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入内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五百四十三章 入内

    “好一个舍得!”

    苏星河先是愣怔,而后仰天哈哈大笑,笑声中眼泪滚滚而落,神色似癫似狂骇人之极。

    “师傅!”

    函谷八友惊呼,一个个脸色焦急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无事!”

    大笑声噶然而止,苏星河满脸微笑轻轻摆手,目光微带敬意落下一子轻声道:“林少侠请指教!”

    “舍得舍得,如何能舍?”

    林沙与苏星河落子如飞,这边段延庆却是浑身剧震满眼茫然,突然仰天狂啸怒吼,声浪滚滚惊人之极:“哈哈哈,什么舍得,根本就不能舍不能舍啊!”

    大笑声中眼眶泛红泪光盈盈,双拐猛地一点身形飘飞如烟,几个起落间便已远去消失不见踪迹。

    “老大老大等等我啊!”

    南海鳄神一见段延庆飘然而走,顿时大惊失色不敢停留,大呼小叫身形暴起狂奔跟进,好象身后有有洪荒巨兽追赶一般。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与会群雄惊讶于恶贯满盈的突然离去,只有慕容复身子一震如遭雷击,眼神茫然喃喃自语,来来念叨‘舍得’二字,渐渐的眼中迷茫闲散,逐渐变成了坚定之色,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

    “聪辨先生,慕容复有事先行离开,还请见谅!”

    说着,他头也不转身就走,四大家臣一脸茫然不明所以,却还是急急跟了上去。

    对于段延庆和慕容复的突然离去,苏星河没有任何表示,他此时一心一意与林沙对局于棋盘之上。

    “一正一奇,此乃堂皇王道!”

    两人落子飞快,不过一柱香功夫一盘棋已下至终局,林沙微微一笑落子抵定乾坤,悠悠然说道。

    “少侠可还有破局之法?”苏星河满脸赞叹突然道。

    “有!”林沙点头肯定道。 看书? ??

    “那咱们再来!”苏星河眼睛一亮,急忙收拾棋子迫不及待道。

    “可!”

    “此乃霸道之法,玉石俱焚在所不惜!”

    林沙轻笑着放下棋子。语气平淡棋盘之上却是杀气冲天。

    “此乃中庸之道也!”

    嘴角挂上一丝淡然轻笑,林沙哈哈一笑放下最后一枚棋子,整个棋盘密密麻麻几乎全是棋子不见空当,林沙所落白子却是最后的胜利者。活活把苏星河的黑子闷死。

    围观群雄看得一阵目瞪口呆,有那自诩棋艺高之辈,更是看得如痴如醉一脸兴奋,直到林沙起身罢手这才一脸意尤未尽收目光。

    “少侠棋艺高,苏某佩服!”

    起身。苏星河顾不得再装聋做哑,满脸微笑拱手说道。

    “一般一般,苏先生这是身在棋局之中难以自拔,其实只需跳出棋盘便能看出找出破解之法!”林沙摆摆手神色淡然,一脸不以为意道。

    “少侠既已破解珍珑棋局,还请少侠跟苏某房中一叙!”

    苏星河满意点头,起身客气说道。

    群雄又是羡慕又是嫉妒,这是要给解题奖品了啊。

    “慢着!”

    就在这时,一道大喝传出阻断了苏星河的下一步动作。

    “丁春秋!”

    苏星河闻声身子猛然一震,脸色突然变得煞白毫无血色。缓缓抬头从牙缝中吐出三个字。

    “嘿嘿,苏星河你一破戒,拿命来吧!”

    丁春秋从不远处的山壁绕道而出,一连狰狞眼中满是得色。?????

    “我今日就是拼着这条命不要,也要拉你这个逆贼一起下地狱!”

    苏星河一直平静无波的脸上露出丝丝狰狞,目光之中虽有畏惧躲闪之意,却掩饰不住眼底深处的仇恨与愤怒。

    “哈哈哈,我等这一日已经很久啦!”

    丁春秋手摇少了半边十分可笑的鹅毛扇,一脸阴狠得意道。

    “丁春秋,你给我滚一边去!”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脸上神色平静缓声开口。

    “你你你”

    丁春秋脸上神色猛然剧变,身子一阵摇晃好象遭受重击般,一个踉跄后退一步,满脸骇然望着林沙一脸不可思议。声音都有些颤抖:“这,这,这是我跟苏星河之间的旧怨,林少侠难道也想插手不成?”

    林沙刚才声音虽轻,却是好象一声惊雷在丁春秋耳边炸响,措不及防之下丁春秋被震得气血翻涌真气乱窜。胸口好象压了块巨石般憋得难受。

    “插手又如何?”

    林沙一脸似笑非笑,撇了撇嘴很是不屑:“少给我唧唧歪歪,小心我削了你这老小子!”

    说完,也没理会脸色羞怒难堪的丁春秋,林沙头冲满脸震惊的苏星河淡然开口:“苏先生,带路吧!”

