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六百零三章 赏功罚过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六百零三章 赏功罚过

    辽东城外,艳阳高照

    一支支衣甲凌乱,满身疲惫的隋军将士,跟随无精打采耸拉着的军旗,慢悠悠有气无力走了过来。

    城外早已得到消息的数万隋军后勤人马,热情主动的迎了过去。

    这些滞留后方,很少见识鲜血死人的青壮民夫,无不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受到远征隋军将士身上惨烈的杀气和沉重的郁气影响,个个脸色白手脚软,闹出不少笑话让凝重的气氛稍有缓解。

    三十来万远征隋军,能够安全来的竟是不足三分之一!

    也就是说,远征隋军损失人马高达二十来万!

    这,还没有算上损失的随军民夫数量,加起来远征隋军的损失达到五十来万之巨!

    如此损失,就是刚刚经历开皇三十年盛世,国力雄厚的大隋都吃不消。

    隋帝杨广闻报气得暴跳如雷,一向好大喜功对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的他,恨不得将远征隋军一干重将统统杀了才能稍解心头之恨。

    当然,这也只是在心里想想罢了。

    就算隋帝杨广再刚愎自用,也没胆子将手下大半重将全部干掉。真要如此疯狂行事的话,只怕他的皇帝宝座也坐不稳当了。

    此次远征隋军一干大将,身后可是牵连了关陇世家和山东世家两大政治集团,就是杨广想要动他们都得小心小心再小心,何况眼下又是大军新败之际,正是军心惶惶士气低迷的时候,要是擅杀大将可是要出乱子的。

    尽管心中愤愤难平,杨广也只能将一口闷气强行压下。

    隋军左骁卫大将军荆元恒所部营地,虽然士气同样低迷但军心还算稳固。

    刚刚在辽河附近安营扎寨,荆元恒和军中鹰扬副郎将以上将领,还来不及喘上一口粗气,便被隋帝杨广招了过去。

    因着各部人马损失不小,军营之中气氛压抑,弥漫着一股子败军特有的颓唐之气。不过这不包括大营角落里的一块区域。

    与周围士气低迷颓唐不已的袍泽不同的是,此处营地聚众数量不下两万,却个个脸色平静甚至略有兴奋之色,只不过整个营地的气氛太过沉闷。他们不好表现得太过惹眼而已。

    其中一处营帐,数位校官打扮粗豪汉子,正济济一堂满脸开怀,而端坐手位的不是林沙还是是谁。

    “林沙郎君,咱们这次可是立下了大功。不知陛下会如何奖赏?”

    何大郎坦胸露如一脸开怀,端着好不容易搞到的水酒兴致勃勃问道。

    此话一开,顿时帐中一干中低级军官两眼放光,一个个脸色激动兴奋难耐,在何大郎的鼓动之下,纷纷端起酒杯痛饮豪灌,虽然说话声音不甚洪亮却是气氛热烈心情激荡。

    他们都是在萨河大战中,跟随林沙征战的心腹弟兄,一个个已在血腥残酷战场上受到磨练,又通过林沙的关系。要么从军中最低级的伍长崛起,要么干脆和林沙一般出身民夫队,都是出身不高却悍勇异常的好汉子。

    这些人都是林沙火线提拔,荣辱与共经历过血与火考验的生死弟兄。

    因着身份以及出身关系,又或者佩服林沙的武勇,可能还有其它什么缘故,总之他们自然不自然聚集于林沙身周,很快便形成了一个新近崛起的中低层武将小圈子,林沙便是这个小圈子当值无愧的领袖!

    “有多少功劳,陛下便会赏赐多大战功!”

    看着手下弟兄还知晓分寸。 没有忘乎所以闹出太大动静,林沙也没有管得太宽任由他们施为,脸上神色冷肃开口。

    “以郎君的战功,说不定一举便会跨入鹰扬郎将行列!”

    见林沙神态平平无喜无忧。一干武将也是见怪不怪,他们都知道林沙是个冷情之人,又有军中小校高举酒杯大声道。

    “就是,林沙郎君可是此次远征第一功臣!”

    “以后郎君达了,可不要忘了咱们这些弟兄啊!”

    “郎君以后前程似锦,咱们跟着郎君也能吃肉喝汤!”

    “”

    见有人开了口。将他们心中想法道出,顿时大帐内气氛热烈之极,一个个低级武将满脸红光兴奋难抑,纷纷高举手上酒杯提前祝贺。

    “好了,你们都悠着点!”

    见在座武将闹得有些不太像样,林沙眉头轻皱冷声开口。

    就像兜头被浇了一头冷水,大帐内原本热烈的气氛一滞,众将面面相觑不知林沙这是干什么,有那心性较差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外头是个什么情况,你们难道没看到么?”

