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934章 后悔

《青帝》 第1934章 后悔

    “伶追杀青谨杀不掉的吧?”东荒沉吟着。

    这片幽暗虚空,无尽阶梯,太多太多可能性,众人没追上方舟,也就纷纷到了永固时空门前,尝试联系青帝,还没消息传来,一时也无法理解方舟为什么要杀到上一层时空,不过马上也不需要他们理解了。

    他们听到青帝的神识:“所有人让开。”

    “青帝来了”众人放下心,又嗅到非同寻常味道,纷纷散开。

    罡风层再度破开紫色晶门,天空横亘视野的尽处,笼罩永固时空门上方,大环套着小环。

    哗一下,方舟降落,苍白色底部陡间呈现了紫光。

    悬停住了涟漪在永固时空门的镜面上微微激荡,是时空受到超限冲击扭曲的波澜。

    星炉里公民少女眉头微一扬,颠了颠手上沉寂星核,心情愉悦:“哼,虽不能短时间内多次升降,但降能攻击我也会了”

    “这样就可在上层时空缓慢充能,而将星核能量缓慢转移到方舟,规避叶青对星核骤发的窃取而方舟世界降能攻击,又让叶青拿不到。”

    “但我会拿到。”紫发少女手按在伶手上,方舟世界道基使得她紫气萦绕,身受的道天封禁也变得摇摇欲坠,语气从容:“继续谈判?”

    伶握紧星核,一点点输出勉强维持住对她压制:“你欺负我不敢爆发星核?”

    “是他。”

    紫发少女手指了指天界壁障,她自身并无欺负伶的打算,只是多了夫君这样一个意料外的决定力量,目光难免一丝戏谑:“无休止纠缠,适当一点妥协,姐姐选哪个?”

    公民少女深吸一口气:“妹妹还记得,你第一任时的记忆?还是你告诉我,必须确保任何高于威胁值的文明都在彼此观察视界和射程内,这样才有和平交流,而在道天公约三方制衡模式担保的正式接触前,对任何陌生文明过早泄露出信息都是有害,可能会引发猜疑、偷袭两个云簇星团战争一旦开启,就是相互血洗,株连文明亿万星辰,甚至波及最核心道天,那样战争风险不是我们方舟可以承担,我们别无选择,目击者必须死。”

    “是,目击者都必须死,都清洗掉目击的信息,人可以活。”

    “猿人算不算人?”

    风在空气里涌动,在姐妹之间,气氛重新变得紧张。

    轰!

    最后物质射去。

    青谨世界刚刚不久前吸附物质,重新在这片空域散开,制出一片新虚空垃圾场,陨石带。

    而分身叶裕双手合握着一枚纯白星核,小小芝麻,比伶手里那枚要小很多很多倍,遵循着世界破碎诞生星核规律,自就有一股要沉坠下去的拖拽,在腰上绑了重物一样。

    “小心!”

    两道火红流光唰托住,双手合握让人难以拉住,大小两只凤凰就一前一后抱住,前面的是红云的身躯,两人几乎贴在一起,气息交融而熟悉她并不知道自己抱着的是准女婿,以为只是叶青。

    琼阳则在叶裕身后稍有点刻意保持空间,她不知道这是自己心上人。

    身份反差让叶裕一时没有说话。

    红云醒:“叶君是有意要追下去?”

    “不错。”

    母女都给叶裕拖带着下坠,都要跟着一起掉进天界壁障,混沌风岚又在呼啸起来,感觉自己是刚刚跃出井口的青蛙,对着井口重新跃下

    “可是好不容易才上来,伶也不会再让星核溢流了吧?”

    “也是。”

    叶裕闭上眼睛,与星核里主元神灵体交流了一瞬,松开了握着星核的手风筝的线松开。

    纯白迅速消失在所有人视野的尽处。

    红云神情微怔,想说什么也理不清头绪,而一直静默琼阳感觉这种有些眼熟:“你就这样扔掉?”

    “有人在下面接着。”叶裕没有可惜。

    去掉了负重,陡一股巨力将潜泳的人抬升,他连带着两只火凤凰又重新上浮,出天界壁障镜面。

    “妹妹别误会,我没说必须要杀叶青,而是说你可以带走叶青,只要你有力量。”

    伶摊开纤细手掌,将巴掌大雪白星核呈现在对方面前,轻轻:“很美丽,很诱人,很强大,谁都会喜欢,妹妹你说对不对?”

