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72章 入场(上)

《青帝》 第1872章 入场(上)

    水母在消化它的猎物。

    流水潺潺,千万水系中心黑权崩散时,元青超限力量,没有株连到黑莲分身,她拉着妹妹稍退开,就避入了青珠天内,还在继续分析战场,自动锁敌。

    她刚才艳丽非常满头紫发已褪色大半,只剩下末梢一丝紫色,这时退下,挥下手,恢复乌亮黑发,最后一点紫色褪到空中,化一片余波在战场残桓。

    灵气潮汐咕嘟嘟钻入虚空,发出一阵瘆人的抽吸声,叶青耳朵动了动,抬首看去隧井,顺着自己仙天转化的黑水瀑布溯流而上,视角上移出凝厚土层、萧瑟秋景的大地、漫天肃杀的风环什么时,起风了?

    一只飞鸟在云端飞过去,乌亮的眼里倒影着云天,似乎迷惑于不远处腾空的十几道烟柱,鸣了一声。

    啪羽翼血泥纷撒,透明气墙排开高空云雾,风震一圈清扫了整片方舟长空,下方各节点困顿的许多地仙陡抬起目光看向外面:“起风了?”

    “大家再坚持一下,应是方舟用完两轮超限力量,已进入常规战,坚壁清野要结束,元青没有别的底牌了”

    “小心点”

    气流沿着纯白界膜舷壁在引力下活动,偶有一丝外溢,漏出了还无法收合小小隧孔,越过菌毯一样云集在外仙天,就可以看到灵气激发五彩霞光。

    十几座各色的仙天远远避开主流的仙天集群,云集到方舟一端背面,随着方舟偷偷开启了第二个隧孔,这少数仙天给当友军一样鱼贯而入,接着隧孔一下合拢!

    留守外面的新五脉众仙,立刻觉察到留在外面的仙天力量感应少了十几个,目光顿时一凝:“不好,元青放纵烛龙教仙天集群进去了!”

    “这些逆贼!当初世界就不该收留他们。”

    “说这些晚了,黑莲掌教刚陨落,黑莲旧部大宗与幽云门小宗争位,势必挡不住”

    “远古龙族不仅是有黑脉仙天,还有白脉、赤脉和黄脉除青脉。”

    “青脉也有叛徒青珠天补充。”

    “糟糕!这样青珠天一合,元青手里反有五气合鸣了”

    “情况还不是最坏,烛龙早殒,影龙未成长起来,没有顶尖,普通仙天小五气合鸣算不得威胁,就是恢复提升不少,看来真要持久战了”

    在众人忧虑目光中,整艘方舟水母活体一样涨缩,挤压,碾磨,消化,超限的震波一阵风在世界里席卷,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只有转化成了黑水形态、正要最后穿进地下隧井口的青谨天末端,芊芊目光看向天边滑落那十几颗流星,眼神里闪过笑意,夫君连环计成功了!

    这或是元青全场决断中,唯一一个操作失误,正常来说元舰灵宁死也不会求助于外人,原则上就不会出这问题,但伶以道天公民便宜行事,说降青珠打开了一个心理缺口,使得元青误信妹妹伶的控制力和对‘烛龙’立场判断,姐妹互信反倒害了这个算无遗策的元舰灵,让她终开启方舟一角引狼入室了。

    轰!

    青谨天没入了这片隧井中,而这动静似乎是信号,在雾气中远远穿透开去,也吸引了天边十几颗流星,机动着斜斜转向,朝这个落点过来,隐听到了龙吟声。

    地下殿堂

    泄露的地下水违逆了地心引力,又或时光溯一样溯向穹顶一个漏洞而去,席卷原地层,这形势下只有一道黑水瀑布还在正常往下垂落泄流相对反显得逆流异常了。

    “青谨天。”

    青珠阴着眼神死盯宿敌入场,思索着怎么埋葬对方,顺便和伶套近乎,向未来大姨子元青示好。

    伶轻声说:“你来提防青谨天,别担心,姐姐已放烛龙教仙天集群进入,很快就能稳定阵线。”

    青珠闻言皱眉,习惯了不信任队友,同时感觉到有人来争宠,不由:“你确定烛龙教的人真可靠?”

    “烛龙和东海龙王势不两立,东海龙王的后台是青帝孙女婿是叶青,这意味着烛龙教是投靠不了五脉,而新五脉盟主红云又是青帝之剑,是叶青的隐秘盟友”

    伶说着顿了顿,看青珠似乎不意外这个内情,点首:“嗯,最后这个秘密你大概猜出来,但在外面还没有曝光,留着关键时候瓦解人心用,不过我既告诉了烛龙,那老龙确定是真的,知道自己别无选择,自会说服余众虚空灵族对世界归属感不强,内部抱团不错,不用担心烛龙教的哪个人关键时倒戈,就算真有,也有烛龙带人去收拾。”

    青珠想了想倒也是,烛龙背叛了五莲大陆,又在五脉、新五脉都断了路,可以说在青帝世界里已绝了路,确实只能一心抱着方舟大腿了,只要别来和自己抢伶的大腿,倒可以容忍一二。

