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84章 预知药

《青帝》 第1884章 预知药

    “先说你的愿望。 ”少女川林机智地反问。

    “消除一切目击者。”伶目光一冷说,其实就是‘杀掉你’意思,而覆盖面更广让对方无可规避,处处杀机:“你可是自愿掉进陷阱,其实落在此处,就别无生机了,说罢,你的最后遗言。”

    少女川林沉思起来,似乎只有选择杀掉对方,而舰灵少女是不怕死,当自己也不怕,人生总是有死,持信天地帝君死了,坚守凡人芊芊死了,照顾自己母亲青鸾也死了轮到自己,也没有奇怪。

    只是这样彼此愿望冲突,以星核权限进行内耗,在整个世界巨轮沉海下,所有人同归于尽,等是遂了伶的意志,让伶赢了,那自己怎么样破局呢?

    等等自己都已经不怕死了,输赢这些其实不在意吧?

    最后,只要问问自己初心是什么?

    她手指轻抚着小腹,目光越过遍布的杀机,而看向更辽阔世界,正在破灭中的世界,投过去询问,始终沉默没有应世界之心,泛意识活化苏醒过来,以千万亿兆京垓秭穰沟涧正载极

    一直到超越极限计算加持在她身上,整个世界的求生欲,在这刻由一个坚持陪伴它到最后的少女之口说出来:

    “我想要”

    轰

    方舟星炉震颤,巨兽沉寂的心脏跳动起来,血脉泵张的巨响让她霎惊醒,一双青眸睁开来,冷汗涔涔是梦!

    不是真,是梦。

    最后梦到自己在星炉里那幕,是在启示着什么?

    自己最后要是什么?

    醒来,芊芊才发现时间过去了两天,自己睡了这么久,而夫君也没过来叫醒,自是说明之后战事没有大变故。

    “妹妹总算醒了,睡着身体都冰冷了一次,夫君问我,我都不敢说你自己去和他讲”

    表姐曹白静过来探望,免不了闲聊,芊芊也知道了青谨天外的最新情况。

    方舟战场烈度还在一路滑坡,形势放缓了。

    且不说在星炉里沉寂不出的公民少女伶,就说外面元青趁着烛龙教迟疑逃出包围,在方舟世界里就是如龙归海,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一时间凭主场,元青在她自己的方舟里与新五脉远征军或现在改称先遣军,一起相互打起了游击战,烛龙教开始两面划水,大收其利。

    真的要是单纯游击战,只需要破坏元青的根基就可,但这时方舟有着星核支持源源不断的自动修复,让红云都无可奈何,她转尝试召引自己仙天进来,提高自己持久战。

    倒也有了些成效,但因方舟防御变得更强大,攻进来仙天不多,变得添油战术不过就算添油,消耗掉方舟增长,也就达到了红云需要的战略目标。

    新五脉天仙在她的影响下也都渐渐统一认识,接受现实,不再指望独占方舟利益,而考虑怎么让世界取得胜利。

    哐当

    殿门重重推开,年轻道人快步进来,正是刚去红云天和众仙商讨了一番的叶青。

    他得知芊芊已经苏醒,就立刻离席来,这时探视了芊芊身体气息,稍放下心,笑着说起了会议中的气氛,随口提及:“到这一步,其实帝君就赢了,他再一次推动了世界大局,只要此战不陨落,世界休养到天地泛意识苏醒,反馈必是足一步登顶,遥遥绝尘。”

    芊芊不动声色任由夫君握起她的手,等到探视一番又放下她的手,她才接着夫君的话,轻轻:“夫君你自己有什么想法么。”

    “我也想快点登顶,最快速度登上,方舟战役是个不容错过的好机会,尽量要试试的,不过会场上新五脉那些人把我当青珠第二,甚至有些人撇下盟主红云和我这监军私下里联系,各个都想推我去当矛尖”叶青挥了挥手,嗤笑:“我有这么傻么?”

    芊芊轻笑摇首,垂下目光,看着下方战场青珠天残骸,又看看青谨天一侧堵着星炉,最后一个问题:“青珠陨落,伶姐姐有什么特别反应?”