    “哦哦哦,林少侠请,请,请”

    苏星河心花怒放,急忙伸手在前引路,林沙却没有立即跟上,头冲着王语嫣招了招手:“娘子过来!”

    而后又冲着游坦之叮嘱道:“你小子给我看牢了丁春秋这老家伙,一旦其行为不轨给我往死里打!”

    群雄一片哗然,心道林沙这厮是不是太过狂妄无知了,竟然对恶名着著的星宿老怪如此不客气,难道他不知晓丁春秋的厉害么?

    可接下来生的一幕却让群雄说不出话,堂堂星宿老怪丁春秋,江湖上成名已久的知名高手,被林沙这么一位小辈当面指着鼻子威胁,不仅没有勃然大怒悍然出手,反而脸色一阵青红交替后屁都不敢多放一个,老老实实退到一边不敢吭声。

    这时,群雄才想起林沙也不是善茬,是最近江湖上崛起最的顶尖高手,实力比之原丐帮帮主乔峰还要高上一筹,丁春秋虽然威名赫赫但相比乔峰还是差得远了。

    他们并不知晓,就在擂鼓山下林沙就跟丁春秋狠狠干了一架,堂堂星宿老怪被整得灰头土脸给跪了,哪还有胆子在林沙面前呲牙裂嘴?

    王语嫣收起心中复杂思绪,脚步轻快来到林沙跟前,两人并行跟上前头带路的苏星河。

    “这,这,这,林少侠只需你一人”

    苏星河一阵目瞪口呆,既惊讶于林沙的强悍威势,丁春秋说呵斥就呵斥根本不在乎,还违反规矩招呼自家娘子跟上,这让他心中很有些不快。

    “没事,你对屋子中那位言明,就说李青箩之女来了,看他见是不见!”

    林沙淡然轻笑,语调平静道:“我此行正是为屋中那人而来,无论珍珑棋局能不能解开,我都要跟屋中那人见上一见!”

    “你你你,你怎知屋中还有人存在?”

    苏星河惊得目瞪口呆,满脸不可思议道。

    “那么强烈的气息,我又不是傻子哪看不出来?”

    林沙晒然一笑,摇了摇头神色淡然,平静道:“屋内那人功力虽强,却也只比乔峰强上一筹而已!”

    “放肆!”

    苏星河猛然脸色大变,一脸愤怒手腕轻转一掌拍来。

    “师傅,徒儿来助您一臂之力!”

    涵谷八友齐声大喝,八条人影分作八方齐扑而至,一时掌风拳影腿劲呼啸直奔林沙而至。

    “跳梁小丑尔!”

    林沙摇头轻笑,随手一掌拍出将苏星河震飞,手指连弹数道破空气劲呼啸,噗噗噗八道闷声响起,涵谷八友气势汹汹的攻势猛然一顿,八人齐齐从空而落摔了个头晕目眩。

    “这么点手段,如何能阻我前行?”

    林沙淡然轻笑,收手没有再理会躺倒在地满脸惊骇的苏星河师徒,带着一脸镇定的王语嫣来到不远处的一座无门小木屋前。

    “林沙来访!”

    他只淡然说了句,而后便在群雄惊骇的目光中衣袖轻拂,一股强猛劲乍然而起呼呼作响,砰的一声轻而易举将无门无窗的木屋墙壁吹开一道两米左右的巨大门户。

    刷!

    还没等他示意王语嫣跟上,黑呼呼的门洞之中突然刷的一声,射出一道黝黑长索,好似出海蛟龙又似舞动灵蛇,似慢实快眨眼间便飞至林沙胸前。

    “哈哈,雕虫小技尔!”

    林沙脸上平静无波,嘴角挂上丝丝轻笑,右手拇指食指成圈猛然一弹,砰的一声好似击中活物一般,将气势汹汹席卷而至的长索弹得倒飞而。

    “是啊,那小子你再接我一招!”

    就在这时,黑忽忽的门洞之中突然传来一声晴朗温润男声,又是一条长索从门洞之中激射而出,好似离弦利箭绷直凌厉。

    “别说区区一招,就是百招千招我也能接得下!”

    林沙轻笑出声不以为意,右手食指似缓实疾轻轻点在射来长索顶端,一股阳刚霸道又蕴含阴柔暗劲的双重劲道,顺着长绳逆袭而去。

    “好好好,好小子,好手段!”

    黑忽忽门洞之中那道温润男声突然朗声大笑,笑声中说不出的痛快考堪畅,门洞之中再没射出长索之类的玩意,那男声笑过后淡然道:“小友,还有青箩的女儿,一起进来吧!”

    “哈哈恭敬不如从命!”

    林沙淡笑出声,轻轻握住王语嫣的小手,缓步走入黑忽忽的门洞之中。

    “师傅!”

    涵谷八友此时已经从刚才的打击中清醒过来,纷纷凑到苏星河身边一脸关心,苏星河却是没有理会八位早已被赶出门墙的徒弟,只呆呆看着林沙与王语嫣消失的身影怔怔呆,脸上神色又惊又喜变幻不定(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