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五百四十六章 治伤(新春快乐)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五百四十六章 治伤(新春快乐)

    擂鼓山,聋哑门所在山谷

    “诸位实在对不住!”

    苏星河满脸歉意,连连拱手施礼致歉。 看书? ??

    “无妨无妨,苏门主有事自己忙”

    不管心中是何想法,群雄脸上表情都客气之极。不看僧面看佛面,单单神医薛慕华就不容他们轻易得罪,更别提涵谷个个出类拔萃,都不是他们可以轻易忽视的角色!

    “师傅师傅”

    待满脸陪笑将群豪送走,康广陵代表师弟们满脸急切开口。

    “不要多说!”

    苏星河满脸微笑神情振奋,挥挥手笑道:“你们师祖传下话来,一切都等他老人家的治疗情况出来再说!”

    “师傅,我等是否可以重归师傅门下?”

    与苏星河心心念念都是无崖子不同,康广陵为的涵谷八友,更关注的却是这点。

    “自然可以!”

    苏星河大手一挥,满脸振奋笑道:“如今你们师祖都出面了,咱们再也不用担心丁春秋那恶贼上门找茬,你们自然不用流落在外掩人耳目!”

    “师傅,请受徒儿们一拜”

    涵谷八友闻言脸上狂喜,扑通扑通全部跪倒在地连忙三跪九叩施那拜师大礼,满心欢喜于能够重归师傅门墙, 同时也对造成这一切的林沙满怀感激。

    而此时,在无崖子隐居空荡荡暗室,林沙与无崖子相对而坐气氛一时凝重到了极点。

    “相公,你真的有把握治好外祖父的伤势么?”

    王语嫣站在一旁,满脸担忧轻声问道。

    “十成十的把握没有,七八成倒是有的!”

    林沙淡然轻笑,气息平稳真气缓缓流敞,体内气血平静流动不起丝毫波澜,平心静气逐渐将状态调整至最佳。 看书? ??

    “无崖子前辈准备好了么?”

    待察觉准备工作已经做好,林沙轻轻一笑缓声道。

    “好了,你可以出手了!”

    无崖子虽然不甚信任林沙医术,此时气氛感染却也有些小小忐忑。

    “那我就开始了!”

    林沙缓声开口。左手五指大张轻轻前探,抓住无崖子肩头将其半悬于空的身子扳了一百八十度,右手食指幻出一片残影,或轻或重或点或撇在无崖子错乱干瘪的脊椎骨上。

    一道道纯阳真气。从指尖顺着经脉皮膜,缓缓渗透无崖子错乱的脊椎之中,刺激周围气血加流动,催身体中隐藏极深的潜能。

    一阳指不愧是金书中一等一的治病手段,不过短短时间无崖子竟惊喜感应到背脊处的酸麻痛感。

    这一喜可是非同小可。要知道当初他跌落悬崖伤了脊椎,大脑连通身体四肢的神经受损,除了胸膛以上还有些感应之外,其余身躯早已没了丝毫感觉。

    作为受创部位所在,脊椎处更是几十年都没了知觉,如今不过短短时间就让他隐约有所感应,瞬间对林沙的医术多了数分信心。

    使出一阳指的手段,刺激脊椎处的筋骨的生命潜力,林沙飞拿出一个古朴小针盒,取出其中长短不以的柔软金针。手腕轻甩金光闪烁,十来枚金针已全部稳稳插在无崖子脊椎要穴之上。

    双手如轻风拂柳,瞬间幻化出一片残影,或捻或弹或震不一而足,十来根金针嗡嗡震动不绝,好似互有联系感应般连连颤抖不停。

    “前辈注意了,我要下重手了!”

    做完这些,林沙轻轻呼出一口长气,脸不红气不喘平静如常,轻喝出声将陷入惊喜中的无崖子唤醒。?? ????要 ?看???

    无崖子此时相当欣喜。随着那十来跟金针插在脊椎要穴不停震动,一股股难言的滋味从脊椎传来,酸麻疼痛等等触感一股脑涌来,让多年不识此滋味的无崖子好好体会了一番无味杂陈的滋味。

    同时心中狂喜万分。对林沙的信心更添几分成算。原本死寂的心思也活络起来,毕竟人都是怕死的,所谓好死不如赖活着。要不是感觉身体状况实在拖不下去了,他也不会这么急着找继承人传功。

    眼下有了恢复上身知觉的希望,心中顿时涌起强烈求生**,要是还能继续活下去。而且活得好好的谁也不愿意死去不是?

    “你尽管动手就是!”

    听得林沙所言,他虽心中惊异却也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说道。

    “娘子你到门口看着去,不许任何人进来!”

    林沙轻轻点头,吩咐了王语嫣一句,叮嘱道:“拦不住的话提前知会一声,我倒是无所谓只怕你外祖父受得不折腾!”

    “相公,外祖父就拜托给你了!”

