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奇葩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五百三十九章 奇葩

    只听得四北方丝竹之声隐隐响起,一群人缓步过来,丝竹中夹着钟鼓之声,倒也悠扬动听br

    “哪来的乐声?”

    林沙一行齐齐头望去,心中都声起一种古怪荒谬之感。

    待得乐声渐近,来到十丈开外便即停住,有几人齐声说道:“星宿老仙法驾降临中原,眼前的丐帮弟子,还不快快上来跪接!”

    话声一停,咚咚咚咚的擂起鼓来。擂鼓三通,镗的一下锣声,鼓声止歇,数十人齐声说道:“恭请星宿老仙弘施**,降服丐帮的幺魔小丑!”

    “哪来的跳梁小丑,竟敢跟我丐帮呲牙裂嘴?”

    全冠清气得脸都青了,尼玛的在林沙面前被人如此瞧不起,他心头的火气简直憋不住熊熊升腾,也顾不得什么星宿老怪什么的了,大手一挥群身边群丐呼啦啦散开满脸不善准备开打。

    “哪来的跳梁小丑,竟然在丐帮跟前耀武扬威?”

    “一群不知好歹的土鳖,赶快家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好大的口气,就是少林都不敢压我丐帮一头,你们这帮家伙算个屁!”

    “”

    群丐都是在市井厮混惯了的老油条,开口脏话连篇还不带重样的,眨眼间便间对面的星宿派弟子损得一文不值颜面大失。

    “相公”

    王语嫣哪见过这等阵仗,尤其丐帮弟子的污言秽语实在不堪入耳,一张绝丽小脸涨得通红,急忙笑跑隐在林沙魁伟身形之后,鼓起腮帮子一脸不乐。

    “不想听,不听就是!”

    林沙淡然轻笑。右手在王语嫣耳边滑软香腻的肌肤上轻轻一拂,王语嫣顿时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感觉整个世界都清净了之前的杂乱声音全部消失。

    只听过点哑穴的。她还从没听过有聋穴一说。

    “不用惊讶,只是暂时封了你耳边的血道而已。用不了半刻时间便能自动消除恢复听觉!”

    “相公的声音又是怎么传入我耳中的?”

    王语嫣被暂时封了听觉,但是嘴巴还是开口说话的。

    “传音入密!”

    林沙淡然一笑也不多说,只扭头去观看星宿派那帮家伙的小丑行径。

    只见只见西北角上二十余人一字排开,有的拿着锣鼓乐器,有的手执长幡锦旗,红红绿绿的甚为悦目,远远望去幡旗上绣着“星宿老仙”、“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威震天下”等等字样。丝竹锣鼓声中,一个老翁缓步而出。他身后数十人列成两排,和他相距数丈,跟随在后。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星宿老仙神通广大”

    只能说,星宿派弟子当真没脸没皮到了极点,如此赤落落扎眼之极的吹捧也说得出口,那走在最前仙风道骨摸样的老头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架势,当真可笑得紧。

    “汰,你们是哪来的无名宵小,竟敢在丐帮弟子称神道仙?”

    全冠清满脸漆黑。带着数位心腹手下走上前去,看向走那一行古怪队伍脸色不善怒喝出声。

    “丐帮又如何?”

    为首老翁轻轻一笑满脸蔑视,手中摇着一柄鹅毛扇。阳光照在脸上,但见他脸色红润,满头白了,颏下三银髯,童颜鹤发,当真便如图画中的神仙人物一般。

    “瞧我手段!”

    那老翁走到群丐约莫三丈之处便站定不动,忽地撮唇力吹,发出几下尖锐之极的声音,羽扇一拨。将口哨之声送了出去,全冠清和身边手下顿觉全身酸麻动弹不得。满脸惊骇连话都说不出口。

    “本仙这一手如何?”

    那老翁脸露微笑,“滋”的一声叫。羽扇挥动便有一位乞丐应声而倒。那老翁的口哨似地一种无形有质的厉害暗器,片刻之间全冠清和手下弟兄根本作不出任何反应,满脸惊骇翻身就倒。

    “相公,这是什么武功?”

    王语嫣看得目瞪口呆,亏的她自诩阅书无数,对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都有极深了解,却是从未见过如此手段。

    “是啊前辈,这老翁好厉害啊!”

    游坦之也是一阵目瞪口呆,吞了口唾沫震惊道:“莫非他真是神仙中人不成,这是他使的仙法?”

    “屁的仙法!”

    林沙没好气白了这江湖小白一眼,双手环胸一点都没有要出手的意思,淡然道:“那老家伙使了毒,全长老他们几个不知不觉中了招,全身麻痹根本动弹不得,随便来阵大风就能刮得他们倒地不起!”

    “什么毒这样厉害,无声无息当真防不胜防!”

