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93章 合流(上)

《青帝》 第1893章 合流(上)

    “敌人是一个天仙分身,会知道我们过来?”小萝莉忧虑问着屏幕上一舰内的姐姐。

    “不会叶君说了,方舟强化了界膜的屏蔽,他都感应不到方舟外,只能借由这页嗯,是书册封面”

    屏幕里,年龄稍长的女仙,在怀里摸了摸封皮,似乎是怕出意外,很小心贴在胸口藏好。

    这两人正是临危受命的大司命和少司命。

    在帝君陨身,巨大失落几乎要淹没她们,幸还有青谨殿下新的中枢立刻补全内心空落落的感觉,她们自是不愿意再与之失联。

    “妹妹别担心,叶君说过零号舰的武装没修好,甚至防御都没修好,只要趁其不备扑上去,我们两个组合足以杀掉那个普通天仙分身”

    小萝莉大抵清楚自己情绪,却无法克制地去想是因自己去求帝君,帝君才会解开伪装而出手,结果立刻就陨落了呜呜呜

    她忍住眼里又要涌出的泪花,强迫自己转移注意,目光落在姐姐胸上。

    本命道侣的神识交合,自是能感应到对方怀里收藏的一页封皮,甚至距离很近,能更细致体会那东西有一点凉凉而细腻的感觉,也不知道什么材料构成。

    小萝莉就疑惑地说:“姐姐刚刚说上面写着四个字是川林笔记?什么意思?若是专门用来通信,不会起这种名字吧?”

    “谁知道呢,不该问的别问,反正叶君能看到”

    大司命说到这,忽然想到什么地轻呼一声,手忙脚乱地立刻将那张扉页掏出来,又动作一下放轻,恭谨摆在了控制台上。

    她们用普通星君舰较短的跃迁距离连续跃迁好多次,才抵达这一片零号舰原本应在的地方,自是趁着敌人还不知道方舟变故,一下子突袭抢来,结果应是

    波动折返,舰厅里陡传出了萝莉的惊呼声:“零号舰呢?”

    结果不见了。

    距离她们很远的一片空域,沿着方舟到青帝世界的中轴线,零号舰正在迅速破开一道又一道时空晶门,迅速飞向青帝世界,再有五个时辰,它就能抵达目的地。

    零号舰内,一个约莫地仙气息的道人在主控屏前恭谨地鞠躬:“老师英明这样一来,太真和上真会以为自己有机会翻身,全力与青帝、元青死斗,正好都是为王先驱。”

    “所以白莲你好好做事,不需要分身过去和白云死磕,接下来有你本体发挥,不怕没仗打。”

    屏幕上五色莲袍老人对小徒弟摆摆手,说着,投影消失不见。

    方舟内,叶青观察体内川林笔记封底上的立体投影,以星核表面水晶宫作为分身的映射,目光透过公民少女身体,不断观察她背景的星核,还有星炉内部,都没有看到芊芊影子。

    不在?

    叶青有些不死心,计算着如何设法亲自进入星炉看看,能模糊本命道侣阴阳二气相融的联系,寻常混沌环境都不能做到,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星炉内部

    混沌和混沌也存在区别,就一层天界一层势能,都是混沌的不确定性不断堆叠而成的叠态。

    这只是对芊芊下落的一种可能性推测,还有可能是帝君为了不失去对自己的一个筹码,早就将芊芊踢出了场外,只是比踢出少司命更隐秘,甚至根本在进方舟时就没带上芊芊元神,只带上芊芊道躯身体来,模仿芊芊声音迷惑自己?

    一切可能性都在心底推算,叶青感觉自己连这么脑洞的可能性都想到了。

    他也偷偷交给大司命和少司命的第二个任务,让她们在方舟外面抢零号舰后,搜寻附近有没有芊芊。

    唰!

    青色讯光在川林笔记的封底上亮起,与伶的立体投影另外并列的一个少女透明身体,正是大司命,她神情有些焦虑:“叶君,零号舰失踪了。”

    “什么?失踪?”

    一盆冷水当头泼下,让叶青陡意识到一种可能,目光落在手里的晶莹五色莲花上要糟了。

    方舟前进前方,一切命运洪流交界线交点上,青帝世界内是一片祥和。

    天色湛青明朗,大团大团白云,在九州大陆的上空飘,山林间涌现一些细小黑点,它们飞到高处,才见得是一些大雁,正在排列成行地飞向它们的目的地。

    还有许许多多鸟也参与了这场长途跋涉,万类霜天竞自由的宏大旅行。

    它们一波波成群结队,铺天盖地,秋风吹拂长空一般穿过高山,穿过峡谷,穿过平原,穿过海洋,这股生命的洪流,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它们。

    除了它们自己。

    不多时,鸟群越过一片窄窄的海峡时,突是撞上了一层无形墙壁,原地徘徊了起来,它们迷惑绕着附近海域打转。

    下方驾船路过的渔民都变了脸色,说:“快走”

    “为何?”有顺路搭乘的船客奇怪的问。

    “要出事了”渔民只是模糊答,按着祖辈传承的知识,规避开接下来的悲伤一幕。

    船客神情若有所思,仰首而望,蓝天晴朗,金黄旭阳不远是一个小小苍白太阳那是什么?

