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四百八十六章 生死符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四百八十六章 生死符

    ps:快过年了,有事忙碌更新时间可能有些不稳定,还请诸位书友见谅。

    本书有了第一更掌门,自然是要加更的,等我抽出时间一定补上。

    至于情节问题还请书友们放心,主角来到天龙世界肯定不只是装笔耍酷的,过几章大家就知道原因了。

    “我的内力啊!”

    云中鹤只觉体内真气,犹如冲破堤坝的汹涌洪峰,从脚腕处一泻千里顿时惊得魂飞魄散惊声惨叫。

    “舔噪!”

    林沙眉头轻轻一挑,眼中闪过一丝不悦,瞬间将云中鹤体内真气吸纳干净,手腕轻轻一抖云中鹤如遭重击,脏腑碎裂七窍流血惨叫声噶然而止,身上生命气息如潮水般消退重重摔落地面。

    “云老四!”

    另外三大恶人好一阵瞠目结舌,没想到轻功独步天下的老四云中鹤,就这么轻而易举挂在万劫谷,心头发寒大生退意。

    “留下吧,跟这厮做个伴!”

    脸上神色平静之极,好象杀死闻名江湖的四大恶人之一的穷凶极恶云中鹤,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趁其余三大恶人愣神之际,右掌猛然前探手指一点荡开叶二娘的柳叶刀,一把抓在无恶不作的肩头《北冥神功》吸功之法运转。

    “不,我的内力!”

    叶二娘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觉肩头一麻浑身真气有如开闸洪涛,顺着肩头要穴道如潮水般消退,顿时手脚发软脸色一片煞白,发出一声凄厉尖叫,林沙眉头一皱手掌微一用力,尖叫声噶然而止叶二娘如一瘫软泥被震毙当场。

    “点子扎手。快撤!”

    眨眼间云中鹤和叶二娘已然毙命,段延庆大骇哪还顾得上替两位心腹手下报仇,使用腹语术怒吼出声,两根长拐连连点地身形犹如鬼魅般迅速飘飞远去。

    “老大等等我!”

    南海鳄神也不是傻子,一张满脸横肉的粗脸惊得煞白,见段延庆不管不顾飞身而走。他当即将沉重的鳄嘴剪往肩膀上一扛,迈开两条大长腿紧跟而去,速度竟是一点不慢随段延庆迅速消失在密林深处。

    “哼,便宜你们两个家伙了!”

    静静凝立于庭院中央,林沙没有追赶那两逃得比兔子还快的恶人,他还没忘了此行最大目的是看住段誉那厮。

    摇了摇头,没有理会地上死状恐怖的两大恶人尸体,转身朝段誉之前所处方向慢悠悠走去,一半心神都放在体内吸纳的两股精纯内力上。

    “怎么回事?”

    缓步前行的身形猛然一顿。眼中猛然露出满满的吃惊之色。

    刚刚吸纳的两股精纯内力,顺着《北冥神功》的运行路线快速运转三个周天,而后老老实实齐聚中丹田精气海之中。

    以林沙的内功修为,轻易便发现了那道由刚刚吸纳的两股真气,转化而来的北冥真气的不同寻常之处,与自身真气虽能融会一处,但总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缭绕心头。

    看来《北冥神功》并不像李秋水吹嘘得那般厉害,吸纳他人真气也不是那般好转化吸收。其中自有弊端。

    想想也是,天龙中修炼《北冥神功》最为精深的无崖子。一生之中几乎从未吸收过他人内力,可见其早就对《北冥神功》的弊端一清二楚,不然他早就天下无敌了,哪还会遭受后半生的残疾之苦?

    眼下不是深究这些的时候,他轻笑着摇了摇头将心中杂念抛在一边,脚下不紧不慢身形似缓实疾朝万劫谷内院所在走去。

    他来得刚刚好。正好遇上万劫谷谷主‘马王神’钟万仇,跟老婆‘俏药叉’甘宝宝上演一出悲情狗血大剧,段誉那傻子还在一边光明正大的围观凑趣。

    林沙带着轻松心情,一路跟着段誉看了一出出好戏。

    只能说这厮桃花运惊人,随便借匹马都能撞上曼佗山庄高手捉拿木婉清。也不知是善心还是色心发作,这家伙不顾自身安危好不容易救下木婉清。

    看到曼佗山庄来人,林沙只能暗自撇嘴,心道段正醇到底有多迷人,怎么一个两个的中年美妇,为了这厮撕逼撕得那叫一个惨烈,都从江南水乡撕到大理国来了?

    没心思和功夫理会这些烦琐小事,满心悠闲远观段誉一次又一次受虐,被曼佗山庄来人打,被木婉清连扇耳光,被南海鳄神这混球连番捉弄,简直就是现实版的‘杯具人生大合奏’!

    他在远处看得心旷神怡,一点都没有插手干预的意思,直到神农帮混合无量剑中人,恭恭敬敬带着天山飘渺宫使者出现,他这才大步上前现身。

    “什么人?”

    八位头戴斗篷,上绣灵鸠的女子齐刷刷抽出长剑同声断喝。

    “林少侠!”

