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五百九十章 不好的迹象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五百九十章 不好的迹象

    大宗师傅采林!

    这个代表当世武道极致的名字,就像大山一样压在百万隋军心头,上至皇帝杨广下至普通小兵无不心头凛然惴惴不安。

    堂堂武道大宗师竟然干起了偷袭劫杀这等掉份事儿,让隋军上下惊诧之余心头惶恐,杨广第一时间加强了身边的防护力量,几位大将军整日里随驾身侧,同时顶尖大内高手更是将附近团团围住几乎密不透风。

    这一切,都是‘傅采林’三个字带来的恐怖威压!

    当然,作为卑贱的‘民夫’,林沙虽然感受到隋军气氛不对,却对具体的情况不甚了了。

    此时的他,正忙着指挥手下五千民夫,做好跟随大军深入高句丽的准备。

    没错,尽管感受到了来自大宗师傅采林的浓浓恶意,不过好大喜功的隋帝杨广并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反而加强了对高句丽的攻势。

    数十万大军绕过辽东城深入高句丽内部,数量更多的民夫队则跟在后面,押运粮草辎重给前方将士提供后勤保障。

    隋军左翊卫大将军宇文述出扶馀道,右翊卫大将军于仲文出乐浪道,左骁卫大将军荆元恒出辽东道,右翊卫将军薛世雄出沃沮道,右屯卫将军辛世雄出玄菟道,右御卫将军张瑾出襄平道,右武将军赵孝才出碣石道,涿郡太守检校左武卫将军崔弘昇出遂城道,检校右御卫虎贲郎将卫文昇出增地道,会于鸭绿江以西。

    林沙率领的五千民夫,跟在左骁卫大将军荆元恒身后,从辽东城出直扑高句丽腹地。

    “林沙郎君林沙郎君,大将军有令:遗弃米栗者斩!”

    刚刚出的第一日傍晚,扎营休整之时负责监管民夫队的粗豪队率满脸急色,匆匆赶了过来通报道。

    “正该如此!”

    放下手头活计,林沙头眉头轻挑,脸色冷肃理所当然道。 看

    无论何时,大军远征最重要的还是粮草辎重。连饭都吃不饱还打个屁的仗?

    之前他就对隋军随意丢弃粮草不甚满意,不过人微言轻也没有办法,只能尽量做好自己的本分职责,至少保证自己所统帅的民夫队不出大的差错。

    “也是没办法的是。身上的负担太重了!”

    心中钦佩林沙的远见,粗豪队率露出一脸憨厚敬佩之色,同时又很是认真的替袍泽解释了一番。

    他说的是心理话,荆远恒等人的军队人马都携带百日所用的粮草,还带着排甲、枪槊以及衣资、戎具、火幕。太沉重以致于难以负荷。

    尽管这里是高武世界,单人的身体素质比普通世界要强得多,也受不了长时间的高强度负荷。

    “不管怎么说,咱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成!”

    林沙微微一笑不予置评,数十万大军竟然因为这么点小事烦恼,堂堂大将军还为此事特意布严令,在林沙看来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同时也证明了隋军在后勤管理方面的混乱和落后。

    数十万青壮民夫又不是摆设,只要指挥调度得当,不要说百日粮草辎重。就是再多上几倍想要妥善保管也是轻而易举。

    “旁的营地已经开始掩埋多余粮草,咱们要不要跟着表示表示?”

    粗豪队率没想这么多,左右望了望小心凑到林沙跟前轻声问道。

    “表示什么?”

    林沙脸色一冷目光锐利如刀,粗豪队率心头猛一哆嗦吓了一跳,这才听他冷言道:“这里可是高句丽境内,又是你死我活的血腥战场,稍一不慎都有可能出现麻烦,不要想着和光同尘,咱们有能力将所有粮草辎重还有板甲全部带上,就没必要为了面子就弃之不用。谁知道会不会有用到的时候?”

    “郎君说的是,是某糊涂了!”

    粗豪队率满脸尴尬,连连陪礼道不是。

    隋朝国力毕竟比高句丽强上太多,随随便便一路派出三十万大军。基本上便抵得上高句丽大半军力。

    一路行军兵锋大盛,沿途高句丽城镇几无抗手,不是被轻易拿下就是早早弃城而走,轻松深入高句丽国境内数百里。

    时不时有零星战斗生,不过那都是一线战斗部队的事儿,跟后方的辎重运输部队基本上没有关系。

    林沙过上了难得悠闲的一段生活。每日行军不过数十里,早已形成规矩的五千青壮民夫不需要他亲力亲为提点指挥,便能将辎重部队的任务完成得很好,而且队伍也是井井有条没有生丝毫意外。

    随着队伍的深入,他手上青壮民夫数量不曾变化,可是控制下的运输队牛马数量却暴增了数倍还多。

    隋军杀入高句丽腹地,几乎以横扫之势一路平推过去,尽管高句丽玩起了坚壁清野的手段,不过隋军的缴获数量还是与日俱增。

    那些金钱财货自然跟青壮民夫没啥关系,林沙也不看重这些黄白之物,不过缴获得到的牛马畜生也是没有放过的道理。

    夕阳黄昏,橘黄的光线将地面上的一切照的通亮,影子拉得老长。

    隋军荆文恒所部后勤营地,数百青壮民夫正费力的驱赶大群牛马,一时间牛鸣马嘶之音不绝于耳,伴随阵阵肥料的嗵嗵落地声,一股子牛马粪便特有的恶仇四下弥漫,整个后勤营地没多久便笼罩在一股子淡淡恶臭怪味中。

    “你们这帮家伙,真是吃饱了撑的!”

