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922章 汉家自有制(下)

《青帝》 第1922章 汉家自有制(下)

    青谨世界巨大星环偏移了一点点方向,对准下层方舟世界,针对主世界力量缩减到针对小世界,瞬息间贯通了青谨天五德灵池中,黑、白、赤、黄、青层叠攀升递进。

    单是这样还不够的,没有人主持发挥不出力量。

    青帝世界里的所有分身都没办法赶到方舟里,方舟现在是会随时跃迁避险,想想看一艘能时空跳跃军舰,谁要想在海面上突袭它?

    某个潜藏在深海,原本以为永远无需动用暗子,终不得不启动了。

    “真把我当运输大队长?救世主叶青同志你是没弱点,但是别人有啊!”

    “这个青帝世界,可不止你一个人呢!它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呢!”

    “妹妹你拽着上面的青谨世界,威胁他,让他不敢大规模输送物资杜绝青帝世界获得充足来源的渠道,然后我就撞过去!”

    听着伶自信满满说着这些,紫发少女眨眨眼睛:“然后呢?”

    “哼,对青帝世界所有人劝降,只要他们交出叶青首级,交出救世主,开城门来献上服从,我们就给他活命。”

    随着方舟突向青帝世界,森寒杀机陡向着救世主扑去。

    又是叶青

    紫发少女一个激灵,她这时还没有别的什么想法,只是疑惑:“这样,就能解决掉叶青?”

    “谁叫他不肯投降?我就不明白青珠也好,叶青也好,明明是让你们活下去,却不肯乖乖的听话男人的事业真的那么重要?”

    伶脸色涨红,似乎是被负心男人抛弃的小怨妇,且是接连两个否定她原先的好意,明明已经拥有了道天公民的力量,却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主导事情,她的声音像是在牙缝里挤出来:“妹妹意思我明白,我也知道这招内乱是击败不了叶青,那个男人狠着呢,不过击败不了你的人,我就击败你的心!”

    “让你看到,你想拯救的这些人有多么不在乎你,你的拯救是多么荒谬没有意义,还是乖乖带着青汉遗民到我船上来至于青帝,嗯,反正已死了,还有青鸾、大司命、少司命、红云这些等等青脉那帮人,新五脉那帮人,一群土著有什么要紧?全都去死好了。”

    她的立场其实没有变,只是学会了一点点权变,毕竟不是舰灵少女时懵懂服从,她已是新生的人了。

    婴儿降生发出第一声啼哭,她也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紫发少女迟疑着,对此想说点什么。

    伶挥挥手,已经不想听下去,她感觉现在第三任元舰灵或是还没完全苏醒,或是第二任元青姐姐的最后信息给叶青截留了没有完整重生,变得有些不够支持她了,也不能责怪刚刚出生幼体的元舰灵,或这点需要后续磨合。

    公民少女这样想着,也是这样做:“你出去解决掉红云、白云、影龙、烛龙、太真、上真、白帝这些人对了,别忘记拖拽上面青谨世界,不给叶青大规模输出能量的机会。”

    方舟规则是非常成熟而严密,平时也就罢了,对于道天公民战时命令,元舰灵只能表示服从低下鬈首:“您的意志,就是使命。”

    姐妹之间,产生了微妙一点点间隙,连她们自己这一刻都还没有察觉。

    星炉的炉门轰然缓缓开启,而方舟,也在迫近了青帝世界,引力圈在两个世界内部都形成了巨大的引力潮汐,她们听到呼啸声在天空上撕过去,山雨欲来,风已满楼。

    轰!

    星炉开启,紫光溢出,意味着元舰灵已要复出。

    “糟糕”红云和少阴姑娘都一下紧张起来,退出些距离到青谨天,准备重整武力。

    太真和上真则讶然听到了元舰灵对他们劝降声音,踟蹰着也后退些表示可以商量意思,反正他们出卖世界也不是第一次了:“如何保证你们不会事后清算?”

    “这要看你们自己判断了。”紫发少女冷淡,对于这两个老贼,有点莫名讨厌。

    白帝不退反进,剑光如虹,眸子锋芒锐利道友,可别晃点我了。

    “嗯?”

    紫发少女飞出星炉之外,疑惑看到一道银白的剑气扑面,第一个印象感觉,似乎完全不怕死的楞子。

    “当心,方舟压上来了!”

    一股巨大的波动在方舟下传来,轰然震鸣,整个青帝世界似乎感应到什么信号,完全苏醒了

    “轰!”

