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大肆五百四十二章 舍得

《武侠世界大穿越》 大肆五百四十二章 舍得

    化功**,不过如此!

    感受着经脉中那股带着消融真气能力的有毒真气,林沙嘴角微微一撇很是不以为然。

    此时距离遭遇星宿老怪丁春秋,并跟他好好打了一架已经过去数个时辰。

    丁春秋手下那帮弟子当真奇葩,见风转舵口蜜腹剑的本事当真天下无双。

    丁春秋占得上风之际马屁如潮,林沙一方占优之时风口立转,大爆猛料不说将星宿派的秘密掉了个底朝天,只差没将丁春秋当场气死。

    他们一行此次的目标神木王鼎,自然而然也暴露出来。

    林沙对此却是没有多大兴趣,他又不是靠以毒练功,虽然神木王鼎的效用很有些奇特,如果随手可得的话他倒也不介意顺手牵羊,可想要他因此大费周章甚至千力追寻的话就没这耐心了。

    待丁春秋和手下弟子将老底全部掏出后,林沙也没太过为难他们,只是警告一番不许随便伤害无辜否则定不宽恕,随后就将他们放了。

    别说什么丁春秋是恶贯满盈替天行道之类的屁话,反正林沙又没在他手上吃亏,相反还整得那老小子难堪异常,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都将会摆脱不掉林沙对他造成的巨大心理阴影。

    再说了,星宿派就是一门祸害集中地,不仅掌门丁春秋是个混蛋,门下弟子个个都是心理扭曲的恶棍。

    有丁春秋约束还好,要是丁春秋突然挂掉,星宿派瞬间分崩离析,江湖上将多出多少手段卑劣的阴险小人?

    他虽不是‘圣母’,随手杀个把人不在话下,却也没到心狠手辣不将人命当事的地步,星宿派弟子足足好几十,难道全部都杀了不成?

    这帮家伙都有一身不俗毒术,就是废了他们武功也绝对都是祸害,普通江湖好手遇上同样讨不了好。不如将他们驱赶星宿害祸害异族去。

    至于吸光他们身上的内力化为己用,林沙根本就没这个兴趣,这帮家伙身上的内力都带有毒素,本身驳杂不纯量又稀少得紧。没得最后还得耗费更大心力将其中的毒素排除。

    总之,星宿派一干人等在林沙眼中,连鸡肋都算不上还是从哪来滚哪去吧。当然他也没安好心,将乔峰此时身为辽国南院大王,以及阿紫乃辽国郡主的事儿告诉了丁春秋。

    那老家伙的表现当真可笑得紧。短短时间从惊愕到不信,最后再到满脸愤然比之变脸也不差多少。

    这家伙也真是胆大妄为得紧,待林沙让他滚蛋立即不顾场合教训了一通手下‘风格迥异’的弟子,而后大呼小叫要他们立刻赶去辽国燕云地区,准备找乔峰的茬。

    真是不知死活!

    显然,丁春秋没将林沙之前的‘危言耸听’放在心上,根本就不信乔峰小小年纪就有他这般厉害,难不成中原绝顶高手都这么年轻不成?

    林沙没心情理会丁春秋的行为,只是离开之前不动声色从其体内吸纳部分内力,直接留存在经脉之中慢慢研究一番。

    果然不出他所料。丁春秋以毒练功真气之中都带着霸道之极的毒素,甚至因为多年吸纳各种不同毒素入体,混合之后生变异毒性之古怪令人咂舌,他也是花费了好几个时辰各种手段齐出,才将这些难缠真气全部化为己用没有丝毫后遗症。

    他现在明白丁春秋为何对神木王鼎那般重视了,以其身体真气中的毒素之霸道,普通毒物的毒素对其根本没有丝毫作用,必须是那种希奇少见的奇毒之物,才能在勉强压制住体内霸道之极的混合毒素,同时还能促进其功力增长。否则都不需要外人动手,一旦体内混合毒素失控丁春秋肯呢感直接挂掉。

    这家伙,把好好的北冥神功真义变得如此希奇古怪,顺便把自己也给带坑里去。也算得上是‘自坑’大才了。

    王语嫣和游坦之根本就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他们本能的厌恶丁春秋一行,林沙的驱除行为自然没有丝毫异议。

    离了丁春秋一行后,他们三人继续往擂鼓山前进。

    路上,竟然遇到了慕容氏四大家臣,还有另一位意想不到的人物。天龙三到主角中运气最爆的丑和尚虚竹!

    包不同这厮当真不知死活,开口非也闭口非也,满嘴歪理胡搅蛮缠,气得游坦之这样的江湖小白涨红了脸,二话不说跟四大家臣狠干一架。

    四大家臣郁闷得差点吐血

    这哪跑来的小子啊,怎么实力如此强悍?

    铁头小子以一敌四,用的还是最为简单的太祖长拳,竟然压着他们四兄弟打,还有没有天理了?

