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四百九十六章 鸠摩智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四百九十六章 鸠摩智

    吐蕃国师,大轮明王鸠摩智的出场方式相当……

    檀香阵阵,香花飞舞,端坐宝驾真有那西天佛陀之相。

    林沙一脸淡然,神态平静看着相貌异于中原人士的鸠摩智,心道果然生得好样貌,一身气度更是让人大生拜服之感,深通佛门渡化之道。

    鸠摩智这厮真是舌灿莲花口才相当便给,一顿唾沫舌战天龙寺高僧,竟然不落下风还隐隐占了点便宜。

    “不知这位施主何许人也?”

    好好的跟天龙寺高僧辩论一回,鸠摩智满脸红光看向脸色太过平静的林沙。

    “天龙寺方面的见证者!”

    林沙淡然一笑,目光平静看向鸠摩智,语气平缓道:“大师倒是好本事,竟与姑苏慕容氏上代家主慕容博有旧!”

    “哦,施主也知晓慕容博之名?”

    鸠摩智眼睛一亮,好像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同志一般,声音洪亮惊讶道:“现在江湖传诵的‘南慕容’,可是慕容博老先生的儿子!”

    “怎么不知道?”

    林沙轻笑出声,脸上露出难言的古怪神色,撇嘴道:“我就是苏州丐蹦分舵中人,没少跟姑苏慕容家的人打交道!”

    “竟不知施主乃丐帮豪杰,失敬失敬!”

    鸠摩智脸上露出‘真诚’微笑,双手合什行了一礼,一脸缅怀关切道:“不知慕容公子眼下状况如何?”

    语气说不出的感慨沧桑,好象他跟慕容家的关系真有多好一般。

    “好好好,好得很!”

    林沙也没叫破。神色淡然轻笑道:“慕容复那家伙活跃得紧,小半年前我还跟他干了一架。那他手下那两专门惹事的混球家臣修理一通,估计他这段时间应该老实不少!”

    “施主真会说笑!”

    鸠摩智脸上温和笑容一僵。嘴里客套心中却是忍不住破口大骂,区区丐帮一分舵弟子吹起牛来不打草稿,什么牛都敢吹就不怕引祸上身?

    顿时,他便对林沙失去了兴趣。

    至于什么见证之类的身份,估计就是天龙寺给丐帮面子而为。

    说真话就是没人信啊!

    鸠摩智慧脸上的不屑虽然隐藏极深,又怎能逃得过林沙的火眼金睛?

    不信就不信吧,以后有你老小子吃苦头的时候!

    林沙淡然一笑,也不说破悠闲看着鸠摩智转调枪口,冲着天龙寺一干高僧狂喷。总之就是一个意思:识相的话,乖乖交出六脉神剑!

    天龙寺群僧哪会吃这套,嘴上说不过鸠摩智这舌灿莲花的家伙,二话不说直接动手干了起来。

    咻咻咻……

    本因,本观,本参和本相四位老僧,加上刚刚剃度法号本尘的前大理国皇帝段正明,好似玩接龙赛般一个接着一个飞身而起,时而伸处右大拇指。时而伸处右中指以及其它三指,发出一道道无形无相又凌厉之极的六脉指剑。

    鸠摩智这厮,不愧为天龙四绝之一,武功确实高得可怖!

    只见他脸挂自信微笑。犹如闲庭信步在禅堂往来游走一派悠闲自然风范,双手竖立成刀一掌接着一掌连绵砍下,道道肉眼可见的红火刀气脱手而飞。

    火焰刀!

    单凭一人之力。竟是将本字辈无僧的六脉神剑一指攻击全部挡下,甚至还有余力发动凌厉反击!

    “阿弥陀佛!”

    眼见以本因为首的五大本字辈老僧。竟然在与鸠摩智的拼斗中落于下风,就是凌厉霸道的六脉剑指。也都被炎热霸道的火焰刀全不拦下。

    枯荣大师坐不住了,翻掌间两道凌厉无匹的六脉剑指射出,鸠摩智不敢怠慢双掌竖立成刀狠狠下劈,两道炽烈刀气与六脉剑气激烈拼斗最后消弭于无形。

    不等鸠摩智发动凌厉反击,五位本字辈老僧的指剑攻击又至,逼得他运转轻功如风中落叶左摇右摆难以琢磨,双掌连连劈不是直接让过凌厉的六脉指剑攻击,便是劈出道道炽烈刀气于六脉指剑同归于尽。

    他才刚刚化解五位本字辈老僧的凌厉攻势,便觉一股磅礴劲力迎面而至,鸠摩智吃了一惊双掌运力齐齐前推,砰然一声闷响过后这位来自大雪山的密宗法王,终于脸上变色蹬蹬蹬连退数步!

    可就是如此,鸠摩智展现出的强悍武力,也足以另天龙寺群僧震惊!

