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五百四十八章 问询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五百四十八章 问询

    洛阳丐帮总舵

    林沙从擂鼓山下来后,在附近地界转悠了一圈,听了一耳朵的江湖传闻,没有得到想要的信息,便直接返了丐帮总舵。? ?

    “你小子怎么在这?”

    让他意外的是,在丐帮总舵他竟然遇上了提前一步离开的铁头小弟游坦之。

    “这个,那个”

    尽管有铁头包面,可游坦之的神色依旧说不出的尴尬扭捏。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唧唧歪歪像个娘们!”

    林沙最是见不得这厮如此摸样,没好气道:“你小子当初离开时,不是说要聚贤庄看一看么?”

    为了给无崖子治病,林沙在擂鼓山待了几日。

    游坦之这小子说好听点天真无邪,说难听点就是不学无术。要不是运气极佳,只怕现在还窝在辽国那个矿山挖矿,又或者牧场放马牵牛呢。

    给无崖子治病期间,他也没忘了新收的这个小弟,将游坦之交由苏星河指点教导。

    结果第二天这厮便一脸正经过来辞别,说是想聚贤庄看看给父亲与伯父扫扫墓。

    人家要尽孝,林沙自是没有拦着的道理。

    可他是什么人,活了好几世的老怪物,哪会看不出这小子话中的言不由衷?

    等游坦之离开后,他便找来苏星河询问,事情果然如他所料。

    游坦之不学无术,却拥有一身强横内力,苏星河实力虽强却主修杂学,在教导游坦之时自然而然将心中想法混杂其中,这对游坦之而言学习压力太大,只区区一天便受不了找借口跑路。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他去吧!”

    面对满脸惋惜的苏星河,林沙却是不以为然说道。

    在他看来,学不学这都是游坦之自己的选择,无论将来是否后悔都给他没什么关系,他又不是圣母白莲花。? 看

    苏星河修炼多年的功力还不如游坦之。可真要以死相搏的话,死的那人十有七八就是游坦之这位江湖小白了。

    闲话休提扯正文

    “这不是在半路遇上了全长老,受邀来丐帮总舵坐客么?”

    面对林沙的疑惑,游坦之很有些不好意思答。

    “庄大哥庄大哥你在哪?”

    可就在这时。一道紫色亮丽身影,跌跌撞撞摸索了过来,一张清丽小脸上全是慌急,双手凌空摸索着实让人怜惜。

    “阿紫姑娘我在这我在这”

    顾不得林沙就在跟前,游坦之脸色一惊一喜。慌慌张张迎接了上去,小心翼翼搀扶着阿紫走了过来。

    “阿紫?”

    林沙眉头轻轻一挑,上下打量了貌似失明的漂亮小姑娘,脸上露出丝丝掩饰不住的玩味笑意。

    “前辈”

    游坦之这才一脸讨好,看向林沙眼神之中满是企求。

    “你是何人,怎么会认识我的?”

    阿紫一向骄横惯了,虽然此时‘落难’却依旧不改蛮横本色,闻言秀眉轻挑一脸不爽,眉宇间透着股子邪气。

    “偷了丁春秋神木王鼎的逆徒嘛,有什么不认识的?”

    林沙呵呵一笑不以为意。说出的话却如青天霹雳惊得阿紫小脸白,投入受惊小兔一下子跳到游坦之身后,颤声道:“你你你”

    “小姑娘不用担心!”

    眉头轻轻一挑,林沙笑呵呵道:“我对神木王鼎没兴趣,跟丁春秋那老头也没啥交情,不会把你抓去送人的!”

    阿紫依旧吓得不轻,身子瑟瑟抖满是惊惶。 ?

    “前辈”

    游坦之见此心都碎了,忍不住用哀求的目光看向林沙。

    “行了,你小子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没好气翻了个白眼,林沙挥了挥手一脸不屑:“你想当护花使者我没意见。不过却不许因此给丐帮忍来麻烦,说说吧这是怎么事?”

    说着,他头冲着门外喊道:“全长老,你们几个都进来听听。免得以后莫名其妙中了暗算还不知道怎么事!”

    “林沙兄弟说笑了,怎么可能这么夸张,再说了丐帮也不是好惹的!”

    全冠清神色如常,轻笑着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宋奚陈吴四大长老,见到林沙很有些尴尬。还是老老实实打招呼问好。

    “全长老这话说得轻巧,也不知道当初被丁春秋迷翻是什么滋味?”

    林沙似笑非笑扫了这厮一眼,不咸不淡开口说道。

    “意外意外,那绝对是意外!”

    感受到身后八道狐疑目光,全冠清额头顿时泌出一层细汗,心中暗暗叫苦脸上却是平静异常,冷静道:“俗话说得好,人有失手马有失蹄”

    “算了算了,全长老心中明白就是,我也没兴趣跟你讨论细节!”

