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933章 星核

《青帝》 第1933章 星核

    一个主世界晋升、裂解或毁灭时,撕扯下来一部分坚韧旧胎膜,包裹着它抛弃出来的部分物质和能量,这部分被放逐孤儿,聚合起来逐渐形成小世界,受伤的野兽退缩到幽暗角落****伤口。

    然后大部分小世界都会继续沉坠、自毁、塌缩、掉下一级继续沉坠,纷落如雨,壮观而悲哀一幕幕宇宙景观遍布无尽虚空。

    在它最终同样解体时,也会小规模爆发出超新星。

    但不幸的是它们并非主世界,自爆能量的规模冲不破包裹在它们表面主世界的旧胎膜阻隔,无法冲出去到胎膜外面,就只能转而往内部不断粹化凝聚,这样的一幕就如同

    眼前的这幕。

    “姐姐现在明白了?已经不存在青谨世界,可以收手了,到谈判桌前就为追杀叶青一个人,无力顾清洗青帝世界的目击者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这值得么?”

    方舟世界的灵气已普遍抬升到这一层时空,而星炉里气氛变得压抑了。

    紫发少女语气温和,毫不放松地继续劝说自己的小姐姐:“更甚至在上面哪一层,说不准就搜集到了陨石资源重开世界,再祭身,开世界伶姐姐你敢赌叶青的超级武器能跨多少层投射支援?如果再跨层与青帝世界重结双星系统,伶姐姐恐怕是会”

    “要赢我?想得美!已中断了星核高能溢流!看这猿人怎么飞升!”

    公民少女紧紧握住纯白星核,脸色涨红,呼吸急促,胸脯鼓胀起伏着,几乎要气炸了胸膛:“不过是偷了我一点点权限比例一个小贼,星核还是我的,主动权还在我手里!”

    “可时间在他手里,伶姐姐你无法一直中断超限溢流,也不能浪费时间一次次缓慢充能现在是他在控制、压制你的节奏,这里拖延一天,下界就是七天,这里拖延一年,下层青帝世界就是七年如果再往上追去,时间落差会更大,下层青帝世界就是几十年、几百年”紫发少女说。

    这有点是为了一个开了疾风步隐形的剑圣,而自己拖着大军疲于奔命地追,不去管人家主力发育和主基地升级,怎么看都是等而下策。

    伶自不会这样,她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妹妹:“元芊你就会胳膊往外拐!”

    “姐姐又反悔了?”

    “除非妹妹你让叶青低首你也做不到?那方舟也做不到不追这野人了,我们去!”

    伶重新合上星炉,重新缓缓启动高能溢流,慢慢充能,并不为了大炮打蚊子追杀叶青,而是注入跃迁系统:“这是接下来很长时间里最后一次超限激发,之后不再使用,去青帝世界里,看他急不急。”

    “没用,他连自己世界都不在乎。”

    “正是他自己毁掉了世界,毁掉了退路,妹妹你提出清洗青帝世界凡人关于方舟的记忆,这点很好,正可以多清洗一部分清洗掉关于叶青这个外来者的记忆,断绝分身龙气根基,方舟可以蛰伏在世界里等待一些时间,叶青能在外面漂流多久?”

    公民少女目光坚定,她还是抗住了对手一次次破釜沉舟所带来的压力,觉得不会再有什么让她崩溃:“力量会教这野人学乖,除非他真想和五莲、赤帝等人一样当流浪的孤魂野鬼,否则只能乖乖到谈判桌上,这便是最后的釜底抽薪!”

    紫发少女望着她半晌,叹一口气,没有再劝。

    方舟,安安静静地积蓄着高能,非常小心一点点平缓注入跃迁系统,不给叶青多少超限余量,让他无法二次飞升。

    一刻钟的冷却时间在迅速滑过。

    换个角度来说,方舟其实也达到了毁灭青谨世界目的,而可以对青帝世界重新发起进攻。

    这次甚至连进攻都不用,公民少女只需要用一份众人认可的谈判条款,就可以孤立叶青,对接信风体系完成记忆清洗,让叶青归来后也只会面对一个陌生的世界没有第三方世界支持的资格,他必须到谈判桌前,他必须接受失去自己道侣的大部分弱者,猿人,历史的淘汰者,还想指望多少心想事成的美事?

