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83章 最后的梦(下)

《青帝》 第1883章 最后的梦(下)

    又一片风刮来,灭世风暴,同样青色。

    似是刺激,一种青光在她胸中泄漏出来,对接虚空,一阵风助推着少女,陡间化一片青光越过风暴,奋力飞到了破碎方舟里。

    一座星炉歪斜躺在那里,也有了些破损,但因最坚硬的枢纽而没有伤及本质,但在方舟坠落后就都没有了意义,失去主人控制显得毫无生气,无人问津,宛一头巨兽死去后沉寂的心脏。

    “是这里了方舟残骸最中央,也应是引力中心。”

    她觑着没人,入炉门里,一个陌生冰冷声音响起:“校验灵魂波动不通过,校验属性,确认虚空灵族”

    一股力量规则下,就要将她踢出星炉时,她体内川林笔记陡翻开一页。

    银白色的星环徽标陡亮起来,瞬息规避了排异,也激活了什么,只是触动了某种隐藏符文。

    “咳咳”

    炉膛的灰烬中伸出一只手抓住她的脚,一个舰灵少女在废墟里爬起来。

    她其实只剩下灵体躲避在星炉底下的精神空间里,受到感应召唤才出来,浑身伤痕累累,离死不远,却依旧目含煞气望着身份不对的闯入者,并非幸存哪位姐姐,而似乎是数据库里没有任何记录一只小凤凰敌人。

    又有一种血脉相连的亲近感,让舰灵少女不由稍按敌意:“你是谁?进来要做什么?”

    “我叫川林。”

    少女川林礼貌向着对方点点首,不答第二个问题,她没有这样多时间,看出了对方虚弱无害又没有敌意,就径自展开笔记计算着以方舟残骸这块最大体积世界碎片来作新世界核心,口中:“你是伶?我听母亲你或知道她,青鸾说过你,你是青珠前道侣,后投了方舟,船要沉了,你不走?救生船也没有?”

    “方舟坠落了,紫衣姐姐陨落了岗位的姐姐也都战死了,我作最小的妹妹受到照顾,岗位就是中央星炉,整座方舟唯一没有摧毁的地点这是姐姐最后交给我的任务,我会坚守到最后。”

    伶这样平静说着,因对方没有敌意,她也没有上前,又想起对方说是青鸾女儿,再结合青鸾是青帝道侣,及当年青珠击败青帝时,自己得到她一部分元神,顿时明白了亲近感来源压下记忆,自己是舰灵!

    相比这点羁绊,反是对方手里的银河徽标更让伶关注,哼的冷笑:“你是虚空灵族,不可能是道天遗世者,不知道哪里捡来的遗世者印记这东西没有大用,在低级天界经常给当极品阵眼,有点催化剂效果,就是给予穿越到这里新人一个天生气运,如果世界强大话,反馈给遗世者气运也就越大,但现在”

    少女川林已经计算好了方舟残骸,忙着沟通世界之心来支持她塑造一个新的小世界,这时忙得顾不上说话,只手指了指外面崩塌天空和大地,示意世界正在迅速崩塌着。

    两个敌对阵营少女,在这一刻双输下没有敌对,陷入了静默。

    整片世界,平日里是泰坦尼克号巨轮,一座宏大、坚固、牢靠海上宫殿,似乎永不沉没,此时就是撞上了冰山,将要沉没。

    木屑、土石、血肉,渐渐失去地心,倒塌山峰整座悬起来,一整条河水在她们的视野里上升到天空,宛是神迹,风呼啸,空气在失去引力迅速流失,而泯灭在外面的虚空里。

    在世界外,许多星光争先恐后逃开,却受到下陷的世界残余引力拖拽,似乎是巨轮沉没时引发的海面大漩涡,时不时有着不幸仙人掉进下方某个界限,湮灭时释放出五彩流光断断续续,照亮一层广阔绵延的幽暗镜面这就是时壁!

    时空与空间并非连续,而是光谱一样分段,通常为人忽略的那些光谱上的黑区,有点是方舟里的死区一样都是能量更低体现。

    当这低到,比最微弱一颗光子还低时,就会越过了最小交流单元间的分界,再往下就是黑暗深渊。

    这黑暗之深,看不到它界限之下任何光,无法与任何存在交流来往,甚至无法看到那些东西是否存在,成了宇宙某种意义上真正黑洞,此刻却点连成线,线聚成面,这样广阔一片巨大时壁,宇宙自然奇观。

    某种意义上来说,道天文明曾有过庖丁解牛‘无间入有间’的境界,是入微到越过界限,乃至于所谓‘无间地狱’也不过是稍借用,都抵不过这一片宇宙时空壁障,使人恐怖。

    或用火脉探索确证称呼的冷镜,再往下是比绝对零度还要冷,但温度是能量交流的定义,越过时空单元后没有任何物理交流意义,也就无所谓温度。

    虽没有时空交流的光线传入眼中,但引力证明,这时世界的小半已向着这片界面沉坠下去,可附近空域引力丝毫不减,整一艘巨轮沉没时的引力漩涡,只有少数幸存的仙天一闪一闪星光,还能抬升能级逃离

    跑?

