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五百一十三章 轻描淡写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五百一十三章 轻描淡写

    炮拳如火,气爆轰鸣!

    赵钱孙之前可是见过林沙拳头厉害的,不敢正面相迎高大身躯在一阵劈啪骨节脆响声中瞬间缩水一半,就地一滚冲至林沙脚边一掌切出。

    “嘿,你这缩骨功确实有些门道!”

    林沙淡然一笑不为所动,瞬间化拳为爪往下一探,赵钱孙大骇如孩子般吸嫩双腿往地一蹬便要避开,可惜林沙手爪来得太快,间不容之际一把抓住他的一方肩头,手腕微不可查轻轻一抖赵钱孙便觉浑身骨节松软没了力气,就是体内真气都被封了一般,任由林沙像丢沙包一样将他扔了出去。

    “师兄!”

    谭婆惊呼,又急又气闪身上前在赵钱孙落地之际将他一把捞住,不料赵钱孙身上还带着一股柔韧暗劲,谭婆瞬间手臂一阵酸麻根本控制不住身形,顺着赵钱孙飞来之势向后就倒滚做一团。

    “夫人!”

    谭公老脸变色,心中又急又怒来不及多想,身形纵跃瞬间扑至滚作一团的老妻与赵钱孙跟前,脚下轻轻一挑双手闪电般一撑一扶,谭婆高大身躯便飞腾而起稳稳立于身侧,至于赵钱孙依旧犹如滚地葫芦滚动了足足近丈之远才勉强停下。

    “怎么样,愿意留下来么?”

    谭公刚刚松了口气,便听到林沙近在咫尺的淡然声音吓了一跳,二话不说内力运转两拳冲前轰出。

    “反应还算不错!”

    林沙淡然轻笑,一双蒲扇大手猛然张开,轻而易举接住谭公轰来两拳,掌心肌肉筋骨一阵细微蠕动,轻松将谭公拳头上的拳力化解,手心一挺手腕劲一道潜劲顺着被抓手掌瞬间流遍谭公全身,跟赵钱孙一般他同样满脸骇然浑身无力,被林沙随手抛出老远重重撞在一棵古木粗壮躯干上喷出一口老脸,神色瞬间委顿下来。

    “小辈该死,我跟你拼了!”

    老公被欺负到吐血。谭婆顿时火冒三丈双眼瞬间血红一片,纵身飞跃一记凌厉鞭腿横扫而出,林沙身形如炮弹般冲天而起,从上至下两腿连环飞舞。腿影连绵如怒龙咆哮,飞起一脚将谭婆扫出老远。

    咝!

    看到林沙犹如秋风扫落叶般,轻而易举便将谭公谭婆还有赵钱孙三大成名江湖多年的好手拿下,单正和五个儿子‘泰山五雄’顿时变了脸色,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神色瞬间变得凝重无比。

    “咱们父子一起上!”

    单正当机立断一声暴喝。身形拔地而起如大鸟急掠,瞬间飞至林沙身前掌力凶猛连绵拍出,‘泰山五雄’也不敢怠慢暴喝出声,或飞腾或纵跃或直冲瞬间布成一道联手阵势拳脚连绵动凶猛攻势。

    “人多又如何?”

    林沙嘴角挂着不屑冷笑,身形挺立不闪不避对空一拳轰出,气爆轰鸣间与单正拍来大掌对手,体内磅礴北冥真气喷吐,一卷一震单正只觉手心内力先是莫名其妙消失,不等他有所反应一股磅礴真气洪流汹涌而至,只来得及惨叫出声便比来时更快度倒飞出去。

    佛山无影脚!

    对付‘泰山五雄’这样连一流都还没踏进的弱手。他都懒惰动用什么高深武功招式,腿影如龙连绵轰鸣,身形瞬间化作一道残影隐身于张牙舞爪的腿影长龙之中。

    砰砰砰

    不等林中数百丐帮弟子看清具体情况,便听连绵砰响传出‘泰山五雄’纷纷惨叫着倒飞了出去,位置不偏不倚正好与他老父形成了一个半圆。

    “林沙兄弟住手!”

    乔峰心中暗自惊叹,飞身纵跃拦在林沙身前,不敢有丝糕怠慢一式降龙掌悍然拍出,林中众人只听到砰然一身震响伴随隐隐的龙吟之音。

    “乔帮主你太过仁慈了!”

    林沙淡然一笑,面对乔峰拼尽全力的一掌神色微微一肃,右掌带着滚烫炽烈气息闪电般后先至。 两掌相击出轰隆一声巨响,林沙身形微微一晃连退三步,乔峰伤势未欲直接被反震巨力震飞。

    “徐长老还愣着干什么,将这几位‘贵客’带走。找个没人的安静地方私下跟乔帮主说说情况!”

    没有不依不饶继续喊打喊杀,林沙体内气血猛然加运转轻松稳住乱窜真气,头冲着一脸痴呆的徐长老不耐烦道。

    “说什么?”徐长老下意识反问。

    “看来你真是老糊涂了,不是说上任汪帮主留下遗书么,找个安静地方私聊不好么,非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现眼?”