    游坦之大吃一惊,情不自禁说道:“要是我对上了那老翁的话,岂不是连还手之力都无?”说着,满脸惊慌打了个寒战。

    “换作是你小子的话,他浑身上下所有毒物都没用!”

    林沙哭笑不得,没好气白了这厮一眼,淡淡道:“那万年冰蚕可是万毒之王,你小子能将它消化吸收,此时也已经可以做到万毒不侵,星宿老怪这点使毒手段还害不了你!”

    “真的么?”游坦之又惊又喜,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我骗你小子干什么,要不你主动上去试试?”

    林沙轻轻一笑,‘不怀好意’调侃道。

    “算了算了,我可不是那老仙的对手!”

    游坦之连连摆手,神色很是尴尬,他很有自知之明,虽然身上拥有一身雄浑内力,可是没有与之匹配的武功招式。依仗强横内力一拳一脚都蕴含极强力道不假,那是对付实力不如自己的才有用,对上星宿老仙这位明显实力不俗的高手,他心理打鼓根本没勇气上前。

    “既然不想上前,那便老实看着学一学乖!”

    林沙眉头轻挑,淡然笑道:“也好好感受感受江湖上的诡诈之术!”

    他们说话当口,星宿老怪身后的弟子一个个兴高采烈舔燥起来。

    “师父功力,震烁古今!这些叫化儿和咱们作对,那真叫做荧火虫与日月争光!”

    “螳臂挡车,自不量力,可笑啊可笑!”

    “师父你老人家谈笑之间,便将一干幺魔小丑置于死地,如此催枯拉朽般大获全胜,徒儿不但见所未见,真是闻所未闻。”

    “这是天下从所未有的丰功伟绩,若不是师父老人家露了这一手,中原武人还知世上有这等功夫。”

    一片歌功颂德之声,洋洋盈耳,丝竹箫管也跟着吹奏。

    “开眼了,当真开眼了!”

    星宿派弟子一通不要钱般的拼命吹捧,那老翁却是怡然自然全部笑纳,群丐这边却是看得目瞪口呆,见过不要脸就还没见脸皮这般厚实的。

    王语嫣和游坦之早就看得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嘴巴张得老大一副被雷得不轻的摸样。

    就是林沙穿越几世,都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行径,星宿老怪丁春秋的做派,比之笑傲之时喊出‘日出东方唯我不败,文成武德一统江湖’的东方姑娘,还要嚣张霸道。

    嘴角一阵抽搐,好歹人家东方姑娘乃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高手,尼玛丁春秋你算个屁啊,连天龙四绝的位置都挤不进去,还有脸吹锣打鼓这么赤落落吹捧,脸皮当真厚比城墙令人赞叹。

    “还愣着干什么,抄家伙上啊!”

    摇了摇头一声轻喝,好似惊雷在群丐耳中炸响,将他们从愣神当中惊醒。

    “兄弟们,抄家伙上!”

    群丐可都是全冠清手下的精英,听得命令也没想太多,手持竹竿三五成群呼啸而过,瞬间便与敲锣打鼓闹腾得紧的星宿派弟子战做一团。

    双方你来我往打得不亦乐乎,群丐手中竹竿变化多端好似灵蛇乱舞,数人联合形成一小小阵式,劲风呼啸竿影纷飞铺天盖地,几乎将与之对战的星宿派弟子头顶天空遮蔽。

    那星宿派弟子也不是善茬,手中各种奇门兵器飞舞,扔下锣鼓等吹捧用具,身手矫健哇哇大叫与群丐战在一处,刃光锋利或蓝或绿,一看就是涂抹了剧毒的狠辣玩意。

    不过短短几个呼吸功夫,人多势众的星宿派弟子便被打得节节败退,不时有倒霉蛋遮挡不及被竹竿狠狠敲中,惨叫着纷纷倒地不起。

    “不好不好,丐帮势大咱们快退!”

    “师傅师傅,咱们不是丐帮对手,还是暂避锋芒的好!”

    “实力不济实力不济,师傅再不出手徒儿就要支撑不住啦!”

    “”

    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原本跟在星宿老怪身后,一脸嚣张跋扈的星宿派弟子,除了几位手头功夫确实硬扎不好对付之外,其余人等一见丐帮弟子手段厉害,吃了点小亏后便怪叫连连狼狈后撤。

    就像是瘟疫感染一般,刚还士气高昂的星宿派弟子,瞬间士气低糜溃不成军,被人数远少于他们的丐帮弟子压着打叫苦不迭。

    奇葩,真是一群奇葩!

    不要说王语嫣和游坦之,就是饱历世事的林沙也看得一阵目瞪口呆,星宿派弟子如此表现,真有后世更加奇葩的蝗协军之风,都是如此的不可理喻,又是如此的让人哭笑不得。

    “废物废物,都是一帮废物!”

    丁春秋气得胡子乱翘脸色铁青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