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98章 我是谁

《青帝》 第1898章 我是谁

    “我是谁?”

    第七个时辰伊始,方舟子时,阴极阳生,青色的光在星云网中塌陷剧变,虚实之间胎膜里面,凝粹成这样一个最初意识。

    最初的光。

    它的出现瞬息激活了幻想乡,对应物质界膜上折射三千道光,虚实共鸣产生了交流,熟悉而陌生的信息洪流冲刷间,似乎所有反馈都在告诉自己“你是元舰灵”。

    然而

    一部分记忆和情感对此产生了怀疑,不止是这样,不是这样,自己并不

    疑惑一旦生出,就陡间摧毁了原本正常的意识滚雪球流程,似乎一枚白天鹅的蛋卵混杂在鸭子的卵中,明明同时孵化出来却不同于所有的兄弟姐妹,她会产生迷惑,变得小心而又谨慎,会努力摄取更多粮食,而终究,她会暴露出自己雪白羽翼的特殊

    “咦?你是谁?”陡间一个声音在身边问。

    排斥!敌视!危险!

    死亡的冰寒陡笼罩下来,初生意识中就产生了恐惧,它下意识扑过去,瞬息吞噬。

    轰!

    一枚银河星环在星云核心出现,瞬息吸纳了身边一道初生的微弱意识,星环远不如成熟版的元舰灵强大千百倍,只有寻常舰灵少女神识的强度和权限,但在这刻并没有成熟的元舰灵,是许许多多舰灵少女分散着一丝注入正在孕育当中,陡然间拥有了某种先发,在对方还来不及传出警讯时,就已吞吃掉。

    “安全了不,还没有。”

    它用非常冰冷的目光,扫视周围一切的潜在同类,刚刚那个声音苏醒的早,可惜不如自己更早,但萌动苏醒已出现在这方天地的各个角落,下个瞬间窜起千百颗光点,摆动着细小的透明尾巴向着星云中心的一枚剔透晶核游去,都带着同样的微弱意识。

    千帆竞渡,百舸争流,这是一场速度竞赛么?

    第十三个时辰,方舟金午,日上中天,星核悬在半空中,放出柔缓光辉,透明的能场拂过星炉的四面八方角落,似在母体中的安宁气息,不知为何,这样久以来,星核的势能释放提升非常平和,或者说特意的均匀抬升,几乎没有任何波动溢流,这时轻轻波动了一下。

    公民少女盘膝坐在炉烬上,吁出一口浊气,睁开眼睛,伸手抚了抚它,语气温柔:“不要急呢,还有很多时间尤其现在和之前对白云抬升星炉势能不同,星核也在这里,星核表面水晶宫问题是个难以估量极限的隐患,太急了会在产生溢流传输,给叶青可乘之机万一超限溢流出去,就要水涨船高助纣为虐了。”

    星核旋又安静下来。

    那种萌动的气息重新蛰伏之后,公民少女的目光就冰冷下来,对着星核表面水晶宫里空荡的殿堂:“哼,想要分享不,是窃取道天光辉,却不承担责任?猿人就是猿人,野性不驯我作道天公民责任所在,绝不会让你得逞!”

    “是么?”另一个声音淡淡在虚空里传出来,也并不遮掩双方都已经知道的事实。

    “敢不敢启动了和我互拼权限!”

    “不敢,也不需要,请注意你的时间不多了,道天公民小姐。”

    星炉外面正是一道道星光纵横,龙蛇起路,天翻地覆,新五脉与五莲作敌对阵营难得联合起来,掠夺性席卷方舟的每个角落,几乎是敞开了仙天装载山川、河流、草木、灵气,蝗虫一般的夸张地啃噬大树的枝叶、吃掉叶肉、汲取树汁,就连发起者的叶青也无法遏制,也不会去遏制。

    “以为这样就能内外交困地反制我了么?”

    如果战场只在方舟里,确实也是谁也挡不住这股蝗虫,公民少女失去出击能力后也不行,等待元舰灵重生的时间又是不确定,更有一个危险变量正在迅速靠近而不断增压,她似乎困在了叶青布局陷阱中逃无可逃,直到被迫屈服,然而

    “进行时空定位。”公民少女说。

    “是。”有一个从未发出过声音的舰灵少女说。

    云网最核心的一片区域点亮,以这从未启用的舰灵少女作接口驱动,方舟底层某个功能模组一瞬激活,向下方时空投出了一股波动,她们的目光落向那片虚空,一道新的时空涟漪正在出现,蜻蜓点水在虚空的池塘上掠过,越来越近,近到只差最后一次的超视距跃迁对方计算好了。

    “准备跃别这样快,缓一点充能,对要柔缓,免得形成能量溢流。”

    界膜隔绝内外不通,新五脉和五莲外派的天仙犹自不觉外面的异常,在方舟里营营汲汲地进行破坏、搜刮、根绝,以图在最短时间里毁掉这艘大船,或者在某个临界线,逼迫伶以伤躯出战,击败她,收获她,占有她

    方舟外,两艘星君舰正游弋搜寻着,枯燥沉湎于对繁杂陨石群带的扫描分析与信号甄别,并警戒着下方随时可能会卷土重来的零号舰,忽然间光辉一丝掠过小萝莉的视野。

    她眼角瞥见了一怔,喊道:“姐姐快看!”