    轻轻放下酒杯,林沙眼神冷厉缓缓扫视一圈,沉声道:“此次某大隋可是大败亏输,三十来万人马最后活着来的不足十万!”

    他刻意在十万这个数字上加重了语气,一双目光冷厉如电让人不寒而栗,声音低沉而又冷冽:“值此大败之际,你们以为陛下会有什么好心情吗?”

    在座一干武将顿时面面相觑,他们都是新近从最底层提拔上来的,平日里干得最多的就是与手下弟兄嬉笑打闹,哪里知晓高层将领和皇帝陛下是个什么情况,只是想当然而已。

    此时被林沙兜头浇了一盆冷水,顿时从狂喜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头一想林沙郎君说的确实不错,眼下情况可是隋军大败,三十多万精锐大军一下子损失二十来万,皇帝陛下能有好心情才怪了。

    所谓物极必反,在座武将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被林沙三言两语一说,顿时心中忐忑很是不安,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是好,营帐中的气氛顿时变得沉闷压抑起来。

    这些家伙!

    见手下小弟如此表现,营帐气氛更是一落千丈,林沙真有些哭笑不得,心道他只是稍微提醒下让小弟们别得意忘形,失了分寸惹了上头高级将领不快那乐子可就大了。

    他可没想打击手下小弟的军心士气,但万万没料到手下小弟是这种反应,一下子从狂喜便成满心担忧,这个转变太过迅怎么感觉画风很不对劲呢?

    “好了,你们也别垂头丧气!”

    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无奈,手下小弟太过小白也不是啥好事啊。一双凌厉目光变得柔和,脸上依旧冷肃轻声道:“该是咱们的功劳少不了,可不该肖想的东西你们也别胡思乱想!”

    说着,刻意加重了语气沉声道:“眼下情势不明,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们心中要有底,不要出了漏子到时候害人害己!”

    一干武将挺直了身板聆听教诲,虽然脸上不时闪过茫然之色,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将林沙所讲全部记下,等以后有机会慢慢弄懂就是。

    “放心吧郎君,某心中有数不会出乱子的!”

    “就是,这点眼色某还是有的!”

    “郎君放心就是,某一切都听郎君的!”

    “”

    见手下小弟七嘴八舌开口表态,营帐里的气氛有欢乐起来,不过再也不复之前的狂喜,林沙满意点头端起酒杯大声招呼:“某也只是想提醒诸位一声,此次征战诸位战功不小,到时候升官受赏不在话下。既然诸位信任某林沙,某也不会辜负了大家的一场情谊,来来来干杯!”

    “干杯!”

    林沙这边跟一帮刚刚收拢的小弟,窝在自家营帐饮酒作乐,另一边隋帝杨广所在临时行宫的气氛就不乍样了。

    隋军此番萨河大败,损失精锐人马过二十万,加上从水路进攻平壤失败的来护儿大军,隋军损失加起来竟有三十来万之巨!

    如此沉重损失,就是素来不将人命当作一事,动不动就征召数十来乃至数百万百姓大肆用工的隋帝杨广,都感觉肉痛不已心浮气躁。

    不用手下高级将领汇报什么的,他心中清楚此次远征高句丽已经彻底失败,眼下关键的是如何平安顺遂的离开辽东这个战场。

    说起来也真是让杨广气闷,其实他手头还握有数十万大军,粮草辎重都不短缺,如果狠一狠心的话不是不能大败高句丽大军。

    可问题是,杨广不敢稍有妄动,身边的数十万大军也不能轻易调动,生怕一不小心露出破绽,给了高句丽那位大宗师傅采林可趁之机。

    尽管杨广周围护卫高手不少,特别当初大力支持他上位的魔门,更是派出不少好手随身护卫,可问题是他们之中最强的也不过宗师水准,一旦碰上傅采林这样的大宗师高手,能不能顶住还两说得很,杨广可不想拿自家小命开玩笑。

    虽然傅采林一直都没动作,可越是如此杨广心头就越是忐忑,生怕这是傅采林的惑敌之策,杨广却是不敢有丝毫大意。

    待听得一干大将军汇报了此次远征隋军的具体损失,杨广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却依旧黑了脸色,气得摔了手头能摔的所有物事,并趁机拿几位虎贲郎将开刀狠作一番。

    当然作为皇帝,又是知兵事的皇帝,杨广也知道要赏功罚过才能安定人心,一味的呵责惩罚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明星好此次远征隋军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还冒出了林沙这么一位大功臣(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