    “就是,搞这么麻烦干什么,这些牛马直接宰杀了不好么?”

    “尽会做妖蛾子,难不成如此大将军还会对你们另眼相看不成?”

    “”

    一路走过,附近几个营地的青壮民夫纷纷不满抱怨。

    “我说何大郎你这是干什么?”

    随行监管的隋军队率们不满嚷嚷开了:“你这家伙几乎每隔几天都要找旅帅和校尉要上一批牛马,难不成你这家伙想要改行放牧不成?”

    “放你娘的狗屁!”

    负责监管林沙所在青壮民夫队伍的隋军队率姓何,听到同僚的不满埋怨顿时怒气上涌直接开喷,一双铜铃大眼瞪得溜圆一副谁给老子没脸,老子就跟他干架的摸样,还真唬得沿途同僚不敢把玩笑开得太过。

    一路骂骂咧咧心情十分不爽,待将牛马赶到一处比之旁边营地干净整洁不少的坚简易营地,何姓粗豪队率急忙大声吆喝里头的青壮民夫出来帮忙。

    “怎么样,何大郎这次从旅帅那弄了多少牛马?”

    听到动静,林沙大步流星从营地里走了出来,老远便开口问道。

    “我说林沙郎君,咱们手头的牛马数量都快过千了,就不用继续向上头讨要了吧?”何队率顾不得擦拭脸上的滚滚汗珠,满脸苦笑凑了过来提议道。

    “怎么了,何大郎你又挨骂了?”

    林沙眉头一挑不置可否,扭头扫了眼挤在一块嘶鸣不绝的数十头牛马,脸上露出一丝满意随口道:“不就是要上一点牛马战利品么,反正咱们不要也被他们宰杀吃了,又有什么打紧的?”

    “林沙郎君你倒是说得轻巧,反正挨骂受白眼的是我!”

    何队率连连苦笑,也不多说废话,直接耍起无赖:“这次一共弄来了五十六头成年牛马,事先说明啊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你就是打死某都不去讨人嫌了!”

    想起这些日子的‘苦难’遭遇,何队率便是一把辛酸泪。

    也不知道林沙了什么神经,随军进入高句丽境内后,听闻大军每每攻城拔寨缴获不少,他不盯着那些之前的金银财宝,反而盯上了缴获作为军粮的牛马畜生。

    也是他何大郎犯贱,偏偏听了这厮的一通歪理,竟然傻不垃几颠颠跑去弄牛马牲畜,一次两次上头的旅帅和校尉倒也大方得紧,可是次数一多便成是讨人嫌的角色,后来旅帅校尉见了他不是瞪眼就是翻白眼,总之没个好脸色。

    要不是林沙一再提醒,有了牛马牲畜,后勤运输方面的压力将会大为减轻,他脑子一糊涂便答应了下来,不然哪来这么一出?

    “呵呵,目前咱们民夫队手头用有牛马近千头,以咱们眼下的人手而论已经足够了!”

    林沙不以为意,轻轻点了点头表示道。

    “那就好!”

    何队率松了口气,苦笑道:“郎君你不知道,这受人白眼的滋味真不好受哇!”

    “别跟我诉苦,以后有你的好处!”

    林沙脸色一冷不满开口,挥了挥手招呼身边心腹弟兄准备开工,顿时原本吵杂的营地更显喧闹,人喊马厮之声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看着林沙远去的身影,何队率摸了摸脑袋傻笑出声,摇了摇头也不以为意,哼着小调招呼几名心腹弟兄准备去喝点小酒耍一耍。

    “三郎怎么样了,后头掩埋的粮草都带来没?”

    林沙一边指挥手下青壮民夫,将刚刚得到的牛马牲畜归类妥善安置,一边又到粮草辎重临时储存处清点了一番,寻来一位满脸机灵面貌普通的小子问道。

    “放心吧郎君,我已经带人全部取出来了,足有数千担米栗!”

    那机灵小子拍着胸膛保障道。

    “那其它营地的粮草储备探清楚么?”

    林沙脸色冷肃,转移了话题继续问道。

    “大概探清楚,不足半月之用!”

    说起这个,机灵小子脸色跟着严肃起来,眼中满是担忧之色(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