    幻觉闪过,白云遮蔽一切,渐渐染上浓色,天色昏暗下来。

    “这海天气说变就变,要有暴风雨了。”渔民说。

    嗅到风暴的气息,鸟儿在天空发出哀鸣,失去家园一样的凄惨哀鸣,元磁的导航和祖辈代代传承的记忆告诉它们,这里过去应是非常广阔无垠一片海洋才是?还有一片优良的岛屿提供给鸟群落脚。

    但是,现在岛屿不见了,大海也不见了,只剩下一片狭窄的海峡,而更远视野尽头是一片苍茫大陆若隐若现。

    “为什么这些鸟不飞过去呢?”船客疑惑问,没人会告诉他答案。

    飞到了快要精疲力尽时,有些鸟,或者说大部分鸟还在固执地沿着轨迹它们看得到那片新大陆,但多少年延续下来巨大惯性,推动着它们身不由己继续寻找那座已看不到的岛屿。

    最后飞到再也飞不动,扑通扑通的栽进水中,一只只,一群群,盛宴气息吸引了海里的猎食者,鲨鱼的黑鳍在水面上浮现,染红了一整片水域。

    原本的安全休息站变成了死亡的修罗场,血腥绞肉机在疯狂吞噬一切,空气血雾中隐出现淡淡的灵气吞吐呼吸声,宛世界在满意地享受落伍者的祭品。

    只有鸟群变得稀疏下来时,这种从众惯性才小下来。

    乌云密布漫天,隐约些许冰凉的雨点砸落下来,如冷水泼醒,一部分鸟似乎猛地在惯性中挣脱出来,停止了无休止的绕圈,恐惧而凄惶叫着,越过透明的高墙,飞向了新的地方,终栖息下来。

    它们暂时获得了休憩,新的记忆写入了幸存者的族群记忆,让它们知道旅途中的这一段很危险,将来,这些或又会积淀成为新惯性,一代代延续下去,直到世界走到时间的尽头。

    哗啦水声,忙忙碌碌的呼喝声,渔船已避到了海岸边上,在码头上一些人的帮助下系上缆索,没人留意刚刚发生过的鸟群悲剧,旅客惊骇望着远处海面这一幕,摇摇头,觉得难以置信有这么蠢鸟么?

    他决定将这见闻记下来,到了东荒之后去藏书阁查找过去记录,研究一下到底什么原因,或许能发表在新洛生物月报上。

    轰!

    幽蓝的闪电在黑云中滑过,暴雨倾盆而下,遮断了隔海相望的视线。

    青汉已渐次收拢了沿海的打渔船,而在雨幕这片新出现的大陆,是此前与九州隔海相望的五莲大陆,则笼罩在一片神秘陌生的气息之中。

    在新五脉远航的半年时间,两片大陆已经渐次靠拢,到现在只隔着一片海峡了,还在继续推动靠拢,板块构造运动或很久之后会在这里耸起一片山脉,乃至青藏高原那样的世界屋脊,使得两片大陆成不可分割的整体。

    但此刻,还是分裂的状态,小小的海峡阻隔了地气的蔓延衔接,更阻隔了人心的交流,多少万年惯性生存让彼此相识,都感觉到对面大陆是一种异端陌生的莽荒地气笼罩。

    分明已经是同一个世界内,分明可以彼此望见,但这种地气、人气的分裂,使得它们上溯的天道始终存在两股洪流之间,犹泾水与渭水流入了同一片河道,依旧一边清水一边浊水,泾渭分明的两半。

    暴风雨的元磁扰动遮掩了一切气息,自然在宣泄着它的威严。

    将视角上移,在它的浓厚墨云中间,一条真龙金色璀璨的身躯在蜿蜒而游,驾驭着风雨尽量偏向五莲大陆,龙睛闪动着狡猾。

    “哼哼,以邻为壑的事,要多做做才好在惊雨、恨云两个侄女那里见面。”老龙盘算着怎么让自己转正问题。

    九州、五莲大陆在东海这一面的合拢,对龙族造成了一个基地问题,东海龙宫已经转移到了南海,无疑挤占了原本南海龙族生存空间,而不得不往各个角落里增加岗位,渡过暂时的缓冲期。

    在这片暴风雨中不虞别人听见,它就自己一条龙嘀咕着:“她们跟着叶青水涨船高,以后说不准就要升至天空,正好南荒海、北荒海正在萎缩,留下也就可能大一点咸水湖,类似太平湖的八百里水域面积,足够维持我地仙位业,刚好可以讨要来。”

    唰!

    一朵黝黑云影陡然间扑下,森寒杀机爆发漫天:“你没机会了。”

    《》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