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913章 困倦(上)

《青帝》 第1913章 困倦(上)

    青帝世界

    汉宫灯火通明,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知道青汉仙朝已到了最关键坎上,神情有着压不住的紧张,看向上首一个身着藏青冕服青年男子,这男子自是叶青留下的三个分身之一,他在大殿内散步,目光沉静,偶尔看向地面上铺展开的立体沙盘。

    代表阳光照射的金色已在五莲大陆铺展开来,黎明来临了。

    方舟的苍白身影,带着灭世死亡的冰寒,在这黎明时到来,而本体没有归,甚至没有人知道本体永远不会到这片低层时空。

    有些喟叹想,这时感觉到些,叶青分身蓦抬起首,神情微微有些奇妙。

    身上属分身的锁在解开。

    轰!

    龙气涌进分身体内,灵池在扩张、凝粹,身上黄气迅速攀升青气,陡明白了一切,这就是水涨船高!

    真正跨过大能级的水涨船高,分身在这层时空根本没有任何束缚,甚至随着本体道躯陨落,而解锁开启了相互竞争模式,只有最强大一具道躯才会获得主元神的投注!

    五莲大陆,晨曦下,轰隆隆烟尘,来自九个方向青色洪流在顺延大地龙气脉络轰击过来,仙光屏障接连破碎,五莲圣山拔地而起,逃离这场漩涡核心,连同附属仙天山脉也都拔起,在上空结成了仙天大阵。

    而这固然规避了大陆地气、人气的反噬,也意味着彻底放弃这片大陆的所有权,而存着拖延到五莲等人本体来的万一可能。

    “五莲跑了”五脉的仙人发出欢呼。

    “圣人败了”对面的敌人则一片绝望哀嚎。

    随着敌人最大核心节点钉子的拔除,青汉仙朝飞空舰集群也在云集这里,投放下军队,快速铺展龙气,舰上的将军则是更沉默的多,陛下似乎没有来胜利的果实,真的能落在汉人手里么?

    这时,九个天仙身影落在五莲圣山飞走后大坑上。

    是青鸾等人。

    凤凰少女穿的衣裳有些宽大,遮掩住了她的曼妙身材,手掌轻托着一个精致的青木祭坛,放在那坑中,属于曾经第一仙朝的祭坛陡然扎根,迎风见长,化作了庞大的祭坛,许多天兵、天女降落下来,香烟缭绕,天花乱坠,仙音渺渺。

    眼看这些天仙就要登上祭坛,摘取胜利果实,几个年轻汉军前锋将领脸色涨红,大声说:“等等!”

    “嗯?”

    青鸾冰冷目光扫向他们。

    天仙的威压,让那几个人立刻承受不住压力地跪倒,再也喊不出话来,但是神情依旧挣扎,喉咙里野兽般模糊低吼:“陛下才是能同时平衡天、地、人的主祭者。”

    “可是他不在。”东荒叹息着说,解释了一句。

    青鸾不在意,会在意凡人的只有青帝,而不是她,她只在意自己道侣归来。

    南醉仙子知道这个姐姐心情不好,她态度温和地将那几人身上状态解开,跟着青鸾登上了祭坛,没有落下众人太远,现在时间太微妙了。

    这刻惊变,经由无数通道传汉宫,群臣脸色都是有些铁青,忽然间,讶异看到冕服男子出了殿门,在背影看去,他身上的气息已炉火纯青。

    众人不由震惊,喃喃:“是陛下”

    “但刚刚不是分身么”

    “难道是为了速度,留了本体在上界,主元神归?”

    没有应,一道青色身影飞掠而出,迅雷破空投往五莲大陆,天仙速度瞬息消失不见,这更是让众人微微疑惑,即便是天仙力量,但现在似乎没有超限,在主祭权力上未必等争得过青脉天仙。

    “膨胀饱和了。”

    方舟跃迁,大约总共进行了五十次,如果没有玩缩减跃迁距离的把戏,按照超视距跃迁最大距离计算,预估就已接近青帝世界的引力范围,只剩下最后一次跃迁。

    叶青元神灵体停下来吞噬陨石工作,望了望周围一圈,触目所及尽是光明、温暖、繁茂,与更远方广袤虚空幽暗、冰冷、单调形成鲜明对比。

    伶误以为自己孤身一人哪怕在高层时空淬炼过的道躯灵池都远远无法承受,基本上会挥霍浪费掉无用能量,此时并没有浪费掉,都用在了对陨石吸收消化上,能量与物质结合,都化了小世界的资粮,在物质上还乏善可陈,但在能量上已浓缩了方舟五十次高能跃迁溢流。