    “姐姐你是觉醒公民,不要过于依赖它,要有自己道路来支持这力量。”

    “那你也终是元舰灵,不要总以为感染了姐姐们、沉寂了云网就一了百了,元芊!你是身负责任和权力,作所有舰灵的聚合体,成百上千个残缺世界之心沉寂时,就是最好机会,相互融合补全的机会只要再有一个步骤,新的世界之心雏形就会出现虽虚拟,也足慢慢修复方舟里所有死区。”

    “姐姐你想规避星核后门漏洞?”

    “方舟世界应恢复本来的强大,不需要我特别激发星核,就原始的浮游动物吞噬浮游植物一样,现在的青帝世界根本无法抵挡清洗妹妹你不仅仅可以清洗凡人关于方舟的记忆,还可以连着凡人关于内部叶青记忆都清洗掉他就没有龙气根基,不得不随你离开,双宿双飞,比翼连枝,琴瑟相谐”

    “姐姐不懂人心。”

    “妹妹你知道自己根源,元舰灵存在设计就是为了夺舍星核,你会比这枚星核的原主要好得多每一枚星核,都是元灵离去的世界之心你可以将她们理解成变成了植物人的舰灵少女,夺舍它!”

    “完成这个步骤,你就真的拥有方舟世界,甚至可以兼并青帝世界的精华,不需要舍弃任何。”

    公民少女托起雪白的星核递到紫发少女前,看到她呼吸微促,就微笑起来,手掌轻握,似乎是将她重新捏在了掌心:“唯一只需听姐姐的话。”

    “青珠以前也是这样对姐姐说?姐姐忘记了你那时的想法了?为什么要控制一切?力量膨胀后总会有这样一种尽在掌握的幻觉,姐姐没有觉察到自己变化了么?”

    紫发少女目光变得幽深,声音轻柔温润:“你正在变成新一个青珠,他的情感没有对你产生影响,但百万年的记忆还是影响着你,不自觉你越是死死抓住一切,你就越会失去一切,战友、臣民、事业、世界,乃至道侣。”

    伶目光一缩:“你在诅咒我?”

    “是关心姐姐,你需要懂得人心。”紫发少女双手按住这个小姐姐的肩,目光诚恳看着她的双眼:“到谈判中来,我跟你走就可以了你不需要和叶青死磕来证明你不需要担心他会背叛道天泄露故乡信息,相信妹妹,妹妹比你更了解他是怎么样一个人。”

    伶看着她半晌,肩放松下来:“哼!胜利者自是有着宽容权力,本姑娘不和猿人一般计较看他自己造化,不过妹妹你看着好了,正是要带走你,我才担心这猿人发疯你的牺牲,人家可不在乎,本命道侣又如何?”

    “哦。”

    “姐姐是过来人,告诉你,人心都是孤独冷漠,没有谁真的在意谁。”

    “嗯。”

    “妹妹你别不信,一个人能破釜沉舟到这程度,他连自己都不在乎,你明白这意思?他在意的只是你们过去一起经历的那些事,在意是你小鸟依人时让他能保护,不会接受现在的你你元舰灵,或青帝,会需要他来保护?就我成了道天公民,还需要青珠保护?”

    紫发少女微笑不语,目光柔和望着已眼眶红红的伶她是将青珠的认知,套在了叶青身上。

    在这样目光中,伶声音不由变小了,她擦了擦自己的眼:“你做任何事情都没有用,不是什么具体因由,根本与正确不正确不存在因果,错就错在你变强弱小是一种罪,比你强的人随便找个因由欺负你强大也是一种罪,比你弱的人自私自利怨恨你弱了和强了都不行,为什么做人这样难?以前当舰灵时,一百万年,都没有现在这样麻烦”

    “后悔?”妹妹母亲一样拥抱她安慰她。

    伶摇摇首,推开她:“才不要到过去。”

    “姐姐心中其实已有了答案,就不要理会别人怎么想,按照自己心意走下去一直走下去,不指望别人施舍,不等待命运垂青力量和时间会比任何语言都更能说服”

    “哼!你想告诉我,你和叶青现在有力量,足说服我了?”

    “还没有但时间能说服你,青脉的说服方式,对不对?除非姐姐你愿意和青帝世界一直耗下去,那样扩大风险,你想要么?”

    伶无言以对。

    “你看我们每个人都没法完全顺心如意,如果力量不足,隐忍蛰伏也是常态,必要的妥协也非不可取,只要不忘记初心,身正道直,走上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十万年,百万年还能走就一直走下去,并不需要短时间内,力量一定达到多少,你只要还存在着,你还没放弃初心,这本身就是一种说服力量总会得到表达,只是人们喜欢瞬时见效的淋漓尽致,而不喜欢漫长岁月里的持续表达。”

    《》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