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五百三十七章 震惊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五百三十七章 震惊

    咝!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可是当丝丝寒冰真气入体,在经脉中游走之时,林沙依旧被那丝真气中蕴含冻绝天下的寒冷气息弄得直吸凉气。

    扫了眼被震飞的矫健黑影,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缓声道:“游坦之,你小子不错啊,才几个月时间不见便练出如此一身精湛内功!”

    游坦之体内气血翻涌真气乱窜,脏腑也跟着一阵震荡,身体四处传来一**剧痛,疼得他出声声凄惨叫。

    可身上的疼痛,远没有被林沙一口道破身份的惊骇来得震撼。

    他一时失声,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满眼茫然看向林沙,吞了吞口水艰难问道:“林,林沙,你,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说老实话,当日聚贤庄一战太过惨烈,林沙留给游坦之的印象也太过深刻,犹如战神一般的乔峰都不是他的十合之敌,他自然也没胆子跟林沙放对。

    要不是刚才突然现自身武功异乎寻常的强悍,他也不会头脑惹跟林沙作对,结果被狠狠教训了一通,一下子便老实下来。

    还是当初所见的那个富二代啊!

    林沙轻笑着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一脸无奈道:“就你小子这性情,虽然声调变了体型也有些变化,又怎么可能瞒得了我?”

    游坦之默然,心中苦涩却是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惊喜有人还认识自己呢,还是悲伤于此时的状态?

    下一时摸了摸戴在头上的冰冷面具,心中越苦涩抑郁难言。

    “小子,你还愣着干什么?”

    感受到了游坦之低落的情况,林沙淡然轻笑开口道:“走,到那边坐一坐咱俩聊聊天!”

    “不,不了!”

    游坦之心头一阵慌乱,急忙摆手身形一动便准备后跃离开。

    “你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

    林沙眼睛一瞪,右脚前踏瞬间冲到游坦之身前。伸手闪电般向游坦之肩膀抓去。

    “林沙,你不要逼我!”

    游坦之心中苦闷自卑,着实不愿看到别人古怪嘲讽的眼神,见林沙逼迫太甚顿时心生恼怒吼道。

    “你小子倒是涨脾气了。我还没找你算帐呢!”

    林沙撇嘴轻笑,不等游坦之身形有何异动,右手已闪电般抓住他左肩,掌心柔劲轻吐,手腕骨节皮膜一阵轻轻抖动。游坦之还没反应过来生了何事,体内雄浑真气也没做出及时反应,便觉半边身子一麻,紧接着身上骨节劈啪作响筋肉错乱,顿时浑身疲乏使不出丝毫力气。

    “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游坦之满脸惊慌,身子奋力扭动想要挣扎却是半分不得劲,被林沙提溜着根本做不出丝毫反抗之举。

    “林沙兄弟,你跟这家认识?”

    这时。全冠清与身边弟兄也纷纷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轻吐了口浊气满脸郁闷上前问道。虽然刚才被整得狼狈不堪,但他并没受什么伤只是身体有些疼痛而已。

    “游坦之,聚贤庄少庄主!”

    林沙轻轻点头随口应付,一个跨步便来到王语嫣所坐篝火旁,随手将筋骨错乱浑身无力的游坦之放下,没好气道:“说说吧小子,自从聚贤庄英雄大会后到底生了什么,怎么搞成这副摸样?”

    这边,全冠清一脸郁闷将受伤弟兄扶起。头不时望了眼头戴铁套的游坦之眼中疑惑连连闪动,一边安抚受伤弟兄布置好警戒措施,一边竖起了耳朵小心倾听林沙那边的谈话。

    他对游坦之很感兴趣,聚贤庄本就地处中州。他之前也跟游氏双雄打过交道,每每游坦之都跟在身后旁听,在他的印象中不过一位平庸之极的武二代。

    可他刚刚与其直接教授,游坦之那一身雄浑内力给了他极深印象,估摸着就是比乔峰有差距,相差也不会太大!

    而听林沙所言。这小子能练出这么一身强横内力,就是这几个月才有的事情,真尼玛见鬼了!

    “相公,这位是?”

    王语嫣也被游坦之的怪异装扮吓住了,满脸好奇不解道。

    “游坦之,聚贤庄少庄主!”

    林沙淡然轻笑,言简意赅答。

    “别说了,什么狗屁聚贤庄少庄主,只不过是辽国一逃犯罢了!”

    觉手脚有了力气,游坦之捂着头上的铁套撕心裂肺疯狂大喊。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全冠清一直关注这边的动静,见此急忙装做关心的摸样凑了过来。

    “没事,这小子估计最近一段时间心理压力太大,一时情绪失控!”

