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五百四十五章 条件(春节快乐)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五百四十五章 条件(春节快乐)

    “什么?”

    无崖子大吃一惊,一双晶莹温润的目光瞬间变得凌厉万分,犹如两柄锋利尖刀狠刺而来,看向林沙凝声道:“你这一身功力,可是吸纳他人内力而来?”

    “不是!”

    林沙轻笑摇头,直视无崖子探究的目光,坦然道:“实力到了你我这等境界,怎么可能看不出吸纳他人内力的弊端?”

    “那你”无崖子脸上神色放缓,脸上神色很是好奇。?一 看书 ?? ? ? ???要书??

    “我自有解决之道!”

    林沙淡然轻笑,摇了摇头没有多说的意思。

    以无崖子此时的身体状态,说了跟没说一一样,徒惹人烦恼还不如不说。

    “小子你好本事!”

    无崖子眼神逐渐变得温润如玉,轻轻一笑没有追问究竟。

    “还成!”林沙一点也没客气,直接坦然受了无崖子的夸赞。

    “既然如此,那你小子为何来此?”

    无崖子轻轻一笑也不多说,话锋一转好奇问道。

    “除了让语嫣与外祖父见面之外,我还有一事相求!”

    林沙倒也坦然,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想法。

    “哦,有什么事我能帮到你的?”

    无崖子轻笑反问:“以你小子的实力,我又能帮得上什么忙?”

    这是实话,无崖子实在震惊林沙的武功之高,比之他不遑多让甚至还强出不少,而且还这么年轻是不可思议。

    要知道作为逍遥派掌门,无崖子可是心高气傲得紧,尽管出了那档子事对他打击极大,性格依旧固执如初。

    林沙小小年纪武功已是如此之高,又有了自身的武道根基,面对近百年白送功力可以做到毫不心动,这等心性就连他都忍不住感叹一声厉害。看书 ????? ??????

    而且他此时已是如此摸样,能帮的上忙的地方真心不多,除非林沙是想

    不。绝不可能!

    不知想到了什么方面,无崖子猛地摇头否决了心中念头,以林沙此时的武功实力,想来也看不上区区逍遥派掌门之位吧?

    可是心中又隐隐不安。生怕最坏的事情生。

    “我想要小无相功!”

    没有察觉无崖子细微变幻的神色,林沙一脸坦然直言道。

    “你怎知我身上有小无相功?”

    无崖子暗暗松了口气,随即眉头一皱好奇问道。

    “有些事情,没必要当着语嫣说得那么明白!”

    林沙轻笑出声,招了招手示意王语嫣过来。而后笑着说道:“语嫣外祖母对阁下可是怨念颇深,有些话很不合适由我之口说出!”

    无崖子老脸微微一红,轻轻点了点头默认了林沙的说法。

    他跟妻子李秋水之间的爱恨情仇,确实不适合在小辈,尤其还是嫡亲外孙女面前念叨,实在难为情啊。

    “你要小无相功干什么?”

    摇了摇头将那些纷杂思绪清除出脑海,无崖子双眼凝视林沙,沉声道:“你要知晓,小无相功乃是本门不传绝学!”

    “嗤,别说得那么好听!”

    一点都没顾忌无崖子的年纪。以及他跟王语嫣的亲情关系,林沙嗤笑出声毫不客气道:“前辈你倒是坚守门规,可惜语嫣他外祖母却没这种想法!”

    “什么?”

    无崖子闻言大吃一惊,身子一阵摇晃惊怒交加急问道:“难道秋水她”

    “没错,我见过一位吐蕃和尚,他可是会使小无相功的,而且造诣还相当精深!”林沙轻轻点头,没有隐瞒直言相告。一?? 看书?? ??要要??????

    “这这这”

    无崖子脸色好一阵变幻,神情既悲伤又失落,最后怔怔问道:“秋水她现在还好吧?”

    “这个前辈就不该问我了!”

    林沙摇了摇头。淡然轻笑道:“等前辈能够出去,自己再慢慢查看就是!”

    “是我孟浪了!”

    无崖子话刚出口便后悔了,生怕听到林沙说出他不想听到的消息,还好林沙知晓有些话他不好出口。只是

    “你看我这身体,还有可能出得去么?”

    无崖子苦笑连连,一点都没避讳身上的残疾。

    王语嫣此时走了过来,听到无崖子如此说话顿时眼眶一红,急问外祖父武功如此之高怎会身有残疾?

