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四百六十五章 破庙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四百六十五章 破庙

    天空,淅淅沥沥下着小雨。

    江南的春雨,总是绵密又带着透骨的阴冷。

    疼疼疼,浑身上下都疼!

    当林沙重新恢复神智的时候,身体上下一**疼痛袭来,眉头不右自主皱在一起。

    “小兄弟你醒了啊?”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道苍老浑浊的惊喜声。

    这是怎么回事?

    强忍周身上下不适,憋足了气微微睁开干涩异常的眼睛,入目第一眼所见却是一位蓬头垢面的老叫花子脸。

    “小兄弟,要不要喝碗水?”

    蓬头垢面的老叫花子裂嘴一笑,露出两排黄中带黑的松动牙齿,布满皱纹脏兮兮的老脸又凑近了几分。

    “你,是,何,人?”

    老叫花子身上的气味真叫一个难闻,凑得近了口中喷出的怪味更是熏人,林沙微眯着干涩眼睛甚至看到老狡猾乱糟糟如鸡窝一样的灰白头发中,有几个疑似跳蚤类的小东西缓缓爬动?

    不说反胃欲呕吧,心头却是不喜到了极点,暗道自己不是在流求闭关突破么,怎么第一见到的不是自家孙子而是这么个邋遢的老叫花子?

    莫名的,他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郭靖那家伙,丐帮虽说大部分都是乞丐不假,可丫的也要整理好仪容啊,就像眼前这位出街乞讨,真有好心人想要帮上一把的话,也会被他身上刺鼻的怪味整跑的。

    “周麻子,小兄弟你叫我周麻子就成!”

    蓬头垢面的老叫花子一指自己鼻子,裂嘴轻笑道。

    “这,是,哪,里?”

    林沙此时的神智已经彻底恢复过来,透过老叫花周麻子邋遢的脑袋,看到了头顶破败露出几处破洞的屋顶,淅淅沥沥的阴冷雨丝从洞中飘洒而下,心中一动艰难问道。

    难道又穿越了不成?

    果然。老叫花周麻子不解的回答,证实了他的猜测:“苏州城郊啊,难道小兄弟不记得了么?”

    “脑,子。有,些,迷,糊,很。多,事,情,想,不,起,来!”

    艰难嘴唇干涩,一个字一个字艰难吐音,心中苦笑连连暗叫倒霉,真不明白怎么活得好好的又穿越了?

    不是他放不下。几次穿越心态早已调整过来,只是这次穿越太过莫名其妙罢了。

    回想之前的记忆,因为功高震主受到朝廷猜忌,林沙当时已过九十高龄,自然没心情跟一帮跳梁小丑折腾,干脆再次辞官归隐。

    尽管年纪一大把了,可是因为达到了气血成罡的境界,须发只是微微有些斑白,肌肤依旧保持光泽红润,就好象寻常的中年人般。

    在多年暗中经营早已发展起来的流求岛上。花费了数月之功将身体和心理状态调整至最佳,而后便与孙子重孙辈打好招呼,孤身一人入驻早已挑选好的闭关隐居之所。

    最后只记得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他盘坐于隐居山谷空地之上。催使体内磅礴真气分流冲击心肾两脉,好象突破了某个屏障疯狂吸收天地灵气入体,然后天上突然变得昏暗无比,天空一声惊雷炸响他便彻底没了知觉!

    难道,又是雷劫不成?

    心中苦笑,暗道自己倒是跟雷劫很有缘分啊。尼玛的莫名其妙就被一雷给劈穿越了。

    不然,就是孙子辈能力再强,也不可能在他昏迷过去后,不管不顾将他从流求送到苏州,而且还是一家屋顶漏雨的破庙里。

    “小兄弟,要不要喝口水润润嗓子?”

    老叫花周麻子的声音打断了林沙的思绪,一只残缺不全散发怪味的瓷碗伸了过来,里面的水甚至还泛着某种暗淡颜色。

    “不,不,同,我,我,自己,躺,躺会,就,就好!”

    这水能喝么?

    在心中翻了个白眼,林沙有气无力婉拒了老叫花周麻子的好意。

    “那小兄弟就好好休息,老叫花不打扰你啦!”

    周麻子浑浊的老眼轻轻一转,立刻明白了林沙心头想法,倒也没有再坚持只是嘿嘿一笑,将散发怪味的残破瓷碗放在嘴边咕隆咕隆几下将水喝光。

    林沙态度虽然不咸不淡,却是让饱受歧视白眼的周麻子感觉很是舒服,起码在林沙身上他没感受到一点瞧不起或者鄙视,单单这点就足够让周麻子把林沙当作可以一交的朋友。

    于是,老叫花周麻子很贴心的将一堆篝火,转移到林沙所躺之处跟前,一边享受着散发各种怪味的残羹冷炙,一边打发时间一般闲聊起来。

    “小兄弟哪里人士?”

    “苏州!”

    “怎么跑到这荒郊野外来的?”

