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902章 杀幽云(上)

《青帝》 第1902章 杀幽云(上)

    “半圣?别太嚣张了叶青!”

    骂喊声,层层拦截,混战,血光、黑雾与青气,在陨石群落里交织做浓重的水墨画,在虚空中涂抹着复杂混乱的一片狼藉,视线所及影影重重

    苍窍,离火,坎辰,大概闯过了十几个人,或者更多些,他们模样不同,神情都有点共通,是一种混杂了颤栗与勇气、还有一些别的,在天仙来说非常少见。

    “嗯,也不算厉害,你声音别抖。”叶青好笑。

    目光顺着他们别开一道道视线看去,五莲和黄帝都在远远隔岸观火,似乎是火药枪排队枪毙战场后方的一排宪兵队,目光冷冷盯着这混战。

    非常复杂情绪在叶青心中涌上,他出方舟是为了面对更多敌人,谁想没人敢面对他了,而这并非真正无敌,反是陷入泥泞的猛虎,有些怜悯看了一眼拦阻敌人。

    果都是祥云派系残部转投,正迎面过来的幽云,那种曾经卧底、非嫡系。

    “你最多杀得一个,还能怎么样?你真杀了哪个,就完全撕破了脸,所有人都会为我报仇!”

    幽云脸色僵硬冲上来,他嚎叫着遮掩内心的恐惧、颤栗与怨恨,手指了指自己后面,还有七八个天仙在前方拦截,又指了指叶青后面,苍窍和离火速度最快已追杀上来。

    接下来必然会死人。

    五莲和黄帝选择的不过让谁去死的问题上来包围一方面是被逼,一方面是在赌命,赌倒霉那一个不是自己。

    超限力量在用掉前并非人多就可以对付,但人多可以对付幽云和苍窍、离火、坎辰这些人,逼迫上前卖命赌博,如果说叶青是吃人老虎,那对于这些人,就是苛政猛于虎。

    叶青嘴角笑意扩大:“投靠我怎么样?”

    幽云一怔:“什么?”

    “我说”叶青身上纯青气蒸腾升降,隐隐紫气不断凝聚,似一道紫龙,呼风唤雨,支配阴阳,令人心神动荡。

    “唰”一下,紫气直贯,用更简明的语言投降,或者死。

    后面追杀的人都沉默了,幽云连连退避同时,口中断断续续解释:“你很强大,但也不得不蛰伏于整体强大而孤独,本身也是弱小弱小而众多,整体更是强大高下相倾,无法抗衡滚滚大势说到底,人太多了,只有一次超限力量,你赢不了”

    没人会追随一个注定的失败者,叶青理解点点首:“天子之剑!”

    带一丝紫气剑毫不留情地砍下去了

    “噗!”幽云的防御根本无效,血花飚飞,不由嚎叫着:“你狠,不过你才一道超限力量,就算这样使用,又能使用几次?”

    可是谁告诉你们,自己只有一次超限力量?

    叶青笑起来,自己现在确实只有一次,但只要方舟继续突袭世界,每次跃迁的高能溢流都会周期性产生一次超限力量!

    简直就是每日限额取钱的提款机。

    “想一想只要拖延到方舟的第二次跃迁充能超限溢流,就能获得补充?可以当方舟是提款机,源源不断杀戮下去?砸地鼠一样,一锤一个横扫群雄?”

    但这样的顺利让叶青本能警惕,现实里哪有这样无敌主角?

    只存在幻想中罢了。

    他抬起长剑,看着上面萦绕的紫气,似乎是看着太阿宝剑的锋芒,喃喃:“太阿倒持啊授人以柄,何其危险,剑柄握在别人手里,那自以为挥舞这剑,焉不知是别人在挥舞着你?”

    任何外来的力量终究危险而不足为凭,自己虽以星核表面水晶宫设计针对了超限灵气溢流,窃天成功,横扫无敌,但补充超限灵气节奏掌握在伶手里,就前线元帅大军的后勤粮草掌握在后方女皇手里。

    元帅真以为自己无敌的心态,而形成惯性的周期认知,认为粮草总是定时规律有的,这种智商,岂不退化得和巴甫洛夫实验里条件反射那条狗一样了。

    一旦伶那边改变方舟跃迁节奏,或者干脆暂时停下来,而自己还沉浸在无敌中,深陷敌阵

    必死无疑。

    一方面叶青看到了更有利选择,他想到了帝君曾经使用过绝招,四季信风环的时令保鲜,将一丝超限力量保存下来。

    其实自己五德灵池循环,可以更完美做到这点,能级滑坡速度变得很慢,这里面的时间差一旦抹平,会产生奇迹。

    关于‘使用相对超出环境界限一个能级力量’,其实有两种方式,不成熟挥霍,和成熟夯实自己根基,如果能选择话谁都会选后一种,但关键在于能持续高能灵气的时间五德灵池才拥有这样的优势。

    谨慎并不挥霍超限,维持住一刻钟,六个时辰的反复溢流熏陶,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但是实际已不一样了将超限力量真正纳入控制这个意图,必须小心藏起来,不让别人知道。

    方舟星炉,公民少女轻哼着歌,很开心样子,突动了动耳朵,她听到有人传音对自己说:“道天公民小姐,我们继续按照约定行事?”