    “差点给你们夫妻忽悠过去,就想着让我主动重启谈判而让步?元芊妹妹你念旧情,姐姐不怪你,但你刚刚一直避了某个方向,我有必要死追着叶青个体?一开始就没想过能超限击败个体,作这场世界战争的要素还是世界,决定权还是我手里的星核。”

    公民少女冷冷哼一声,做出决定反重新专心于自己的道路,再不理会那片毁灭光辉中的世界很多东西,不理会,不追逐,不在乎,也就这么事了,毫无威胁可言。

    一刻钟。

    轰!

    罡风层镜面开启一道紫色的巨大晶门,方舟开启跃迁,消失在这片时空底部,到了下层时空。

    这一次,再没有第三个世界可以结盟资助联手青帝世界一起阻挡方舟,唯一能制衡的只有立场模糊的元芊,她只能做到带有瑕疵和局这个现实世界,终没有谁是主角,每个人都被迫接受这种不完美,忍耐着默默生存下去。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紫发少女轻喃着这句,心底有些苦涩,她其实还隐瞒了夫君,自己身上远不止三方的融合。

    眼眶红红,视野仿佛模糊了记忆。

    又一个时空里的川林小公主是怎么样在许愿之战压过了舰灵少女伶?

    那个愿望,那个其实最后是由临终激发出来的世界之心许下愿望,那个利用了星炉激发星核的高能来完成的愿望,它到底是什么呢?

    真的不记得了。

    她觉得或只有世界之心才知道内容,才知道愿望真的实现了没有,或这次的事情是一个提醒只能这样了?

    轰!轰!轰!轰!轰!

    透明纯白水晶在反复塌缩、千锤百炼中心,雨后春笋一样疯狂生长起来,这幕情景有一对火凤凰羽翼遮蔽着,外人看不到内情,以为灭世的火焰都给她们母女相合吸收了。

    但红云和琼阳却是目瞪口呆:“这是”

    没有应,显而易见。

    化学矿物盐的饱和溶液在一枚最细小的微粒引子下迅速析出,加热浓缩则加速了这种析出与溶解的反应平衡,不断生长出一枚无法局部分裂或打碎纯白单晶,它是整体,而且还在继续生长,逐渐变得芝麻大小一枚星核。

    叶青分身轻轻握住了它,如臂指使,得心应手,不由微笑起来这是自然,主元神还在里面呢!

    “不错,是星核,而且是主灵体没有放弃星核而逃避完整星核,婴儿一样弱小,而内蕴生机和可能性。”

    “世界可以与世界对话,这一点已实践完成了但在道天方舟代差技术碾压下,无法与星核对话,褪去了所有纵横捭阖和辗转,这样劣势意味着只能打平,难道眼睁睁看着伊人远去?或自己放弃事业跟着一起?”

    “伶凭什么棒打鸳鸯还自以为是施舍?凭的是力量,凭的是星核可是她忘记了,是谁给她那一枚星核?是谁给她道天公民任务接口?是谁给了她那一段青伶的传奇?”

    叶青难得吐露心底这些最隐秘之事,这是当着忠诚护卫自己的火凤凰面前,也是到眼下已没有了任何顾忌和迟疑!

    “什么?都是你给她的!”

    琼阳都在消沉情绪中震醒了,红云更是感觉自己不认识叶青了一样,陡发现他如此冰冷到枭雄的一面,喃喃:“为了和五莲、黄帝等人竞争中脱出,养寇自重,借以清除异己,你就不怕”

    “怕?自是怕,但弱者就算怕死,也照样会死,你们会看得见一个谨慎而低调、毫无作为的叶青?”叶裕分身,很是意味深长说。

    红云母女却不知道,只是就事论事,想了想摇首:“如果没有这一系列疯狂操作,单凭叶君你和青帝绝抗不过各方围攻,只会便宜了黄帝和五莲等人你们弱下去,新五脉也会失控,结果是星核这种诅咒之物、无用之物,照样会落进方舟手里不是处事稚嫩的伶,而是算无遗策元青,那更可怕叶君是看清了这点,才选择相对可控的伶?”

