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偷窃风波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五百六十九章 偷窃风波

    够凶猛够劲爆

    林沙笑吟吟看着神山上人开启喷子模式,对着少林群僧大喷特喷。

    他就知道,事情不简单得很!

    少林在武林中的风头太盛,几乎代表了佛门在江湖上的门脸。

    那些一心向佛的高僧大德自是不会在意,可想神山上人这等武功高强,却得不到应有声望的佛门高手自使不岔得紧。

    开什么玩笑,堂堂‘降龙’罗汉一身武功在少林方丈‘伏虎’罗汉玄慈之上,可两人在江湖上的声望却是天差地别。

    神山上人既然以武闻名江湖,说明其凡心未除对名利十分看重,可却因为清凉寺不如少林,明明武功更强一筹却被玄慈牢牢压制,是个心有野望之人心中都不会舒坦了去。

    眼下逮着了机会,自是要联合‘志同道合’的盟友,一起对少林的权威难。

    林沙就是这么认为的,眼下大雄宝生的一幕也正好向着这个方向展。

    啧啧,七位武功在一流以上的高手啊,就是以少林的底蕴,不拿出罗汉阵以多欺少的情况下,都得好好喝上一壶!

    饶有兴趣看着眼前火暴的场面,他心中很有兴趣就像在现代看那武侠大片一般,还是身临其境这种滋味确实不错。

    突然,他感觉一道有如实质的目光从身上一扫而过。

    顿时心头警铃大作,背上寒毛倒竖好象被危险的猛兽盯住一般十分难受。

    何人有如此实力?

    林沙心下凛然,双目之中精光暴闪浑身气势隐而不。

    到了他眼下这等实力,就是身陷威震江湖的罗汉大阵之中,也不会有如此激烈反应。?? 也就是说刚才那一眼所带表的含义,暗中隐藏一位实力可以伤害到自己的级高手!

    心中掀起惊涛骇浪,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放开感知,仔仔细细将周围扫荡了好几遍,却是再没现那道凌厉眼神所代表的级高手气息。

    是谁呢?

    他脑筋轻轻一转,便想到了天龙世界里的最大boss。那位扫地僧不就隐藏于少林藏经阁之中么?

    扫地僧啊,你等着我不会忘记丫的!

    强压心头蠢蠢欲动的冲动,林沙强行将目光转向气氛紧张的大雄宝殿。

    人家都打上门来了,玄慈又不是泥捏的菩萨。心头顿时怒气勃不爽得紧。

    不过作为堂堂少林方丈,他还是很有沉府的,此时脸色依旧平静语调温和道:“师兄何出此言?敝寺上下,若有行为乖谬之处,还请师兄明言。有罪当罚。有过须改。师兄一句话抹煞少林寺数百年清誉,未免太过。”

    “太过了么,我怎么一点都没这种感觉?”

    这话一出,又引得少林群僧脸色齐变,看向神山上人的眼神虽说不上猛恶,却也少了刚开始时的亲善。

    神山上人却是不以为意,根本就没将上千双少林僧人不善的目光放在眼里,冷笑质问:“请问方丈师兄,佛门寺院,可是官府、盗寨?”

    玄慈一脸疑惑。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郑重道:“小僧不解师兄言中含意,还请赐示。”

    “如此便好!”

    神山与同来六僧眼神对碰,脸色平和语气却十分犀利:“官府逮人监禁,盗寨则掳人勒赎,事属寻常。 可是少林寺一非官府,二非盗寨,何以擅自扣押外人,不许离去?请问师兄,少林寺干下这等残凶霸道的行径。还能称得上‘佛门善地’四字么?”

    “师兄何出此言?”

    玄慈向那天竺胡僧哲罗星瞧了一眼,心下隐约已明七僧齐至少林的原因,温和轻笑着说道:“上人指摘敝寺‘强凶霸道’,这四字未免言重了。实在不敢当啊。”

    神山上人没有放过机会,望了眼端庄肃穆的如来佛像,厉声说道:“我佛在上,‘妄语’乃是佛门重戒!”

    转头满脸严肃,冷冷向玄慈方丈道:“请问方丈,贵寺可是扣押了一位天竺高僧?这位哲罗星师兄的师弟。波罗星大师,可是给少林派拘禁在寺,数年不得离去吗?”

    说话时神色严峻,语气更是咄咄逼人。

    果然!

    玄慈心思电转,一点都没隐瞒转头向戒律院座玄寂大师道:“玄寂师弟,请你向七位高僧述说其中原因。”

    “是!”

