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927章 芊芊(上)

《青帝》 第1927章 芊芊(上)

    “我才是大局!”

    这是多熟悉的话,黄帝眼前晃过许多年前记忆,仙道早期,那女子的英武与勇气,那时自己还是个无名小辈,是她拔擢自己,将自己当弟弟一样给机会给资源成长太多太多的共同忆,而非仅仅单纯的姿色或资质,不是赤帝后来新秀能理解。

    真是怀念早年那段一同奋斗的理想时光。

    但这样年轻时终会过去,当青朝几千万人大规模社会实验宣告失败,理想的热血冷却下来后,心无法遏止,随着创立黄脉愈发突出,在道门挑拨终激发出来。

    “你已经过时了我才是正确。”

    那时自己的话,犹在耳边,女子淡淡的目光,是看一个陌生人那样,也这样刺痛,也让心变得更冷硬。

    情感上,自己一开始是很想在这前辈面前证明,证明自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有能力,也有资格扛起更多责任了。

    但她温和下,似乎没有感情这变化是不知道什么时开始,是七十万年前?

    她伪装的太好了,尤其对黑帝、青鸾一少部分人态度和春风一样,或者说,早就设定规程一样。

    只有自己相对疏远,可能她轻忽了,还是别的原因现在反正不重要了,那一颗冰冷的心,自己同样冰冷的心就能觉察出来,甚至感觉到对方更冰冷的理智。

    想想看,天地至信和五脉超限智慧计算核心,这是正常人能干?

    明白了对方本质,才越来越有一种面对比自己更强大同类的恐惧,先下手为强。

    即便这样,对方也有一次反制机会,但没想到她宽恕了,是因过去自己的功劳,还是几乎是姐弟的情分?

    一阵春风的最后暖,目光某个瞬间还是有了点温度。

    之后呢?

    又恢复到了冰冷,几十万年一日的理智,几乎以为曾经那次宽恕是错觉一样,为什么要宽恕?

    渐渐,当年只想证明自己的初心改变了,再也忆不起当年战友情分。

    没想到在她陨落后,自己也要面临青汉新制的挑战,面对叶青的后来居上,不过自己没有她那样心慈手软,哼大局?

    “我土德才是大局。我没错,只可惜当年没早点杀掉你放纵你成长到今天这一步”

    他这样硬撑说,就真是最后一句话了。

    “自古天意高莫问天子之剑!”

    “轰!”

    在生死瞬间,所有黄帝的天眷与气数都瞬间云集,化成一条黄龙咆哮着,几乎同时,黄龙大阵而起。

    大殿同时放出黄光,交织成一团金霞,层层叠叠,密密麻麻,深入时空,整个大殿,已成为了一片独立的时空。

    就在这时,一道剑光已静静而来,化成了一抹纯青。

    “噗!”

    青光芒划破,似乎存在别的时空,万千阵法禁制层层,不能停顿半点。

    但就在抵达黄帝前,黄龙之爪一伸,抓住了这剑光。

    龙爪鲜血淋漓,却抵抗住了。

    “你有天眷,我也有。”黄帝表情狰狞的说着,但就在下一刻,天地一静,化成了幽深不测。

    下一瞬间,一道透明剑气穿过龙爪,瞬间穿过了黄帝坚逾钢铁的肉体,化成了一点火光。

    黄帝满脸惊愕:“天意?”

    叶青毫不应,仙天核心击碎,顿时仙天一下堕落下来。

    这时所有仙人,都心有所感,仰首望去,就见着一颗耀眼金色星辰,正在坠落!

    “黄帝陨落了?”

    “叶青这样大胆,公然格杀一个帝君?”

    许多人定定眼望天空那颗坠落的金色星辰,眸里全是不敢置信,看着它重重落下,“轰”一声,在大地上,形成了巨大陨石坑。

    叶青在虚空中伸手一抓,出现一个金紫元神,这元神似乎还想说话,叶青却直接一捏,最后一道橙黄光消散在天地间。

    时光长河里波动了一下又平复,功过是非,烟消云散,再无痕迹。

    一手遮天!

    凶威赫赫!

    刚刚跟随黄帝投靠了五莲仙人,连中阳都是脸色煞白,寒战不已,生怕叶青这杀神找上门来。

    而五莲不敢为黄帝出头,自己也不过是分身罢了,靠圣山护住自己就不错了。

    所幸叶青似力有不逮了,只是杀掉高层叛逃黄帝,刹住这股风潮,警告望了一眼赤帝,就没有再动手。

    赤帝脸色沉黑,一言不发,与青帝念旧不同,与叶青没有半点交情,根本不敢在这时说狠话。

    之前率部与五莲派私下串联,变得迟疑起来。

    这正是叶青要的效果。

    叶青凯旋而归时,凤凰少女脸色兴奋红红,小手啪啪啪:“厉害,厉害英雄再来一次?”

