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99章 立地成圣(上)

《青帝》 第1899章 立地成圣(上)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零号舰的主控厅,人群分两拨泾渭分明,相互警惕打量,偶尔也将目光扫向对接的一艘普通的真君舰这舰,有问题。

    原本他们也不会就跃迁在这个地方,但是位置确实太合适了,似乎是早就计算好的一样,刚好接近他们上次跃迁的极限距离,同时也刚不够跃迁到方舟,中途选择任意落点时,自是有人对这艘发出青脉特征求救讯号的零号舰产生了兴趣。

    主要是五脉之中有不少天仙还不相信青帝陨落的事,辛琰仙子那样的都还真心想要救援,黄帝和赤帝沉默时,黑帝就坚持着,哪怕只是有一分可能性,也要救她这话让黄帝和赤帝脸色都是不虞,弄得他们两个是叛徒一样,这不都是为‘救援’而来,到了现场再看情况行动。

    这时,正在传音对谁交流的黄帝脸色微变,对面通讯切断,他也去掉伪装恢复了自己本来声音:“五莲道友,叶青的建议”

    “你们认为呢?”五莲目光扫向自己门人。

    “疑兵之计,不过用之无妨。”白莲语气激进,看了一眼对面的白帝。

    黄莲沉吟:“谨慎为重,这里面有没有陷阱?”

    铮

    白光出舰,剑气游走绕遍星君舰的舰体,而后甚至启动了时空锚,这时白帝才停下来,淡淡:“没有陷阱,要上船么?”

    这种抢着吃肉的时一旦有人先行,立刻会有人争先恐后,于是黄帝和黄莲都是****了一样的脸色,给生生地裹挟到这舰上。

    “上舰了。”

    叶青眯起眼睛,转手就将刚刚与第三波援军的对话封装进川林笔记封底,反溯虚空中非常微弱的一丝能量泄流,传给星炉里的伶,一声:“还不动手!你准备等死?”

    “你故意留下了一艘星君舰给他们?”那边少女声音讶然,似是履薄冰了十二个时辰却在最后一脚踩空,掉进了冰河里的刺骨寒意在身周涌上来,使得她的带上了杀气:“你怎么敢!”

    “不这样使你错判时间,怎能逼迫你猝然发力?”

    青年道人无辜摊手说,谁也不想走钢丝资敌,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力量说起来容易,操作起来是非常考验功底,没有帝君的影响和超限水准的微操,自己也不能把握一定能限制五莲行为,存在场面失控的风险,但四平八稳的一潭死水更是糟糕,完全没有能量溢流可以借用,自身力量无法如预期增长会引发更多不可测的危险,这两害相权取其轻!

    “请用出你们底牌吧,道天公民小姐,我也翻过你的数据库,我们都知道零号舰的超视距跃迁技术,是以某种技术为范本研发小型化应用那大型化呢,难以想象的宏大场面,能让我这低智商的北京猿人见识一下么?”

    “方舟减速。”伶声音漠然,就不顺叶青的心意。

    叶青目光一凝,又一笑。

    现在没有了芊芊组合五极道侣共鸣的副灵池来支援助推主灵池,也没有了强盛的新五脉五极外援放大五德力量,其实等于是持久战的战略宣告此路中断,不过自己何曾指望持久战来着?

    自己一开始,想的就是霸王硬上弓。

    只是给帝君一出现给打断了进程,原以为还是得规规矩矩,谁想到奇奇怪怪又兜转来,这次总不会是帝君意思了?

    陨落事件不符合他的利益,如果那样反是成全了自己,不应该啊那就应真只是意外的机会降临?

    帝君最后念在自己救过他几次的份上,给予忠臣最后褒赏?

    他摇摇头决定不再多想那些过于虚无飘渺的人心之事,毕竟帝君已陨落了,而对于自己来说,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命运总是垂青于有准备的人,自己的准备还是很有意义。

    年轻道人盯着星炉方向,深吸一口气,准备大喊一声。

    “减速?”有个负责控速的舰灵少女奇怪问,但还照做了。

    伶对她解释:“光有速度极限,跃迁则没有,光线抵达对方的舰需要时间,对方的判断会延迟,使得时空跃迁的落点失去精准,这是一个非常微小时间差,但虚空中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凭借他们自己飞行速度慢慢飞过来需要许多时间,这足我们平缓的完成最后一段”

    “喂!那面的五莲或者黄帝或者随便哪个谁,方舟这边在减速”叶青已喊了出来。

    方舟一减速,天仙基本都能感应到。

    但这里存在一个有没有心理准备的反应时间差,其他人还在讶然不解发生了事,就算感觉到也不能做出恰当反应,不过他们马上就会知道了。

    盟主红云传音过来:“青谨,怎么了?”

