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909章 充满

《青帝》 第1909章 充满

    穿过天界屏障时间比星炉开门一下放出的折损要大得多,这种跨界交流的事情虽通过星炉激发星核后超限高能,相当两方本质上在同层交流,再经由川林笔记贴箔的星核水晶宫,分身与本体间超越时空的引力连接来完成交换,但终没有根本上绕过天界屏障,其中牵涉到时间流速差比起方舟内部云网短途通讯的便利来说,操作繁琐性想想都胃疼。

    “哼高能很好吃?撑死你算了!”

    瞬息陡激增,呈几何量级扩大涌入的灵气规模,带着满满恶意

    叶青微讶之后笑纳,几乎胃部痉挛饥饿感终舒缓许多,声音不免带着点笑意:“活人哪会给尿憋死。”

    “你又找谁释放了?赤帝?五莲?”

    叶青微笑:“我倒是想可是周围都没人,要不你联系五莲过来让我杀?”

    “怎么联系?那本命灵宝五色莲已炼化成基材,已经喂给”伶说着顿住,随后就又幸灾乐祸起来:“你不是速度快,就算敌人散开也总会追上一两个怎么会没人?抱团来对付你了吧?我开心着,要不要给你再加点油?”

    两面对话根本不是一个节奏,叶青想了想,说:“还是缓缓跃迁吧,帮你节省点能量。”

    “你当我傻?会给你咸鱼翻身机会?”

    伶似乎感觉自己智商受到猿人挑衅,语气鄙视:“青帝世界倾巢出动,现在除了剩余的九个青脉天仙,别一个天仙都没有九个青脉天仙会相互牵制,受着整个战略的惯性裹挟继续推动下去而这一切刚刚好便宜了作青帝继任者的你,普通地仙根本挡不住仙朝龙气,你本体都不用到场,分身手持传国玉玺就能横扫五莲大陆,统一人气,再整合地网,祭天登位成至境帝君就等于世界泛意识地上化身,比你这个受我溢流控制才能发挥超限本体更危险多了且好歹是知根知底,当我不知道青汉的恢复速度?我缓一缓跃迁,会给缓出你多少成长时间?夜长梦多的道理,谁不懂?”

    “没这么复杂”

    “鬼才信你,影帝叶青!”

    少女没好气的声音,就切断了通讯,似乎决定不再给叶青任何一丝追上机会,很快溢流传输变得更快速猛烈了。

    叶青摊手,神情无奈:“都是实话,居不信我。”

    在下层天界五个灵池都容纳不下一次跃迁溢流,需要发泄出去一些降能浪费,现在高致密度、高容量五德灵池,只见涌上来的,却是丝丝青色的水雾,落在了灵池中,只是毛毛雨。

    灵池迅速汲取消化着这股溢流,仅仅是勉强填满黑色灵池,完美保下来,并无任何一丝多余压力,也没有释放降能浪费这是自然,这些就已不是超限灵气,而是普通灵气。

    但根据刚刚击杀黄帝和一个普通天仙还犹有余力经验,如果这些汲取灵气全都变成超限力量,足以杀掉两个黄帝!

    或者杀掉一个五莲?

    后者有点不太确定,叶青决定还是用前者计算。

    这股溢流来得快,结束也快。

    接下来是间隔了两分钟时间,第二股股虚空溢流再度涌入,又完全吸入,填满了白色灵池。

    又间隔两分钟时间,第三股虚空溢流涌入,与上次间隔稳定,这些普通灵气又完全吸入赤色灵池,大约已可以计算出这两层天界时间落差比例是7:1多些,在这里流速过快时间是没有计算意义,而对应方舟每次溢流节奏才有意义,溢流多少次,就是方舟与青帝世界拉近多少距离,作刻度可以判断时机节点。

    第四股填满了黄色灵池。

    第五股填满了青色灵池。

    虽只是吃土豆这种粗糙粮食,但也终让叶青有了吃饱感觉。

    溢流还在涌。

    “没完了么?”

    叶青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再吃就要吃撑着了,灵气溢出了灵池在身周散出去,白白浪费在虚空中,连个可以揍扁的发泄目标都没有,也是很为难的一件事。

    而在下面,伶哼声:“我乐意哎,你那一艘保底的星君舰,现在这个时间点哎,辛琰她们接上你没?”