    要不是王语嫣适时求情,只怕四大家臣便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了,惶惶如丧家之犬急忙溜之大吉。

    擂鼓山中,群英汇璀。

    珍珑棋局,神秘莫测。

    大理世子心思纯善,棋艺虽高却无心争斗,受棋局所惑败下阵来。

    恶贯满盈满腔悲愤,受棋局影响重忆当年往事,执念太深放之不下,差点走火入魔自废武功。

    姑苏慕容野心勃勃,皇图霸业不过一场虚幻,南慕容神志被夺心灰意冷。

    小小一盘珍珑棋局竟引出人生百态,世事奇妙莫过如此。

    “林沙林少侠,请下棋!”

    待得慕容复嘴角溢血脸色苍白,踉踉跄跄从石凳上起身,须皆白的聪辨先生苏星河伸手邀请林沙入座。

    “怎么样,小子你想不想试上一试?”

    林沙哈哈轻笑,扭头冲着头戴铁套的游坦之调侃问道。

    “不不不,前辈还是你上吧,小子实在,实在不擅棋艺!”

    游坦之露在铁套之外的脸膛一片通红,满脸不好意思婉拒道。

    林沙轻笑摇头,道了声‘不学无术’缓步上前,坐在棋盘前的石凳上。

    苏星河脸色平静,一点都没因为林沙江湖绝顶高手的名头有何异常表现,只是伸手示意林沙先下。

    林沙也不客气,轻拈一子毫不犹豫放下。

    哗啦

    一子落定哗然一片,苏星河浑身颤抖须轻抖,嘴唇哆嗦满脸不可思议:“破了破了,珍珑棋局竟然就这么破了!”

    围观豪杰也是一脸难以置信,没想到将群雄全部难住的珍珑棋局,就这么简简单单给破了,心中震撼之余连苏星河突然开口说话都没有理会。

    “不过置之死地而后生而已!”

    林沙淡然轻笑,摇了摇头平缓道:“所谓君子不立危墙,如此行事还是太过弄险我不喜欢!”

    说着,他将刚刚落下的棋子拿起,又放在旁处伸手示意苏星河落子。

    苏星河弄不清楚这是什么状况,林沙明明都破了珍珑棋局,为何还会如此作为?

    围观的一干江湖豪杰也是莫名其妙,不知道林沙这是何意?

    段誉这厮一心二用,一边用奇异目光注视王语嫣,一边又不忘关注棋局变化,忙活得不亦乐乎。

    初见王语嫣时这厮吓了一跳,张口就是一声‘神仙姐姐’,而后不等林沙一行话,便满脸惊奇震惊道:“神仙姐姐怎么变年轻了?”

    林沙就是在宽宏大量,也受不了段誉如此‘调戏’自家夫人,心头火起大手一挥,新收小弟游坦之立刻出手。

    两人都是奇遇猪脚出身,段誉功力雄浑堪称天下绝顶,游坦之身负万年冰蚕转化奇毒内力,正可谓将遇良才棋逢对手,最后以两败俱伤结束战斗。

    而段延庆听到置之死地而后生,残缺身子猛然一震,嘴中喃喃自语眼中闪过丝丝疯狂之色,又好象思及其它神色晦暗不明。

    见得林沙直言不喜此等行险套路,顿时眉头大皱一脸不喜。要不是顾忌林沙强悍实力,只怕便会忍将不住直接开口讥讽嘲笑。

    慕容复神色最为复杂,苍白毫无血色的脸上神色变幻不定,一会忧一会乐一会愁一会笑,满脸怅然神色凄苦不知所以。

    啪啪啪

    林沙经历多世心中自有韬略,苏星河却是装聋作哑数十载,一心扑在珍珑棋局上,心中早有万千想法下子如有神,两人手影翻飞很快棋盘上便被黑白棋子填满,而胜负之势也逐渐明了。

    “这,怎么可能?”

    不要说直接下棋的苏星河,此时已是满头大汗神色犹豫,手执棋子不知该下何处,心中掀起惊涛骇浪震惊万分,林沙换了一种棋路竟然依旧稳占上风!

    围观豪杰也是个个目瞪口呆,对林沙的棋艺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才是我最喜欢的套路,以堂堂正正之势一路碾压群邪辟易,大势面前无可抵挡!”

    林沙嘴角挂着淡然微笑,手中棋子落下一锤定音不给苏星河丝毫翻盘机会。

    “林,林少侠棋艺高,苏某佩服!”

    苏星河满脸突然,手中棋子无力掉落苦笑出声。

    “哈哈,聪辨先生着相了!”

    林沙淡然轻笑,右手突然化作一片残影迅疾飞舞,还没等苏星河反应过来,只听棋子啪啪掉落声不绝,转眼间棋盘又恢复了原本摸样,黑白棋子也同时各归棋盒。

    啪!

    林沙手中棋子再次落下,淡然轻笑:“破此棋局我有数种办法,无非舍得二子而已”(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