    “是五脉”

    叶青还没来得及对大凤凰说完,川林笔记封底的投影中,只见美丽而安静的公民少女霍转首,她的神情终于出离了愤怒,而一言不发地挥手,没有声音。

    白光充溢了视野

    轰!

    一股磅礴的能量溢流隔着虚空传来,陡然反震将叶青击飞到墙上,声音终出现,耳朵似敲锣打鼓的轰鸣着,开了水陆道场。

    “喂!也别太用力啊!会死人的”

    这个青年道人像是被少女逆推了一样的神情无奈,口中吐着血,喊着不要,身体却在诚实而渴求汲取力量,整艘方舟陡加剧了最后准备充能,那真的是好多,好多。

    “无耻猿人,有种你不要偷我”

    “请用抢来描述,比较符合我这猿人强迫你的姿态,尊敬的道天公民小姐。”叶青身体在墙上滑落,彬彬有礼。

    “你给我等着!”

    “请继续,不要停。”

    青色中沉凝着一丝紫光,整座青谨天的主灵池也都在震荡,缓冲吸纳这一股前所未有的能量,甚至因是星炉里面高能级爆发,这能量溢流甫一出现就带着超过能级的意味,虽因方舟已完成充能准备大部分,最后只剩下一小段骤飚进势能。

    但对个人来说,也非常可观了。

    叶青身上五德相继的道韵凭空显出,这个最大底牌在用难以置信地飚进速度蹿升修为,不止是他个人,整座青谨天都展露五德相继的强大吸引,黑、白、赤、黄、青黑白赤黄青难以估量连续叠层,每一层都会叠加一座仙天的灵池。

    这时,吸引力聚变,则是倍增!

    倍增!倍增!倍增!再倍增!

    甚至在自动吸取着星核的力量!

    “这是”

    伶的脸色,终一下刷白,她以为只是多给对方吸取一点点所有人都会这样认为,但现实说错了。

    “这不应该是底层时空能出现的变数这不可能!你到底有什么异宝在身?你不过是一个北京猿人不,遗世者。”

    伶的语气缓了缓,带上了一些对力量尊重,首打量半空中滴溜溜悬浮晶核:“只是一点表层手脚,不可能这样。”

    “不用试探了,你研究过我的法宝底牌,却不知道有没有研究过我道路底牌?”

    轰隆!

    雪亮电光划过少女心头,她瞠目结舌,似乎看到一个原本温和的小白兔陡间长出了大灰狼的獠牙,顾不得再猜疑到底是什么,因法宝底牌可以设法剥夺,但道路如何剥夺,只能力量正面击败之,而恰巧自己就掌握着对方汲取水源的上游,醒断喝:“停下跃迁!断流!”

    “姐姐,停不下来要反噬。”舰灵少女叫苦,那样巨大灵气震动硬要停下来,就类似重载卡车在西伯利亚冬日里的冰面直道上飚得飞起,老司机已经举着伏特加喝高了唱着‘牢不可破的联盟’乌拉这时有人打司机一耳光,要他陡刹车急停,那是要死一车人的节奏

    放在这里就是死一船人:“我们不怕死,但死在这个地方,下面的青帝世界一点都没事,甚至叶青等人都还有分身保存可以重修,留下这些目击者的活口,清洗任务就失败了。”

    叶青微笑:“不错,我捆绑你们了。”

    “你在威胁一个道天公民?那你就打错算盘了,这是你逼我叶青。”伶神情冷下来,有着决意冰冷:“要死也是和敌人世界同归于尽!”

    “加速”

    星核能量输出爆发飙升到星炉在这个时空能级环境能发挥极限,同时能量溢流也更远超之前。

    “你不是要吸取么?”

    “看你能吸取多少!”

    “轰!”

    叶青全身一震,口鼻耳都渗出血来,但湛清眸子里闪过一丝紫色,声音低沉,压抑,宛是最幽深的夜:“就是这样不要停。”

    哗

    纯白天柱耸立在青谨天上空,对接到整片方舟世界,能量泄流宛天河瀑布倒灌,陡间充满着五德灵池黑池,黑池拼命消化,但总体能量还是冲了过去。

    要是只是单德天仙,立刻就崩溃,但这时,“轰”,浓缩体量涌入白池,白池接过了这洪流,进行消化。

    “轰!”

    赤池!!!

    “轰!”

    黄池!!!

    “轰!”

    青池!!!

    这能量堪堪要打碎整个五德灵池时,已消化的部分,进行着一次循环,顿时,一丝朦胧紫气产生,止住了崩塌。

    整个五德灵之上,仿佛是染上了一层若有若无的紫晕,透着一丝紫气,迅速扩充着整个灵池。

    远远望去,随着能量灌输,紫晕每过一刻,都深了一分。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