    “高人!”

    左子穆和司空玄却是眼睛一亮,满脸惊喜大叫道。

    “这位公子……”

    段誉眼睛一亮,从林沙身上发觉脱身希望。

    “诸位别来无恙乎!”

    林沙一脸淡然走了过来,根本就没把八位飘渺宫使者手中长剑放在眼里。

    “左掌门,怎么几天不见就投奔天山飘渺宫了?”

    笑吟吟轻声发问,摇了摇头一脸惋惜道:“可惜啊,给你的那本剑谱估计还没时间修炼吧,徜若修至大成境界挤身一流颠峰之境不在话下,对付几个飘渺宫使者轻而易举!”

    “大胆!放肆!”

    八名头戴斗篷的灵鸠宫使者勃然大怒,身形一闪成八卦方位站立,将林沙团团包围八柄长剑不约而同齐齐刺出。

    “八卦剑阵么,有点意思!”

    林沙淡然一笑,右掌轻轻前探一拨一引,从正面刺来的两把长剑顿时偏转方向向两旁斜刺,乒乓两声金铁交鸣声响起,身旁两位灵鸠宫使者长剑受到撞击,手心一麻剑锋齐齐偏转。

    另一只有向后轻轻一拨一引如法炮制,从身后刺来角度各不相同的长剑,瞬间步入前方同伴后尘,纷纷偏转方向数道清脆惊呼传出,站立八卦方位身形不断移动的八位灵鸠宫使者,脚步一阵错乱阵形瞬间崩溃。

    “省省吧,你们根本就不是对手,让天山童姥亲自过来才可堪一战!”

    “放肆!好大的狗胆!”

    灵鸠宫八位使者的功底不弱,不过短暂瞬间便恢复过来,只是经过刚才交手她们头上的斗篷全部掉落,露出八张清秀美丽的面庞,一个个柳眉倒竖凤目含煞,瞪眼怒视恨不得将林沙千刀万剐。

    “江湖规矩,有些话你们根本就没资格开口!”

    林沙神色平静之极,淡然扫了八女一眼缓缓说道。

    “……”

    不知为何,被林沙平静无波的眼神扫过,灵鸠宫八位使者竟然心头一堵,涌起一丝只有拜见童姥时才有的心悸,尽管俏脸满是不岔却也硬生生止住几欲脱口而出的娇斥。

    “不是老夫不想,而是根本没机会啊!”

    再一次见到林沙威风凛凛的一面,左子穆心中感叹万千,可惜他此时已投身灵鸠宫门下,就连无量山都改名无量洞,再多说什么都无意义。

    “左师兄你……”

    辛双清睁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看向左子穆的眼神中满是疑惑跟释然。

    “这位高,公子,可否帮小老儿解除身上异常?”

    司空玄一脸激动走了过来,冲着林沙深深一躬满脸热切。

    “司空玄,你好大胆子!”

    不待林沙开口说话,刚刚被震慑住的灵鸠宫为首女子勃然大怒,长剑一指厉斥出声:“吾等还没问罪于你,之前竟被两冒充我灵鸠宫的贱人轻易骗过,如今又意志不坚该当何罪?”

    “师姐,跟他废话什么,今年‘生死符的解药’他是别想要了!”

    这时,另一位相貌清秀的灵鸠宫弟子冷言道。

    两女话音一落,司空玄顿时脸色大变满眼绝望,‘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磕头求饶,鼻涕眼泪都出来了哪有一派掌门之风?

    “两位尊使饶过小老儿一回,两位尊使饶过小老儿一回!”

    不用司空玄吩咐,他身后的神农帮弟子齐齐跪倒在地,一个个磕头如捣蒜哀声求道:“尊使还请饶过我家帮主……”

    “好威风还派头!”

    林沙淡然轻笑,声音不缓不疾清晰传入众人而中,只听他笑吟吟道:“我倒真有些好奇,灵鸠宫的‘生死符’外人难道真的无解不成?”

    对上林沙,灵鸠宫八位女使却是神色一滞,默然不语哪还有刚才的嚣张跋扈,只是俏脸上的不屑之色傻子都看得出来。

    “公子,这位公子,你救小老儿一命!”

    司空玄当真会抓时机,听到林沙所言也不管有用没用,连滚带爬跪在林沙跟前,连连磕头哀求道。

    “你倒是有眼色得紧!”

    林沙淡然一笑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轻轻摇了摇头话锋一转,好奇道:“你所在帮派既然自号神农帮,各种珍贵药材自是不缺罗?”

    见林沙摇头,司空玄脸色顿时一片死灰,可听得林沙后面的询问,顿时又生起一丝侥幸,连连点头应是:“自是如此,小老儿不敢夸口天下珍贵药材帮中全有收藏,但大部分名贵药材还是有份的!”

    “那就好!”

    林沙双掌一拍轻笑道:“给你解除生死符限制不可不行,不过我也不是救苦救难不求回报的菩萨……”

    “应该的应该的,只要少侠能替小老儿解除生死符,只要神农帮能够提供的少下尽管开口!”司空玄满脸欣喜好似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