    伶对此只是嗤之以鼻,紫衣姐姐说过方舟一路追踪星核时早清理掉了附近几十个光年空域范围的所有世界,那些仙天只会在能量耗尽绝望中沉坠死去。

    “这样也好,同归于尽,一起掉进时壁下不再发生任何交流,所有目击者也都能清扫干净了嗯,等等!”

    伶霍然首,目光死死盯着对方,考虑着怎么能杀掉这只小凤凰她会化成一枚虚实之间的灵卵,蒲公英一样受着虚空之风的吹拂,凌空渡虚!

    “我如果是你,就不会把杀意暴露这样明显。”少女川林说。

    伶也知道自己只剩下一个灵体,力量奈何不了对方,冷静下来,重新找到了新的任务,开始仔细观察对方:“你想唤醒世界之心重凝一小片洞天?凤凰漂流不需要洞天吧?”

    “可是世界需要,还有它也需要。”

    少女川林的目光越过地平线,纵览整片世界,手指了指远方倾颓一株参天大树,先天梧桐木,母亲生活了百万年的家,还有自己前身以它年轮之书特性为基础构筑的翡翠梦境,整个青脉百万年集体探索实践精华。

    “逃难还带一棵树?”

    伶感觉这只小凤凰思路很清奇,绝对非主流,也就意味着无法用通常手段对付,一时抿了抿嘴,觑着对方沟通激活世界之心时,拿起一个小东西晃了晃:“认识这个么?”

    少女川林打量对方手里这一枚雪白桃核似的东西,星砂点点,光华不显,深邃力量在虚空中带起一点点涟漪,隐秘不显:“这是什么?”

    “它叫星核,是我们舰灵少女用来算了不说,反正你们也没听说过。”

    伶不想透露太多,其实这才是紫衣姐姐陨落前最后掷过来让自己守护的东西,这时自己作普通舰灵的权限,还压不过对方手里的银河徽记权限,灵体力量也打不过对方道躯,只能设计,用诱惑语气:“总之对低能环境来说,它有一个实现你们愿望的功能一切愿望。”

    少女川林沉默着看她,是看一个稚嫩的江湖骗子。

    “不信?你跟我来”

    伶拉上她的手。

    精神连接共鸣天然无瑕,同时传过来一些相关信息解释都是真实,让少女川林明白过来后又一怔,某种熟悉让她脱口而出:“你是”

    “我不是她!”

    在伶的指点下,少女川林和她一起联手,举起一枚白色星核,而用她们分属于舰灵少女本能和遗世者银河徽标一起唤醒了星核,稍得以抽取,运转起星炉。

    两人的身影在炉膛里沉陷下去不,是精神沉了下去,一脚踩空,元神灵体下沉来到了渺渺不测空间里,这是星炉下一处最隐秘精神空间,舰灵少女集体精神的映射,随着她们的纷纷凋零后也同样映射着方舟,而到处都是灰烬与萧瑟。

    “好吧,你不是她,你现在是舰灵那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少女川林神情似笑非笑,目光打量周围的冥冥不测。

    伶说:“我们叫它理想乡。”

    这个舰灵少女的理想乡,在川林小公主的眼里有点类似翡翠幻境,充满了不确定性,但更广浩深邃,上方有个纯白色的气阀一样,似乎是鲸鱼在深海里上浮后气孔喷气吸气,一道道能量瀑布在头顶坠落下来,在元神里穿过去,似乎自己元神是不存在虚影一样,再落向下方就是幽暗入微到越过了时光与空间交流的最小单元裂隙。

    “好了,趁着我们还没掉下去,你可以许个愿望,记住不能超过当前能级。”

    少女川林悄悄试验着力量,发现势均力敌,这没有出乎她意料,这时疑惑:“不能超过能级是什么意思?”

    “就是别想着投机取巧,似是七色花撕下许愿,说我再要十朵七色花,或者集齐七颗龙珠后说给我再来一打龙珠,或许愿宇宙和平,诸此能量产生质变的愿望,都是会超过我们当前能级,不可行。”

    伶郑重说着,强调:“能级不能无中生有不然要世界干什么?我们方舟又辛苦追寻高能级星核干什么来许愿吧,少女。”

    微信搜索荆柯守,木字旁的柯就行,然后添加,关注就行!感谢各位的支持!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本文章采集来源于》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