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四百八十七章 莽牯朱蛤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四百八十七章 莽牯朱蛤

    “啊啊啊……”

    凄厉的惨嚎在山间来回激荡,给夜色笼罩下的山崖凭添了几分恐怖。

    司空玄脸色苍白满头大汗,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眼中满是惊慌绝望,嗓子哑了都止不住毛枯悚然的凄厉惨嚎。

    无量剑派和神农帮一干人等满脸惊惶,无不心惊胆战看着正‘受苦受难’的司空玄,而八位天山灵鸠宫女性使者一个个满脸不屑,幸灾乐祸冷眼旁观。

    “我说司空帮主,用不用表现得如此凄惨?”

    林沙眉头轻皱,没好气瞪了满脸汗水几近虚脱的司空玄一眼,手掌离了司空玄的胸口不紧不慢起身。

    “林,林,林少侠,小老,老儿体内,内的生死符?”

    司空玄顾不得身上的虚弱,挣扎着爬起来‘扑通’跪在林沙跟前,浑身无力满脸希冀。

    “没能驱除!”

    林沙淡然一笑,神色古井无波没有半分不好意思之状。

    他真没想到,生死符竟然那般古怪。

    当他运使北冥真气探入司空玄体内之时,清晰感受到代表生死符的异种能量竟然欢欣鼓舞主动迎了上来。

    北冥真气好似那股异种能量的成长养料般,只是吞噬吸收了小小一丝▽林沙可以清晰感应到那股异种能量,好似吃了十全大补丸般飞速膨胀,不断给予司空玄经脉血肉极大刺激,这才有了司空玄之前哀嚎不绝的惨状。

    所幸他对真气的掌控程度极高,发觉不对当即撤离绝不拖泥带水,这才没让司空玄的痛苦进一步加深。

    对于这样的情况。他自然十分好奇想要一探究竟。

    刚才出现的变故,他只是稍一思索便有了答案。毕竟是同门真气,性质虽有不同但其核心却是同源。遇上了互相吸引吞噬虽有古怪却不是不能理解。

    他感受得十分清楚,代表生死符的是一股异种能量!

    什么能量在没了源头后,还能继续存在下去,并且能够存在很长时间?

    不用说,肯定是能够攫取宿主自身精气神的古怪手段,这也可以解释每当生死符发作受者会痛不欲死的缘故。

    当然,对于天山童姥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他并不明了,这也是他极感兴趣的主要原因。

    接下来,他将一身北冥真气全部储藏于肾脉窍穴和中丹田精气海中。运使前世最为熟悉的《烈阳功》凝聚一股精纯的烈阳真气,小心探入司空玄体内,这次那股代表生死符的异种真气就没那么客气了,在烈阳真气靠近之时表现出了足够的警惕和戒备。

    他完全把司空玄的身体当作了试验室,接着又凝聚出一股精纯九阳真气,那股代表生死符的异种真气,同样表现出了足够的厌恶和抗拒。

    可当他通过九阴真经的运行之法,凝聚出精纯的九阴真气探入司空玄身体之中时,那股代表生死符的异种真气表现出了足够的热情。十分热情主动前迎,最后一口吞下一丝九阴真气,强大自身祸害司空玄。

    然后,降龙真气。龙象真气,乾坤大挪移的阴阳二气等等等等,一一被他凝聚出来试探那股代表生死符的异种真气。

    经过近两个时辰折腾。司空玄其间多此痛不欲生,嗓子都快喊哑了这才结束。林沙也终于摸清了生死符的一些主要情况。

    果然不愧是逍遥派绝学,运用之妙实在让人赞叹不已。

    更让他感觉惊奇的是。从生死符反馈的气息中,他隐约感受到了一股勃勃生机,却是被天山童姥用特殊手法锁住不能外泄,这才是生死符能够一直留存的主要原因。

    而那股被锁得严实的勃勃生机,让林沙有一种十分熟悉的莫名之感。好似的初春之时草木生发之际的勃勃生机,含有一种特殊的木属性意蕴。

    针对此种特性,林沙瞬间便思索出了一种暂时限制生死符的手段。

    初初一试果然大见成效,司空玄顿感身子一轻前所未有的舒畅放松,这也是他迫不及待询问林沙是否替他解决问题的原因。

    只可惜,生死符一直都在司空玄经脉之中不停游荡,想要捕捉它的踪迹都不容易,更别提仔细观察研究一番了,要不是林沙的饿五感特别敏锐,对体内真气的掌控达到了极其高深境界,只怕都发觉不了这些端倪。

    本来他发现体内的北冥真气对凝结生死符的异种真气有特殊吸引力,如果运转《北冥神功》吸纳之法的话,说不定能将司空玄体内的生死符吸入体内。

    问题是,他跟司空玄有这么熟么?