    “什么?呃”女子声音顿住。

    在她们头顶上的虚空,一种扫描波动的巨大光幕在方舟为中心撒开,似是渔民在小舟周边撒开渔网,又少女在舞池中旋转裙摆,或似绚丽极光天墙环绕四方,它们的光辉一道道垂落下方广袤的空域。

    大象无形,背景难以觉察变化,许多地方都是空荡而没有反光幽暗,但许多地方有着陨石反光也可窥见它的存在。

    “多亏的有两艘舰可以交叉视野”

    “嗯,叶君有准备。”

    主控屏的视角放大后,大司命就发现,那片光幕大概是带着一种非常稀疏的网状晶格,疏漏到连星君舰的体量都只是一粒小小芝麻,让姐妹觉得疑惑起来,蓝鲸的细小须齿是用来过滤细小虾米,渔民网孔疏密决定捕猎目标群体,她们很难想象这样稀疏的网格是用来捕捉什么。

    波动范围已超过任何天仙级元神视距的距离,还在继续扫向更远方,那是青帝世界的方向。

    大司命忽似想到什么,脸色微白,身子有点颤栗,这是一幅她从没见过的景象,再迟钝也会意识到方舟恐怕生出了什么变化,亏得这方面有所准备,她立刻通过那张扉页沟通了方舟里,疑惑地询问:“叶君你看认识么?”

    巨大光网投影映入眼底的刹那,叶青就睁大了眼睛,认识没错,他当然认识!

    印象真是太深刻了。

    方舟初次穿梭降临时,裹挟着高能级的降能攻势,一瞬击穿大纵深的天界屏障而穿梭至下层时空,犹抹香鲸在海面上深深呼吸,再收缩肺部体积将所有气体泵压进血液与肌肉、器官,而后轰然下沉五千米深海的惊人一幕。

    这骇人的能级落差,直接碾压了当时圣人的青珠,虽因伶的护主牺牲而让青珠逃逸,但也捕获得伶她现在是高高在上的道天公民,变换立场了,她知道自己知道,她看见了两艘星君舰巡游出去,她能猜出自己有着跨界膜通讯手段,还敢当面使这一招这意味着什么?

    叶青转首看了看天色,太阳靠近了天穹正中,时间近了。

    “大司命,你现在位置往方舟下降方向的中轴线靠近些好了,设定下降漂流状态,往下方定向释放青源的求救信号,加上帝君标示,再加密包装得隐晦些放心,会有人感兴趣,再留下那张扉页在主控台,离舰去你妹妹舰上,你们一起来”

    “叶君要与上来的某些人对话?”

    大司命目光一闪,看看晶莹剔透的不明材质扉页,似乎还留有刚刚在自己怀中贴身拿出来的温度,她白嫩脸颊上微泛起红霞,说:“如此可就丢掉这样一件珍贵宝物了,不如我留下作使者传话。”

    “东西有什么可惜?你们人要紧。”

    “哦。”

    “分身也不要留,现在帝君不在了,有些人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对你搜魂也不奇怪的。”

    “明白。”

    两颗星点在幽暗中分开,一艘迅速跃迁消失,一艘继续笔直垂落下去,犹直钩的鱼饵。

    就在这之后不久,叶青就听到川林笔记里传出一个陌生声音:“你是谁?这是我们五莲的舰,为什么发青帝加密求救信号?”

    “你猜。”投影扫描周围看不到任何人影图像,说明对方没有贸然进入那艘诱饵舰,而是隔空对话传音,用的声音也是法术改变了,不给这边任何可能把柄,谁知道是不是真的五莲中人?

    没证据。

    “叶青”那边立刻反应过来,冷笑一声:“你果真是有心了,现在方舟外面什么地方埋伏着等我们?青帝呢?她还在么?”

    “再猜猜,建议你们转到免费赠送的星君舰上这里距离方舟的跃迁里程刚刚好是一次普通星君舰的跃迁距离,而且冷却就绪已可以使用,或者你们也可以等零号舰的一刻钟时间,看看有没有变数。”

    叶青啪得合上了跨域通讯,手指浮现一页川林笔记最后的封底,轻轻敲了敲:“喂,在么?”

    封底投影的公民少女身体一震。

    《》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