    叶青说:“没有接上,我困在上面一时不去了。”

    “什么上面等等!差点上了你的当,你周围没人不是不敢强冲五莲,你是已经胁迫了逼降了部分人,驾船追上来了?”

    “实话跟你说,我飞升到高层时空了。”叶青微笑,现在就根本不怕对方知道了,真心没那么复杂,帝君留下的战略布局换成继任者是未必能推动下去,自己就是要暴力破局罢了。

    “飞升?哈你飞升?当逃兵?”

    “对啊,上来提升了胃口,吃饱喝足,该去了正在上面苦恼怎么下来。这在速度来说,下山比上山轻松的多,但糟糕是这是万丈悬崖,太轻松了,轻松到了自由落体运动程度,万一脸着地估计摔成爹娘都不认得,要不我换个姿势,做一顶降落伞吧?”叶青语气询问说。

    “哈哈你飞升上去,再一顶降落伞下来你这飞升者?吃饱撑着了?”

    “确实吃饱撑着了。”

    “真的?”伶的语气突狐疑起来。

    叶青笑笑,气氛安静。

    溢流陡停滞了下来,方舟暂停跃迁,这只有一个解释,它开启观测算成功拖慢了它速度一小步,叶青眯起眼,这只是开始。

    方舟星炉

    “观测到一颗超能紫星它消失了,光谱红移速度好快,都要超过光速了这不可能的事情,只能是”

    伶一怔抬首,看着炉壁上投影出来的一道紫黑星辰,超新星爆发窜起,那确实是飞升。

    “这猿人”

    她死死盯着对方身影消失在天界壁障,完全融入了上方黑暗。

    物质的任何颜色只要浓郁起来就会发黑,红得发紫,紫的发黑,越来越深,哪怕半透明的彩色玻璃也是一样,黑白红黄青质变后又是黑,融入黑暗背景,说明对方能量密度已完全超限,进入了更高一层时空,在下面是观测不到风马牛不相及。

    这一惊变转折拉响了战场警报,云网的私密通讯里,有舰灵少女敏锐:“他飞升多久了?”

    一个舰灵少女迅速计算,说:“根据光速计算的话,应是半个多时辰以前景象,我们超视距跃迁的整体速度超过了光速,一直将光线甩在后面,刚刚停下来才收集到这幅图景”

    “这家伙真当逃兵?不像啊”有舰灵少女猜测动机。

    “上面出局的一百个天仙都当逃兵,叶青都不可能做逃兵,那家伙是茅坑里的臭石头,脾气死硬死硬,屡屡冒犯两任元舰灵姐姐和道天公民阁下,根本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他会做逃兵?”

    也有舰灵少女分析对方位置环境:“要当心上面高能淬炼”

    “这两层天界时间流速比在7:1多一些,时间很短,如果我们方舟慢慢飞个半年,在上面等于二十几天,还要提防着一点,现在”

    “星核灵气溢流会变得更高频,但更短暂,其实是不利于休息,短短半个多时辰他一个人能扩大灵池容量多少?我们看着他孑然一身飞上去,连仙天都没带,还不都是百分之九十九都承受不住浪费掉还能再跨一层飞升不成?”

    “这点时间干什么都不够,或当中转站,利用飞升接引隧道疾速来越过漫长距离去高层时空,借道中转?再降能到永固时空门?”

    “上去怎么下来是个问题再强大,规避不了天界壁障厚度,方舟超视距跃迁最短时间跨过,都不可避免会滑坡,更别说叶青速度。”

    “他会天人五衰”

    舰灵少女们在云网中私密议论着,都是推敲着各种可能性,她们是虚空作战经验丰富的参谋团,来源于世界破碎后遗留下来的世界之心,天生对虚空有敏锐反应,汇聚着美丽和智慧,最终才会在元舰灵那里量变形成质变的明珠。

    元舰灵现在不在,伶的信息整理和推演能力就稍微差了一些,不过她对姐姐很尊敬,在云网里认真倾听一会,似乎冷静下来想明白了,吩咐:“稍休息一下,时空锚冷却期满后继续跃迁!”