    林沙晒笑出声。眼中浓浓的嘲讽弄得徐长老又一阵脸红脖子粗好尴尬。

    “散了散了,都给我散了!”

    徐长老身为眼下丐帮辈分最高之人,却被林沙这么位丐帮小辈连嘲带讽,心气儿不爽得紧,一边招呼亲近丐帮弟子照顾谭公谭婆夫妇以及单正父子,眼角余光扫见林中黑压压一片丐帮弟子便没好气怒喝出声。

    “全舵主,还有四位长老,你们还是带人走吧,乔帮主此次铁定得离任了!”

    林沙手指凌空轻点,咻咻几声破空声过后,全冠清以及四大长老身上的牛皮绳瞬间断裂,五人满脸不可思议起身,神色呆愣一时竟不知所措起来。

    “还愣着干什么,要我教你们如何做么?”

    眼睛微微一眯,林沙毫不客气断喝出声:“还不快带你们手下那帮弟子离开,还要苏州分舵请你们喝茶不成?”

    “哼,林沙小子这次我们认栽,咱们以后走着瞧!”

    陈长老满眼怨毒,恶狠狠叫嚣道。

    “嘿,你丫还来劲了是吧?”

    林沙眼神一冷手掌一震,气劲呼啸一记劈空掌力拍在陈长老身上,直接拍得这厮直接趴地顺便还喷了一口老血,

    这下,不管心中有何等愤怒情绪,全冠清和其余三大长老都老实闭嘴不言,大手一挥带着手下心腹弟子转身就走。

    杏子林空地一下子就冷清许多,剩下丐帮弟子不足五十之数,几乎全都是执法和传功两位长老,以及苏州分舵弟子都是自己人。

    “藏身于树林中的那位,出来吧!”

    林沙闲闲一笑,从树林深处走出一位老僧,众人一见急忙上前见礼,此乃天台山智光大师。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往事大爆料,几个老家伙虽然慑于林沙的绝对强势,却也很委婉的谢绝了他另择它地的建议,打算事情一说完立即离开苏州这个是非之地,以后要是没有必要的话再也不过来了。

    林沙倒也无所谓,他只是不希望丐帮的丑闻被太多人知道而已,要知道他此时也是丐帮弟子,出了乔峰那档子事他脸上也无甚光彩。

    “包不同,风波恶,去告诉慕容复,来后第一时间跟我联系!”

    不过在此之前,林沙将包不同和风波恶这两家伙招了过来,以命令口气直接了当说道:“别跟我说什么有事外出的废话,我知道你们肯定有办法直接联系的,我给你们俩半个月时间,时间一过我直接打上燕子坞!”

    “你你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包不同和风波恶又惊又怒,至于阿朱和阿碧两姐妹早惊得说不出话,她们还从没见过像林沙这般嚣张狂妄的家伙,竟敢直言打上燕子坞?

    可惜,包不同和风波恶的表现,让她们知道了林沙的强势,不是慕容复可以轻易抵挡的,顿时心中生起惊涛骇浪花容失色。

    “我欺人太甚又如何?”

    林沙晒然嗤笑,一脸不屑警告道:“不要一再挑战我的容忍底线,后果不是你们两个小小家臣可以承受得起的!”

    “我们会去通知公子爷,今日之耻它日定当报!”

    包不同满脸难看也不说什么非也非也了,神色狠戾怒喝道。

    “嘿嘿,就这就嘴巴不积德的家伙,都不用我亲自出手哪天便会横死丧命,估计你没这个机会了!”

    林沙淡然轻笑,摆了摆手像赶苍蝇一样不耐烦道:“走走走,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都给我快点离开!”

    包不同和风波恶一脸怒容,招呼阿朱和阿碧两姐妹转身就走,热闹也看够了他们也没继续留下。

    “等等!”

    林沙一声招呼,又让他们停步不解:“还有什么事?”

    “告诉慕容复那家伙,要玩就玩堂堂正正的阳谋,别像只阴沟里的老鼠般,缩在角落里玩什么阴谋诡计,我最是看不起这样的人!”

    林沙淡然一笑,若有所指说道。

    “哼,莫名其妙,都不知道你说什么?”

    包不同和风波恶脸色齐齐一变,眼中慌张之色一闪不再说话,带着阿朱和阿碧两姐妹急匆匆离开。

    “真的不知道么,慕容家的潜在实力,确实不容小觑啊!”

    林沙摇了摇头一脸不屑,喃喃自语道:“慕容复啊慕容复,专门玩这样的小把戏有意思么?”

    说着,他朝杏子林某个方向深深望了一眼,挥手招来一位丐帮苏州分舵弟子,轻声吩咐了几句便转身到空荡荡的场地中央,正好听到智光大师一脸感叹唏嘘的向乔峰讲述雁门关一事,气氛随着讲述突然变得凝重起来(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