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916章 入股(下)

《青帝》 第1916章 入股(下)

    嗡!

    虚空中红线,风筝绷直,这时古筝琴弦一样拨动,在虚空中发出嗡鸣,这声音透出了虚空,进入了舰灵少女的耳朵,她们都发出一声痛苦哀鸣。

    “怎么事?”

    伶一怔地转首看去,见星核里放出来了一道纯白光影,在凝聚着人形,纤纤小小的身影,她的身体是赤果而微微颤抖着。

    “姐姐醒了!”

    伶惊喜跳起来,原以为要过很长时间才能等到苏醒,这时光影正在吸附炉烬物质的血肉成形,大约明白是星核五十多次跃迁高能加速,又喃喃起来:“这么小的身子,难道是早产的妹妹?”

    纤小的身影还在生长,紧闭着眼睛,睫毛颤动没有反应。

    “算了,总之清洗一遍,再注入必要信息就可”

    少女吩咐说,启动了培育元舰灵的常规流程,一切都是严格遵循道天设计而不会留下任何漏洞。

    作新生的道天公民,她还不会很多东西,但是道天文明亿万道天公民遍布银河,巡游八荒,下穷九幽,那些成熟强者在背后支撑着她,构筑方舟规则体系是经历过无数风雨考验的完美产品,在道天光辉范围没有任何瑕疵,出了光辉范围的流浪生涯中也表现出强悍适应性,屡屡经历许多比青帝世界更强敌人的考验。

    没有人,能污染方舟核心高能中孕育出来的元舰灵,那可不是侥幸。

    这样的惯性认知,让伶根本没去想,只是按照前辈留下的成熟规则来行事,此前为了规避叶青这时可能已通过永固时空门,她特意缓慢输出的星核,就连给歼星炮充能都是平稳上升,这时再度爆发出一股高能,充斥在星炉内,为元舰灵的诞生而破例着。

    幼小的人形焕发纯白的光,在公民少女期待目光中迅速长大,变成了一头紫发的小萝莉。

    这紫发是她长期受着高能灵气溢流浸润的身体特征,有着不输于道天公民力量,远比她的两位前任元青和紫衣都更强大早年紫衣也是诞生在高能环境,而在下层时空表现出紫发。

    然后小萝莉杨柳抽枝,迅速更进一步成长到大萝莉,纤细苗条,除胸脯相对平,勉强可以称呼为少女唰睁开眼睛。

    那是怎么样的眼神啊!

    纯净,透明,淡漠,没有任何感情。

    在最初的瞬间,让伶都是看的呼吸一滞,以为是出了意外。

    稍后云网信息注入,大萝莉的眼神还是有了一丝丝变化,变得柔和起来,她对着面前白衣少女点点首,目光的焦点落向虚空中一根无形透明红线不住颤动着,不知为何总感觉很熟悉亲切,她疑惑伸手拽了拽。

    有点点沉宛一条大鱼藏在深海里,对元舰灵的日常捞鱼工作来说,是一种本能的兴趣,不由更用力。

    “你在拽什么?”

    伶敏锐发现她在凭空较劲,想起了自己一直没有捉到叶青在星核上的手脚,不由轻轻:“莫非叶青盗取星核的关键后门,一端连着他身上么?”

    “叶青是什么东西?”大萝莉疑惑问,感觉名字有点点熟悉。

    “一个人,跑到上层时空去了。”

    “哦那就不是叶青,不是人。”大萝莉很确定说,作舰灵少女们的聚合体,她也相当天地泛意识的苏醒,同类感应,自是很清楚分辨上层时空不是一个人,是一个世界。

    “不是人?”伶怔住。

    “对,它是”

    轰!

    方舟摇动了一下,引力潮汐在下涌出,突破方舟的引力圈,姐妹两人讶然往下看去,只见得不远外的青帝世界,陡间一亮。

    一道青光升起,加速了抬升似乎是,原歪歪斜斜新手开着的车,陡间换了一个老司机,脚踩油门,在这虚空坡道上狂飙起来。

    大萝莉偏了偏首,在红线上又拽了一下。

    光明和黑暗同时交织在青帝世界本源海洋,简单直白对话在继续。

    “战争?和平?”

    “先富带动后富,实现共同富裕。”小小玩笑,估摸着对方没有幽默,补充:“注资入股。”

    “注资确认?”

    “确认!”

    完成初步势能的校验接触,上层时空投射下来的高能紫气,就涌入了青帝世界的海洋

    根本没有人抓着叶青元神灵体投影去追问‘为什么’、‘理由何在’、‘为何身为高能世界要注入低能世界’、‘为什么危难时帮忙’、‘有没有阴谋’等等。

    不会那样无聊。

    就一家困境中的公司召开股东大会,确定有‘人傻钱多’的土豪要投资,没有人傻傻去抓着土豪投资者问:“壕你怎么脑抽了,发疯投资这家要倒闭的破公司?”

