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儿戏般的战争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五百八十九章 儿戏般的战争

    辽东城下,喊杀声震天

    数万隋军将城墙高达十来丈,厚实坚固的辽东城围得水泄不通,四道城墙都搭上高高的城梯,无数隋军官兵攀附其上,在弓弩手密密麻麻的箭雨辅助下,举盾扬高身形如猿手脚麻利急而上。

    城墙上滚石擂木沸油不要钱般泼洒而下,躲避不过的隋军官兵出凄厉惨嚎,像下饺子般纷纷掉落。

    也有那实力强悍的隋军勇士,手持钢刀满脸狰狞飞身而起,硬生生飞跃数丈高度落向城墙方向,身还未至手中刀光闪烁片片刀劲凌空飞舞。

    咻咻咻

    城墙上的高句丽军队反应一点都不慢,突然一阵弓弦震响上百满贯劲气的利箭冲天而起,瞬间突破隋军高手布下的刀光密网,嗤嗤嗤的从他们身上一穿而过,带起漫天血雨已经失去生机重重砸落的尸体。

    偶尔有漏网之雨成功在城墙降落,立时便有一队高句丽勇士挥刀飞扑而上,刀法凌厉劲气纵横,只一个瞬间便将侥幸落在城墙上的隋军勇士斩成数段!

    冷兵器时代的战争铁血又残酷,在这高武世界又演绎出另类风采!

    矗立于大军身后的辎重营里,耳中全被轰隆隆惊天动地的战鼓声和喊杀声淹没,双目精光闪烁凝视修罗一般的城墙战场,心中震撼体内热血沸腾。

    汉家烟尘在东北,汉将辞家破残贼。男儿本自重横行,天子非常赐颜色。

    摐金伐鼓下榆关,旌旆逶迤碣石间。校尉羽飞瀚海,单于猎火照狼山。

    山川萧条极边土,胡骑凭陵杂风雨。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

    大漠穷秋塞草腓,孤城落日斗兵稀。身当恩遇恒轻敌,力尽关山未解围。

    铁衣远戍辛勤久,玉箸应啼别离后。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空。

    边庭飘飖那可度。绝域苍茫更何有!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

    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君不见沙场征战苦,至今犹忆李将军!

    “快快快。接受伤员动作都麻利点!”

    一天的战事很快就结束了,远处的辽东雄城依旧高挂高句丽大旗,宣示隋军今日的攻势以失败告终。

    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以及大将军们只是可惜两声,脸色难看的痛骂两声可恶,随军而至的民夫却在队队凶神恶煞般的隋军催促下。战战兢兢冲至辽东城下收捡尸体接收伤患,还得小心注意头顶是否有城墙守军玩笑般的箭矢落下。

    林沙作为五千民夫的领头人,自然不用亲力亲为前后忙碌,他倒也没一味避在安全地带,带着手下一票精壮汉子冲至城墙根下,手持劣质木盾替忙碌民夫做着效果不大的掩护。

    鼻中血腥味弥漫,城墙墙砖早已被鲜血的红色替代,伤号们哼哼唧唧的惨厉哀嚎充斥耳中,时不时还能看到城池守护探出脑袋,指指点点嘲笑讥讽。

    “动作都快点!”

    林沙面沉似水。手持一把从战场收拣到的环大刀,脚步沉稳目光凌厉来巡视,突然听到头顶咻咻作响,想都没想纵身飞跃一刀挥出,只见一道寒芒匹练在半空一闪即逝,紧跟着数枝断成两节的箭杆无力落下。

    砰!

    可就在这时,只听城墙上一声弓弦震响,随即一道凄厉破空声紧随而至。

    混蛋!

    林沙满脸冷肃眼皮都不肯多抬一下,手上环大刀猛然举起向上一撩,当的一声震响传出老远。他只觉一股巨力从刀上传,手腕掌心筋肉微不可查轻轻一阵颤动,瞬间便将巨力传引起的不适消弭干净。

    “咦,没想到隋军小小的一位民夫竟有如此实力!”

    高大城墙上传来一声古怪的惊咦之声。林沙抬眼望去正好对上一双暗灰满含冷厉之色的眸子,手上还拿着一把大弓。

    林沙脸色古井无波,只揪了这厮一眼便头指挥手下民夫忙活,此时可不是出风头耀武扬威的好时候。

    待到营地之后,他所在辎重营分配了上百伤号,没有多余心思理会其它。立即进入军医模式替这些隋军伤号治疗处理身上伤势。

    “这仗打得,真叫一个憋气!”

    粗豪队率忙完了外头的事务后,举着火把走进伤号营帐巡视一圈,见到林沙将最后一名伤号处理妥当,急忙凑了过来一把揪着他的胳膊往外走,嘴里还不满的小声嘀咕道。

    “小心祸从口出!”