    摆了摆手,毫不客气打断了全冠清的话头,林沙头轻笑着冲游坦之说道:“说说吧到底怎么事?”

    游坦之一见无法隐瞒,只得苦着脸将他下得擂鼓山后的遭遇细细道来。

    原来他因为不耐跟苏星河学些杂七杂八的玩意,便提前一步告辞下了擂鼓山。结果却在山下的小镇上,意外撞上火药味正浓大打出手的慕容复以及丁春秋。

    虽然他本人不学无术了点,可前些他跟在林沙身边也没白待,起码眼光比之以往要强上太多。

    看得出来,在与慕容复的争斗中丁春秋吃了大亏。

    别的不说,丁春秋的各种诡异手段都没得手不说,还被慕容复轻而易举将攻击返还到旁边马屁如潮的星宿派弟子身上,使得星宿派弟子一个个死得凄惨上得莫名其妙。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姑苏慕容复果然名不虚传!”

    林沙倒没什么,全冠清与宋奚陈吴四大长老却是听得震惊不已,心中掀起惊涛骇浪连连咂舌。

    尽管因为林沙的缘故,丁春秋在擂鼓山棋会上表现不佳,甚至可以说糟糕之极,但谁也不可否认其江湖一流高手的身份。

    特别是他一身毒术出神入化,不知不觉中了招都不明所以,全冠清可是亲身体会过丁春秋使毒手段的厉害。

    可如此高手在慕容复手中却连连吃憋,慕容复的实力有强到了何等程度?

    看来,他们之前还是小觑了姑苏慕容复的实力啊。

    “阿紫姑娘就是在那时受到波及,最后弄到眼睛失明的!”

    说到这儿,游坦之一脸气愤,看向阿紫的目光中关心之意溢于言表。

    “后来我带着阿紫姑娘离开,半路上遇到了全长老!”

    游坦之三言两语将之后的事情述说一遍,伸手抓住阿紫的小手,目光茫然看向林沙不知他还有何事要问。

    “嘿,你小子倒真会捡便宜!”

    林沙淡然轻笑,摆了摆手示意游坦之离开,待游坦之与阿紫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他这才转头问道:“不知道除了游坦之刚才说的那些,最近还生了什么大事?”

    “说起大事还真有一件!”

    全冠清与四大长老尽管不怎么待见林沙,可在当面的情况下却是不敢有丝毫失礼之处,生怕林沙一个不啥给他们来两下。

    伸手示意林沙进屋说话,几人分宾主落座后,待仆役上完茶点全冠清脸色变得凝重之极,沉声道:“参与擂鼓山棋会的少林高僧玄难,以及随身六名少林弟子,却是在下山不久后突然惨遭横祸,全部死于丁春秋的毒术之手,只有一个年纪较小面容丑陋的小和尚幸免于难!”

    “玄难死在丁春秋的手上?”

    林沙眉眼一跳,很有些诧异问道:“丁春秋一个外来高手,怎么又胆子挑衅中原武林正宗的少林?”

    “谁知道呢?”

    全冠清苦笑摇头,双手一摊无奈道:“这家伙就像一条疯狗,简直逮谁就咬,眼下事情被丐帮联合附近帮派压下,等少林得到消息还不知如何泄呢?”

    “这不关咱们丐帮的事!”

    轻轻摆了摆手,林沙一脸淡然表示:“不管少林有何反应,丐帮都不要随便参进去,最近我有事要去一趟天山,无论丁春秋还是慕容复,又或者其它什么跳梁小丑都不是咱们丐帮能够轻易应付的!”

    “此话有理!”

    尽管脸色有些难看,感觉面子上挂不住,堂堂的天下第一大帮,在林沙口中好象弱不禁风的小幼苗般,不过事实却是丐帮人数虽众,却极为缺少顶级战力,真要与丁春秋和慕容复这等高手撞上,还真讨不了好。

    “林沙兄弟,你这去天山所为何事?”

    轻轻摇了摇头将心中杂念抛开,全冠清试探着小心问道。

    “私事而已,有事想要找那天山飘渺灵鸠宫宫主一叙!”

    林沙也没隐瞒,轻笑着说出了接下来的目的,转而话题一转问道:“对了,我此次过来,是想请帮中兄弟帮忙探听一下,最近是否有行踪诡秘的江湖人士出现?”

    “行踪诡秘的江湖人士?”

    全冠清听得一脸迷惑,宋奚陈吴四大长老也是一脸不解。

    “据我得到的消息,好象那帮不属于中原武林的邪道高手最近很不老实,从五湖四海汇聚到中原之地,就是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

    林沙淡然轻笑,摇了摇头将托词说道。

    “啊,林沙兄弟这么一提醒还真有这事,听下面兄弟汇报”

    陈长老猛一拍巴掌惊呼道(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