    林沙淡然扫了全冠清一眼,没有说叫他走开的话,闲闲说道。

    全冠清脸上讪讪,却厚着脸坐了下来,等待游坦之恢复情绪听一听八卦。

    显然,在外人面前,尤其还有个绝美女人面前失态,让游坦之感觉好不尴尬,只吼了一嗓子泄了下心头憋闷便清醒过来,低着脑袋一副不好意思的摸样,引得林沙几人忍不住轻笑出声,全冠清更是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不知打的什么主意。

    “话说,当时我离开的时候不是叫你去找少林么?”

    见游坦之的情绪平复下来,林沙这才语气平静开口道:“我在苏州,倒是通过丐帮的情报网知晓你确实去了趟少林,后来又听闻聚贤庄毁于一场大火,怎么搞成这么副狼狈摸样?”

    王语嫣和全冠清心头一动,立时明白其中定有隐情。

    “少林,少林,少林实在欺人太甚!”

    林沙的话,显然勾起有坦之心中的怒火,只见他双眼瞬间血红一片,咬牙切齿怒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这是怎么了,怎么又跟少林扯上了关系?

    王语嫣和全冠清心惊于游坦之的惊人怨恨,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心头八卦之火却是熊熊燃烧,一眨不眨盯着情绪激动的游坦之。

    “怎么,少林不肯承认他们的尾?”

    林沙却是一脸了然,稍一沉吟便明白了其中原由,晒笑道。

    “哼,我在伯父书房暗室现了不少密信,其中尤以少林为最!”

    游坦之满脸愤恨,攥紧了拳头咬牙道:“其中虽然没有明言英雄大会一事由少林暗中推动,但信中也隐隐有所透露!”

    此话一出,林沙与王语嫣夫妇倒还没有什么,林沙早知情况有异,王语嫣对这里头的关系不甚明了,只有全冠清脸色大变一脸不可思议。

    “英雄大会幕后,竟是有少林推动?”

    心中实在太过震惊,他不右自主便将心中惊讶道出。

    “全长老以为,游氏双雄跟阎王敌薛慕铪,有这个声望请来数百有名有姓的江湖豪杰么?”抬头瞥了这厮一眼,没有避讳游坦之当面,林沙晒笑反问。

    “这个,确实”全冠清心头震惊万分,还顾忌着游坦之的脸面话说得十分含糊。

    “那小子你跑去少林又是做什么,他们是怎么复的?”

    林沙神色淡然,没有理会全冠清的神色,扭头好奇问道。

    “哼,当日我携带信件直奔少林,请求少林出手替我伯父和父亲报仇血恨!”

    游坦之攥紧了拳头咬牙道:“可是他们矢口否认与我伯父和父亲私下交往,并以少林在英雄大会也损失惨重为由,将我拒之门外!”

    说到这儿,只露出下半截脸面的他依旧露出狰狞之色,牙齿更是咬得‘嘎巴’作响显示心中已染恨极。

    不等林沙继续闻,他便自顾自沉声说道:“来后不过半个月,一天晚上我喝得酩酊大醉,根本就不知道庄子如何了大火,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落在马贼手中!”

    这事也未免太巧了吧?

    林沙只静静聆听也不说话,王语嫣和全冠清却是神色微变,显然察觉出了其中的不同寻常之处。

    游坦之捂着头上铁头套一脸痛苦,闷声道:“之后我便被马贼卖到辽国,却不料遇到了乔峰那狗贼!”

    “什么,乔峰去了辽国?”全冠清身子一震,满脸急切问道。

    “怎么,听到那狗贼在辽国很高兴么?”

    游坦之眼神冰冷,狠狠瞪了全冠清一眼,只叫‘十方秀才’心底一凉生生打了个冷战,这才满脸冰冷嘲讽道:“那狗贼不仅在辽国,还当上了南院大王一职,手握重权好不威风!”

    “南,南院大王?”

    全冠清惊得说不出话来,只觉脑子一片空白耳中轰鸣作响,嘴里苦好不干涩,心情一时郁闷到了极点。

    想他之前费尽心机,差点把自己都给搭了进去,好不容易才将乔峰逼离丐帮,可谁想这厮在中原名头臭了之后跑去辽国厮混,竟然短短不足几月功夫便成了手握重权的南院大王?

    因着大宋与辽国之间的世仇关系,丐帮又是反辽急先锋,全冠清自然知晓南院大王在辽国身份有多贵重?

    “你小子也不必如此!”

    林沙淡然轻笑,语气平静神态轻松宽慰道:“你小子福缘着实不浅,竟然练成了少林数百年都无人练会的神足经,眼下你小子的武功已算是迈入绝顶之列,只需好好锻炼便能稳固境界,等实力更上一层楼成了真正的江湖强人,想做什么事不能做到?”

    神足经???

    这是神马玩意?

    全冠清还没从之前的震惊中清醒,此时又闻惊爆消息顿时脑子变成了一团糨糊(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