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910章 献祭

《青帝》 第1910章 献祭

    “兹兹”声,火焰里窜火花。

    高层时空,叶青抬起双眼,手指在面前这一团五色火中轻轻拨动,似乎是调整着柴火的燃烧,灼火映在道人年轻沉静的面孔中,这时才稍微见得一些疲倦接下来,就再也不用这样勾心斗角控场了。

    伶的自信并非没有来由,至少在下方时空能级层面上,她所说完全正确,判断叶青不可能带进多少超限力量去。

    就一个篮球抛得高高,有多高?

    二层楼高了吧,通过篮筐空心落网,掉到同样高度时,它势能会增长多少?

    稍微不同,在经过飞升上层时空炼化了道基,五德道躯本质强化又得到灵气,似乎是在二楼有人接力拍了篮球一下,轰入网沉降变成五德圣躯,确实在个体上比起原本强大。

    但和叶青方舟里立地成圣的超限紫气一样,对方舟来说都只是个体,能坚持这样巅峰与坐拥星核的伶对抗多久?

    几分钟?或是更短?那简直是一个开了无限法力、无限体力、无限恢复作弊外挂的boss,在同层根本无敌。

    如果是超人来到地球不跌落能级的故事,自己现在也是高一层超人,高密度钢铁之躯保留下去、穿过永固时空门到世界,还能一直保持的话,或者还真是成人殴打幼儿园小朋友一样。

    每个高密度灵池都蓄纳着满满高能灵气超限力量,超限的五德圣人或比五莲圣人的巅峰还要强些,更持久,能硬碰硬完全压制住伶

    不需要比伶和星核的力量更强,只要让她无力遮护方舟,让她在茫茫海洋上没了船,任她再强大也只能恢复到星核通常状态,就赢了,想怎么风筝她就怎么风筝。

    但是成人童话,现实中,降能是残酷冰冷的坠落。

    自甘堕落、自残道躯、削足适履、强行降能

    这样方能让跳出井口并且长大十倍的青蛙,重新变小硬塞去,越过天界壁障的同时就已在滑坡,那段路程连方舟都要超视距跃迁才能最小时间减免损失,可想而知,在没有星核年岁里,方舟强行降能要经历多少损失,恐怕那些黑区、那些失去了道躯的舰灵少女,都是虚空漫长残酷生存下的结果,危险远不止敌对世界,还有虚空本身。

    比星炉开门立刻就能出来的陡峭短暂,通过天界壁障过程要漫长的多,白白浪费掉道躯的大部分力量,最后净输出时间就太短暂了。

    几分钟的英雄,浪费了五德圣人,万不得已才会这样降能。

    即便如此真牺牲自己道躯坠落去,只要伶抱着‘乖乖呆着别动、你敢坏事我就和你同归于尽’这样不要命的策略,就照样能将叶青驱逐出方舟,或拖延几分钟时间,消耗掉叶青的超限再解决他。

    叶青不想做只有几分钟的英雄,那注定会给公民少女控场,反过来给风筝死。

    “要持久才是真男人啊。”

    接下来停止了与伶的交流,方舟的跃迁果没有变缓,还在继续。

    事情总是有利有弊,来到这里的时间流速差,可以用来提升自己道躯、扩大灵池容量的修行时间太短,无法耽搁太久,星核溢流源源不断,总都是吃不下,在公民少女的理解来看或会觉得都是浪费掉了。

    但她有些过于看低她口里的北京猿人,叶青一向是个秉承汉风朴素节约优良美德的好青年。

    “浪费好东西是可耻。”

    他手指尖的五色火焰更旺盛起来,用灵池里溢流出来的多余灵气祭炼自己本命灵宝,只是有些歉意:“老伙计,你只能陪我到这里之后战场有去无,也就少司命里还存留最后一张封皮,如果我败亡你就漂流到远方去,或有人会捡到,读到关于这个青帝世界故事”

    川林笔记发出一声哀鸣,最后一页封底在虚空中融化成混沌的水团。

    “没办法啊,我自己都得投进去。”

    淬炼也接近了一个尾声,它的质量与密度已浓缩的可怕,不复白色外表,已成了五色石霞彩,在元神感应上,宛黑洞般在面前吞噬着精神,引力正在塌缩质变的关口,但目光望去又是正常。

    叶青站起来,展开手,俯瞰脚下天界水波镜面,倒影里是一个年轻的男子,眉目清俊英气,身穿青色道服,没有奢华高贵的纹饰,但年纪真很轻,最多也就三十

    大劫中,生死莫测,无数次想过究竟是谁会来取这一颗大好头颅,因而在重生一开始的童生考试中就步步争先,再不退避,神挡杀神,仙挡诛仙,杀掉一切对自己生命构成威胁的敌人

    没想到自己算到了开头,没算到结尾,年轻男子轻轻笑着,告别对着镜子里挥挥手,这一次是认真。

    双手对着水团合拢:“五德塌缩!”

    轰!

