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921章 汉家自有制(上)

《青帝》 第1921章 汉家自有制(上)

    这自是高层青谨世界能量泄流下来,就水库对洪水截留,蓄水到旱季释放,打破伶的节奏控制。

    但别人是不知道,目睹这反常的景象,世界里和方舟里的众人都更迷惑了猜错了?

    难道真有第二艘方舟藏在青帝世界里供能?

    “不对”

    公民少女的脸色沉黑如水,喃喃:“可是哪里不对?叶青明明只一个人”

    “叶青?姐姐你是说高层时空飞升上去的那个人?”紫发少女眨眨眼睛。

    “是啊,不过他下来了你看那个天仙”伶话音陡顿住,脸色涨红:“分身解锁他本体还在高层时空!”

    紫发少女微微疑惑抬了抬首,手指抚了抚那根红线,轻轻:“可是我感觉到,上面的不是人。”

    “不是人?”

    伶呆住,之前也听到过还以为是讽刺,再次听到这句话,分明不是否定,而是某种特殊定义。

    “嗯,那是一个世界,姐姐不知道?我以为姐姐知道”元舰灵眨了眨乌亮眼睛,神情特别无辜、纯良、洁白。

    伶闪过一丝灵光,喃喃:“可我们都看着他孑然一身上去,而且方舟下来时也清理掉了附近几十个光年空域范围所有世界,就算仙天都只会在能量耗尽绝望中沉坠死去,更别说叶青一介道躯,想要开天辟地?那是做梦,就算他有天书地书世界胎膜的法宝,就算我们五十几次跃迁能量溢流,也缺乏基础物质,解决不了第一桶金的问题”

    说到这里时,顿住,公民少女醒倒吸一口凉气:“他难道”

    “不错,祭身。”

    紫发少女点点首,方舟泛意识聚合体对世界同类佩服,还有些莫名的感同身受共鸣,她轻轻:“好狠的人呐自杀陨落,祭身开天,只有这样才能获得世界的第一桶金,而这之后就可以滚雪球了”

    “姐姐可还记得周围那一圈稀少的陨石残留,只要能开启能量吞噬消化,就足形成一个雏形了,还依旧继承本体吸取溢流后门,如果构造某种超级武器,世界对世界级别大规模传输能量,就能让青帝世界也立于不败之地,甚至会逐渐对世界本源增资加权。”

    元舰灵的声音到这里忽然小下去,眉头轻蹙,抬起手,她看了看自己雪白晶莹的手掌,又摸了摸心口有点什么奇怪感觉涌现了。

    这感觉转眼消失不见,蓦让她有些不安,都不认识自己了。

    “还有之前奇怪流入界膜而消失在云网深处的信息,负责舰灵少女确实反应说,是她的灵魂波动,她的信息权限,是她的直流路径,直接通向了舰灵少女们的理想乡,消失在最核心地方那里藏着什么?自己藏起来的吗?为什么要藏起来?要不要和伶姐姐说?不还是等等,我得找到那个原因。”

    紫发少女这样想着,她对现在的自我状态是完全认可,不想突然被告知有什么问题而需要失去什么。

    “那太可怕了。”

    在第二任元青受青帝分元神影响变得人性化,懂得私藏秘密来屏蔽青汉遗风的影响后,到了第三任的她,不知为何似乎变得更人性化,而甚至懂得害怕之前那句‘增资加权’在心底一再地浮现,似乎是海面下神秘而潜藏洋流,一以贯之,从始至终,不露痕迹。

    “糟了!妹妹,这样我们就计算错了叶青底牌。”

    伶没留意元舰灵的异常,她现在注意完全给叶青的逆天手段给攫去了,倒吸一口凉气:“那眼下方舟面对的就不止一个世界,而是高下两层时空分布的双星共同体了即便用方舟与青帝世界对拼同归于尽,叶青还有个新家园可以移民!”

    战略平衡的天平,在青帝世界这一端轰拉起抬升。

    舰灵少女们面面相觑,想起了片刻前她们还说过的话:“对方还有在乎的东西,叶青所在乎的世界,方舟这里没人在乎。”

    “对,他再破釜沉舟,也不敢连着世界一起破釜沉舟了”

    “而我们所有人,如果必要时连着方舟也敢和对方世界同归于尽,不能留下任何目击者。”

    那些话,犹在耳边,记录在云网中想抵赖也抵赖不掉,让她们一个个晕红。

    有个舰灵少女勉强说:“不算完全算错,至少我们全都是不害怕死亡,没有人能动摇我们死战的决心,是不是这样,元舰灵姐姐?”