    接下来自然又是一通狗血剧情,这么多年过去了。无崖子又是心性洒脱之辈,虽然依旧耿耿于怀却也不可与人言。

    而后,林沙便跟着听到了一场狗血广播剧。

    无崖子收过两位徒弟,苏星河与丁春秋。

    以逍遥派一贯的择徒标准,两人自然都是天资绝顶之辈,而且还长得丰神俊朗相貌不凡。

    可惜这两位一个用心杂学,一个又专心于武功,都不符合无崖子‘全才’的标准,自然没有将衣钵传承传下的心思。

    后来因为感情纠纷,对两位弟子少了监督管教,等他满心疲惫想要崇拾之时,却惊怒觉丁春秋心思不纯以邪法练功。

    谁知还没等他找丁春秋的麻烦,丁春秋这厮却先下手为强,不仅下毒暗害还将他一把推落悬崖,腰际以下身体几乎被摔成肉泥,脊椎也受到重创几乎全身瘫痪。

    要不是他一身功力雄浑,逍遥派武功又最是讲究修身养性,让他从绝境之中留得一条性命,而后又被大弟子苏星河及时救治妥善安置,不然他早就化作一堆枯骨死翘翘了。

    王语嫣自是听得心惊胆战咬牙切齿,挥舞着小拳头一脸愤恨,哀求林沙一定要替外祖父报仇血恨!

    “这是逍遥派内部之事,我这个外人胡乱插手不好吧?”

    轻轻安抚了情绪激动大起大落的王语嫣,林沙头冲着无崖子轻笑道:“况且前辈功力高绝,只要丁春秋胆敢出现自是用不着我出手的!”

    “我倒是想亲手清理门户!”

    无崖子苦笑连连,无奈道:“可我这身子”

    “无妨!”

    林沙摆手打断了无崖子的话头,轻笑道:“我自认一身医术还算过得去,虽然想让前辈完好如初不可能,但是接好前辈的脊椎以及错乱经脉这个倒是没有问题的!”

    “什么?”

    无崖子睁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眼中满是震惊和怀疑。

    要知道,他可是全才,单从徒孙薛慕华的神医名头,便可知他自身的医术到底有多高。

    自家事自家清楚,当年从悬崖山掉下实在伤得太重。

    腰际以下身体被摔成肉泥,除非仙人再世才有可能断肢重生,否则完全没有复可能。

    然后最严重的就是脊椎上的伤势,脊椎骨多处粉碎性断裂,全身神经系统都遭受重伤,这些年他无时无刻不以精纯之极的北冥真气蕴养,脏腑伤势倒是好得七七八八了,可是脊椎骨以及里头的错乱神经根本就无法可想。

    如今林沙突然说他有办法,这不纯粹开玩笑糊弄人么?

    要不是林沙的武功实在高得出奇,就是他都没有把握能够胜下,又是他的外孙女婿,只怕他当即便会毫不犹豫出声训斥。

    就是如此,他原本温和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我已达到入微之境!”

    见无崖子的脸色瞬间变差,林沙立即明白了他心中想法,嗤笑之余忍不住摇头感叹:经验主义害死人啊!

    “那又如何?”

    无崖子眼神微微眯缝,淡然反问。

    别看他脸上表情平静,其实心中早就掀起惊涛骇浪。

    武功到了他这等出神入化的境界,自然知晓想要更进一步,细致入微这一关卡却是必须要迈过的高山。

    功力高绝又如何,连自身真气都无法完全掌控,又能挥出多少真实实力?

    只有达到了细致入微的境界,自身雄浑真气达到掌控自如的程度,一身实力才能挥得淋漓尽致!

    这是实力达到了一定程度,一流高手向绝顶高手前进时必须迈过的门槛。

    一些低蕴深厚的大派,就是有着这方面的修炼心得和密法,才能时不时爆出一两位江湖绝顶高手来。

    至于野路子高手,一旦挤身江湖绝顶之列,实力比之正统升上来的绝顶高手要强,却也只能横行一时无法将这种强势延绵下去。

    眼前外孙女婿林沙年纪轻轻就达到了入微之境,实力之强天分之高实在让他无话可说,可是这对他的伤势有作用但作用有限啊!

    “能不能成试一试就知道了!”

    林沙一眼看破无崖子的心思,淡然说道:“前辈身上生机昂然,只要愿意寿数过百轻而易举,又何说此丧心之话?”

    王语嫣也在一旁帮住劝和,她才刚刚认下嫡亲外祖父,可不想眨眼间看着外祖父悄然离世。

    “小子,你为了得到小无相功可是真够费心的!”

    无崖子没有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看向林沙轻声讥讽道。

    “我不仅想知道小无相功的口诀心法,同时还想知道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的下落!”林沙一脸坦然,不紧不慢直言开口:“我帮前辈治好脊椎伤势,前辈告之我这两门武功不知可否?”

    “小子,你是如何知晓天长地久长春功的?”

    林沙话音刚落,无崖子便一脸怒色大喝出声,一双眼珠子瞪得溜圆,眼中满是惊疑不定与震惊,僵硬的身子微微颤抖满脸急切,恼怒道:“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前辈,你这是在威胁我?”

    林沙眼睛微微眯起,满脸轻笑神情危险反问(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