    忽然被枯荣大师暗中施掌震退,鸠摩智自然十分不服。

    他嘴皮子相当利索,三言两语便说得枯荣大师哑口无言继续修闭口禅去也,同时见好就收突然做出‘让步’,挥手示意跟来的仆役抬来那尊金碧辉煌的法驾,拿出数本少林七十二绝学想以之与天龙寺兑换六脉神剑剑经。

    “吐蕃和尚,亏你好意思拿这玩意出来!”

    不待天龙寺本字辈高僧回话,林沙便很不客气插言,满脸轻笑讥讽道:“少林七十二绝学确实不凡,修炼至高深处威力不比六脉神剑差,可问题是你得拿完整的绝学兑换吧?”

    作为此番比斗见证人,他觉得很有必要拆穿鸠摩指的‘险恶’用心。

    天龙寺本字辈高僧闻言脸色一变,看向鸠摩智的目光之中十分不善。

    尼玛的,鸠摩智亏你还是一代高僧,竟然玩这样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施主这话何意?”

    鸠摩智闻言脸色大变,满眼愤怒断喝出声:“不知施主有何证据,道小僧手里的少林绝学不是完整秘籍?”

    说着,一身大红僧袍无风自鼓,眼中精光连闪满脸恼怒,哗哗声中一股凌厉气势铺天盖地想林沙压去。

    “怎么,吐蕃和尚你竟这么受不得激,恼羞成怒了?”

    林沙淡然一笑脸色平静之极,对于鸠摩智身上散发强大威力恍若未觉,眉头一挑轻笑着反问。

    “施主好本事,小僧竟然走眼了!”

    鸠摩智脸上的怒容,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双手合什郑重行礼道。

    他此时心中凛然,对林沙的忌惮程度甚至还要高过本因大师!

    林沙表现得太过平静了,刚才他与天龙寺群僧一番激斗,虽然过程短暂但余波影响却极大,没见周围的地板一片狼籍,头顶的黑瓦被掀去好大一片么?

    他敢肯定,无论是天龙寺群僧发出的六脉指剑,还是他挥出的火焰刀,都有零星余波牵连至林沙所处方向。

    可打眼望去,林沙周身整整齐齐纹丝不乱,就连身前一米范围内的地板都光洁如故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能在无声无息间做到如此程度,要说林沙只是个幸运小子只有傻子才会相信!

    刚才一波气势威压,就是普通的江湖一流好手突然遇到,不说能造成什么影响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妨碍不适,可看林沙那一副平静的摸样又哪有本分不对劲的地方?

    这是个高手!

    鸠摩智几乎可以拍着胸口保证,单单对付天龙寺群僧便让他感觉麻烦得紧,他可不想再招惹一位神秘高手。

    “先不谈什么本事不本事,吐蕃和尚你拿出的那几本少林绝学,可是并不完整啊!”林沙淡然一笑,没理会鸠摩智骤然阴沉下来的脸色,摇了摇头轻笑道:“没有完整版少林绝学秘籍,却是没法拿来交换六脉神剑的!”

    “够了!”

    鸠摩智脸上假笑缓慢消失,眼神凌厉猛然怒声大喝,好似晴天一声惊雷,震得禅堂众人耳中嗡嗡作响,满脸不悦怒道:“小僧敬重阁下是位好汉,可不代表小僧能够容忍阁下一而再,再而三的泼脏水!”

    “什么叫做泼脏水?”

    林沙神色淡然,一摊双手轻笑道:“我说的本就是事实嘛!”

    “那请阁下说出个一二三四来,否则别怪小僧误手伤人!”

    鸠摩智脸色难看之极,一双眼睛凌厉异常,声音中满是恼怒威胁之意。

    “林施主,这是天龙寺跟大轮明王之间的纷争……”

    本因双手合什躬身行礼,他也以为林沙是想帮助天龙寺,这才一再胡搅蛮缠激怒鸠摩智,心中感动自然不愿将林沙牵连进来。

    “别以为我是再给天龙寺解围!”

    林沙神色淡淡,扫了本因一眼平静道:“天龙寺跟大轮明王之间的争斗我没兴趣参合,只是恰好知晓一些少林隐秘,见明王竟拿出几本不甚完整的少林绝学交换六脉神剑,作为见证自然要说出来免得误人误己!”

    “还请这位施主指教!”

    一听林沙不是胡搅蛮缠,鸠摩智虽然心中依旧存疑,却迅速恢复理智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式。

    “呵呵,指教不敢当,只是知晓一些隐秘而已!”

    林沙淡然一笑,请声开口反问道:“难道明王就没听说,少林七十二绝学可不仅仅只有内功运行以及招式变化之法,还有淤滞配套的佛经么?”

    “施主这是在开玩笑吧?”

    鸠摩智嘴角一抽没好气道:“小僧不才,研习佛经多年却也从未发觉佛经之中的道理,与内力修行有何关联的!”

    “明王这就不懂了吧!”

    林沙淡然轻笑,摇了摇头平静回答:“这是少林防止绝学泄露的一种防备手段,所幸明王没有修习那几门少林绝学,不然呵呵……”(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