    林沙斜瞥了这厮一眼,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不紧不慢开口道。

    他很理解粗豪队率的心情,这仗确实打得很憋屈。

    也不知道杨广到底是怎么想的,说什么征讨高句丽乃“吊民伐罪,非为功名”,为了防止将领轻兵掩袭孤军独斗去争取功劳名声以邀勋赏,所以命令他们分为三道,但凡有攻击军事行动,必须要三道之间相互通报,不许轻军独进,而且军事进止都要先奏闻杨广,等复命令。

    之前辽东城的高句丽军数次出击不利,于是婴城固守。隋帝杨广下命令攻城,又命令诸将,如果高句丽要投降,就应该安抚接纳,不要再纵兵进攻。

    每每辽东城将要被攻陷的时候,城中的高句丽军队就声称请降,隋朝诸将奉隋帝杨广的旨不敢继续进攻,而是先上奏隋帝,等复命令到达,城里的高句丽军已经准备好了防御,再次开始抵抗。

    这样的情况重复了好多次,隋帝仍然不醒悟。隋军仍然没有攻下辽东城。即使之后隋帝亲自到前线指挥,但士气已经衰落的隋军在辽东守军的顽抗下又僵持了一个月也没能拿下这个城池。

    隋帝杨广的好大喜功以及权利欲之旺可见一斑,两国大军在辽东城大战一月有余,苦的只是底层作为炮灰的隋军官兵。

    高武世界的攻城战确实很不一般,因为军中拥有不少实力堪比天龙二流水准高手,无论轻功还是攻击力都非同凡响,每每出动运使轻功依靠强悍武力都能给守城高句丽官兵造成极大影响。

    而城内高句丽军中也不乏高手存在,每每都由他们与来犯之隋军好手在城墙上下大打出手,刀气纵横劲风凌厉,混合强力的攻城利器当真气势非凡。

    短短一个来月时间,就林沙自己亲眼所见,隋军便战死鹰扬郎将近十人,鹰扬副郎将十来位,校尉旅帅队率一流更是死伤狼籍。

    古代攻城战被就血腥残酷这点伤亡算不得什么,可让林沙吃惊的是,凡是鹰扬郎将实力基本都达到了天龙时代的一流颠峰高手水准,就是鹰扬副郎将也有普通的一流高手实力!

    不愧是高武世界,在天龙世界可以称霸一方的一流高手,在这里几乎可以当作消耗品使用,简直让人无语之极。

    也难怪大唐世界的城墙修得高大之极,稍微重要一点的城市城墙都有十丈乃至数十丈高度,听闻长安城墙甚至有上百丈之高,实在让林沙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现代的高楼大厦也就这水平吧,果然高武世界的某些方面无法用普通道理来论。

    以隋帝杨广这等高傲自大的胡乱指挥,想要彻底拿下高句丽还不知道要多花费多少功夫?

    “嘿,这不是咱们私下闲聊么,林沙郎君你也不是多嘴多舌之辈!”

    粗豪队率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憨笑着露出一脸‘俺信任你’的表情。

    “还是小心一点为妙,这仗要是崽这么打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林沙自然知晓这段历史,可惜这里是高武世界,普通历史根本没法套用在此时的隋军身上,就不知道来护儿还会不会战败平壤?

    事实证明,尽管高武世界拥有许多不可思议之处,但跟正常历史还是非常契合的,起码在林沙没有主动参合用力扇动蝴蝶翅膀的时候就是如此。

    这日,士气低迷的隋军,在隋帝杨广的亲自督促之下,再次以绝对的兵力优势将辽东城团团围主猛攻,惊天的战鼓声与喊杀声交相辉映,密密麻麻气劲凌厉的箭雨遮天蔽日,一块块圆石在投石机的强劲动力催使下,出声声凄厉尖啸从天空划过,轰隆隆重重砸下掀起片片如柱烟尘。

    高武世界独特的攻城好手对决依旧火热开场,隋军依仗巨大的人数优势,类比天龙世界二流高手和一流高手水准的军中好手络绎不绝,不是混在长长的城梯之上,便是以高强的轻功飞跃而上直奔城墙顶端而去。

    而高句丽守城军中好手也不甘示弱,你来我往手段凌厉花样繁多,看得人眼花缭乱惊叹连连。

    也就在这时,攻城隋军突然一阵骚乱,突然鸣金声大作隋军官兵如潮水般退了来,纵横连绵数十里的军营突然弥漫着一股不安气氛。

    “不好了林沙郎君,右翊卫大将军来护儿率军进攻平壤之时,突然遭遇大宗师傅采林偷袭重伤!”

    就当林沙心中疑惑之际,粗豪队率一脸慌张的狂奔过来,神色紧张悄声说道(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