    在青鸾等人的惊呼声,一道天柱突冲天而起,甚至直直击出了世界外,就似乎迫近压下的方舟世界里存在一个鱼钩,在牵引着世界投出锚索。

    在五莲大陆中央祭坛射出一线牵引,连接着天罗地网,然后哗撒了出去。

    渔网对着方舟张开。

    转守为攻!

    双开超级武器全都转成攻击,而突顿住,有些后继乏力。

    “一切道法在力量前都是虚假!”

    “破!”

    方舟周围,一丝丝紫气突显,毫不迟疑毫无顾忌撞上去。

    “轰!”冲破了混沌雷阵与天罗地网不是它们规则不够强,而是一直源源不断在青谨世界以超级武器大规模投射虚空溢流,陡中断。

    轰!

    两个超级武器的规则缩水倒退,方舟压上来了,进入刺刀见红距离,就幽冷的枪管抵在人的额头,扣动扳机啪!

    叶青分身趔趄一下,捂着嘴流下鲜血,腥味在舌绽放,来源于高层的溢流支援中断,形成灵池反噬。

    青鸾有些担心地首,说:“叶青你”

    “没事,一点小麻烦,我们这里会有个能量支援空虚期,接下来得靠世界硬撑,齐心一致就好。”

    叶青分身淡定说,提醒她提防身后人,果不其然,一道劝降信号广播传遍了整片界膜,基本上所有仙人都听见了,一片哗然。

    五莲分身对这种劝降没有理会,老兵知道虚空中没有仁慈,要谈判也是打出来,不是跪出来。

    但下面许多新人,已人心不定了。

    此时,正是两个超级武器后力不济,僵持转到后撤,似预兆着天平倾倒。

    青帝世界硬顶着方舟火力抬升的反常,在这时终于褪去了神话,变得正常的损耗下跌。

    “糟糕,要输了!”正常人念头都是这样想。

    而有人仿佛终等到了方舟劝降机会,哪怕明知道可能性很小,且完全是针对某个人,也是不由欢喜喊:“王师肯收留我们了!只要杀掉叶青!”

    杀掉救世主。

    恐惧真会让人变得不理智,纵观历史长河,多少这样愚蠢的事情都在人群的集体正义下发生,那些可怜虫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暴露着生命最低级形式的丑态。

    人心反转,森森气机,笼罩向叶青分身这面。

    青鸾脸色涨红:“无耻!”

    她并不担心叶青会受这些跳梁小丑威胁,这个男人根本是胆大包天到无所忌惮,可是,有点忧虑这种打击,会摧毁叶青拯救世界心思这是针对所有人攻心,离间计。

    但看了看叶青淡定脸色,青鸾又放心了,忍不住笑起来:“真是一些蠢货不知道,获罪于天,无可祷也话说叶青你不想做救世主,就知道会是这样吧?”

    “差不多看帝君先例,啊,抱歉,我不该提起这”

    “我是青制之君主,相信的从来就是霸权。”

    “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

    “这些人,事后全部杀掉就是。”

    “哪怕亿亿万万。”

    叶青安抚着说,当年黄巾起义,数以百万又怎么样?一年就镇压下去,全部杀掉。

    只是才说着,突然间两人都感应到些,心弦一颤,目光“唰”一下,就向方舟投了过去。

    三招!破!

    剑鸣交手之际,她以方舟主场,几下就将白帝打飞出去,同时力量溢流,打碎还有一枚青色花纹的木符,爆出青气团,带着很不寻常意味。

    “什么东西?”

    紫发少女唰打开了小时空走廊,警觉避开去,外敌在方舟主场里想要算计她是不可能的事,根本没有被青气沾染到一星半点。

    但东西并非冲她扑来,似乎是一把深藏着秘密的锁。

    现在,锁解开了。

    随着她亲手打碎这枚信风符令,这就似乎是一个解封信号,一个权限确认,一个自我认可,陡心口一阵绞痛,紫发少女的脸色刷白怎么事?

    心慌的感觉,又有点不愿意压制的感觉害怕未知,又喜悦更深认识自己。

    “妹妹你呆着干什么?去打掉青谨天!”伶的指令下达了。

    对这个指令有些莫名的讨厌,但不得不照着道天公民的命令,紫发少女起身飞向青谨天,留下白帝还在绕着青气,疑惑不已喃喃:“青帝道友留下这木符什么效果也没有啊。”

    紫发少女已飞远了。

    白帝根本不知道自己刚刚身侧过去的人是谁,他所知内容也是非常有限,这时就皱眉:“不会是忽悠我吧?”

    虚空里寂寂,没有标准答案,或也许当时留下方案的人,也并没有十足十成功,只是不到最后,就不放弃希望和战斗。

    《》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