    “……,不记得了!”

    “家里还有人否,老叫花可以帮你回去喊人!”

    “……,不记得了!”

    “小兄弟身上伤势不轻,是否遇到了打劫的强人?”

    “……,不记得了!”

    “可怜的小兄弟,不记得了不要紧,我周麻子虽然只是个要饭的乞丐,可也是堂堂丐帮中人,等雨停了就出去请帮中兄弟帮忙打探!”

    早就看出来了!

    林沙心中翻了个白眼,歪着脖子艰难道:“那就,多谢了!”

    “不用客气,我丐帮弟子一向以行侠仗义为己任!”

    老叫花周麻子难得有机会充一回好汉,干瘪的胸膛一挺豪气道。

    林沙此时的身体状况实在不佳,浑身上下都疼得厉害,轻轻感受了一番体内情况,忍不住暗暗倒吸了口凉气。

    经脉好象被雷电肆虐过一般,到处都是破损和焦黑痕迹,稍稍一动便是刺骨剧痛。

    所幸五脏六腑没有什么损伤,身体器官基本功能完好,更让他惊喜的是心脏和肾脏完全保持了更高的层次,而两处器官核心位置被冲出的窍穴之中,磅礴先天真气凝聚成湖缓缓流转。

    可让他郁闷的是,两处窍穴之中的真气湖面之上,密密麻麻的电弧布成一张闪光大网,将湖面完全笼罩将他的心念完全与真气之湖隔绝开来。

    也就是说,他暂时无法与窍穴之中的先天真气联系,也无法调动其运转修复体内破损的经脉。

    这真是……

    林沙都有些无语了,怎么每次穿越都会出现这样或那样莫名其妙的状况?

    ……

    除了体内经脉破损之外,体表和肌骨也有不同程度损伤。

    不过以林沙体内磅礴气血,以及对身体细致入微的掌控程度,修复起来其简单得很。

    不过短短一夜时间,在老叫花周麻子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林沙已能双手撑地缓缓起身,迈着沉重万分的脚步在破庙大堂里转悠了两圈。

    “小兄弟,你,你的身体全好啦?”

    老叫花周麻子不敢置信揉了揉眼,睁着那一双浑浊布满暗黄眼屎的老眼,张嘴露出那两排黄中带黑,散发某种恐怖怪味的老齿惊喜道。

    “还早着呢!”

    林沙没好气翻了个白眼,没见哥门眼下连走路都困难么,这想哪门子完全恢复的样子?

    “嘿嘿一时口误一时口误,老叫花也是被之前小兄弟的凄惨摸样给惊着了!”老叫花周麻子嘿嘿一笑打了个哈哈,伸了伸懒腰满脸舒爽,从熄灭的火堆旁掏出一个缺了一角的破陶碗,冲着林沙晃了晃轻笑道:“小兄弟饿了吧,老叫花这就出门乞讨,希望今儿个能够好收获,咱们都好好享受一回!”

    “不用!”

    林沙满脸与满摆了摆手,心说哥们穿越几世,就算混得最差的时候,也没享受过别人用剩下的残羹冷炙,还真没那好胃口跟心理享受。

    说着不等老叫花周麻子反应,从右无名指上褪下外表已焦糊一片,根本看不出内里的玉环戒指,慢悠悠递了出去说道:“把这枚戒指拿去当了,然后换些油水十足馒头来,你看我这摸样能吃得下残羹冷炙么?”

    单从手中戒指还戴在手上这点,就知晓老叫花周麻子形象确实邋遢了点,可心地绝对不坏,不然也轮不到林沙说这话。

    “嘿嘿,看来小兄弟出身不错嘛!”

    老叫花周麻子也没客气,笑嘻嘻接过林沙递来外表焦糊的戒指,放在眼前左右打量了会摇了摇头,郁闷道:“小兄弟,你这戒指卖相不佳,估计也当不来几个铜板啊!”

    “有你这么说话的么?”

    林沙翻了个白眼,提醒道:“别看外表不佳,这玩意可是十分难得,周麻子你去活当啊,以后等我身体好了还得赎回来的!”

    “算了算了,东西是小兄弟的,小兄弟想怎么处置都成!”

    老叫花周麻子撇了撇嘴没有多说,嘿嘿一笑又露出那两排黄中带黑的老牙,摇头晃脑笑嘻嘻道:“反正老叫花这次能跟着享受享受了,嘿嘿……”

    摇了摇头,目送老叫花周麻子一摇一晃,嘴里哼着小调离开,林沙收拾心情一步一步慢慢出了破庙,深吸一口山林间清新湿润的空气,顿觉心头一清满身舒爽,咧咧嘴站在破庙门前的空地上,身子一起一伏摆出了标准了三体式,缓缓运开了手脚。

    身上疼痛依旧,林沙很快进入了物我两忘之境没有丝毫感觉,东方天空突然朝霞万道,照在身上犹如披上了一层金甲的神人,格外神圣庄严……(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