    那些都是土豪投资者自己的事情。

    有灵气注入那就要,虽数目不多,但却是上层的紫气。

    一颗种子,就可加快自己积累百倍过程,这是世界泛意识的视角高度理性化就意味着没有人性,而毫无顾忌追逐利益,说它们平时蠢萌蠢萌,但运营世界这件工作上,也精明到了极限。

    “死要钱。”

    叶青置评它们,很早以前自己就和芊芊、女娲来过这里,又作造物主在一个高能世界本源海洋里实验,已切身感悟明白,才会下降。

    冰冷无情的内核运行,一言敲定的世界。

    真正力量资本的洋流在水底下流淌,而根本不会给海面上普通人觉察到,包括正在凡间开坛祭天的青鸾,她都还不知道自己祭的对象,已多了一个,她甚至还在警惕叶青会不会和她抢祭祀她毕竟没有来过这片本源海洋,那是完全不同的视角。

    “自己根本没想着要重新来打工管家?呵呵圣人?帝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还不惨么?”

    元神灵体的嘴角弯起,带着一点俯瞰。

    世界与世界的战争。

    必须有世界与世界的对话。

    世界与世界的联盟,必须有世界与世界的交换。

    在幽暗的虚空,无尽的阶梯下,发生一场会让人惊呼可耻的交易,但真正强者,就是跨过层面的降能,践踏一切人们引以为常的规则。

    冰封王座的投影,在海洋的一个角落水团中,缓缓浮现虚影。

    这一次并非造物主,而小股东身份,在睁开眼睛,看到熟悉这片世界本源精神海洋,而这一次能接触到部分能量,哪怕全都是自己投资资金,在青帝世界整体的庞大体量中只占非常微小非常微小的比例,但也已完成了管家到主人跨越

    力量是没错,但力量总有限,青谨小世界的能量也有限,而且在根源上还是受制于人,并非伶那样可以毫无顾忌使用,必须恰当合适使用。

    即便有高层时空的降能,也要讲究一个正确切入点,超越所有人想象的支点和杠杆,才能撬得动地球如果选择错了,选择立地成圣支点,那再好牌也能一下子倾泻殆尽。

    “之前,窃天大盗立地成圣,给方舟一下驱逐出去根本不敢死磕,就是这样的教训。”

    一次次尝试的不断总结,和破釜沉舟、毫不气馁换个姿势来过,才走到这步,眯起眼睛重新想了想,要赢得这场战争,根本不是一个两个圣人能力挽狂澜,至少要有至境帝君,这种世界泛意识地上代行者才有可能办到,但也是不平等,或者更好的选择,有着独立于世界外而独立存在的资格,就有了平等对话的资格。

    其实不是世界危亡时,即便自立一个世界,也未必会有这样带资入股机会,不然圣人也不傻

    正常时青帝世界本源面对高能级、小体量的一个世界,会更倾向于选择战争和吞噬来获得对方高能和信息,而非正式询问一下青谨小世界的意图谁会在乎砧板上的鱼肉意愿?

    弱者无话语权,世界也如此。

    目前来说就是个很好的开始,第三个世界发动降能,喜马拉雅山上的雪崩潮已冲击到了山腰上的登山大营,即将席卷一切,这场世界战争才刚刚开始。

    甚至到这步已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大不了破釜沉舟,让方舟和青帝世界同归于尽,带着自己在意的道侣妃子、盟友战友、文武属臣、汉裔子民迁移到上方的青谨世界!

    “帝君推行人气、地气祭天的战略方案,还是一如既往过于雌伏了,不如我的胆大妄为、野心勃勃啊这是不是说明,我已有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俯视角度去看一位尊敬前辈并非是为了否定,而是为了总结布局得失,继承一些道路精髓而更进一步,真正完成夙愿,如果有可能挽救这个世界,还是挽救一下,毕竟是青脉战友百万年奋斗的结晶

    冰封王座的虚影随着高能增资注入,自身权限不断凝实,一切似乎都没问题了。

    正在这时,小小意外发生了,哗水响在海洋一边响起,听到了耳熟的声音:“帝君,你在这里吗?”

    “青鸾!”

    叶青元神微怔,有些讶然她亲自来这里,说明祭天成功了,但她口中喊着又是

    同时,青鸾也看到了人影,失声:“叶青!你怎会在这里!”

    两人面面相觑,都有了十分意外的感觉,仿佛一个巨大盘外盲区,都陡出现彼此视野中,且是完全不同,难以相互理解的底牌。

    《》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