    “有这样约定么?”

    伶疑惑地偏了偏首,对着星核,露出一个纯净笑容:“好,我知道了,反正也挡不住你偷我灵气,不过我想跃迁就跃迁,想不跃迁就不跃迁,你也管不着。”

    叶青沉默了一会,掐断了对话。

    连喊了几声‘喂’都没得到应,公民少女眼睛就眯起来,演技粗糙点没关系,有力量就可以了。

    全面战争,打得就是后勤,对方超限可是把柄一样掌握在自己手里如果在方舟里,真是只能鱼死网破了,跃迁到青帝世界同归于尽,可谁叫叶青退让了一步,自愿出去了呢?

    她这样想着,哼的一声冷笑:“对不起了,叶青,踏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一步退,步步退,你不应逃避,为什么不敢拼死呢?你到底在乎什么呢?真是不懂你们人类心思啊”

    雪白的星核在她身后洒下淡淡的光晕,在她吐出‘叶青’名字时,星核颤动了下,又安静下来,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公民少女,还在轻轻哼着歌:“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来欠了我的给我补来,偷了我的给我交出来咦,姐姐意识在萌动,她快醒了?”

    上方空域,战场后方天仙阵列中,重兵拱绕守护着几个首脑,不给叶青突袭机会,就在这时,突然间一股波动传来,带着点沙沙轻响:“喂?五莲?听得到么?”

    “伶”五莲目光一凝,皱眉:“你怎么定位我?”

    “你的本命灵宝五色莲啊叶青给我,你忘了?”

    伶微笑着说,手上不停地继续清洗着它,在通讯难以为继之前说出最后要求:“我作一个公正的裁判,不偏向叶青,特意下场来告诉你几件事情,有的你或猜到,有的你或没想到,你准备好了吗?”

    “”

    片刻后,通讯结束,五莲脸色阴晴不定,带着点惊怒,重新审视着远处那一个年轻敌人飚进的身影。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个久经风霜和能级沉浮的老人,似乎终于通过自己双眼判断确定了什么,缓缓点首:“现在唯一庆幸的是,叶青不是在高能环境里淬炼再出来的,身体没有变,只是临时提升”

    黄帝等人闻言,终松了口气。

    众所周知,一个世界顶点的圣人就蝌蚪变态生长成青蛙,为跃出高高的井口做准备,不过没有跃出井口前,圣人在世界都只能释放一次超限力量,世界不是提款机可以无限透支,自不想轻易放出超限力量。

    还有身体,圣人们用来加持超限能级的身体底子,在没有跃出井口前也还是没有质变,喝多了就会水缸破裂,这是客观物质而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叶青只要还在这个环境,实力就不会变态到哪里去,还是在理解范围内。

    赤帝想了想也说:“也就是说这点,伶没骗我们,叶青只有一次超限力量,只是可能会恢复?”

    “目前来说是这样,只是还不确定叶青加持的渠道伶不可能用方舟世界官方认可加持叶青,他怎么窃取?”五莲眉头皱着,推究剩下最后一个变数:“不过都无所谓了,我们已经知道了叶青的底牌,他还想利用这点逆天?”

    众仙侧目,有些惊异看着老人,很少见这样愤怒,只有真正威胁到生命才会有的反应。

    “幽云,从现在开始,不惜一切消耗叶青。”

    无论叶青有什么窃取方舟高能灵气的秘密渠道,但伶的态度明显没有偏倚,或对于她来说这里所有人同归于尽最好这里面就有机会,五莲不会给叶青慢慢保留住超限灵气的机会。

    无论怎么样,这边人多,所以不可能出现叶青同时一个打三十个的情况,拖延到零号舰跃迁准备就绪应该是没问题了,船控制在手里,就拽着所有人的命根子,任你超限力量又能如何?

    有本事毁掉船,大家鱼死网破可如果真的有鱼死网破勇气,之前叶青在方舟里窃取灵气立地成圣,就应和伶拼了,而不是看似凶焰滔天杀出来,其实是一只偷油的小老鼠一样给灰溜溜地给女主人家赶出来。

    “你这狡猾的小老鼠,在我这里可没这么轻松,别想蒙混上船。”老人此时这样想着。

    《》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