    当下就暗自传音过去烛龙,作老人对新人敲打一番,烛龙也乖顺,明确表示:“青珠道友放心,我等对方舟权力没有野心,作虚空灵族对道天文明也不敢奢望,只想统合分裂部族,混几张船票,以后到了道天文明疆域内安全环境,把我们随意下放到某个低层世界里就可以了”

    伶觉察到青珠的发讯,默契清楚在干什么,也不干涉。

    元青看了一眼她和青珠,不做声继续指挥着遍布整座方舟的大网。

    这方舟整体才是真正的最大陷阱,之前只是局部让子给黑莲,现在终不再退让,也不再坚壁清野,甚至放入烛龙教的这一支新招收手下来扭转战局。

    对刚刚投靠的青珠来说,这一切都是好兆,自己跳反投靠没错。

    甚至更换立场,青珠消去恨意,反有些佩服元青这一手,这就是战场佯装败退抛弃一车车财物,金子撒了满地,吸引得无纪律蝗虫流追兵争抢混乱,然后一下反守为攻!

    迫胁青珠天,逼降青珠,攻破黑莲天,消灭黑莲,余波扩散到黑莲天水脉连接所有节点!

    原黑莲也是有所针对应手准备,可以说他还有许多后续底牌,利用扎根死区的黑水网络节约经营,打持久战,逐渐在新五脉内部确立压倒红云、青珠优势有点点类似叶青的持久战。

    但他过早上浮出水面了,毕竟集众手段有着比叶青更明显外露的弱点,高估了裹挟外围炮灰的觉悟,让青珠给顺走了一半而降低抗风险能力,又没想到青珠狠到可以抛弃新五脉阵营来踢掉他,连着两下超限碾压,力量压碎任何算计,什么都是落空了。

    黑莲之死,对黑莲宗来说就是在初晓晨曦森林间张开丝丝晶莹蛛网的狩猎,却陡一阵风暴不讲道理打死了蛛网中心蜘蛛,那个唯一维护者。

    原本活体蛛网,就死了。

    微风在战场上吹拂过去,带着灵气浓郁馨香,一座顶级仙天与主人毁灭的余波带来灵气反馈正滋养着方舟,对于方舟整体来说,远不止黑莲身上黑源好处,还有肢解了整片黑源网络的利益。

    核心战场,一开始其实还有诸多天仙进入仙境,对黑源网络主干节点进行维护。

    但有黑莲自知无幸,留下的诛杀青珠遗命,这时二十个候选者为内部争位都保全自己为第一,个个很机智将余波下压到边缘死区外围仙境、仙园,甚至不顾连接水脉的承受,一次性耗用掉整片网络。

    崽卖爷田不心疼,不去考虑持久战需要,进行一次性转嫁!

    他们敢做,元青就敢埋,轰隆隆炸毁堤坝泄洪,力量洪水一样扩散出去,就在方舟地表的天空上化瀑布轰鸣着的五彩,成百上千道的洪流,对那些死区扎根的一座座仙境仙园冲下去,界膜以极高频率闪动,是主动能级激发的抗衡,几十万吨几百万吨乃至上千万吨水压陡加身。

    啪!啪!啪!啪!啪!

    真仙的仙园接连粉碎,进一步反震,由它们这些底层基础崩溃带来的力量集中,剩余地仙仙境也咯吱咯吱着崩裂。

    这些中层地仙在阶层范围失去天仙提携和真仙支持,变得上不着天下不着地,风箱里老鼠一样两头受气。

    “我们被整体抛弃了!”

    “黑莲宗的高层天仙呢?”

    “掌教陨落了,他们自争位要紧,顾不得大局。”

    “呸!陨落了还叫什么掌教,早知道我们还不如投靠青珠!”

    “青珠也不是好货,都拿我等当炮灰谁来救救我们,我们定奉为主。”

    “咦,天边的那十几道流星”

    风雨飘摇,诅咒与希望也在飘零,僵死在蛛网中心蜘蛛已在风中消失了身影,随着它不再吐丝修复蛛网,原本黑水蛛网蔓延的抱团安全体系陡转,反过来变成了催命符。

    这刻无数人竞相求存在各处死区深扎地脉,疯狂抽取哪怕任何一丝灵气,却稀疏得几乎毫无所有,争抢下更分薄了去。

    “倒也聪明,想要趁着坚壁清野结束,继续转嫁伤害到我们方舟自身。”

    “可惜的是,死区叫死区,不是没有理由。”

    方舟的两个女主人的目光转过去,局部能量本来偏少,两轮超限震荡又已将死区震脱了灵脉,现在各处死区一片沉寂,真是什么都抽不到,就连白茫茫雾气都只在各片死区周围环绕,就一个个细菌群落遭到了肌体免疫细胞包围,排异、驱逐,最后进行消灭。

    哼!蝗虫流!

    元青冷冷收目光,又让伶催促烛龙教十几座仙天快点下来。

    微信搜索荆柯守,木字旁的柯就行,然后添加,关注就行!感谢各位的支持!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本文章采集来源于》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