    “嗯?嗯”

    幸第三任元舰灵的紫发少女似乎在沉思,只是模糊应了一句,没有就这点失算责怪她们,看起来脾气是比前两任的紫衣和元青都要好得多,有舰灵少女突发现,她们还没问这个姐姐的名字呢!

    也没有一开场就自我介绍,不是确立自我、清楚认知后就会做这事么?

    真是好奇怪啊

    这并非是固定流程,只是过去两任元舰灵的私人习惯,伶野丫头,不知道这点习惯性的小细节,成道天公民后更不在意,但方舟里作闺秀诞生的舰灵少女们,都是喜欢以前那种一开场就彼此交融感觉。

    真的真的好奇怪。

    且不论舰灵少女的疑惑,在发现方舟和青帝世界两方面都敢同归于尽时,伶也发现了事情不妙起来自己再也威胁不了叶青。

    那个男人破釜沉舟到了极致,似乎已断掉了所有可以威胁的可能。

    “就只有你狠么?”

    公民少女这时咬了咬牙,是死也不肯认输,首刚要说什么,微怔,噗笑出声:“妹妹你在做什么啊?”

    “拽!”

    紫发少女又在拽那红线,有点较上劲任谁一出生就觉察到身上绑着什么,也是本能想要摸清楚背后隐藏何物,没准是一颗宝玉呢?

    好像老人与海里面,渔夫与大鱼较量,松缓绷紧,一点点尝试着,最后发现只靠自己无法征服这条大鱼,于是只好叹了口气。

    她没死心眼到完全靠一个人的程度,她是方舟的元舰灵。

    “方舟加持!”

    紫发少女淡定说,手上力道增大,轰!

    方舟一阵摇晃,抬升了起来,似乎是拽住了一只过于巨大的气球,将自己人也带得飞起。

    伶眼睛一亮:“能不能把它拽下来?”

    “我试试不过那是个世界,可不容易拽下来,估计对方会抛弃部分物质获得缓冲,我们不能拖延太久,一对青帝世界重新开炮,它获得新溢流动能又会升去。”紫发少女如实说,目光冷静。

    “没事,这就权作是个警告,让叶青消停对青帝世界援助,无暇外顾,然后我们解决掉青帝世界,再去对付那个猿人。”伶磨着银牙,像一只小母猫盯着戏弄了自己的不懂事猫倌,恶狠狠地发出威胁声音。

    这期间,她又尝试了几次用星核与上面时空对话,想要传达一下自己威胁,结果都是高能干扰兹兹声讨厌兹兹声。

    轰!

    沉坠!

    上方时空青谨世界给一股力量拉得下陷几十里,整个巨大星环激发着混沌罡风的镜面,哗啦啦撞着天界壁障,出厂下水巨轮般歪歪斜斜一阵,还在下沉。

    “切断输出。”

    超级武器立刻停下来对青帝世界的输出,世界下沉减缓。

    “抛物。”

    同时界膜吞吐,向外抛出一批冗余物质,热气球抛弃几个沙袋负重,重新稳住高度,剩下的热气还足升去。

    “检测。”

    元神灵体对着虚空一点,显出了红线,熟悉气息让他怔住,这是

    “芊芊?”

    没有熟悉的应。

    风筝的线在少女手里缓缓收紧,一点点,没有迟疑,透着不祥。

    “连你也”

    造物主的本质就是高度理性无情,自我封冻在冰封王座叶青主元神目光幽冷,强忍着困倦,手指颤抖着停在红线上,只要稍用力,就能剪断

    剪断红线的事,也不算什么,一切为了青帝世界大局牺牲小我,成全大我

    最后还是停下来。

    人也好,世界也好,走在路上的任何时,都不要忘记初心。

    自己对这陌生青帝世界最初情感锚点是什么?

    是芊芊。

    “小丫头,真是会给为夫出难题。”语气包含喜爱与气恼的叹息着,现在感觉拯救世界的难度都不如救芊芊难度,对方在方舟星炉里,是给黑龙抓去龙潭虎穴里的公主一样青脉长公主。

    这时的叶青,还不知道他要救的是一个女皇。

    眸子里青气闪过,叶青抬起了首。

    “想打破星炉,只能正面击败伶?”

    也就是说三个世界之间不能和局平手,必须完完全全碾压方舟,连对方毁灭的机会都不给。

    本命道侣之间相知默契,叶青知道现在情况,定不是芊芊初衷,她不会单方面牵引自己去,这方面小丫头有一种固执到自负的自尊,或是处在某种状态,那强大到远超个体的力量也说明了这点只有依靠方舟体量才能办到。

    “那这样,破局就很简单,也不用杀进星炉,直接撼动方舟,打破这状态就可以了!”

    《》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