    有了如此发现,他就更想见识见识那位天山飘渺峰灵鸠之主了。

    ……

    “这这这……”

    听得林沙如此言语,司空玄顿时只觉五雷轰顶万念俱灰,心头突然涌起一股自杀的冲动。

    “你那是什么表情?”

    林沙淡淡扫了这厮一眼,对他那一副‘生无可恋’的摸样看不过眼,没好气道:“放心就是,我已经限制住了生死符的活动范围,起码在一年之内不会有爆发的可能!”

    “此话当真?”

    “这不可能!”

    司空玄狂喜的声音,和灵鸠宫八位使者不可思议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看向林沙的目光中全是难以置信。

    “有什么好奇怪的?”

    林沙淡然一笑挥了挥手,转身悠然而走说不出的潇洒自在,几个眨眼功夫魁伟身影已消失在夜幕之中,远远还传来他的叮嘱:“灵鸠宫的小姑娘,回去后给你们宫主天山童姥带话,就说丐帮弟子林沙以后有闲暇一定登门拜访!”

    “狂妄!”

    灵鸠宫八大使者一个个俏脸冷若寒霜娇斥出声,眉宇含煞眼神冰冷。

    “几位尊使,接下来咱们该如何行事?”

    左子穆很有眼色站了出来,满脸赔笑转移了话题。

    ……

    当晚,夜色如墨深沉似水。

    段誉被关在无量山的一处偏僻小院中,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竟是老老实实拿出得自无量山禁地的秘籍修习锻炼起来。

    “这小子的脑子总算开窍了!”

    距离偏僻小院足有百丈的一棵苍天古树树冠上,林沙盘膝端坐于一条粗壮树枝上,轻笑着喃喃自语。

    他可没忘了跟着段誉的初衷,就是为了寻得万毒之王莽牯朱蛤,不然他吃多了才会一路跟随看了好几幕狗血言情剧。

    江昂,江昂……

    在参天古木上一坐便是三天,饿了随便找几枚山桃野果充饥,渴了附近的山泉清冽可口,一边不住运行体内颇有异常的北冥真气,一边仔细监视段誉被关所在小院。

    不料这日段誉依旧被关在偏僻小院不得出,茂密山林中却是突然传来‘江昂江昂’的牛鸣般吼叫。

    莽牯朱蛤!

    林沙魁伟身形悠然直立,兀然间化作一道清风纵身急跃,几个起落间便已跨越上百丈距离,顺着‘江昂江昂’的牛鸣巨吼声传来方向急速纵跃。

    进得一片茂密山林,高大魁伟的身形依旧没有停留片刻,好似一缕轻风绕过棵棵参天古木,身形在枝繁叶茂的树林之中一闪一闪,每次露出身形便已远纵十来丈距离,速度当真快到了极点。

    “怎么不叫了?”

    几个呼吸功夫便已深入茂密山林数里之遥,可让林沙皱眉的是,之前莽牯朱蛤惊人的牛鸣吼叫之声竟然突然消失不见,好象感受到了极大危险般隐藏起来躲入茂密山林之中。

    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过追踪么,简直是在做梦!

    林沙等候了这么久,可不会因为这么点小小困难便畏难而退。

    凝立于山林间松软的泥地上,昏暗的光线以及时不时出现的危险状况,根本就没法引起他丝毫注意。

    体内真气迅速归拢于心肾两处窍穴之中,内家拳又重新成为了身体的主要实力,他长吸一口山林里浑浊又清新的空气,迅速辨别出其中的丝丝有毒气体。

    顺着一股不段游动的有毒气体,他终于隐约抓住了莽牯朱蛤的踪迹。

    毫不犹豫,顺着丝丝若有若无的感应,他大步流星在茂密山林中前进,随着速度不断加快,他陆续看到了地上毒蛇毒虫的尸体逐渐增多,形成一道明显的路线指向森林深处。

    嘿嘿,终于露出痕迹了吧!

    林沙脸上露出一丝淡然微笑,脚下动作一点不慢,身形带着呼啸劲风在茂密山林深处不断游走前行。

    江昂江昂……

    突然,距离林沙身侧不远处的茂密草丛中,发出一阵牛鸣吼脚般的巨响,紧接着一道红色流光一跃而去迅疾扑来。

    嘿,竟然还知道玩偷袭!

    知道莽牯朱蛤浑身剧毒,他不好亲身体验这种剧毒对他有没有直接威胁,手腕一转挥掌拍出。

    呼!

    一道轻柔劲风呼啸而过,跃至半空的火红流光瞬间停滞于半空,砰的一下摔落在松软的枯枝败叶上。

    他打眼一瞧是一只小小蛤蟆,长不逾两寸,全身殷红胜血,眼睛却闪闪发出金光。它嘴一张颈下薄皮震动,便是江昂一声牛鸣般的吼叫,如此小小身子,竟能发出偌大鸣叫,若非亲见说什么也不能相信。

    “这名字取得倒好,声若牯牛,全身朱红,果然是莽牯朱蛤!”(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