    叶青微笑,就知道大凤凰能理解自己,颔首:“养寇的前提,必须是掌握她的要害,只是埋下了水晶宫的分流后门?她忘记了叶某是以山寨成名她只检测确定她自己那一枚是真货,她以为已垄断了绝对力量,她以为自己立于不败高高在上的道天公民,看不起北京猿人?骄傲大意了啊”

    “而什么是山寨的巅峰山寨文豪?山寨应州封土历史?山寨女娲?山寨仙舰?山寨天命之子?山寨圣人?山寨舰灵少女?”

    作一个汉风优秀传统的山寨大师,叶青目光中有些此生释然无憾感觉:“都不如山寨一个世界的创造,再山寨它的毁灭最后山寨出主世界撕裂物质和能量的自然进程,以假修真,人工凝粹一枚圣洁完整而悲伤坠落的星核。”

    这是夙愿!

    在最初接触到星核的那时起,在尝试模拟星核来支持仙舰、进而川林笔记贴箔核表层水晶宫一系列尝试中,叶青就想要山寨星核很久了,只是不断摸索着在失败中积累经验和教训,伶的权限控比让他明白,真正核心掌握在别人手中时,偷窃手段是无法真正击败伶。

    一次次能量使得道躯无法承载的释放,形成的浪费,更说明了人身是无法对抗星核。

    曙光在飞升到这片高层时空,献祭道躯和本命灵宝主世界胎膜,创造一个无限可能的世界雏形,有了涉及世界之心的体悟后,叶青终敢走下一步,最狂野的想象,与最理性的执行,最强烈的眷恋,将所有可能性叠层而上,锻造出最天马行空的一个逆天。

    别人家的星核是别人的力量,这是没错。

    那山寨一枚真正,内核是自控的星核呢?

    山寨的真正巅峰时就是不再山寨。

    正计算的真正巅峰时无需计算。

    星核与星核。

    才有资格在同一水平线上对话,尤其在其中一枚星核,拥有又一枚星核的表层权限时,对方星核一次次爆发的高能溢流,都会完整流入自己星核,而有表面胎膜控制着,无需担心无法承载浪费,只会有多少吸纳多少,继续加深结晶生长。

    也就是说它在理论上几乎是无底洞,可在自然条件下,它实际生长是有限,受到表面胎膜贴箔的坚韧度与总面积限制制约,总会撑不下而停止。

    叶青现在这枚星核,只是一页封底贴箔,它也就这指甲盖的大小可以浓缩结晶。

    于是多余能量再爆发也是溢流出去,就星炉里一开始白云剑势超限杀出炉门,伶和元青在门口联手用星核作盾牌阻挡,强大星核反无法完全吸纳白云超限能力,要溢流出一部分给叶青,它也有极限。

    同样,自然条件下,两枚星核是不可能相遇,更不可能有相互交叉或某一星核对别的星核的表层权限,也不会出现打破沉寂的超限高能。

    烛龙的七十万年雕刻星核水晶宫,川林笔记身负两大主世界胎膜的贴箔,叶青处心积虑的布局逼迫伶激发高能,自身逆势飞升高层时空,最后一页封底与五德道躯祭炼开创世界,又亲手摧毁世界塌缩模拟星核的诞生,元神灵体成星核主灵,这种种不可复制条件促成了最后这图穷匕现的刺心一击。

    敌人最强大的,陡间变成最软肋。

    于是灭世之后无法再投射支援青谨世界,但凝粹得到的星核,却继承了之前渠道,不会停止汲取星核力量。

    只要伶敢爆发星核,就会形成她星核缩水。

    而表层权限是叶青控制着的坚韧胎膜,始终蛰伏着不使用,就是要留到这一刻,留到自己山寨星核需要更多胎膜表面来扩大容量时,灭世造成损失,自可以在伶那里抽取来。

    两杯水,是如何完成高下相倾?

    一杯水满满,一杯水浅浅,一旦有了虹吸吸管相通,那就不是溢流问题,而是一旦联通引流就可以主动抽吸满杯子里的水。

    虚怀若谷,水处洼地!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

    叶青分身根本不需要使用自己相对弱小星核去逞能,但只需要带着星核重新出现在方舟星炉里,淡然一页一页抽对方星核表面贴箔川林笔记扩展自己星核上限,保持自己虚怀若谷,而削减对方星核容量上限,保持对方高出满盈。

    这样处理的两颗星核,就高下相倾的两杯水,会出现让高高在上道天公民少女毛骨悚然这样一幕。

    它们终将持平!

    《》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