,终暴露出她属于舰灵的真正立场,她连曾经与青珠百万年情感都淡化,对自己部分传承来源叶青那些关系更是根本不在意:“同意我这方案的姐妹,站到我这面”

    本来有道天公民权限,大可一言而决,但现在被封印了,这时间点内,只能靠投票了。

    元青无奈摇首:“妹妹你还是太年轻了,你这方案听着好,根本无法操作,青帝世界不会是你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玉石俱焚对抗之下没有什么挑选时间再一个你高估了我们方舟,我们漂流得距离家乡太远了,方舟不是真正世界,长途旅行养不起这许多人,仅凭我们融合星核作虚拟世界之心晋升,更负载不起这样多凡人背井离乡同意我方案,站到我这面。”

    这一下方案冲突,顿时就引起舰灵群体的分裂。

    很快数目清楚,大约三分之一跟了伶,都是年轻天真些舰灵少女,她们属于解救苏醒时间较近一部分,还怀着自己能做到的信心。

    伶的资源顿时大增,这才可以说她在方舟里有自己的根基,这也是她成为道天公民,有天然信服力,否则肯跟她的一个都没有。

    但元青只是淡然观之,因很简单,伶还是无法通过百分之九十的集体票决转走灵气源。

    这时,伶举起了星核。

    星炉内

    剑光与黑气并消,炉渣遍地,十三个同门天仙出现在周围,大半都带着伤,有的重伤,在刚刚闯进黑洞差点没命掉,这时自是喜笑颜开,簇拥过来说:“恭喜掌教超越极限!”

    “取巧罢了,我借用外力,你们以后要是遇到也可以提前准备,就是”

    “咦,你仙天呢?”白云道侣女仙是最细心,发现不对。

    “崩掉给黑洞吸走为夫仅人能跑出来就已不错了。”白云当众握上道侣的手,让她脸颊一下绯红,口中轻喃一声‘夫君’,这等于当众公布两人的关系了。

    对白云来说,却是借助本命道侣的灵池共鸣将养剑气,顺便也粹化她的仙体,不过因没有仙天的整体能级,所以无法真正提携多少,最大用处还是将她身体作剑鞘,临时蓄养自己的剑锋只是不能太久,否则会伤害她的身体。

    “我们没有星炉这样不可思议的维持高能环境技术,一会出去,就会产生能级滑坡,不过这衰退,或有一段时间,有机会超限之力大杀四方,就劳烦爱妃承受些。”

    “嗯,我没问题的。”女仙柔声说。

    星炉里依旧维持高能级环境,白云一时不用担心自己能级滑落,不用道侣作剑鞘分担太多,但天仙冲进来,可没有这样蜕变过程,全都还是天仙,但在这样高一层能级环境下也就相当地仙,十几个天仙结阵冲进来容易,相对降能成十几个地仙再冲出去其实就难了。

    于是白云又责备:“你们太过冒险不顾身,中了元青的围点打援之计,以后不可再如此了。”

    众人只是笑着答应,没有介怀,知道掌教在意他们,才会这样看似严厉对待救命恩人,这时只说:“伶逼得元青出去迎战,她和青珠联手有优势,刚好我们和黄云门的人冲进来赶上”

    “现在我们快出去,仙天都在外面接应。”

    白云其实也心知是他们为了自己才有这样,当下不多说,带人剑阵劈刺炉门,试图杀出去和外面援兵汇合,但很快发现不顺自己这超限突破放到外面,在滑坡结束前所向无敌,但在炉膛内高能级不过一普通天仙,无法攻破道天技术结晶的星炉。

    而叫唤外面人更无应,也不知道是真屏蔽听不见、看不见,还是青珠、黄云等人故意装听不见、看不见。

    “这下我们亏了。”众人顿时郁闷起来。

    有人试了试勾连外面的战争杀伐之气,这时都毫无反应,星炉的炉壁一墙之隔,却好像完全两个世界。

    白云也是无法可想,只安慰:“没事,这炉膛里高能环境纯靠方舟几个常规能量池不能久撑,无论元青还是伶赢了,她们要拿星核进来,就要开门,我们总会出去”

    众人面面相觑,也无话可说,实打实的能级对撞,能就上,不能就上不了,如果超限突破的道躯无法在合适时间投进战场,错过了关键战役的话,敌人一旦清空,就算有短暂时间无敌又有什么意义?难道还是新五脉内部开战?

    “趁着空隙,小结一下刚刚战事,是我过于莽撞冲进敌人客场,致使损失仙天。”白云有些遗憾,这仙天就世界一样,在沉坠时是累赘,但在晋升时是资粮,刚刚损失了仙天是非常严重的事,等是出局。

    “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掌教的道躯淬炼突破成功,还有机会。”

    众人都鼓励着,但也都经历过五莲世界坠落的能级滑坡,知道世界作单元一旦掉下来也支撑不久,高能个体更是无法在低能级环境下久存,会迅速散功,白云掌教接下来要么整个势能滑坡下去与世界主流同步,期间想办法争取圣格让世界认可一丝超限之力,要么孤身脱离世界,迅速飞向这整片虚空的能级壁障,抛弃所有盟友、道侣、势力、世界,而只身去往更高时空能级的虚空

    “我不会抛弃你们孤身飞升。”

    白云看出道侣和部下在担心什么,毫不犹豫表明不避战的决心。

    真正晋升是天仙与世而移的同步,甚至圣人举世而移的推动,而这种‘飞升’听起来很高大上,但悲剧是,虚空茫茫并不到处都是世界,个人在虚空里生存不了多少时间。

    假如下面青帝世界晋升失败,或晋升拖延了时间,在上面虚空等不到世界,又没有带仙天,同层也没有世界水平移动过来,那就死定了,变成青帝世界里第一个飞升死

    “我听青珠闲聊过一些高层时空秘密,在许多物质化更严格世界,高人寿命往往更有限,忍不住羽化飞升,但一百个飞升的高人,如果没有接引,九十九个都是死,这是等而下之的做法。”

    众人闻言纷纷放下心来,有人分析:“那掌教必须出剑,接下来如果不能迅速出炉夺取最大战争红利,以大量战争杀伐之气来补充损失重塑仙天,那刚刚的突破就等于无法变现,很快会贬值成废纸等是不败而败,彻底出局。”

    “嗯,要有出剑机会。”

    白云现在只能耐心等待转机,如果外面局势不妙迫切需要战力,如果红云师姐能赶到,如果主动权不在手里的感觉真不好受,但也只能这样。

    就在他这样想着时候,炉门外面传来一声断喝:“青珠!你竟敢背信弃义,偏帮舰灵,此时还不速速归位!”

    这听起来有点是,孽畜还不速速归位。

    青珠正已经协助伶压得元青进入黄云等人的包围圈,闻言大怒:“叶青,你这是找死!”

    “是叶青!”

    “轰”震着,星炉晃动起来,白云等人都趴在透明的炉门向外看去,只见无数青藤挥舞着充溢视野,土石簌簌而下,冲击得星炉外面基底晃动,叶青不知何时杀进了地底,将原本会稳定成青珠和伶胜出的局面,搅得一片混乱。

    白云等人都是皱眉,不太确定接下来走向。

    微信搜索荆柯守,木字旁的柯就行,然后添加,关注就行!感谢各位的支持!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本文章采集来源于》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