    达到了饱和。

    整个世界都有些饱食的困倦,这感觉映射到元神灵体里,它趁着还清醒时,往下沉陷到大地尽头,就来到了纯粹能量汇聚的世界本源海洋,世界之心位置。

    上次叶青和芊芊、女娲去过青帝世界的本源海洋,都是无法触摸,似乎是虚幻的精神层面,于是那一次尝试唤醒本源、重启超级武器企图失败了,无论本域遗传的天罗地网还是外域遗传的混沌雷阵,都无法启动。

    其实这也有点是舰灵少女们的理想乡,方舟设计者采用世界之心碎片培育成舰灵少女,这是天才的创意,利用她们作世界之心碎片出身的天赋,联合模拟出来的方舟本源层,别人哪怕是道天公民可以凭着云网权限对她们确立主权,都无法真正触摸她们最深处,伶曾经能进去,但在蜕化成道天公民后也失去了这一能力。

    叶青和伶,在这意义来说都是同等的竞争面,作个体的力量有限,依托于世界的现有基础条件进行对抗,最巅峰的对抗就是世界整体特色的超级武器,由代行者来持有这一柄最强大的宝剑,倚天而争锋!

    这是当前虚空万界里,一场场世界战争的主流模式,赌注层层加码的桌台。

    “可是能不能掀桌呢?”

    掀桌狂魔的北京猿人叶青同志野性不改,想着践踏世界规则很久了,只是没有得到机会,直到这个亲手开创、维护的世界,陡间事情变得不同。

    造物主可以自由触摸到最深的底层。

    直接定义本源。

    定义武器。

    一团团透明的灵液在世界本源海洋里浮现而出,最初川林笔记封底遗页水团的复制品,好像生命种子在黑暗的混沌热汤海洋里不断自我复制、突变、演化的孑遗,整片天地的泛意识集合,都膜拜着降临本源造物主,几乎每一次光芒的跳跃,它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元神灵体往上涨了涨,寿元更刷屏直线上升。

    造成的副作用是一种越来越强困倦,它不由苦笑:“停!打住!”

    唯这点命令却无法实行下去了,世界泛意识能理解一切,唯不能理解‘停’这种概念它们,不停。

    “生生不息么?”眯起眼睛观察,终有些明白了。

    它们的性质就是生生不息,在虚空混沌中以几何级数可能性的叠态而出,没有这样的认知就成就不了世界之心,成不了抬升世界的核心,它们在自己并不停息的同时,还寻求着与同聚合的量变产生质变,自然而然将本源海洋里最强大叶青当聚合的核心。

    现在饱和状态,反倒开始加紧催着睡眠叶青一样这并非意味着停下来,那种复杂叠态的演化,甚至连沉睡中都是不停新陈代新。

    “现在睡一觉是好事?”

    元神灵体有些奇怪接受它们的信息,真的是无法这样做,而且不能确定睡醒之后还是不是现在的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很多人在牵挂着,强忍着越来越大的困倦,手掌托起一个透明水团,使得这东西脱离了世界本源海洋,仔细看去里面带着蜷缩的细小螺旋碎片,并不是完整的世界之心,很细小,只有着模糊的泛意识波动,还有些许异气。

    “异气?”

    想了想,手指一点:“驱逐!”

    无论这些泛意识深入本源,具体到个别都是微弱,就好像公司的小股东无法抗衡绝对控股的大股东,刷一下消失不见了。

    扔出本源大海时,这东西不过小小一团,出现在地面上后,却陡然间在世界里裹挟起一方水土,变成了蛮荒巨人,浑身土石构建,双眼血红,拿着长矛一样的原木手杖,目光带着些刚刚复苏惊疑,声音宏大模糊:“这是什么地方?”

    安静。

    “我是谁?”

    无声。

    “有人吗?”

    巨人徘徊了一阵,总感觉自己不应该在这里,似乎是被踢出了乐园般的不开心,最后盯在了天上夕阳,陡然间感觉到光辉很是熟悉亲切,神情一喜大步追上去,似乎是在赶末班的公交车。

    “喂等一下!”

    巨人孤独奔跑在莽荒大地上,似乎是能追的上太阳,但实际上永远追不上。

    已是天和地,不是一个层面了。

    造物主在幕后将日月交替的周期加快,巨人犹不觉异常,它的思维还非常简单,更加快速奔跑着,也加大了能量消耗,实际才半分钟时间,它的目光就渐渐迷茫,脚步疲倦停滞下来,神情非常孤独,然后太阳落山的时候,形体崩碎,化作原始土石,最后的一声叹息消散在空气中。

    一个只有半分钟的初代生命,先天神灵。

    它疲倦又孤独死了。

    附:以上分身和世界,仅仅是小说家言,不必当真

    《》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