    “你是说再解决赤帝分身?余力还是有,但没时间了”

    叶青摇首失笑,他现在不需要事事都自己去办,更关注战略上:“帝君与方舟的谈判结果马上要出来了,我觉得伶不会那么轻易认输,太真、上真投降了伶,也是非常危险隐患”

    方舟真要是脱离了,让青帝归来,就是五莲派的死期。

    但方舟赢了也不行,于是只有僵持消耗中,才有五莲、太真加上现在赤帝等人的一线生机余地。

    并非叶青是战争狂,他只是感觉,这和平来得有些不踏实,不安隐忧,沉吟:“帝君在方舟是怎么样重生,就没有人关心?”

    “对了,帝君怎么重生”

    青鸾几乎是心有灵犀同时说出这句,到了这场意外谈判最初支点上:“她不是在我们世界本源精神海洋里重生,难道是在方舟世界本源海洋里?红云她们都说云网崩溃,会不会就是帝君所为?”

    “你也不知道后续?”

    叶青分身沉吟起来,心中有些大抵的猜测:“我一个分身对,是叶裕,你知道,现在紧急启用,金蝉脱壳离开红云,解锁天仙位格,主持困在方舟里青谨天,刚在白帝探到一些步骤,结合青鸾你这里步骤看,帝君是藏了信息在世界本源海洋里,随着祭天流到方舟里,或有什么秘密渠道可以进入云网深处白帝则将一枚信风符令作感情归引子,引爆帝君埋入元舰灵体内一个病毒病毒是什么?芊芊没告诉你?”

    青鸾目光闪烁一下,手抚发丝,微笑:“有说,她是我分身,帝君也一并要了信息过去,就是一直不知道她是要用病毒在云网上。”

    叶青看了她一眼,总感觉她说得有点言不尽实,想了想没有纠缠,点首:“对,用在云网上,元舰灵直接根源散播病毒击溃所有舰灵少女,云网是她们精神连接网络,系统崩溃,整个方舟就变砖了哦,意思就是变成功能狭窄单一硬件,现在估计只是飞行功能了吧?巡航飞行,或还有跃迁?”

    “天啊岂不是我们突袭方舟最好机会!”凤凰少女跳起来,两只小拳握紧。

    叶青分身凝神想了想,说:“这也就是我不明白帝君,没有让我们这样干,其实刚刚太真有一点说的没错,青帝还是原本青帝?”

    青鸾神情微变:“别乱说。”

    “没乱说,上次突袭星炉救援帝君分元神,大概是给元舰灵同化清洗中,我看到元神阴性变成一个黑发女子,还很漂亮呃,你笑什么,我说的实话。”

    “哈哈哈哈”青鸾笑得眼泪都出来,放下心:“你说的就是这个变化?”

    “这还不严重?”

    叶青很不理解地看了她一眼,有些同情这神经大条的姑娘,说:“他变成她,男变女,身体都变了,记忆和情感上肯定也多了很多海量信息,说不定给一下冲得淡忘了对你的感情就算没忘,你们两个女性,平时生活咳”

    “如果你说的就是这些。”

    青鸾随意摆摆手,对上叶青疑惑,她又想起什么顿了顿,换上稍担忧神情,目光闪动一丝笑意:“那怎么办啊?我要是被休了,扫地出门了,形单影只又或夜里孤枕难眠,你会不会要我?喂喂,别不说话,你不是一向胆大包天看我转首告诉帝君,你敢窥伺上司阴性化身,一定是从此拒绝见你”

    叶青:“”

    叮

    新的消息终在众人猜测之时散布下来,方舟已远离了很长路程,似乎是云网崩溃,道天公民并不打算在维持飞行外费神太多,青帝亲自送出消息信号就很小,且还经过加密了。

    只有青脉留下的九个天仙本体,还能放大神识接受消息一片哗然!

    “清洗世界里所有人记忆符合方舟清洗目击者要求带走清洗不掉记忆的天仙,或肉体上清洗”

    这些妥协,简直让知道的人都目瞪口呆。

    “青帝妥协了!”

    最不可能妥协的人妥协了。

    “我们再看看!”不过,震惊后,九个天仙就缓过来,并没有立刻拒绝,继续仔细分析下去。

    “这就是信任!”叶青暗暗想着。

    片刻,青脉所有天仙面面相觑,明白一些情由。

    《》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