    王语嫣默默点头,绝美的小脸上满是坚毅之色,步履沉稳走到暗室门口。

    “我要开始了!”

    林沙话音刚落,手腕轻挥将无崖子的身躯掉转来,右手作掌悄无声息按在其心口之上,暗劲吞吐无崖子闷哼出声,只觉胸口闷好象压了块巨石般,心脏的跳动都跟着减缓许多。

    与此同时,林沙大手轻拂无崖子胸口几处血管连接处都被暂时封闭,顿时无崖子只觉一阵头昏眼花喘气都难。

    做完这些,林沙又将无崖子的身躯掉转而,左手轻按无崖子的背椎轻轻一震,十来根金针倒射而,老老实实准确落在盒子之中。

    与此同时,林沙另一只手轻轻一拂,无崖子一头漆黑长簌簌掉落,瞬间就变成了一个气质儒雅的光头。

    嗤

    右手竖掌成刀,一缕缕尖锐气劲在掌沿嗤嗤作响,而后毫不犹豫顺着脊椎肌肤轻轻挥下。

    瞬间无崖子脊椎部位皮柔翻卷鲜血淋漓,所幸之前的准备工作做得十分到位,虽然露出白森森骨头鲜血倒是流得不多。

    咝!

    无崖子猛的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后背传来阵阵剧痛,就是以他淡然的心态都忍不住脸上肌肉一阵轻抖,实在太疼了。

    可这还没完,林沙手上包裹一层无色真气,食中而指轻轻拨动将错乱的脊椎骨恢复原位,长歪的更是直接削去多余部分卡入骨节之中。

    疼疼疼

    一波一波噬骨剧痛传来,无崖子紧咬牙关额头瞬间冷汗密布,悬挂于半空的身子微微颤抖实在疼到了极点。

    “好了,骨头已经正位!”

    林沙平静的声音响在耳边,无崖子精神一震,心中涌现无数喜悦,就连背后传来的一**剧痛也顾不得了。

    “接下来就是正经!”

    以传音入迷的手段,告之了无崖子接下来的行为,林沙手上动作却是极为麻利,依附于血肉骨节上的正经,被他以穿花蝴蝶似的手法轻松拨乱反正,断裂多年的经脉也在温润真气的刺激下,以肉眼可见度生出新芽,前后连接缓和融合在一处。

    正经的过程十分迅,无崖子倒是没有其它不适,破开血肉的极致同疼已经足够掩盖其它一些身体不适应。

    待到林沙将无崖子断裂堵塞的正经接好,立即动作飞快的将开创的裂口仔细缝合。

    有真气这样良性辅助,尽管他手头没有丝毫手术器具,却是依旧在短短半个时辰内完成了一项工作量极大的手术。

    待到裂开皮肉在真气的刺激下,几乎以肉眼可见度长出新嫩肉芽,不过半刻钟功夫原本鲜血淋漓的后背已是恢复大半。

    “呼,今日的治疗已经完成!”

    待无崖子脊椎处的伤口全部愈合,只留下一条笔直红线,林沙这才长长松了口气轻笑道。

    缓缓起身浑身骨节一阵劈啪作响,就是以他此时的功力,聚精会神完成这么一场大手术,也稍微感觉有些疲惫心累。

    “我这是,身体大半恢复了知觉?”

    无崖子从无边痛苦中惊醒,身体上的疼痛感觉如潮水般迅褪去,微微动了动身子他惊喜道。

    “这只是开始而已!”

    林沙淡然轻笑,摇了摇头一脸不以为意:“想要恢复到双手灵活自如的程度,还需要不短时间调养!”

    尽管如此,无崖子已经十分开怀了,脸上的冷淡神色被欣喜取代,不时传出开心大笑,等到体内气血运行流畅后更是迫不及待出了数十年没有出的的空荡荡暗室。

    接下来,无崖子与徒弟苏星河,还有八位徒孙如何欣喜不作细表,林沙没有做那杀风景之辈远远避了开去。

    “明王出来吧躲躲藏藏有什么意思?”

    缓步走到谷口,脸上挂着平静笑容冲着一旁的茂密山林淡然道。

    “阿弥陀佛,林施主一别多日风采不减!”

    鸠摩智的身形从山林中缓缓走出,满脸温润笑容合什行礼道。

    “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

    林沙表情平静依旧,嘴角挂上丝丝不屑,冷哼道:“明王在参合庄的收获不菲,不早早返吐蕃仔细参研,怎么还在江湖上左晃右荡?”

    鸠摩智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涩,神态自若道:“小僧不急,正好多多见识一番中原英豪也是不错!”

    他哪是不愿啊,只是那日出得慕容博墓室,半路受到早已离开的慕容博偷袭,所抢秘籍全部遗失不说,还受了重创不得不老实修养了小半年。

    心中不甘却又没胆子继续跑参合庄偷书,只得在中原武林四下晃荡看有什么便宜好占(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