    压垮最后一根稻草,五色的水团塌缩成了黑洞,一丝紫气生出,隐在这个高能级时空都生出了一丝超限。

    但下个瞬间,叶青投入进去,胸口放出亿万道的五彩毫光:“五德爆炸!”

    轰!轰!轰!轰!轰!

    最极端的收缩,最极端的爆炸,漆黑中一丝紫气,五色烈焰中一丝紫气,两丝非常细微的紫气陡对冲,在虚空中泯灭同时,释放出了巨大能量

    而安静无声。

    战无不胜、从无一败的青汉仙朝主帝叶青,陨落于这一片寂寞无人的虚空,周围没有任何敌人,敌人在已经抛下的下层时空,陨落在飞升之后,这是怎么样的离奇抉择?

    道躯本体当场陨落了,且是亲手终结自己的生命。

    就从没人想过,算无遗策青帝会在抵达方舟战场完成统合,就与人同归于尽,现在也是一样。

    伶关于叶青的时间计算,在这瞬间出现了巨大错位偏差。

    青脉最重时序,叶青在时间逼迫和争先上,比她狠得多,且是不断越过正常人安全感底线,一次次更彻底破釜沉舟。

    如果她能全程观察叶青杀出方舟、摧毁零号舰、飞升以来的每一步选择,到最后在这片幽暗冷寂中走向五色烈焰中的的死亡抉择,以及全程的平静,只会毛骨悚然。

    “会有这样的人”

    如果更深入了解叶青背后,青脉的那些人,了解青帝、青鸾等等,了解那段过去仁人志士不断牺牲历史,了解青脉这个在五脉集团中最沉默低调的群体,就会更震慑明白,为何它能顶着三道门百万年镇压而屹立不倒

    青,是一种道。

    真正的强者,不是只会缩在后面鼓动别人去死,而是理智到将自己生命也计算做道路上的一种力量,在关键时能一并推上桌面,同古时先代圣王那样,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亲自斩开荆棘路,不是为了谁谁牺牲,而只是前进的必要。

    在帝君牺牲后,继任者的叶青就已有了这样的觉悟。

    不过这自也不是赌博投注性命,青脉行事从不赌博,叶青也没有自杀,反而是有着对生命的热爱,会竭尽全力未雨绸缪缩减风险,直到最后必不可免撞击来临时,就有了建立在严密信息控制、棋盘内外力量控场、自身目标计算基础上的最大可能性尝试。

    如果这都失败,也只是战士死在了自己道路的冲锋路上,无怨无悔。

    这时两股紫气同源而反向,湮灭对消无声无息,元神浮现而出,迅速破空逃开了这里,幸现在没有敌人,而且两股超限力量系出同源,不至于株连自己元神稍后停息,但能量不会凭空消失,就在小小水团中爆发出来。

    宇宙大爆炸,吹起了气球。

    水团霎铺展开来,金箔一样摊平无限延伸,涟漪波澜开去,化了一面巨大五色水膜,吹开蔓延上万里,正好将年轻道人失去了身体元神灵体包裹起来,保护住不受刚刚的能量余波与虚空混沌侵害。

    元神灵体稍松一口气,望着这片巨大的球膜笑起来。

    “在成为川林笔记前,它原本就是主世界褪下的胎膜啊。”

    青帝世界、五莲世界两份天地胎膜融合体,尤其五莲世界是曾经来到过当前这一层相对高能的时空,而褪下的这层胎膜,它过去是淘汰品,才成为天书地书,给叶青的川林笔记所吞并,而川林笔记或是一个时间线上青帝世界的胎膜褪下整合部分五莲世界天书地书而得,这就使得原本五莲世界胎膜所有缺陷,现在都得到了青帝世界胎膜的互补。

    它们的融合在川林笔记重新还原成天地胎膜,就似乎它是新世界真的抵达这片高能时空,新鲜褪下抛弃一层胎膜一样,本身带着点沉降到下层去的趋势

    现在它按照虚空中的惯例,就有个标准称呼,会按照主人道号叫做青谨小世界算是主世界晋升或裂解所抛下的一小部分残留,宛是九香门在高层世界剥离坠落沉降下来的那种小世界。

    直径万里,远超仙天十倍。

    但它还是空壳子,只是一个道躯总量,比下方青谨天优胜不过是它诞生在一个更高能级时空,凝粹成道躯可以横扫青谨天,但膨胀成这样十倍小世界空壳,怎么看都是吹了个大气球,没什么发展前途。

    元神灵体并不气馁,行走在波光潋滟水面上,开辟鸿蒙,还只是初步,五种俱全的灵气山呼海啸响应,在********于新晋造物主道谕。

    而造物主,在沉思。

    “怎么当一个造物主?”

    它还算不上世界之心,但以五德相继道路也有了一丝那样面对虚空而谋取的味道,过去身正道直、与世同移、举世而移,从来都是以人身视角而行。

    首次完全以世界之心的视角来看,它发现许多有趣的事,似乎有个身影若有若无走在了自己前面,教过自己一些独特的课程,那人是青帝。

    空气中,一根红线轻轻拨动了一下。

    《》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