    星核水晶宫的通讯重新打开,又是兹兹声,仿佛再一次提醒伶,刚刚她误判成是自己星炉高能溢流干扰,是多么可笑的事,而对方就那样看她笑话。

    似乎是在虚空溢流判断出方舟又开启了充能和跃迁,更高层级的时空传来叶青的声音:“你确定?”

    “上去也好,别想着下来了,你不知道什么叫捧杀么?”

    伶语气有些冰冷,缓缓:“跨一个大能级的天界壁障,可不是星炉那一层薄薄炉门,说开就开,说出来就出来,还给你一个滑坡机会在虚空之风降能垂流的厚厚罡风层,就已是在滑坡。”

    “哦?”

    “除非叶青自残、自废甚至自杀了,才会天人五衰跌落能级来,哪里会容得你完好无损通过能级壁障,你当方舟一次次深潜海底不是冒着损失?说起降能,这里谁不比你清楚?”

    “佩服。”

    “现在明白了吧?猿人就好好学习知识,不要老想着弄一个大新闻还降能恐吓我?”

    公民少女撇嘴,冷哼一声,说:“你也就最后掉下来,剩一点点短暂降能威风一下,或是很厉害,五德圣人,但只要方舟这里控制好时间,控制好星核爆发溢流的节奏,不给你五德灵池道基重新充能,那就是釜底抽薪了转眼即逝的降能,这么一点时间,你说你能干什么?”

    “你不如你姐姐元青。”叶青声音温和。

    公民少女顿时有些憋气内伤,简直击中了她的软肋打在红心上,元青姐姐是能在绝对计算上压过青帝作新人自是不敢和那两个比控场,但毕竟她们都陨落了不是么?

    即便知道对方可能是多拖延一点时间是一点,但她也不由狐疑问:“你还会出啥幺蛾子?”

    “你猜。”

    伶眉头皱起,降能,方舟又不是没见过,她还有特殊的切身体会。

    上次方舟降临下来碾压了青珠和零号舰,她牺牲自己归方舟,那也是青珠刚在天界屏障底下,近在咫尺地撞在了降能枪口上,稍缓了一些时间或远离一些距离,还是能跑掉方舟强大整体降能,远了都压不住一个圣人,叶青一个人降能,还能翻天了压过方舟不成?

    伶又本着对叶青这猿人的思路和创造力警惕想了想,大致也得到几种可能,最后只是不屑:“还以为你打着什么主意,是想在高层降能时通过永固时空门到世界吧?再设法保鲜存留一小股股力量,再祭天整合世界,重启超级武器,就能反抗方舟,拼个鱼死网破了?”

    “再猜猜。”

    “不用猜了!野路子就是野路子,就让我见识见识你们世界超级武器好了!你是想重启天罗地网?还是混沌雷阵?论起中远程对抗,你以为能拼得过方舟的超级武器,猿人石斧能拼得过火枪?”

    公民少女冷笑着,已有了她自己的答案,而且对方说这些的用意摆明就是威慑,而拖延方舟跃迁获得时间,并且试探她的底牌而这说明对方的最后底牌也终于要甩出来了,在做最后一次战场信息对照。

    心底最忌惮之前叶青在方舟里立地成圣的内乱情况,所以‘你要图穷匕现、我就玉石俱焚’的威胁将对方赶出去。

    这种事情要是一再出现,堂堂道天公民给猿人一再逼迫这样委屈,也是非常糟糕的事情。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和青帝世界同归于尽,或元舰灵姐姐重生后会扭转这样不利局势,不过内事自是不会告诉叶青,方舟超级武器具体是什么也不会说。

    “最后警告你一次!我绝不会给你进入星炉机会,你窃取的力量再强大,我都掌握着星核溢流的门阀,权限比例千百倍更甚于你,甚至无需和你硬拼,只要灭世摧毁了世界,你一个人再强也是无本之木,无根浮萍,没有家的孤魂野鬼这正好符合你遗世者身份,北京猿人同志!你还是想着到时怎么跪在我脚下求我饶你一命”

    啪!

    她切断了通讯,那个高能兹兹声,真讨厌苍蝇嗡嗡嗡扰动心情,现在终消失了,世界清静了。

    《》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