    “她看起来是接受了这件事,在星炉里使用星核攀升自身实力,似乎要闭关一番,出关后一击解决所有麻烦,同时能量溢流不断增强着方舟世界的底气。”

    叶青说着,忽凑近了芊芊,塞给她一小团青气:“战利品,青珠那里抢来,大部在白云那里,剩下抢的人也太多,我和元青结束纠缠过去都没份,是少阴带人抢到后上供,烛龙教没人用青源。”

    芊芊微怔醒,摆手:“夫君自用。”

    “我不靠这个而且你又做梦,我不放心。”叶青摸摸她的头,顿了顿,解释:“我那份,暂且寄存在白云那里,别忘记白云拿着青源也没用,他第一手才是最大份,只是自己不用也不给我现在还在讨价还价进入新五脉的事,确定后,交换利益就能到手为夫缺人、缺时间、缺德,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噗什么缺德,哪有这样说自己。”

    芊芊忍俊不禁,对夫君这番好意只能默默收下,手指掠了掠耳畔发丝,随口问:“曹姐姐也有一份吧?”

    “黄云那份是后来爆出来,抢的人更多更狠这些孙子连自己人都抢,而且新五脉抢到的都是给黄云门交换利益去,烛龙教抢到也多半给伏龙一部黄脉天仙用了,少阴也没有借口问他们收取,只是她自己抢到的一小份大概有你这里三分之一大小,也没人敢问她要,就私下里送过来给我,我给表姐加强她雏形仙天,嗯,你知道这雏形仙天是在老仇人中阳里剥削来,不止是给她增进资粮,我也准备接下来借用一下她的仙天,临时取代黄云的黄脉一极阵眼,再说服烛龙教归阵黑脉一极,最后就差青脉一极。”

    芊芊安安静静听着,安安静静微笑,缓缓说:“夫君看出来了。”

    叶青注视她的一双青色眸子,点首:“这两天你身上青源躁动,有些东西我问表姐,她说要帮你保密,你自己要和我说。”

    “可以晚些么?”

    “不影响?”

    “不影响。”芊芊说着,顿了顿,手指下方一片战场上青珠天残骸:“青珠和伶的悲剧,不会在夫君和芊芊之间发生。”

    这点正是叶青这两天最担心的事情,听了这样保证,叶青虽疑惑,也不逼问:“这是自然,我不是青珠,夫人也不是伶。”

    芊芊抿嘴微笑夫君还是没理解她的这句暗示。

    “芊芊你猜我还捞到了什么?”叶青又神秘兮兮凑过来。

    “捞?那多半是船,嗯,零号舰?”

    “不是吧,你这也能猜对”

    叶青受到了很大打击,不过这船很有意义,还是带着芊芊逛了一圈,一起动手修复:“记得帝君以前还铺设过额外控制路,我们照着重新铺设,应能恢复一下它的飞行,万一打不过伶了,也可以逃跑。”

    “然后和青珠那样给打下来?”芊芊说。

    也仅仅玩笑,暂时撇开自己立场,客观评估所有对手的话,芊芊认为青珠这人不止是跑路,见风使舵能力背后是杰出的战略眼光,甚至比宿敌少阴姑娘更强些。

    甚至芊芊隐约可以判断青珠似乎很早就看出自己真身而产生垂涎,出永固时空门的虚空一战凭借力量曾经差点将自己击败,甚至捕获实际在刚刚梦境的一记忆版本里,川林公主印象中落败并非苍窍,而是青帝。

    不过青帝当时选择自尽身亡,也对青珠和苍窍造成重创,然后她剩余本源和散碎的元神灵质大概给青珠捕获了?

    而由伶的反应来看,应都喂给了她

    她收敛思绪,不是洁癖,这些残余就好像人的尸体分解后的有机质一样,是没有什么关联意义,她只是不太喜欢想另一个世界的事情,因那个世界没有夫君。

    那个世界的时间线上,夫君节操太好了,老老实实,在最初族中叔父压迫童生名额的关节点上就开始一再退让,结果最后连出头的机会都没有,就籍籍无名损失在了大劫中。

    相比下,青珠这人,眼亮,心狠,手辣,只求结果不择手段,不要脸皮,各种枭雄的优点凝聚于一身,在过程时序上稍显粗枝大叶,这也是外域蝗虫流的风格影响所致,青珠在众多天仙中已算是比较精细突出的那个佼佼者了,能在同阶博弈中胜出后力压群雄,就算不上什么弱点,一力破万法!

    两种行事风格的命运对比之下,让芊芊不由想起一句话,轻声:“清官必须要比贪官更狡猾,才能存活。”

    “嗯?”叶青奇怪看她。

    芊芊随口说:“我在想到了夫君为什么能赢过青珠。”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损我?”叶青失笑。

    想了想,他也承认:“青珠还是不错,如果不是自绝于人,我还真杀不了他。”

    “不过,失败就是失败了,没有后悔药!”

    听到这里,芊芊不由一笑。

    后悔药,也许是有,或者说,是预知药。

    微信搜索荆柯守,木字旁的柯就行,然后添加,关注就行!感谢各位的支持!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本文章采集来源于》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