    玄寂大声应道,向前走上两步。他执掌少林戒律,向来铁面无私,合寺僧众见了他无不畏惧三分。

    “七年之前,天竺高僧波罗星师兄光降敝寺,合寺僧众自方丈师兄以下,皆大欢喜,恭敬接待。波罗星师兄言道,数百年来,天竺国外道盛行,佛法衰微,佛经大半散失,因此他师兄哲罗星大师派他到中华来求经。敝寺方丈师兄言道:敝邦佛经原是从天竺国求来,现下上国转来东土取经,那是莫大的因缘,我们得以上报佛恩,少林寺深感荣幸。”

    玄寂声音洪亮在大雄宝殿来激荡,语调不怒自威大有金刚之相:“方丈师兄当即亲自陪同波罗星师兄前赴藏经楼,说道本寺藏经甚是齐备,源自天竺的经律论三藏译文,以及东土支那高僧大德的撰述,不下七千余卷,梵文原本亦复不少。若有复本,波罗星师兄尽可取去一部,倘若只有孤本的,本寺派出三十名僧人帮同钞录副本。”

    上千少林群僧听得双眼放光,大感与有荣嫣。

    古有唐三藏西土取经,今却是西土释门弟子来少林取经,切切说得上一句中原佛门盛事,而且还是少林起头如何不心头振奋?

    玄寂的声音不紧不慢威严自露:“方丈师兄又道,此去天竺路途遥远,经卷繁多,途中恐有失散。波罗星师兄取经国之时,敝寺当派十名僧众,随同护送,务令全部经典平安返抵佛国。”

    闻听此言,几位中原大师脸上不由自主露出微笑,普渡寺道清大师更是合十开声:“善哉,善哉!方丈师兄此举真是莫大的功德,可与当年鸠摩罗什大师、玄奘大师先后辉映,实乃我中原佛门盛事!”

    玄慈脸色平静无悲无喜,欠身礼道道:“敝寺此举是应有之义,师兄赞叹,愧不敢当!”

    确实不敢当,要是事成了自然是中原佛门盛事,少林在佛门的声望将更上一层楼,可惜事情最后却搞砸了,再说什么佛门盛事简直就是自欺欺人啊。

    “哈哈,不用多说,波罗星大师肯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林沙忍不住嗤笑出声,顿时引来上千双亮晶晶的好奇目光。

    “要说藏经之富,自当以洛阳白马寺,庐山东林寺等名山古刹为!”

    这一番话说得东林寺觉贤大师满脸红光,连连谦逊不已可傻子都看得出他神色中的喜色,上千少林僧众只觉胸口憋闷郁闷得紧,却又不好贸然打断林沙的话头。

    “少林最出名的,还是武功吧?”

    林沙脸色平静,一点都没有受到上千双目光注视影响,侃侃而谈:“少林藏经阁一向都是江湖中人欲一探究竟的所在,想来这位波罗星大师也不例外吧?”

    这话说的,少林群僧既是心中自得又感觉哪里不对劲,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神山上人几位却是脸色难看却是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林沙贸然开口有些失礼,可正是因为他不是佛门中人,神山商人几位反倒不好说他什么,所谓旁观者清就是这个道理。

    此时气氛紧张,七位高僧齐上少林找茬,少林方面其实说什么都能找出理由反驳,反倒是林沙这个外人的话很有几分说服力。

    人家可是丐帮中人,又是江湖上知名的绝顶高手,可不是少林能够收买使唤得动的。就凭这点,他说话便很有分量。

    神山上人等几位大师顿时脸色尴尬,目光齐齐望向玄寂,用眼神催促他尽快道出原由,免得继续尴尬下去。

    玄寂心中暗暗松了口气,漫不经心扫了林沙一眼,目光中中闪过感激之色,昂然道:“林施主所言不差,这位波罗星师兄便在藏经楼翻阅经卷。本寺玄惭师兄奉方丈师兄之命,督率僧众帮同钞经,不敢稍有怠懈。岂知四个月之后,玄惭师兄竟然觉,这位波罗星师兄每晚深夜,悄悄潜入藏经楼秘阁,偷阅本寺所藏的武功秘笈。”

    “果真如此?”

    观心、道清、觉贤、融智四僧不约而同脸色微变,低宣了声佛好不在言语。

    “正是如此!”

    玄寂一脸愤然道:“玄惭师兄禀告方丈师兄。方丈师兄便向波罗星师兄劝谕,说道这些武功秘笈是本寺历代高僧所撰,既非天竺传来,亦与佛法全无干系,本寺数百年来规矩,不能泄示于外人。波罗星师兄既已看了一部分,那也罢了,此后请他不可再去秘阁。波罗星师兄一口答允,又连声致歉,说道不知少林寺的规矩,此后决不再去偷看武功秘笈。”

    说到这儿他一脸愤慨,怒道“哪知道过得几个月,波罗星师兄假装生病,却偷偷挖掘地道,又去秘阁偷阅。待得玄惭师兄觉,已是在数年之后,波罗星师兄已偷阅了不少本寺的武学珍典,玄惭师兄出手阻止,交手之下,更察觉波罗星师兄不但偷阅本寺武功秘笈,更已学了本寺七十二项绝技中的三项武功!”

    “荒谬啊荒谬”

    不等其他人开口,林沙却是一脸讥讽连连摇头(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